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密友(中)


 
  你們用晚餐以及餐後搭配蘑菇炒料的蘇打餅乾佐紅酒。

  你們用往事、工作上的好事壞事與小朋的事佐紅酒。

  然後你們轉戰客廳,用沙發、電視與沒意義的閒聊佐紅酒。
 
  嘉偉按著遙控器,從中段看起了《無敵破壞王》。你晃著酒杯笑問:「小朋不在你也看卡通?」

  嘉偉也笑,那笑意顯然被酒精影響甚劇,因為你覺得嘉偉根本毫無理由笑得那樣開心。嘉偉道:「這部動畫小朋不特別喜歡,但我倒覺得有點意思。」

  你點點頭,說任天堂紅白機等等根本是我輩童年最美的風景,然後你莫名其妙地被自己的用詞逗樂,吃吃笑了起來。

  「敬最美的風景。」嘉偉跟你碰了酒杯,你們一起喝空杯中餘酒又添滿。嘉偉繼續說:「小朋住院那時,如果我一個人在家睡不著我就看動畫,《花木蘭》裡面有句台詞我很喜歡,他說『Remember should remember, forget should forget, change to be able to change, take on can not change.』,有些時候、」嘉偉停頓片刻,「你就是得透過什麼來告訴你一個你早就知曉的道理,你要靠他說給你聽,因為你自己不願意想起來。」嘉偉又問:「那你呢?你有什麼覺得感動的台詞?」

  你沒有立即回答,你慢悠悠地又喝了一陣子酒才開口:「……他們繼續在寫、在談時,我們見到了受傷和死亡。他們教訓說,一個人對帝國盡責是最偉大的事情,我們業已知道死亡的痛苦更甚。雖然我們沒有犯上、沒有開小差、沒有孬種,他們卻對這些字眼隨意使用。我們愛國不下於他們,每一場作戰我們都勇敢以赴,但也區分出真和假,驀然間我們學到了觀察。我們看到他們的世界裡什麼都沒有留下。一瞬間我們孤單得可怕,在孤獨之中,我們更應該看得透徹。」

  「喔,《西線無戰事》,好大一段,你記得真清楚。」

  「因為我很喜歡。」

  「那你想的是保羅的戰爭故事,還是在想自己的事?」

  「……誰不總是會想想自己的事呢。」

  接下來你們在動畫結束前沒有再說話。當晚你幫嘉偉鋪了地鋪,但嘉偉卻摟著棉被滾到你床上,賴在內側死活不走。

  你喝了太多的酒,多講兩句就累,懶得再耗費力氣理會嘉偉,於是你大剌剌地躺上去,用自己的棉被包住自己,把頭擠在嘉偉肩膀上。你不想管了。嘉偉顯然也喝得太多,因為他笑著任你擠過去,半點也沒有退離。

  「耀武。」

  「……嗯?」

  「耀武,你睡了嗎?」

  「睡了,別吵。」

  嘉偉於是安靜下來,但並沒有安靜多久。他在你耳邊說:「當我好不容易爭取到小朋的監護權,卻搞不定小朋的飲食時,你無法想像我覺得自己多沒用……那時候你開始幫小朋做便當,你對我說『只要有鍋碗瓢盆瓦斯爐就能煮一輩子,這有什麼可擔心的?』你知道嗎,這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耀武,我很感動。」

  你沒有回應,因為你覺得這時不需要回應。
 


  而且,你該要睡著了才對。
 



  隔天早上,你在睡意朦朧中先是感覺到有人摟著你的肩膀,然後才聽見音樂鬧鐘在響,摟著你的那人動了下,親了你的額頭之後又不動了。你想不起自己是什麼時候去找許英華,但你不想思考也特別不想起身,你伸手回摟許英華的腰,決定讓許英華去壓掉鬧鐘。

  你以為是許英華,但許英華又親了你的額頭一下,卻是這麼開口:「小朋乖,幫把拔按鬧鐘……」

  這句話將清醒帶回給你,你思考數秒,決定動作特別大地起身。你說:「嘉偉起床!」

  嘉偉把臉埋進枕頭中沒有理你,所以你抽掉他的棉被,「起床!你說要請客逛書展,晚點人會很多,起來了起來了。」

  他掙扎起身,痛苦地問:「你都用這種暴力方式叫小朋起床?」

  你邊邁向浴室邊回:「如果你像小朋一樣可愛就有特權。」

  你把嘉偉的抱怨擋在浴室門外,洗漱過後,你轉入廚房蒸饅頭和煎荷包蛋。稍後嘉偉熟門熟路摸走你的咖啡,一面恍神一面煮。你瞪他一眼:「在我家禁止空腹喝咖啡。」

  他慢了好幾秒才回應給你一個模糊的「喔」,然後伸手從旁邊抓了一個馬克杯。

  「嘉偉,雖然我知道你早上不喝咖啡智力會退化,但我希望你這癮君子沒有退化到不明白禁止兩字的意思。」你說完,將做好的饅頭夾蛋塞在他的馬克杯口。

  後來,他吃著他咖啡口味的饅頭夾蛋,你看著晨間新聞,外頭風和日麗,你的心情也一樣晴朗。
 
 







  你們還是晚了一步,書展逛不到一半,假日的人潮便開始湧現,嘉偉開始時不時搭住你的肩膀,走得離你越來越近。有時候你會以為他是要向你說話,但當你偏頭看他,只會看到他朝你微笑,附上一個詢問的溫和視線。

  這個悠閒美好的週末以一場邀約告終,嘉偉說:「我和前妻之後想要帶小朋去童玩節,你那時有沒有假?可以就一起去吧。」

  你心想,身為一個死同性戀,你實在不想再嘗試當個死電燈泡。於是你說你不喜歡人擠人,而且暑假有家庭的同事比較需要請假,通常你是不請假的。

  嘉偉並不勉強,他點點頭,「可以的話試著排班好嗎?小朋說想要你一起。那下下週末呢?我們要去新兒童樂園,來嗎?」

  「不去,我要去約會。」

  嘉偉皺起眉,半真半假地抱怨:「張耀武你很難相處,你自己去跟小朋說。」

  你不理他,只是大力吸光手上的飲料,並且在飲料將盡時故意吸出聲音。

  他翻了一個白眼。

  因此,那天晚上你傳簡訊給許英華,邀請他下下個週末「約會」,你表示為了對他那張臉獻上最高敬意,這次的「約會」無論許英華想去哪,你都會奮不顧身喜聞樂見地跟上。

  許英華只回:集合時地?還有你可以給本帥哥滾了。

  而你回:時地你決定,我會滾過去。
 




  *  *  *




 
  這一天你早到了,你在等待時將手機裡存著的艾莎女王圖片拿起來研究。幾天前小朋在你接她放學時一本正經地抱怨乾爹都不和她出去玩,你立刻帶她去買了喜歡的髮夾和髮圈轉移注意力,小朋馬上忘了乾爹不跟她玩這件事,不過艾莎頭卻是再也拖不得了。

  當許英華到場時,你正研究得全神貫注,許英華湊過頭來看你的手機畫面,看完笑了一聲,「人家搞不懂你這表情是喜歡Elsa還是不喜歡。」

  你誠實地說在研究髮型,而且你看不懂那個弧度是怎麼弄出來的。

  許英華順著你的指尖看了一兩秒,「很簡單啊,有自然捲就行。」

  這時你才真真正正抬頭看你的民族英雄,英雄先生對於你的視線含義渾然不察,只是問說要走了嗎?

  你點點頭鄭重表示:「亦步亦趨、至死效忠。」

  聞言,許英華嗤地笑了,他故意道:「這麼聽話呀,那如果人家說今天的主題就是直接抓你開房間,把你綁起來玩些刺激的,你也來?」

  你配合他的玩笑又鄭重地回:「係聽尊便,絕不反抗。」

  沒想到許英華刷紅了臉偏過頭:「胡說八道!走了!」

  「走吧,但去哪?」

  「寧夏路。」

  「這麼早逛夜市?」

  「人家想去逛逛木料。張耀武你只想到吃。」

  「是,因為我們不就是從請你吃飯這件事情開始約的嗎?」你笑,「英華,晚點我們去吃花枝羹、蚵仔煎和蛤蜊湯吧,我請客。」

  於是你跟著許英華在寧夏路上的木料行、五金店裡穿梭,你對這些一竅不通,但許英華顯然很熟悉。

  許英華在與店家交談時的語調、神情與姿態,和同你私下相處時全然不同。略低沉穩的聲線,乾脆俐落的用詞,除了那張臉之外,半點也不像許英華。

 

  那是一個你不認識的許英華,而你,覺得自己更喜歡你認識的那一位。
 


  之後,許英華跟著你去你說的小吃店,途中他問:你剛才好沉默啊,一定覺得無聊了喔。

  「不會無聊,只是因為這些我都不懂。英華,你做木工?」

  許英華聳聳肩,「是啊,差不多吧。」

  「所以剛才那樣是工作模式?」

  「一半是工作模式,另一半,木工也是人家的興趣。話說人家的工作模式帥吧?我家那群屁孩子都說人家一開工作模式就不知道迷倒多少男女呢呵呵呵呵。」

  你思索片刻,認真地說:「你自稱人家的時候更可愛。」

  許英華笑彎了眼,忍不住吻你的額頭,「這句話本帥哥愛聽,好,等等帶你見人家老婆。」

  你沒對老婆這兩個字太認真,因為你知道這世界上除了婚姻關係外,無論男女都可以擁有許多老婆。

  例如嘉偉說你珍愛的那套進口刀具是你老婆。

  例如你公司的會計小姐會說她的偉士牌機車是愛妻。

  例如你課長總是對著他的單眼相機喊大老婆,對著愛妻便當說謝謝小老婆的愛心。

  「就是她,」許英華輕快地說:「代她跟你問好,她是不是很棒?」

  許英華他家夫人是一輛樣貌可愛的大車,看起來頗有歷史,並且被精心保養。你曾經見過類似這般樣貌的車。

  你點點頭,「我知道這個,好像是叫麵包車還是胖卡。」

  「……這是人家的福斯T2,」許英華不滿意道:「是一位淑女,請稱呼她波特小姐。」

  「這樣啊,很榮幸見到波特小姐,如果我想要行吻手禮,請問我親哪裡才是手?」

  「很好,你十分識相,波特小姐說她心領了願意載你一程,」許英華說著甩出一把鑰匙,英姿煥發道:「上車!」

  你沒有問要去哪,你只是回以微笑並跟著上車。那時你並沒有想過這次「約會」竟然還會出現這樣的小插曲。

  你們遇上了一個人,而那人在路邊招下波特小姐。

  只見許英華用比中指的氣勢對那人比出小指,接著繼續開車,波特小姐被小心停至一處地下停車場。而那人顯然熟門熟路,早在停車場出口等待,遠遠那人便向許英華招呼:「剛好遇到你出去遛波特小姐,剛保養完情況……」

  那人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突然發現了你,並且他的視線在滑到你身上後變得犀利如刃。

  他的眼刀釘在你身上上下掃視,許英華立刻半攔在你們之間,叉著腰說:「你這小王八蛋看什麼看?當心人家挖出你的狗眼。」

  那人沒有理會,審視的眼光刮了你好一陣子才緩和下來,你不動如山。

  「許英華,」那人笑得很隨意,「難得你的狗眼這次看得倒還不錯。我正要上你那兒送吃的,我滷了雞翅。」

  「上次人家不在的時候你送去,那群小雜種只留了洗好的保鮮盒給本帥哥。碰上了就直接給人家,有沒有附筷子呀?」

  「當然沒有,沒辦法對你服務那麼周到。」

  許英華一把將提袋搶來,揮著手趕人,「快滾快滾,沒看到人家忙著呢。」

  那人哈哈大笑,揮揮手走了。

  「來吧,」許英華說:「去看電影吃雞翅,那傢伙滷汁的配方傳承自他媽媽,很好吃。」

  「你在他面前表現得特別……生龍活虎。」

  「呵,因為他是人家最好的朋友。」

  你扭頭去看那人的背影,說你確實有此感覺,並且你實在有種衝動。

  許英華毫無防備地問:「什麼衝動?」

  你繃住臉望他一眼,突然發足朝那人追去。許英華慢了兩拍才一頭霧水地追在你後面,你衝上前去攔下那人,希望自己表現足夠像個罵街的妒男。「你,那個人就是你吧?告訴你我不會讓你搶走英華的,公平競爭我不會輸,不管他和你交情多好,你都最好清楚他是我的!」

  然後你看著眼前的畫面心想,這對好友傻楞的表情當真一模一樣。

  「耀武你這是做什麼啦!」許英華百口莫辯,只能急急揪住你的手腕。

  你橫許英華一眼,然後仔細盯著那人的表情說:「宣示主權。」

  那人終於回過神,聳聳肩道:「好好好,主權在你、主權在你。許英華,你自己的人自己安撫啊,我可要走囉。我看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房間床上單獨解決會更好,牽連無辜不太厚道。」

  「你喜歡英華。」你固執地說。

  那人吃吃笑了起來,「許英華你男朋友好會吃醋,我心靈受傷了,你欠我一頓大餐。再見。」那人說完便走,你感覺許英華扣得你的手腕生疼。

  等到那人走遠,許英華長長嘆了口氣,才放開你的手,「所以,還要去看電影嗎?」

  「許英華,你怎麼不生氣?」你湊上前去親了他的臉,「你看起來毫無希望,又不生我的氣,是原本就已經放棄了嗎?你又不生氣,又不解釋。」

  「怎麼解釋,說我們只是炮友?」

  「那又有何不可?還是說你不想讓他覺得你是一個會約炮的人?」

  許英華嘆了口氣,「在你發表那一番高論後立刻說你只是炮友?耀武,人家在你心中就是這麼個下流胚子?」

  「但我們確實是炮友。」你在不解之中模糊地想,自己連被燒死的資格都有了,炮不炮友,根本微不足道。

  「……人家以為我們今天在約會,而且,還是你自己提議的呢。」
 


  你的床伴太溫柔了。
 


  許英華表現得像是完全沒有發生過任何插曲,興致勃勃地領著你至二輪戲院看電影啃雞翅,稍後逛了幾間極有特色的店家,最後他說要找個草原在陽光中殺菌午睡。

  你跟著他到達草原,許英華極為熟練地鋪開野餐墊,在墊子角落壓上保溫瓶及鋼杯,接著長腿一跨,立刻伸展佔據了野餐墊一側,他枕在自己的手肘上,懶洋洋地說:「自己隨意點啊,要喝茶自己倒,烏龍茶。」

  你並不習慣像這樣幕天席地而躺,所以剛開始你只是盤腿坐在另一側,添了半杯茶,將許英華當成一道風景欣賞。許英華在陽光下的側臉十分放鬆,髮梢與睫毛的末端都像在發光,好看得不可思議。

  「英華,你的眼睫毛為何可以那麼長?」

  「呵呵,因為人家是帥哥啊~~」許英華朝你勾勾手指,「躺下來吧,大家忙著玩自己的,不會有人管你是坐還是躺,這裡是草原呢,你從草坡上滾下去都可以。」

  你猶豫片刻,試著也伸展手腳躺下。才剛躺好,許英華的指尖,立刻鬆鬆地覆在你的無名指與小指上,你扭頭看向他,而他衝你一笑。
 



  許英華太溫柔了。
 



  「放鬆點,耀武小朋友,就想像自己是一條在陽光殺菌的棉被。」

  你被逗樂了,你反手牽住他,跟著閉上眼睛。你感覺安全。
 
  舒適的靜默維持了一段時間,期間有陽光、微風、茶香,你知道宣稱要午睡的許英華其實並沒有睡著。

  你們躺在草皮上牽著手,你有點不想開口,但你還是開口了。你說:「英華,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我對你沒有感覺。」

  你的遺憾超乎想像,不知如何言說。

  如果你要看著嘉偉結婚離婚又復婚,如果你依然要擔任最好的朋友。
 



  你希望,自己可以喜歡上別人。
 



  許英華飛快地嗤了聲,那聲嗤的尾音變成輕微的笑,「像人家這種帥哥根本不缺粉絲,你想報名還沒名額呢。睡吧,殺菌中不應該說話。」
 




  你忍不住要想,如果你喜歡許英華,如果同時許英華也喜歡你,那就好了。
 
 
 
 
 
 



 
 
 
-------------------
《為許氏帥哥增加戲份的小小訪談》
重:許氏帥哥你好,大家想要請問為什麼你老婆不叫胖卡?
許:我老婆穠纖合度,也不是改裝餐車,哪裡胖?!叫她波特小姐!
重:好吧,那再請問為什麼叫波特小姐?因為你喜歡哈利波特他媽嗎?
許:哈利、你乾脆說人家喜歡彼得兔!夠了你這個莫名其妙的作者給人家聽好,福斯T系列第二代,Trans……
重:TransformersAUTOBOTS, Roll Out(鬼上身)
許:Transporter!波特小姐!你可不可以走開?!<>
 
有沒有看到Trans就想接formers的掛?(
話說有一天,我因為看了太多的麥雷文,在跟朋友講微軟如何如何的時候,一直打成mycrosoft並且渾然不覺,還好在我傳送「這樣MycrosoftLinux也可以寫成麥雷文」這句話之前發現了自己的錯誤。噯,打字這種事,真是沒有新注音也會誤人啊(不要牽拖
 
時事:
我喜歡小綠板主>/////////////<(夠了不要趁亂告白)
謝謝板主有條有理,開放坦率的處理方式,真的辛苦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