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22(修改版)

 
 
 
 
    ~~輔導級床單防爆頁~~
    (我覺得還不到限,但就是先加註提醒一下)
 
 
 
 
 
 
 
 
 
 
 
-
 
 
    於是賴天峖下定決心給了老大回覆。
 
    準備工作比想像中更多更雜,讓他的加班時數幾乎要迎頭趕上鳳文歆。
 
    說,那又是個加班的夜晚,老大要接小孩,準點便風風火火地衝出辦公室,不久後,辦公室便只剩下賴天峖和鳳文歆。
 
    當鳳文歆開口時,賴天峖原以為他要問自己晚餐買什麼,可鳳文歆卻用問晚餐的口吻問了另一件事。
 
    「我以為你才剛跟書寧在一起不久。」
 
    「對,都還沒來得及跟您拜碼頭呢。」
 
    鳳文歆嗤地笑了出來,「你這個學弟小偷。所以,原本我就覺得老大會中意你去,但是……接這個任務是你跟書寧商量後的結果?」
 
    「沒商量,如果我想去,我不覺得阿寧會反對。」
 
    「他會支持,只是,難道你不會捨不得?分開九個月或更久呢。」
 
    「對啊我猜我會寂寞而死,」賴天峖翻了個白眼,「不如你跟著一起去,每天娛樂我。」
 
    「滾吧你。」鳳文歆扔了塊橡皮擦過去,「那你怎麼跟書寧說?」
 
    「我想……等日期確定下來再跟他說。」
 
    「喔~~」鳳文歆將尾音拖得很長,輕輕巧巧給了個確切的日期,「你已經知道了,就快去說吧。」
 
    賴天峖瞪著他,「我才是當事人,為何你比我先知道?」
 
    「我是你長官唄。快去快去,書寧似乎也有事情想跟你說。」
 
    「什麼事?為什麼又是你先知道?」
 
    「我的地位比較尊貴呀。」
 
    賴天峖立刻不高興了,他往下扯的唇線逗樂了鳳文歆,讓鳳文歆接著調侃起他的醋勁。於是賴天峖將剛才的橡皮擦扔了回去。
 
 
 
 
 
    是夜。
 
    時針剛過十一點,賴天峖才從樓書寧家浴室擦著頭髮走出來,便遇上剛進門的樓書寧。
 
    樓書寧眨眨眼,一面鎖門一面說:「真是稀客啊天峖先生,我以為您 間蒸發了呢。」
 
    賴天峖皺皺臉,「既然知道是稀客,還不快來獻上吻手禮,單膝下跪送個花,以表歡迎。」
 
    「想得美。」樓書寧笑彎了眉眼。
 
    賴天峖也笑了,「別對我那麼壞,我今天整整工作了十三小時,假如你良心尚存,就應該努力安慰我。」
 
    「那好吧。」樓書寧走上前去抓過賴天峖手上的毛巾,用力擦亂他的頭髮,然後隔著毛巾在他頭頂壓下一個吻,「辛苦啦,要乖。」
 
    同時,賴天峖握住毛巾上樓書寧尚未抽離的手,讓他們的接觸不中斷。「阿寧,我三月要出差。」
 
    「三月……去多久?」樓書寧任賴天峖將自己帶到沙發上,「我本來想要問你三月底有沒有假,我報名了一個烘焙比賽,三月底的初賽,原本想問你要不要同去,那時候天氣正好,可以一起來個短期旅行。你要出差多久?隔兩週有複賽,如果我幸運打入複賽,說不定你也已經回來了。」
 
    樓書寧溫和的表情裡有無法掩飾的失望,賴天峖突然後悔起沒有更早告訴樓書寧這次的外派任務。「……確切來說不該講出差,應該說是外派,目前預計是九個月,去我爸媽那個城市。抱歉阿寧,我沒辦法跟你去旅行。」
 
    「所以我是最後知道的人嗎?」當這個問題脫口而出時,連樓書寧自己都嚇了一跳,他快速抽回手,急忙又說:「對不起,我有點累了,你別理會,我只是累了,我、」樓書寧抹了一把臉,「你幾號的飛機?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記得跟我說。」
 
    「阿寧、」
 
    樓書寧飛快打斷了他,「天峖我今天真的累了,我得先去洗個澡,你先睡吧。」
 
    賴天峖沒有堅持要談,他點點頭,先行至樓書寧的床上佔了個位置。
 
    他想,其實他也真的不想談。談論這些事,職涯規劃、發展和分別,都會讓他深切地想起,他們並非是兩情相悅的情侶,而是利用樓書寧的不忍心,勉強在一起的好友。
 
 
 
    他不想談。
 
 
 
    隨著三月的接近,賴天峖到樓書寧家的頻率越降越低,反倒是樓書寧越來越常在星期五晚上到賴天峖家過夜。晚上他們會並肩躺在床上,閒聊片刻,樓書寧只會挑輕鬆的話題講,而賴天峖靠著他,很快就會入睡。
 
    於是最終,他們再也沒繼續這個話題。
 
 
 
 
 
    * * *
 
 
 
 
 
    那是賴天峖將要啟程的前一晚,當樓書寧踏入賴天峖家時,他正睡在沙發上。樓書寧輕手輕腳地蹲在旁邊看了看,接著吻了賴天峖的額角
 
    賴天峖笑著睜開眼睛,「幹嘛偷親我?你喜歡我?」
 
    「嗯,我喜歡你。」
 
    賴天峖打了一個呵欠,「阿寧,甜言蜜語這種事,不適合你做。」
 
    「天峖。」
 
    「嗯?」
 
    樓書寧掏出一個小袋子,溫聲道:「我知道你已經有一個十分有效的,但還是求了平安符給你,祝你一路順風。」
 
    賴天峖輕輕嘆息,紓解心中又酸又軟的感受,「阿寧,我不在時你要怎麼辦?有東西搭你肩膀時你要找誰?」
 
    樓書寧聳肩,「還好,以前不認識你,也這麼過來了。」
 
    「是不是我的平安符比較厲害?」賴天峖說著想了想,低頭卸下自己的平安符戴到樓書寧脖子上,「不如我們交換吧,我收你的平安符,你手上的那條再跟我交換。這上面有本山人的凜然正氣百鬼辟易,雖然數起來是一換二,但你完全就是賺到。要不是擔心你的尖叫聲會嚇到阿里,我是不可能做這種賠本生意的。」
 
    樓書寧彎起眉眼,「滾啦。」
 
    「警告你別挑釁我,小心我親你。」賴天峖說著親在他的眉毛上,高傲道:「我警告過你了,誰讓你要挑釁我。」這句話讓樓書寧垂著眼睛吃吃笑了起來,於是賴天峖又在對方臉上親了下,維持著高傲的聲調:「本座不陪你玩了,快去洗澡來睡覺,我得四點出門呢。」
 
    「好,你先睡吧。」
 
 
 
 
    其實,賴天峖真不知道事情怎會如此發展。
 
 
    原本他已經睡著了,糢糊中感覺樓書寧牽住了自己的手,似乎是翻身面對著他,所以他也翻身看去。只見樓書寧的頭壓在兩顆枕頭中央的縫隙上,離他這麼近,近到在黑暗之中,他仍然可以看見對方垂著的睫毛。
 
    太近了,真的。
 
    近到讓他什麼都沒辦法想,只想湊得更近,去吻樓書寧的眼簾。
 
    然後樓書寧的眼廉掀開了,那對眼睛在黑暗中波光流轉,閃動著溫和的笑意。
 
    然後,樓書寧也湊了過來,吻在賴天峖的唇上。
 
    濕軟的物體滑過他的唇縫,賴天峖驚訝地瞪大眼睛,樓書寧的眼簾在此時顫顫地閉掩,近在咫呎。
 
    親暱。
 
    溫熱鼻息撲在賴天峖臉側,霎時他覺得血氣上衝,臉頰燒紅,渾身燥熱,甚至有一點想哭。在此之前,樓書寧從未主動吻過他。
 
    接著樓書寧撬開他的齒關,舌尖探入,與他的接觸。
 
    賴天峖腦門一暈,空著的手游至樓書寧肩上揪緊,翻身壓到了樓書寧身上。
 
    樓書寧像是只專注在他們的親吻中,沒有任何抵抗,而賴天峖動用的自己所有的自制力,才將自己從這個親吻中撕開。
 
    「阿寧、嗯,你知道,再親下去可就不妙了,你知道嗎?」賴天峖的視線在枕頭與樓書寧的耳尖上來回,只因為他無法看著樓書寧的臉。他嚥了一口唾沫,艱難續道:「你不能信任男人的意志力,我建議我們現在就停、」
 
    他的話語中斷在樓書寧勾住他後頸的動作中,樓書寧並未施力,但那溫柔撫摸的熱度如有千斤之重,讓賴天峖不得不低下身子,參與進樓書寧開啟的第二個吻之中。賴天峖承認自己理智是薄弱的,在樓書寧的氣息再次竄入自己唇間的剎那,他緊緊貼上,狂熱地吻咬回去。
 
    強壓下的躁動一點就燃,緊貼著的兩具身軀越來越熱,賴天峖跨坐在樓書寧身上,一把甩開自己上衣。燙熱的指掌與樓書寧起伏的胸膛貼合下滑,鑽入衣襬之中再往上,賴天峖瞇起了眼,居高臨下的姿態,可語調卻是軟膩而帶著些微顫抖的。他說:「摸我……」
 
    樓書寧被整個氛圍牽引著,他撐起上半身,伸手撫上賴天峖的臉側,而賴天峖看著他的眼睛,微微側過臉去舔吻他的掌心。樓書寧覺得有股騷動自手掌傳遞而來,在胸腔內劇烈鼓蕩,逼得他幾乎要溢出呻吟。
 
    舌尖由掌心游移至五指之上,一一含吮舔弄,賴天峖離開樓書寧的胸膛,在柔軟的腰側游移,最後停在樓書寧的下腹部。賴天峖傾身貼近樓書寧撐起的上半身,貼著他的耳朵低聲又問:「不摸我嗎?」
 
    聞言,樓書寧的呼吸愈發急促,他扭頭吸吮賴天峖頸側的皮膚,手掌緩慢移動,滑入賴天峖分開的腿間。賴天峖發出的聲音愉快又渴望,而樓書寧覺得自己快要發起抖來。他們本能地探索著彼此的身體,奮力讓距離更加靠近。燒熱的思緒、燒熱的體溫,還有燒熱的接觸。指掌在交扣時覺得灼人,分開時覺得寒冷,於是又扣得更緊密。
 
    當賴天峖坐在他身上,扶著他的肩膀上下移動時,樓書寧用盡了所有意志力才組織出語言,但才開口就被賴天峖掩住了嘴,賴天峖停下動作,讓他們的額頭靠在一起。
 
    他們離得很近,樓書寧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噓,不要說話……你叫別人的名字,會害我分心。」
 
    樓書寧記不得賴天峖在說這句話時做了一個什麼動作,他只知道那瞬間眼底白光亂閃,頸背起了雞皮疙瘩,讓他差點兒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但樓書寧堅強地挺住了,他抓下自己臉上賴天峖的手,並且用擁抱阻止對方所有動作,「這不好笑!」 樓書寧惱怒地說:「我、我是要叫你的名字!」
 
    「呵呵,阿寧,不要說話。」
 
    擁抱無法阻止賴天峖運用自己的舌頭,而接下來樓書寧真的忘了該怎麼說話。
 
    直到他們摟著彼此沉沉睡去。
 
 
 
 
 
    後來,樓書寧是被賴天峖不小心碰倒行李箱的聲響給驚醒的,他掙扎著想要醒來,卻被賴天峖按住了肩膀。
 
    「睡吧,」賴天峖親吻樓書寧的額角,「我得出門了。」
 
    「我想送送你……」
 
    「別這樣肉麻,我們又不是什麼濃情密意的情侶,」賴天峖接著吻了樓書寧的頭髮,「不用送,睡吧。」
 
    而這句話讓樓書寧再也睡不下去,他扣住賴天峖的手腕,將自己撐坐起來,「我抱著你,想喊你的名字,這樣也不代表什麼嗎?」他小心翼翼地問:「還是說……還是說就算做到這種程度,對你而言,也只是你之前說過的那種朋友互助?」
 
    賴天峖笑了起來,溫柔的吻落在樓書寧的眉心,但賴天峖說的話對樓書寧而言,卻和溫柔親吻完全不同。
 
 
 
 
 
    他說:阿寧,外派這九個月我們就不要聯絡了吧,你會讓我分心。
 
 
 
 
 
 
    * * *
 
 
 
 
 
    其實,賴天峖早就做好接到鳳文歆護雛心切的質問電話,沒想到一連三個月,台灣來的電話除了公事還是公事。
 
    他也沒想到三個月過去,他沒有等到鳳文歆在電話裡的吼叫,而是等到了怒氣沖沖的鳳文歆本人,並且方才在公司他們才平和地開過工作會議,但下班時間一到鳳文歆就變得怒氣沖沖,他走到賴天峖的辦公桌前,居高臨下地說:「我今天要住你哪,走吧回去了。」
 
    「文哥,你剛下飛機不去宿舍休息,去我那幹嘛?你神情凶惡,我媽根本不會讓你進門。」
 
    「喔對忘記你住家裡了,那你來我宿舍住,我必須和你『促膝長談』。」
 
    「我可以拒絕嗎?」
 
    「你試試看。」
 
    賴天峖嘆出一口氣,只得聳肩回答:「好吧,我先打通電話回家。」
 
    然後他在掛斷電話後被拖進了鳳文歆的宿舍,才關上門鳳文歆就惡狠狠地叫:「你這王八蛋你怎麼敢欺負我家書寧?!你負心又薄情,竟然對書寧始亂終棄,你得給我一個交代!不然我會把你揍到送醫院!」
 
    「我不信阿寧會用『始亂終棄』這種詞,他怎麼說的?」
 
    「他不說啊!你飛機起飛那晚我去找他,他抬頭看到是我,眨眼間就掉了一堆眼淚下來,一堆!一堆啊!我都快心疼死了!」鳳文歆說著抹了把臉,「天啊,我真的心疼死了但是問書寧發生什麼事他又不說,我說要打給你,他竟然用盡方法威脅要我不能打要我別管!事情一定跟你有關,你怎麼捨得?!你得給我一個交代!你們是不是分手了?」
 
    「文哥,我們根本不算在一起,」賴天峖頓了下,續道:「不忍心、同情和關心,這是阿寧對我的全部感覺,而我利用了這些讓他跟我在一起。在他說他愛你的時候我就後悔了,所以我要他這九個月都別聯絡,不接觸我阿寧就不會不忍心,可以好好想想,好好處理自己的心情,可以再想一些辦法跟你在一起。文哥,我真不覺得你那位楊先生比阿寧要好,我也不覺得他能比阿寧更愛你。」
 
    這一番真情告白讓鳳文歆目瞪口呆,「天峖,我覺得你精神失常了……」
 
    「鳳文歆!信不信我扭斷你的脖子讓你連送醫院都不必了?」
 
    「你知不知道你剛才一番話聽起來有多傻?你腦子得要看醫生了。」
 
    聞言,賴天峖瞪著鳳文歆不滿地想:那是因為鳳文歆不知道樓書寧當著自己的面說愛鳳文歆。
 
    「天峖,我以為感情這件事,我得要叫你一聲前輩。」
 
    「你本就應該。」
 
    「但你現在的表現好傻啊,又沒行動力。」
 
    「他當著我的面說愛你,你還要我多有行動力?」
 
    鳳文歆吃吃笑了起來,「我覺得你就是個傻瓜,愛情原本就會出現不忍心,你惹他哭了,難道你就不會不忍心?」
 
    「……不忍心又能怎樣?他又不喜歡我。」
 
    「好吧,我會把你這番話帶回去。」
 
    「你別多管閒事。」
 
    「你阻止不了,何況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難道事情還能更糟嗎?」
 
    「怎麼不能?如果阿寧開始討厭我,我就再也不能跟阿里玩了。」
 
    「我聽說你把自己的平安符給了書寧。」
 
    「是『借』。」
 
    「他很珍惜,我認為你可以保持樂觀,再接再勵。你如果不加把勁,後果恐怕不堪設想。」鳳文歆高深莫測地說。
 
    賴天峖翻了一個白眼,「別學我說話,還能怎麼不堪設想?」
 
    「你可能再也吃不到書寧家的藍莓慕斯了。」
 
    「本人不便回應如此白癡的發言,你請便吧。」賴天峖不屑地說,說完想了想,又補上一句,「那你不會幫我買嗎?」
 
 
 
 
 
 
 
 
 
 
 
 
    在所謂「促膝長談」之後五天,鳳文歆心滿意足地回台灣去了。臨走前用力抱了他一下,說:快回台灣吧,事情會好的,我保證。
 
 
 
 
 
 
 
 
 
 
 
 
    --------------------------------
    下一集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