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21(修改版)

 
 
    等他分享完部分的趣事風俗以及特色料理後,老大滿意地點頭,笑咪咪地問:「聽說你父母在那裡定居?」
 
    「嗯。」
 
    「你單身對吧?」
 
    「我不相親。」
 
    「臭小子,我什麼都還沒說呢!」
 
    「我不相親!」
 
    「我只是要問你想不想領獎金!」
 
    賴天峖立刻板起臉,「老大,這次再臨時叫我三天內飛國外出差,我就在飛機上把你幹掉。」
 
    「身為連小文都敬愛的長官的我,怎麼會是這種不通情理的人呢?上次是意外。」
 
    「那你說。」
 
    「我們將要進行的跨國專案,最後階段需要我們這邊有人員派駐當地,你做事我很放心,又有家人在那邊,對當地也熟,如果你有興趣,我想要推薦你過去,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機會。」
 
    賴天峖細細回想專案內容和合作公司的風氣,問:「最後一個階段大約需要多久?」
 
    「預計是九個月。中途會碰到聖誕長假,來回機票可以報公費,如果你要回來。」
 
    「九個月……我什麼時候要回覆?」
 
    「你是第一個知道這消息的人,連小文都還不知道。」老大笑咪咪地說:「所以時間很充裕,給你三個星期考慮,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
 
 
 
    聞言,賴天峖翻了一個白眼作為回答。
 
 
 
 
    九個月並不短,但賴天峖是這個跨國專案的團隊一員,深知這是對自身職涯發展極有幫助的機會,換做是從前,他根本不會考慮,會在第一時間接受。
 
 
 
    但,和樓書寧分開九個月,或許他們之間,就再也沒機會了。
 
 
 
 
 
 
 
 
 
 
    「天峖,你又走神了。」樓書寧整了整手中的單據,這樣開口:「不好吃嗎?」
 
    聞言,賴天峖低頭看向自己捧著的一小碗涼菜——這已經是賴天峖第五次向樓書寧點菜並且馬上吃到了——他說:「很好吃。但是阿寧,你最近對我特別好,我受寵若驚之餘也會有點害怕,敢問你是否加入了什麼宗教團體?」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的腰好像要肥起來了……」
 
    「滾去死,有種別吃。」
 
    「別對我這麼好,我都沒辦法節制了。」賴天峖聳肩,「你以前幾乎不理會我,甚至照樣煮南瓜,現在這樣,是有神明給你開釋要你愛護我嗎?」
 
    樓書寧瞪他一眼,「因為你會幫我準備便當。」
 
    賴天峖笑,「我一星期才煮三天,還用你家的水電瓦斯廚房來煮,幫你留個菜也是應該的吧?況且那些菜還遠不及你做的,只是些簡單的食物。」
 
    「你多磨練磨練,以後換你接受我的點菜。」
 
    「以後」兩字讓賴天峖胸中泛出一點酸澀,他頓時安靜下來。
 
    「怎麼?不願意?」
 
    「……我剛才在回想自己會做的菜。」賴天峖誇張地捂住臉,「我壓力好大都快胃潰瘍了。」
 
    樓書寧嗤聲,「少來這一套。」他說著將桌上的單據收好,伸了一個懶腰,「好,對好了,關門放狗!」
 
    「你鐵捲門早放下來了還關什麼門?放狗是要帶阿里下來?」
 
    「那是代表你小子逃不掉啦。」
 
    「我犯了什麼罪?」
 
    樓書寧從冷藏櫃摸出兩罐啤酒放在桌上,「坦白無罪。」
 
    「官爺請道其詳。」
 
    樓書寧揚眉,開一罐啤酒推向賴天峖,「說說你家裡,你曾經說過要聊,卻沒聽你再提過。」
 
    賴天峖顯然沒有預期到這個話題,他愣了下,抿了口啤酒才說:「好吧,你想問什麼?」
 
    「只是想聊聊,你之前說父母都在國外,所以你只有自己在台灣?」
 
    「阿寧,我覺得你好像又要開始對我不忍心了,我是自己在台灣沒錯,但這很好,」賴天峖聳肩,「所以收拾你氾濫的同情心吧,我可不是被拋棄在路邊的小狗。」
 
    「我沒這樣說。」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啦。」賴天峖吊兒啷噹地在樓書寧臉頰上輕拍兩下,「這其實很好,我爸媽對我很好,沒有什麼狗血的劇情發生,只是,嗯,我爸其實是我生母的再婚對象,後來生母跑了,爸收養了我,後來他又再婚,你知道,他們對我很好沒錯,我只是不喜歡打擾他們。」
 
    樓書寧拍開他的手,橫他一眼,「所以空空是你的小名?」
 
    「喔---不是,那是我哥、我爸的兒子,給我取的綽號,據他說我小時候常常走神,所以從小就這樣叫我。」
 
    「那,只是這樣,你以前那位神經病為什麼會介意你哥幫你取的綽號?」
 
    賴天峖意味深長地看了樓書寧一眼,「因為那是我的初戀,我當然不會對誰都坦白說那個初戀其實是我義兄。如果一不小心太多人知道連同我哥都知道了怎麼辦?」他的視線滑到啤酒罐之上,頓了兩秒,「講真的,與其被哥當成變態,我寧願死。」
 
    「……你家人不知道你是同志?」
 
    「知道啊,但你想想,假如你有個弟弟,」賴天峖將食指戳到他鼻子前,「知道你弟是同志和知道你弟想把你撲倒,這兩件事能放一起說麼?」
 
    樓書寧霎時燒紅了臉,驚訝地重複:「呃、撲倒?!」
 
    「別問細節你這個變態色情狂。」賴天峖嘲諷地說:「換你了,說你的秘密,你還欠我一次呢。我誠實以告,如果你不說就是小人。」
 
    樓書寧扯了唇角,一口氣灌下半罐啤酒,「哼,你問。」
 
    「說說你的事,你家的事,還有你和文哥怎麼認識?」賴天峖低頭,伸手去拉樓書寧的指尖,然後慢慢滑動,讓他們十指交扣。
 
    看著他們相握的手,樓書寧緩慢開口:「媽媽她……是單親媽媽,長年在外地工作,由外公外婆教養我長大,這間店面也是從外公外婆那邊繼承下來的,」樓書寧說著,溫柔的視線在店內四顧,又回到他們交握的手上,垂眼續道:「從前是以賣麵包為主。後來,媽媽在工作地點出了意外,剩下我跟外公外婆,那時候我高中,外公外婆年紀大了,真的禁不起這種打擊……那時候好辛苦啊,我每天都在害怕,要是外公外婆悲傷過度也走了,就剩下我了。」
 
    這時賴天峖用另一隻手,包覆住樓書寧和他交扣的手,這讓樓書寧勾起唇角,和他交換了一個視線。
 
    「認識學長是在大二,我記得他是因為,他是點心社唯一一個碩二了還出席社課的學長,而且他還是在職班,後來知道是因為芯姚很喜歡點心,但原本不太熟,只是社團學長,直到有天……那天特別特別炎熱,學長在我眼前昏倒,被我扛去保健中心。他渾身乏力,面無血色,血壓超低,卻還掙扎著說要去接妹妹,我只好幫他去把妹妹接到學校,要他抓緊時間休息。」
 
    賴天峖想,又一起樓書寧將同情心發揮完全的例子,「然後就這樣熟識了?」
 
    樓書寧的語調溫柔又充滿懷想,「剛開始沒有,是生輔中心的老師告訴我,學長的雙親車禍過世,學長拒絕讓其他親戚照顧妹妹,現在是獨立撫養妹妹。芯姚國三正在準備大考,學長又碩二,工作、學業、家庭,我有次就問學長,為何不休學一年緩衝一下?
 
    「學長說,他必須要讓時間全部被填滿,才沒空胡思亂想。我真的、真的太知道那種感覺,太知道了,那種想盡辦法撐著不讓自己恐慌的感覺。所以我就說,何不讓芯姚下課之後來我家讀書?我外婆煮飯超好吃,我外公做麵包超好吃,長輩們年紀大了,我也希望有人可以在我打工的時候陪陪他們,就算只是在店裡讀書都好。然後我就請了學長一個外公的麵包賄賂他。
 
    「我外公的麵包是無敵的,學長後來就答應過來這邊看看,認識我外公外婆之後,芯姚之後放學都先來我家,學長再來接她,有時候乾脆就留宿。我們就是從這時候開始,變得像家人。」樓書寧說著突然笑了幾聲,但同時眼眶卻迅速泛紅,「學長老想著是我幫忙他太多,但其實不是的。後來,外公外婆相繼過世,雖然說,兩位長輩都超過九十歲,是喜喪,但、」他的聲音在這時哽住,片刻之後才續道:「還好我還有學長和芯姚,我無法想像,如果是我一個人……」
 
 
 
 
    樓書寧沒有繼續說下去,他低下頭,有一滴眼淚啪地落至桌面。
 
    「嗯,他們對你一定很重要。」賴天峖將身子橫過桌案,環抱樓書寧的肩膀。
 
    而樓書寧回抱住他,將自己的額頭貼上賴天峖的肩膀悶聲道:「我愛他們。」
 
 
 
 
    「而他們一定也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