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20(修改版)

 
 
    「如果你沒空就別接。」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幾乎天天來我家遛阿里,但我一定有整整兩週沒見到活生生的你了,」樓書寧抱怨道:「你是怎樣?我連廚房這種禁地都開放給你,你的理由又是哪裡的滷豆腐?」
 
    賴天峖哈哈大笑,「你一說滷豆腐我還真想起來這種對話出現過。反正我找你聊天不是什麼大事,總是在彼此空閒下來的時候好,但你打烊之後的時段我只想歪在自己的沙發上,打電話正好。而且,」賴天峖極短地頓了下,安靜地說:「不用看著你,我比較好說話。」
 
    「賴天峖,你什麼意思啊!」
 
    「就忠言逆耳啊你懂的,你每次被逆耳,看起來都想揍我,就是這樣,你把我嚇壞了。」
 
    「滾回你的母星去,等你當真講了什麼『忠言』再回地球如何?」
 
    「不要,母國唯一但致命的缺點就是沒藍莓慕絲,誰受得了。」
 
    樓書寧笑了兩聲,「對了,要跟你說今年的聖誕節吃喝提前一個晚上,就平安夜前一晚,星期五。這樣我比較方便,時間也充裕。」
 
    「好,」賴天峖下意識點頭,「你跟文哥說了嗎?我明天上班告訴他。」
 
    「我說了,我叫他提前去找楊先生過,他們現在正順利,我叫學長趁勝追擊多相處。」
 
    「那芯姚呢?」
 
    「喔……我不想講,你會笑我。」
 
    賴天峖還沒聽就笑了,「快講!」
 
    「因為學長不肯,說我心中沒他排擠老人,我就說這次的聚餐主題是單身派對,死會的人都滾。別笑你這渾蛋!結果學長馬上掏出手機說要打給芯姚說我叫芯姚滾開,要我還有良心就改口,我、我騎虎難下,結果學長真的打給芯姚了,他好無恥啊!」
 
    「而你好蠢啊。」
 
    「賴天峖,」
 
    「請說。」
 
    「泡菜鍋。」
 
    「阿寧是天使,文哥真的太無恥了!」
 
    「知道就好,早點買泡菜來,剛做好的泡菜煮湯不好吃。」
 
    「收到。」
 
    賴天峖於是在餐聚五天前請假前往挑選當作聖誕禮物的紅酒以及泡菜,下午返家梳洗過後,拎著為聖誕節準備物件以及逛街途中買的小點心,往樓書寧的店而去。
 
 
 
 
    事後他想,那天,他真不該提前去的,這樣他就不會撞見樓書寧和軒恒在二樓門前親吻。
 
    他在兩人察覺前飛也似地逃開。
 
    那晚他沒有去蹓阿里,他傳了簡訊請芯姚幫忙,而他自己逃回住處,在黑暗中與原本要作為禮物的紅酒作伴。
 
    然後,隔天晚上。
 
    當樓書寧回歸時,賴天峖正靠坐在沙發中,閉著眼睛,似是睡著了。阿里甩著尾巴到門口迎接他,樓書寧摸著狗兒的腦袋,才要放輕腳步,就聽見賴天峖開口招呼:「回來啦?辛苦了。」
 
    「天峖,你幹嘛不去床上睡?」
 
    「我在等你。」
 
    「怎麼了?什麼事?」
 
    賴天峖沒有馬上接話,他等到樓書寧的氣息足夠靠近,才睜開眼睛衝樓書寧一笑,「你和軒恒,我看到你們在親吻,」他頓了下,直起身,「事情成了嗎?恭喜啊。」
 
    樓書寧的表情煞時變得不自在,他嘆了口氣坐到賴天峖旁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賴天峖偏過頭,再次閉上眼睛,「你可以告訴我的,兄弟。」
 
    「天峖,事情不是那樣。軒恒確實、呃,說喜歡我,但我們之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拒絕他了。」
 
    「但我看到你們在親吻,而且其實,你不需要向我解釋。」
 
    「親吻只是我沒有預想到,等到他已經貼上來了,我、我想,都要拒絕對方了,還把人推開不是太好。」
 
    聞言,賴天峖尖銳地笑了一聲,然後突然直起身子,飛快地吻在樓書寧唇上又退開。樓書寧僵住了,但身子分毫未動,只是垂落眼簾,避開了視線的交會。
 
    「你真遲鈍,阿寧,你動作太遲鈍了,難怪躲不開。」賴天峖仔細看著樓書寧的表情,他沒有在那張臉上看到邀請,但,也沒有看到拒絕。
 
    樓書寧沉默著。
 
    而賴天峖非常清楚,如同樓書寧剛才所說,沒推開對方,只是因為將要拒絕對方。
    但是這也沒關係。所以他再次吻了上去,一隻手按住樓書寧的肩膀,一隻手撫上樓書寧的下巴,他溫柔地移動著嘴唇,直至樓書寧放鬆身子。
 
    他們的身體緊密貼合,他們的吻從溫柔碰觸轉為深入,賴天峖在樓書寧的氣息裡幾乎暈眩,他難耐地扭動身子,讓彼此漸趨燙熱的襠部摩擦擠壓。這個動作逼出樓書寧破碎的呻吟。
 
    樓書寧的呻吟震盪了賴天峖的理智,讓他更熱烈、更投入,更加靠近。樓書寧兩手抵住了他的肩膀,卻沒有進一步推拒。
 
    需要解放的衝動驅使賴天峖的手滑入樓書寧褲中,包覆住燙熱的中心。剛開始,樓書寧在未曾經歷過的刺激之中沒有察覺碰觸方式的改變,直到賴天峖握住了他。
 
    樓書寧驚喘一聲,十指掐入賴天峖的肩膀,正要掙扎,便感覺賴天峖的手指撫過自己的頂端,在那裡摩擦。尖銳的白光如同驚雷,在他腦海裡衝擊著他,樓書寧繃緊了身子,從咬緊的齒間溢出如同哭泣的喉音。
 
    「住手、天峖,住手,嗚……住手……」
 
    「噓、噓,沒事的,這很平常,只是好友之間互相幫忙一下。」賴天峖親吻樓書寧的眼簾和耳尖,低聲安撫,「沒事的……拜託,請抱緊我,拜託。」
 
    樓書寧哭了出來,他扣緊賴天峖的肩膀,將自己的臉深深埋入對方的頸窩。
 
    最後,賴天峖讓彼此在自己掌心釋放。他輕柔地幫樓書寧擦拭及整理服裝,但賴天峖尚未來得及扣好樓書寧的褲頭,樓書寧便縮到沙發的另一頭,將自己卷成一團。
 
    賴天峖嘆了口氣,起身走入浴室,給彼此一點空間,也給樓書寧離開的機會。
 
    他在數分鐘之後,帶著沾濕的毛巾回到客廳,他並不期待會看到樓書寧,但樓書寧還在那裡,維持著一樣的姿勢。
 
    賴天峖覺得心中又酸又苦又似鬆了口氣,滾上賴天峖舌尖的第一句話是道歉,但賴天峖強迫自己將話嚥回去。他將毛巾放在扶手上,跪到樓書寧腳尖前。
 
    「感覺一定很糟吧?」
 
    樓書寧縮在自己的膝蓋間,片刻後才幾不可見搖了搖頭。
 
    「那,舒服嗎?」
 
    樓書寧的回應是抱緊自己的膝蓋。
 
    賴天峖將手指穿過他的頭髮輕輕撫摸,並且在他的頭髮上吻了下,「阿寧,看著我好不好?你不能只是不說話。」
 
    樓書寧的動作非常緩慢,他遲疑地抬起頭,視線游移許久,才終於對上賴天峖。
 
    賴天峖勾出了一個失敗的唇彎,「阿寧,假如,我說假如……聽著阿寧,假如剛才你的感覺不那麼糟糕,我們為什麼不能嘗試一下?我們都單身,我們可以試著、作為彼此的陪伴。」
 
    「……我們不應該這樣。」
 
    「好吧,所以你認為我噁心。」
 
    「你不噁心。」樓書寧認真道。
 
    「如果我不噁心,那麼試著交往應該也不錯吧?」賴天峖微弱地笑了下,「只是互相陪伴而已,直到我們遇到對的那人。屆時以我們的交情,和平分手和祝福都很容易,但在那之前我們可以互相作伴。阿寧,你願不願意試試看?」
 
    樓書寧仔細看著賴天峖的臉,神情變得嚴肅,而後又一點一點鬆動,最終轉成了難過。
 
    賴天峖不敢去思考樓書寧因何難過,他緩慢地靠上前,摟緊樓書寧的肩膀。
 
 
 
 
    而樓書寧在沉默許久之後撫上他的背,溫和地說:「好,我們交往吧。」
 
 
 
 
    他們成為名義上的情侶,僅此而已,可賴天峖卻不甘於如此而已。
 
    不管樓書寧答應交往的原因是什麼,反正樓書寧親口應下,那麼至少在那個「對的人」出現之前,他們就是彼此的親密對象,而親密對象和死黨自然是不一樣的。
 
    所以,當他在樓書寧家做客,他總愛擠在樓書寧旁邊,並且牽著他的手。
 
    他的牙刷他的毛巾還有他專屬的馬克杯,擺放在樓書寧家固定的位置。
 
    樓書寧喜歡布袋戲,他便也開始跟著看,以防他倆之間出現冷場。
 
    假日的時候他會約樓書寧出去,節日的時候他會找樓書寧慶祝,寂寞的時候,他會頂著一身看起來半點也不刻意,可其實煞費苦心的行頭去找樓書寧,看看那張臉,聽聽那個聲音。而樓書寧寂寞的時候,他要對方隨時打電話給他。
 
    他知道樓書寧容易操心,所以他從樓書寧那兒回到家時,一定打過去報聲平安。他知道樓書寧怕鬼,只要得知停電的消息,無論幾點他都會過去陪伴。
 
    而當樓書寧因為「被搭肩」而主動來找他時,他除了空出他的雙手,也總會將人攬進懷裡安慰。
 
    樓書寧不會拒絕他的親吻,可也從不會主動吻他。
 
    他們之間,一直有種似有若無的疏離感,彷若只要賴天峖接觸到某種底線,這種疏離感便會爆發,一舉破壞他們之間的平和。
 
 
 
 
    但賴天峖不願意去想。
 
 
 
 
    說,這是他們交往之後的第一個秋天,賴天峖在離開樓書寧家之前突然說:「對了阿寧,我大後天起連十天不在國內,我去看看爸媽,有事找我寫email。」
 
    「你爸媽都在國外啊?沒聽你說過家裡的事。」
 
    「沒什麼好說的,」賴天峖聳聳肩,「你沒問過。」
 
    樓書寧皺起眉。
 
    賴天峖見狀輕捏了下樓書寧的手臂,「阿寧,今天太晚,我們改天聊好嗎?」
 
    「嗯,回家小心,晚安。」
 
    然而接下來的三天樓書寧都沒有遇見賴天峖,賴天峖只在登機前打了電話過來報平安,而他也只是叮嚀了幾句注意健康的話,並且祝賴天峖一路順風。
 
    但其實,樓書寧想,自己比想像中更介意,他差一點就要開口抱怨了。
 
 
 
 
    十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長到讓樓書寧開始介意賴天峖的匆促而別。
 
    又,短到他才剛開始覺得打烊後的家裡太安靜,賴天峖便壓響了他的門鈴,拖著行李衝他笑。
 
    「阿寧,我回來了。」
 
    樓書寧愣了下,將賴天峖讓進門內。可賴天峖沒有馬上往內走,他一手帶上門,另一手將行李推至牆邊,然後踮起腳尖親吻樓書寧的眉峰,再順勢將臉蹭到對方頸窩裡,緊緊抱住樓書寧的腰。
 
    樓書寧失笑,伸手將賴天峖的頭髮抓亂,「歡迎回來。」
 
    「我想吃消夜,我明天還休假,我今天可以住下來嗎?」
 
    「呵,可以啊。不過你還是快把吃宵夜的習慣戒了才好,蔬菜燕麥粥好嗎?」
 
    「好啊,鹹的都好。我很想你。」
 
    樓書寧的眼神柔軟起來,由於賴天峖的耳朵正好就在自己頰邊,樓書寧沒想太多,
只是自然而然地吻了他的耳尖,「去享天倫之樂,有什麼好想我的?」
 
    這時賴天峖抬起頭,露出古怪的神情。
 
    「幹嘛?」樓書寧問。
 
    「沒有。」賴天峖鬆開手,「你不想我,肯定是因為沒遇到東西搭你肩,最近很幸運喔。」
 
    「天峖,滾去洗澡。」
 
    「遵命。」
 
    那天晚上賴天峖沒有睡他的地鋪,他將地鋪整整齊齊地收拾歸位,然後抱著枕頭擠到樓書寧床上。
 
 
 
    樓書寧沒有表示意見,只是替他擺好拖鞋,壓實了被角,然後說晚安。
 
 
 
 
 
 
 
 
 
    ------------------------------
    20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