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8(修改版)

 
 
    牽繩才繫好,阿里就衝了出去,小畢被阿里猛烈的衝勢嚇呆在當場,回過神後汪汪大叫,扯著軒恒往反方向要走,軒恒最後沒辦法,只得和樓書寧約了會合的時間,然後任小畢去想去的地方。
 
    賴天峖決定等一下邀請小畢共享阿里所有種類的零食。
 
 
 
 
    伸縮牽繩拉得非常長,阿里在前方奔跑玩鬧,樓書寧和賴天峖並肩走在後頭。
 
    「阿寧,你今天怎麼會約那個軒恒?他昨晚住你家?」
 
    「沒有啊,我們約在店門口。你昨天打來時他剛好在店裡,聽見了就問我能不能一起來啊,怎麼了?」
 
    「沒啊,」賴天峖從鼻子噴了一口氣,「就關心一下,擔心你這傻蛋將來被騙財騙色。」
 
    「無聊。」樓書寧用白眼回應,「是說你最近老打電話,明明你帶阿里散步前後可以直接來找我講,卻還打電話來,嫌通話費太低?」
 
    「我下班後忙著帶阿里散步啊沒空找你,散步完我忙著去吃飯,我已經好幾次都沒買到滷豆腐了,那家的滷豆腐是招牌啊!」
 
    「你現在不喜歡回家煮飯帶便當了?」樓書寧挑著眉問:「你這怠惰的徒弟。」
 
    「冤枉啊師父,週末還是會開伙,但最近比較累,做什麼事情都懶,不如把煮飯時間拿來你這邊看阿里。」
 
    「啊,我懂,光是看阿里跑向你就讓人精神一振,想說他怎麼會這麼可愛。」
 
    「阿寧。」
 
    「嗯?」
 
    「我之前問你,能否先把阿里養在你家,直到找到認養的人?」
 
    「嗯。」
 
    「我在想……」賴天峖看向友人,「如果是你,你願意認養阿里嗎?」
 
    樓書寧笑了,「我很樂意,芯姚很喜歡阿里,願意在我抽不開身時照顧他,所以我家現在可以養狗了,謝謝你把他帶來。」
 
    阿里在這時候衝向他們,樓書寧立刻拿起備妥的開水等待狗兒靠近,而賴天峖則是雙手並用,在阿里撲過來時往狗兒身上一陣亂摸。
 
    「阿里,真好,」賴天峖搔抓著狗兒的耳根,輕道:「你可以跟阿寧在一起了,真好。」
 
 
 
 
    他們和軒恒在約好的時間會合,坐下來休息進食,期間軒恒忙著和樓書寧聊天,而賴天峖忙著用肉乾誘哄小畢。小畢緩慢而遲疑地上前吃了第一塊肉乾,而賴天峖將第二塊肉乾放得離自己更近,「來吧小傢伙,我不會咬你,來。」
 
    待他終於成功摸到小畢,他坐直身子,發現樓書寧與軒恒兩人正盯著他看。「怎麼了?」
 
    樓書寧笑,「我在看你,表現你超人的耐心。」
 
 
 
 
 
    賴天峖於是也笑,「我的艾可不是手養鳥,和當初我的奮鬥史相比,小狗對人熱情多了。」
 
 
 
 
 
 
 
 
    為了不讓軒恒在樓書寧開店準備期間留下來,賴天峖特別詢問了軒恒的住處靠近哪裡,且將他在他最方便回家的地點放他下車,然後才載著樓書寧回去。
 
    「阿寧,你這樣來得及開店嗎?」
 
    「比較趕一點,但是沒問題。」
 
    「等一下你先下車,我停好車把阿里牽上去,就去給你免費打工。」
 
    「哈哈,不用啦,等等詩涵就來了。你不如就地補眠。」
 
    「好,你說的,那我要髒兮兮的睡在你家。」
 
    「阿里的床永遠歡迎你。」
 
    「好差勁的待客之道,」賴天峖笑,「我要回家洗澡,改天再弄髒你家。」
 
    「放馬過來,我洗阿里快要洗出心得了,我也可以把我的高超手藝用在你身上。」
 
    「留著對付你自己的頭髮吧。對喔,阿里要洗澡,我來洗吧,你安心顧店。」
 
    「好,我等等拿一套換洗衣物給你,洗完阿里把你自己也洗乾淨,你就可以乾淨地睡我家了。」
 
    「本人卻之不恭。」賴天安頓了下,話鋒一轉,「阿寧,文哥應該都有來找你,為什麼會遇不到那個楊先生,還要你幫忙出力?」
 
    「……學長沒有要我幫忙。嗯,學長還是會來,但有次在店外看到楊先生兄弟之後,每次來了就直接上樓。」
 
    「嗯?但我也很少遇見文哥。」
 
    「時間錯開了吧,不過,」樓書寧嘆了口氣,有些失落地說:「學長真的比較少來了。」
 
    賴天峖快速掃了樓書寧一眼,「振作一點,堅強一點,要記住,你可是小天使呢。」
 
    樓書寧噗哧笑罵,「你有夠煩。」
 
 
 
 
 
    * * *
 
 
 
 
 
    「文哥,其實你可以利用阿寧。」
 
    送到唇邊的筷尖煞時停頓,鳳文歆眨了眨眼,不確定地問:「天峖,你最近看了什麼不健康的八點檔?」
 
    「不可質疑你的前輩。」賴天峖的視線在鳳文歆的便當上來回巡視,最後夾走一隻蝦仁,「你在躲那姓楊的,這點連阿寧都知道。別太欺負他了吧,他非常努力地想讓那姓楊的多去他店裡,希望如此一來你們就能遇上,就有機會談談,可你卻不領情。你要想一想,他那麼喜歡你,這樣做他怎麼會好受。」
 
    鳳文歆苦笑道:「我只是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我建議,」
 
    「請說。」
 
    「叫前輩。」
 
    「前~輩~~~~」
 
    「建議你利用阿寧、」
 
    鳳文歆皺起臉,「聽聽你自己,你可以再更沒良心一點。」
 
    賴天峖故意拖長語調,「……他開的店。」
 
    「死小孩。」
 
    「那你聽不聽?」
 
    「快說!」
 
    「文哥,你想想,」賴天峖把蝦仁拋進口中,「以你和阿寧的交情,還有你們平時的相處方式,就算來個路人走過去,也可以看出你們的交情是極好的。當初是你帶那個楊先生去阿寧店裡作客的吧?難道他會看不出你們的交情?儘管知道他隨時有可能在阿寧的店遇見你,他還願意持續光臨,我認為你可以保持樂觀,再接再勵。你如果不加把勁,後果恐怕不堪設想。」賴天峖高深莫測地說。
 
    鳳文歆被逗樂了,「怎樣的不堪設想法?」
 
    「阿寧很好。」
 
    「書寧當然很好。」
 
    「所以,誰喜歡上他都不奇怪。」
 
    甜椒從鳳文歆的筷尖滾回飯上,鳳文歆一時說不出話來,「……我震驚了,果然不堪設想。」
 
    「覺醒了吧。順便告訴你,阿寧的新品下週會辦試吃活動,他也有送你那個楊先生試吃小卡。你有一週的機會去『巧遇』。」
 
    「別說得像是我不用上班。」
 
    「你有阿寧可以幫你報信啊,如果你膽小,我每天下班都可以陪你去,反正我要去帶阿里。」
 
    「……天峖,你好像有點太積極。」
 
    賴天峖用戲劇化的口吻,半真半假道:「所以本仙方才不是說了麼?阿寧很好,誰喜歡上都不奇怪。排除你這個死會的阻礙,就是為世間盡善。」
 
    於是鳳文歆也半真半假的回:「你這覬覦我家書寧的臭小子,得先過了我這關!」
 
 
 
 
    賴天峖當晚就將和樓書寧組成了通風報信的聯合陣線,並在隔週的某日,將鳳文歆推到了店門口。
 
    「天峖,你別抓我!」
 
    「文哥,我沒有抓你,我這是在給你鼓勵。快,來,放輕鬆,咱們企劃王子的迷人魅力不是所有人都能招架的,對方能抵抗一次不一定能抵抗第二次,文哥必勝!必勝!耶~~~~~~~」
 
    「天峖,你的表情好不誠懇。」
 
    「煩死了,快給我滾進去!」
 
    「好啦……」鳳文歆揉揉自己的臉,「天峖,你真是有行動力,我確實應該向你看齊。」
 
    賴天峖理所當然地應:「沒有行動力,怎麼讓你叫我前輩?」
 
    然後賴天峖一把將鳳文歆推入咖啡廳。
 
    立於櫃檯後的樓書寧立刻抬頭,視線掃過賴天峖對上鳳文歆,只見樓書寧向角落望了一眼,做出殺頭手勢,接著笑嘻嘻地,將右手握拳往回帶,緩力在自己心口撞了兩下。
 
    險路於前,我與你同在。賴天峖不是鳳文歆,可也明白那個套手勢的意涵。他想,鳳文歆,你怎麼能不喜歡樓書寧呢?
 
    他們在櫃檯前兵分二路,鳳文歆去角落闖他的情關,而賴天峖擠到樓書寧旁邊。
 
    鳳文歆直直走至楊願安桌邊,問都不問,便坐了下來。
 
    楊願平看見他很開心,高興地打招呼:「是文歆,文歆晚安,你要來說故事給平平聽嗎?」
 
    「平平晚安,今天不說故事。」
 
    「你有什麼事?」楊願安冷淡地問。
 
    「我沒有事情找你,我來找平平。」
 
    「找平平?可是你不說故事。」楊願平困惑地問。
 
    「今天不說故事,平平,你想不想看狗狗?我正要帶狗狗去散步,你想一起來嗎?」
 
 
 
 
    關注到此,賴天峖撞了樓書寧一下,「結果我的任務突然被搶走了。」
 
    「嗯。」樓書寧心不在焉地應。
 
    「那你有晚餐嘛?要不要我順便買來?」
 
    「嗯。」
 
    「樓書寧,別看了吧,窗外也很好看。」
 
    「嗯……」
 
    「那你還看?」
 
    聞言,樓書寧悻悻然扭過頭,「我知道啦!你吵死了!」
 
    「不看清心,看了煩心,你卻偏愛看。」
 
    「啐,總是會擔心那邊的情況啊……其實楊先生人很好,希望他們會順利。」樓書寧說著放輕了聲調,「楊先生長得真好看哪,也難怪學長喜歡他……」
 
    而賴天峖不屑地回,「我長得也一樣好看,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我?」
 
    「那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就是不一樣。」
 
    「所以你承認你覺得我也長得很好看?」
 
    「並、沒、有!」
 
    「隨便你。」賴天峖撇嘴,「我要一杯拿鐵。」
 
    「今天沒有藍莓慕絲,那你要別種口味的蛋糕嗎?」
 
    「不要,你今天的新品是什麼?」
 
    「神奇大雜燴。」
 
    「哈,那是什麼東西?」
 
    「是商業機密。」
 
    「那我不要,咖啡就好。」
 
    樓書寧回身取了咖啡豆,磨粉填入沖煮把手中,一面動作一面說:「天峖……我總忍不住會想,自己比楊先生更早遇上學長,為什麼偏偏是他,為什麼不能是我呢?我、」
 
    賴天峖立刻打斷了他,「忍一忍吧,打烊之後你想哭再哭。」
 
    「……嘖。」
 
    「噯。」
 
    樓書寧按著自己的眼睛,說得很是賭氣,「被你一講,我突然覺得很窩囊。」
 
    「那你哭啊,看看會不會更窩囊。」
 
    「我不要,咖啡你自己拿,我去廁所!」
 
    「去吧,去洗個臉,難看死了。」
 
    「你閉嘴!」
 
    樓書寧幾乎是逃進廁所,而賴天峖撐著頭在櫃檯發呆,剛好迎上過來買單的鳳文歆。「鳳先生您好,老闆去廁所了,暫時由在下代理。」他說。
 
    「天峖,我先走,你幫我跟他說一聲。」
 
    「嗯。」賴天峖不著痕跡地掃了眼等在門邊的楊氏兄弟,壓低聲音,「文哥,加油。」
 
    聞言,鳳文歆苦笑,點了下頭然後離開。
 
    樓書寧在片刻之後回歸,賴天峖於是如此報備:你的心肝與楊氏兄弟連袂離開,也許是換個地方談判,也許是心結早已煙消雲散,以上。
 
    樓書寧嫌惡地皺起眉,「你說話真惹人厭。」
 
    「好說。」
 
    「坐進去,別妨礙我做生意!」
 
    「是、是。」
 
    賴天峖依言縮進了角落,往牆上一靠,溫暖的氛圍,淡淡的咖啡香,輕柔的音樂,他想,真是個令人舒坦的地方。賴天峖不自覺閉上眼睛,他並沒有小睡的打算,可卻不小心睡了過去,待他醒來,樓書寧早已將打烊後的店面收拾好,他身上蓋著一件薄外套,而樓書寧正坐在旁邊對帳。
 
    「唔……」賴天峖挪動身子,改趴在櫃檯邊。
 
    見他醒了,樓書寧衝他一笑,挖苦:「你睡到打烊,是不是想讓我收超時費用?」
 
    「你不叫我我也沒輒,需要幫忙嗎?」
 
    「不用,我快好了。」
 
    「喔。」賴天峖點點頭,無事可做,便趴在那兒看樓書寧,看了片刻後輕聲問:「阿寧,你剛剛自己哭了嗎?」
 
    樓書寧嗤聲道:「我還沒空傷心呢。」
 
    「提醒你我的肩膀隨時歡迎你,完全免費。」
 
    樓書寧回以一個齜牙裂嘴的笑,而賴天峖則是維持趴靠的姿勢笑彎眉眼 。
 
    最後,賴天峖閉上眼睛,開口:「你也很好看,我覺得你更好看。如果你傷心,你會跟我說嗎?」
 
 
 
 
 
 
    也許因為賴天峖閉著眼睛無法造成壓迫感。
 
    也許,因為賴天峖看起來又睡著了。
 
    五六分鐘後,樓書寧吻了賴天峖的頭髮,柔聲道:「天峖,謝謝你。」
 
 
 
 
 
 
 
 
 
 
    賴天峖閉著眼睛想,他想要的從來不是感謝。
 
 
 
 
 
 
 
 
 
 
    --------------------------
    進展!(是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