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7(修改版)

 
 
 
 
 
 
    * * *
 
 
 
 
 
    賴天峖逃跑了。
 
    他可以逃跑一次,也許還會有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可是他不會容許自己永遠逃下去。
 
    說,那天他拿著企畫書去給鳳文歆看時,他看著鳳文歆消瘦了點卻恢復精神的側臉,覺得很挫敗。
 
    他有哪一點可以跟這個人比?他有哪個地方贏過鳳文歆?這個人這麼好。
 
    (看,連抬眼隨便衝著他笑的模樣都那麼令人舒心。)
 
    再說樓書寧對著這個人的是愛情,很多年很多年的愛情。
 
    而他對樓書寧的只是才發現沒多久的喜歡。
 
 
 
    只是喜歡。
 
    只、是。
 
 
 
    他挑了樓書寧該要最忙碌的晚餐時刻潛入樓書寧家,當他用備份鑰匙打開那道門時,樓書寧二樓的住處空無一人,而他幾乎要以為樓書寧下一刻就會自樓梯口出現,態度冰冷地請他離開,所以他神經質地查看了樓梯口,而後匆匆將門關上。
 
    賴天峖走入屋內,將飼料、罐頭與寵物毛毯放在角落,狗兒自沙發下鑽了出來,蹭到他腳邊,他注意到沙發邊有犬用小床,床邊掛著名牌:阿里。賴天峖從另一個袋子裡掏出準備好的項圈和狗鍊,伸手將阿里抱了起來,他蹭進狗兒柔軟溫熱的頸邊,輕輕開口:走,我們去散步。
 
    於是他們走過繁忙的街道,夜晚的樹蔭小巷,正熱鬧的麵店,還有快飲茶舖,賴天峖在茶舖前停留,猶豫了下,點了兩杯熱的梅子綠茶帶走。接著他們循著原路折返,當時樓書寧並不在店內外場,而他避過詩涵的視線上樓,安置好阿里後,他取出一杯梅子綠茶,並且在杯下壓了一張便條,便條上寫著:別生我的氣。他一面寫一面覺得這個賠禮寒酸又無趣,就算樓書寧天生腦子笨又是個爛好人,可是沒有證據顯示這種特質在鳳文歆之外的人的身上,也能發揮至完全。
 
    他記得曾經有那麼一日,樓書寧在寒風中陪他葬下一隻麻雀,最後塞給他一杯還溫熱著的梅子綠茶趕他回家。然而他也記得在那之前,樓書寧騎著腳踏車呼嘯而過,僅只掃了他一眼。
 
    賴天峖把筆丟開,不再看那張便條一眼,然後他穿上外套,低頭拍了下阿里毛絨絨的腦袋,「阿里掰掰。」
 
 
 
 
 
    賴天峖帶著自己那杯飲料往外走,並且於半路上喝了幾口。
 
    冷掉的梅子綠茶澀味很重,半點也不潤口。
 
    難喝,他想,為何他上回不曾察覺?
 
 
 
 
 
    於是那日過後賴天峖養成了一個習慣,他會在週一至週五晚間,樓書寧最最忙碌的時刻登門拜訪,悄悄地來悄悄離去。
 
    他會帶著阿里去散步,然後抱著阿里說幾句話。
 
    他學會了梅子綠茶的做法,所以每晚他會挑一個馬克杯添滿飲品,最後壓上一張字條。
 
    樓書寧必然知曉他的行蹤,因為他來來去去,從不曾看見樓書寧,連次意外都沒有。鳳文歆也必定知道他的作為,因為有時侯他會察覺鳳文歆對著他的視線溫溫潤潤,不捨又包容,可卻不曾聽鳳文歆對他提起什麼。
 
    有時候他會想,是不是他直接去找樓書寧,面對面將事情談清楚比較好 。
 
    有時候他也會想,也許樓書寧直接出現把他的鑰匙收回並將他掃地出門,會比這種可怕的僵持來得更好。
 
    可是無論是哪個情況,一但賴天峖開始想像那樣的畫面,他又會希望這些事情不要發生。
 
 
 
 
 
 
    說,其實他不知道這天是樓書寧的生日。
 
    只是店裡很熱鬧,樓書寧也非常難得地停留在櫃台外。鳳文歆在,鳳芯姚、葉詩涵,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面孔,店裡很熱鬧,而他強迫自己不去看。阿里今日特別浮躁,不但一見面就撲到他身上,散步時也橫衝直撞,興致來時還會大叫幾聲,或許是受阿里的情緒感染,走著走著,賴天峖竟也隱隱焦躁起來。
 
    所以,當他在沙發上坐妥,並且準備好梅子綠茶和便條紙時,他的焦躁達到頂點,他看著戳在紙面的筆尖,突然覺得心火上湧。賴天峖憤然丟開筆,然後將自己在沙發上縮成一團,死死抱著自己的膝蓋。
 
 
 
 
    他要在這裡,等到樓書寧出現。
 
 
    鐵門開闔的聲音響起,賴天峖不想抬頭,就算他知道來的人只可能是誰。
 
 
    當他在哭的時候,他只希望他是一個人。
 
 
 
    來人走到他身旁,於桌面上放下一物……連這個人的聲音,他都很久很久沒有聽見過了。
 
    樓書寧在片刻沉默後對他說:「賴天峖,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要不要吃藍莓慕絲?」
 
    他將自己的膝蓋抱得更緊,悶聲道:「樓書寧,你這渾蛋。」
 
    「好,隨便你說。」
 
    然後,他感覺那個人坐到他旁邊,伸手攬住他的肩膀,而他也不客氣地把整個身體靠上去,去感受那個溫暖的安慰。
 
 
 
    當他在哭的時候,他只希望他是一個人。可是,假若有人願意留下,也請不要離開。
 
 
 
    「樓書寧,我並不是以隨便的態度在對待你。」
 
    「嗯。」
 
 
 
    賴天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只知道最後自己抓著樓書寧,問說梅子 茶能否收買得了他?
 
    那時從他的頭頂傳來一聲嘆息,樓書寧這麼回答:我想可以吧,我總是拿你沒辦法。
 
    賴天峖很想再問,想問說那麼樓書寧到底會不會考慮喜歡他呢?可他最後還是決定閉上眼睛保持安靜,如此一來,像現在這樣靠近的姿態,就能維持得更久一點。
 
    賴天峖在溫暖的懷抱裡昏昏沉沉,很想就這麼睡去卻又不敢,他又留戀 片刻,最後禮貌地掙開樓書寧直奔浴室。
 
    在洗完臉並且確認表情沒有異狀後,賴天峖冷著一張臉回到客廳,那裡,樓書寧早將蛋糕盤擺佈好,揚著眉問他:「不祝我生日快樂?」
 
    「不要,我不快樂,」賴天峖故意道:「而且我兩手空空,沒有準備禮物,什麼生日快樂,我又沒有受到邀請。而且這麼晚了,我明天還要上班。」
 
    「我正在邀請你留下來一起慶祝。」
 
    賴天峖還是站在原地,「我以為你不會留我。」
 
    樓書寧正色,「我會留你,因為我們是好朋友,而你不會讓我失望。」
 
    「阿寧,這句話真是卑鄙。」
 
    「天峖,你不能讓我失望,那天那晚,我非常生氣。」
 
    「或許你有發現那天那晚我很傷心,而我不想再談。」
 
    「嗯。」樓書寧端起綠茶喝了口,說:「我也很傷心,因為我突然發現你竟如此可惡。」
 
    「原來我竟做了如此可惡的事,」原來這喜歡的心意如此可惡,罪不可赦,「樓書寧,我喜歡你並不是、只想要找一個『任何人』來作伴,我只是喜歡你。」
 
    「我們是好朋友。」
 
    「是,」賴天峖扯了下唇角,「所以我們只會是好朋友。樓書寧,如果我去坐在你旁邊,你會不會拒絕我?」
 
    「不會,但是需要一點賄賂。」
 
    「怎樣的賄賂?」
 
    「是好朋友,當然有特別折扣,」樓書寧說著往身旁的空位一拍,「坐吧。吃完你的蛋糕,我們把那個晚上的事情忘掉,依然是好友。」
 
    賴天峖不置可否,只是依言落座。
 
 
 
 
 
    然後,第二天。
 
    他們在雙雙睡過頭的混亂之中沒人再說什麼。賴天峖的態度就像是從未發生任何事,這讓樓書寧安心不少……雖然有時候他也會想,那夜或許真的只是一場夢,例如說現在。
 
    「你真是個又溫柔又善良,心胸寬廣又體貼的好人呢,樓書寧。」賴天峖雙眉倒豎,口氣很溫柔,神情卻很鄙夷,而樓書寧正趁著顧店空檔,動手製作一慣的手工新品試吃小卡——所謂的新品招待卷。方才私下送了兩張出去,所以要補做兩張,而這正是賴天峖現下在櫃檯前對他冷嘲熱諷的原因,「阿寧,我相信你不是聾子。」
 
    「賴天峖,你的午休時間就要結束,你還不回去?」
 
    「哼,簡直浪費我的口水,你就繼續去當小天使成人之美吧。」賴天峖說完起身,直接走人。
 
    事情的起因很簡單,他曾經送了三張新品招待卷給鳳文歆,讓鳳文歆有理由找那心儀之人說說話,甚至喝一杯茶,所以,他一直是認得那個人的。樓書寧知道那個人姓楊,偶爾會帶著他的大哥光顧店內,他們習慣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上,然後他會用很溫柔的聲音說一個故事,或者讀一本書給他的大哥聽。
 
    所以樓書寧在那個位置上安了一座小桌燈,方才楊先生便是特地到櫃檯來謝他的桌燈,樓書寧笑著比劃了一個噤聲動作,悄悄塞過兩張新品招待卷給楊先生,目的自然是替自家學長製造機會。
 
    誰知這一切動作都沒逃過賴天峖的法眼,他甚至不知道賴天峖什麼時候來的,而且更神奇的是,賴天峖連問都不問便將事情來龍去脈理得清清楚楚,最後下了中肯但是半點委婉也無的評語一句:自找罪受。
 
    其實樓書寧的感覺很複雜,他不覺得自己有做錯,可他也確實不全然好受,只是……鳳文歆最近清瘦了,雖說不至於表現得不開心,然而也看得出有什麼心事尚未排解。
 
    曾經鳳文歆衝著他笑,他會覺得整個世界都在發亮。
 
    可最近,只要鳳文歆拉著他一面微笑一面說話,他就覺得難過。
 
    他想,希望楊先生可以常來,希望有鳳文歆和楊先生有更多機會相遇,希望有天楊先生會知道鳳文歆很喜歡他,真心誠意。
 
 
 
 
    希望、鳳文歆快樂。
 
 
 
 
 
    * * *
 
 
 
 
 
    樓書寧整個下午都在糾結著某人那句「自找罪受」,想得委屈了憤恨了,便瞪一瞪玻璃推門,盤算著若賴天峖經過可以當場賞他幾道眼刀。於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在樓書寧不知第幾次拿眼刀殺向玻璃推門的時候,賴天峖牽著阿里經過,視線說巧不巧與他對上。
 
    只見賴天峖雙眉高繞,兩眼一瞇,隔著玻璃用唇語一字一字說了:你—這—傻—蛋—
 
    話才說完,賴天峖似是被什麼東西拉得低下了頭,樓書寧跟著移動視線往下,只見阿里正蹭向賴天峖的褲管,蹭完又扯了扯繩子,賴天峖再掃他一眼,扮了個齜牙裂嘴的表情,然後牽著阿里走開。
 
    可惡……
 
    可惡!
 
    可惡的賴天峖,自己心胸狹窄就來諷刺他有成人之美,可惡的賴天峖。
 
    那天晚上樓書寧回到家中,捧起搖著尾巴前來迎接的阿里的臉,問得很認真,「阿里你說,你比較喜歡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賴天峖?」
 
    阿里自然不可能回答這個問題。
 
    賴天峖也自然不會知道樓書寧和阿里發生了這樣一個小插曲,所以,他更不會明白樓書寧往後朝他殺來的眼刀裡,有部分是因為覺得阿里比較喜歡賴天峖,而讓樓書寧覺得不太滿意。
 
    直到有天,賴天峖終於覺得樓書寧瞪他的頻率實在太過,於是他在電話中如此抱怨:「不要一直瞪我,叫你『小天使』分明是個讚美,你這樣瞪啊瞪的,有天眼珠會掉出來知道嗎?而且樓小天使這樣的稱呼親切可愛,你有什麼好不滿?」
 
    「你幹嘛天外飛來這樣一句話?你跟我隔著電話交談,你卻看得到我在瞪你,這是神通還是妄想症?」
 
    聞言,賴天峖唱作俱佳地嘆道:「噢,親愛的小天使,原來我一直都錯怪了你,你眼睛生得大實在不是你的錯,是我不好。」
 
    「廢話少說,你打來幹嘛?」
 
    「問你星期六要不要一起帶阿里去河濱公園奔跑?你有看到我買了一個超棒的文明利器掛在阿里家牆上嗎?」
 
    「我看到了,伸縮牽繩,芯姚昨天馬上就用了,她說超棒。我去問芯姚星期六要不要一起去。」
 
    「我今天問了,文哥說他們星期六已經約好要一起去看電影,下次再跟我們約。」
 
    「喔。」
 
    「那你還來嗎?」
 
    「去啊,約幾點?」
 
    「上午九點半,我開車去載你們,記得帶文明利器。」
 
    星期六早上,當賴天峖的車到達樓書寧店門口,除了牽著阿里的樓書寧,他還看見抱著一團毛球的漂亮青年站在旁邊,他挖出所有的自制力,才不至於當場擺出壞臉色。
 
    「天峖,軒恒和他家小畢剛好也要去河濱公園,可以搭你的順風車嗎?」
 
    那可真是剛好啊!賴天峖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擺出業務用笑容說:「上車吧。」
 
    賴天峖幾乎立刻就愛上了小畢,因為只要阿里太接近軒恒,小畢就會發狂,原本軒恒抱著小畢要和樓書寧一起坐在後座,但後座並不寬敞,軒恒只得區服於小畢的歇斯底里,挪至副駕駛座。
 
 
 
 
 
 
 
 
 
    賴天峖決定等一下請小畢吃肉乾。
 
 
 
 
 
 
 
 
    -------------------------------
    我遲到了囧rz
    上一回提到幫忙照顧同事的大狗狗,結果有次大狗在我褲子上蹭來蹭去後,我忘記換條牛仔褲就去找我的小公主,小公主整天都對我超冷淡......QWQ
    馬爾x斯的嫉妒心(←幹嘛要打馬賽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