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6(修改版)

 
 
    賴天峖在樓書寧開店前約三十分鐘到達,拖著行李,神情有些許疲憊,「阿寧抱歉,因為我要趕高鐵,但又覺得太需要來塊藍莓慕斯。」
 
    「不要緊,臨時出差?」
 
    「嗯,這差事本來是小陳去,但他病毒性腸胃炎,老大本來希望文哥能接替支援,但臨時讓文哥七天見不到妹妹文哥會發狂,老大只好自己去,順便拉我墊背,可惡。」賴天峖看著自己的行李箱悲從中來,又說了一次:「可惡!」
 
    樓書寧笑了笑,「加油啊企劃鬥士,認命點,外出要注意安全。」
 
    「我會的,老大才要注意安全,因為我會在路上把他幹掉,然後他在下地獄前會知道,企劃鬥士的週末如果無法補眠,就會發狂。」
 
    「哈哈,來吧你的蛋糕,還有這包餅乾,表示我對你的同情。」
 
    「喔阿寧,就知道你暗戀我。」
 
    「高攀不起好不好?」樓書寧輕輕在友人肩上一拍,「去吧。」
 
    就在賴天峖離開不久,樓書寧開店營業,漂亮青年立刻走了進來,「嗨,書寧。」
 
    「嗨,歡迎光臨。」
 
    「書寧,你那天把我這客人趕走,應該要補償我。」
 
    「好吧,法式歐雷?」樓書寧歪著頭問。
 
    「你把我當小孩啊?以為食物可以收買我?」
 
    樓書寧心想著對方分明就是小孩,「那你說說看要如何補償?」
 
    「我叫做軒恒,你要記得我的名字。」
 
    「好吧,軒恒。」樓書寧隨口應了,依然做了一杯法式歐雷送到對方手邊,「補償你,那天抱歉了。」
 
    軒恒端起杯子小心吹了吹,「你真好,難怪你的那個朋友喜歡你……」青年看著樓書寧的表情,突然一笑,「原來你不知道,我看你的那個朋友,自己也不知道。」
 
    樓書寧並不將這種話放在心上,他敷衍地笑了笑,轉身繼續工作。
 
 
 
 
 
    * * *
 
 
 
 
 
    突發事件拖延了出差的行程,原本該在第七天完成的收尾工作延到了第八天,然後在第八天的下午,又餓又累的賴天峖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他隨便咬了兩片餅乾後直奔浴室,沖完澡又捏了兩片餅乾到廚房幫自己煮咖啡,然後才覺得精神好了些。
 
    他想,自己被折磨了八天實在太可憐了,他要去問樓書寧,能否訂製一個八吋的藍莓慕斯。
 
    思及此,他將剛煮好的咖啡擱在案上稍微放涼,趁這段時間回房吹頭髮,並將原本換上的寬鬆T恤和抽繩運動褲換掉。
 
    賴天峖又休息了片刻,然後帶著從出差地點攜回的小份伴手禮,前往樓書寧的店。
 
    遠遠,他就看到樓書寧隔著櫃檯正與客人說笑,客人的手機畫面明顯逗樂了樓書寧,而樓書寧的唇彎,似乎也舒緩了賴天峖的疲勞。
 
    賴天峖加快腳步,櫃檯前的客人在這時和他對上視線,是那位漂亮青年,賴天峖還記得他。
 
    漂亮青年挑著眉笑了,接著按下樓書寧的肩,吻在樓書寧額角上。
 
    賴天峖邁向前的腳步頓時卡住,一股強烈的不滿襲上他的心頭,逼得他甩頭而走。
 
    那是示威對吧?是示威對吧!!
 
    幹什麼向他示威?!誰要追求樓書寧根本不干他的事,以為他在覬覦樓書寧嗎?無聊透頂!而且樓書寧也真是的,根本沒和那個小子認識幾天就這麼要好,難道半點防人之心也無?
 
    賴天峖的步伐隨著氣憤越來越快,待他冷靜下來,他早已走過了車站。既然如此,他想,他的氣還沒全消,那麼乾脆走路回家。
 
    老實說他犯不著去在乎那個臭小子幹的無聊事,賴天峖邊走邊想,樓書寧要和誰怎樣根本不關他的事,而樓書寧對人沒有太多戒備這一點……如果樓書寧是一個戒心強烈的人,當初怎麼可能答應住到他家,幫忙處理他的感情糾紛?那個小子說不定也遇見了什麼困難,因而博得樓書寧的同情,他身為一個曾經受惠於此的人,又有什麼立場去說樓書寧這樣不好?
 
    就在賴天峖即將心理建設功成那時,雨自天際落下,不大不小,持續下入深夜。
 
    賴天峖在途中買了一把六十元小傘以持續他的步行。然後,雨夜之中,巷角一只瑟縮的毛團吸引了賴天峖的目光,那是隻雜毛的中型犬,正低聲哀鳴著。
 
    他靠了過去。
 
    狗兒霎時由哀鳴聲轉為充滿警告意味的低吼,而賴天峖沒有退縮。
 
    最終,他將狗兒用外衣包好抱起,直奔某個方向。
 
 
 
 
 
 
    是夜。
 
    樓書寧闔上報紙準備就寢,電鈴急急響起,一聲接一聲,樓書寧被來人的急切所感染,跳起身衝去開門,只見賴天峖手中捏著傘卻幾乎溼透了身子,一開口就是借浴室,借完也不等主人回應便闖了進去。樓書寧愣住幾秒,也跟入浴室。
 
    浴室裡賴天峖攤開抱著的一團物件,扭了熱水往裡面髒兮兮的毛團上沖 ,毛團掙動起來,甚至發出警告的喉音。
 
    「狗?」樓書寧問。
 
    「嗯。」賴天峖悶頭搓洗不再應聲,直到他終於完成大業回到客廳,並且看到在沙發裡休息的樓書寧,賴天峖終於開始覺得窘迫。深夜打擾不請而入,如果換成自己,鐵定是要翻臉。
 
    那裡很靜,而樓書寧在沙發裡睡著。賴天峖躡手躡腳地靠近,用指尖點了下樓書寧,等了等沒有反應,才將掌心壓到樓書寧肩上搖晃。樓書寧睜開半雙眼睛抱過狗兒,只說了句「去洗你自己」便又翻身閉上眼。賴天峖喔了聲,乖巧地回到浴室打理自己。門邊替換衣物早已備妥,賴天峖將指掌撫過摺疊好的衣物表面,明顯感覺到有某種情緒正在心口發酵。那是一種觸動,原本只是停在指尖,現下穿上了身。
 
    賴天峖從浴室出來時,樓書寧還在沙發裡,睡得不太安穩,而賴天峖靜靜看著那張臉,直到狗兒蹭到上他腳邊。接著他伸手捋樓書寧的前髮,樓書寧因為這個動作不甘不願地起身。
 
    「我剛剛煮了一點肉粥餵牠,沒調味應該沒關係吧?啊,是不是要餵點水?」
 
    「嗯。」
 
    於是樓書寧取了一個陶盆裝水,放到剛才餵食的紙碗旁。賴天峖跟著他的腳步,說道:「親愛的阿寧,我原本有帶要給你的伴手禮,但是忘記掉在哪兒了。 」
 
    「空空,」樓書寧好笑地應:「我還沒有小氣到跟你計較這個。」
 
    「然後我還有一個煩惱。」
 
    「你說。」
 
    「我的公寓不能養狗,在我找到人認養之前,這狗可以先放你這兒嗎? 」
 
    「可以啊,不過我只有打烊後才有空帶牠散步,你看你是午休時間還是下班後過來溜狗。」
 
    「好。」
 
    「我對狗沒有研究,牠需要的東西,你得自己買來。」
 
    「好。」
 
    樓書寧說著揉揉眼睛,拖著腳步取了兩隻鑰匙出來,「備份鑰匙拿去,要溜狗自己上來,不必照會我。」
 
    他接下鑰匙握在掌心,「好。」
 
    「那睡覺吧,我好睏。」
 
    「阿寧,我要回去了。」
 
    「那麼晚了,你不住下?」
 
    「我想回去。」
 
    「你真奇怪,那好吧,路上小心。」
 
    樓書寧為他開了門並且站在門口送他,而賴天峖走了幾步,頓下,又再走幾步,便再也走不下。他想,因何門裡門外,竟像是世界的兩端?
 
    他在下一刻往回跑,幾乎是撞進樓書寧懷裡,那人被撞得跌坐在地,正好讓他居高臨下,吻上那人微張的唇。
 
    他們的氣息這般靠近。
 
    賴天峖有些憤恨地想,原來他喜歡樓書寧,原來他竟然喜歡樓書寧。
 
    唇舌交纏由廝磨轉深,然後變得激烈,而時間彷若靜止。
 
    樓書寧一直沒有推拒,而他不可自拔,越來越放肆。
 
 
 
 
    大開的鐵門被風吹得關上,那聲巨響如同一道驚雷,驚醒了沉溺的賴天峖,他放開樓書寧,輕輕緩緩地,將額頭貼上那人額面。
 
    他們的喘息,在風雨交加的夜幕裡,在彼此的耳邊,成就一種過度沉默的氛圍。
 
 
 
    「我慘了。」他問:「樓書寧,你什麼時候會喜歡我?」
 
    「賴天峖,」而他回,「別說傻話了。」
 
 
 
    頓時,賴天峖的眉眼凜冽地飛揚起來,他退開些許,「我說了什麼傻話?」
 
    樓書寧沒有回答,只是伸手想推開自己肩膀上賴天峖的手,賴天峖於是將樓書寧的肩膀扣得更緊。
 
    這個舉動迫使樓書寧加重了力道,他瞪著友人,只說:「走、開。」
 
    「回答我,我就走開。」
 
    他們的視線僵持著。
 
    「天峖,我說走、開。」
 
    「阿寧,我是認真的。」
 
    「你不是,你不是認真的,你根本沒有仔細想過。」樓書寧憤怒地說:「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曾經說過什麼?你先前說喜歡學長,結果後來根本是還喜歡你的馬路天使,然後現在又來說喜歡我,你覺得我會怎麼想?」
 
    「阿寧,我不隨便!我是認真的。」
 
    「天峖,你知道我怎麼想嗎?放開我。」樓書寧終於將肩上的手推開,「你當然不隨便,但你不是認真的,你只是有心事,然後分不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
 
    「我很、很遺憾你有這樣的結論,我清楚自己的心意,顯然你不信。」賴天峖幾乎要語塞,「為什麼我吻你,你不反抗?」
 
    「我想你有心事所以沒關係,我想你心裡不舒服才又有這種舉動……算我不對!」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說,」賴天峖頓了下,「阿寧,你是不是非文哥不可?」
 
    「現在的事情與他無關!」
 
    「那剛才噁心嗎?你會覺得噁心嗎?」賴天峖緊盯著樓書寧的表情,急切地問:「如果不噁心的話,你會不會有一點喜歡我?」
 
    「我不喜歡你!」
 
    樓書寧回答得那樣快,快得讓賴天峖感覺眼眶燒燙,幾乎只要一眨眼,眼淚就會不受控制。「……那好吧……」賴天峖的語調很虛弱,腳步卻很急,他旋身而走,逃出了那個地方。
 
 
 
 
 
    今夜真好,賴天峖想。
 
    風中、雨中,沒有人會知道,他正在哭泣。
 
 
 
 
 
 
 
 
    -----------------------------------
    最近除了公民好忙之外,還幫忙照顧同事的標準貴賓。
    大狗朝你奔來的感覺各種美好~(心)
    同事都說我特別嚴格,因為我帶小傢伙散步時規矩特別多哈哈,趁主人不在矯正壞習慣才有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