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5(修改版)

  
    可那天,賴天峖自雨中推扉而入,帶著潮濕的衣角與氣息對他說嗨。賴天峖略為狼狽又笑得溫和的表情讓樓書寧回想起,曾經這個人孤身蹲在夜色裡,捧著一隻將死的麻雀,同時弔念他的艾可。
 
    鬼使神差地,樓書寧又在接下來的兩個週日提早開店,而賴天峖也都在開店後不久
出現。
 
    有次賴天峖趴在櫃台邊上的座位抱怨無聊,樓書寧建議他出去逛逛,他卻說無聊得不想動。
 
    「你真奇怪。」樓書寧翻了一個白眼。
 
    「阿寧,我注意到星期天你都會提早開店,但這時段總是沒什麼人。你如果要吸引早上出門運動的銀髮族客群,可能要搭配一些菜單和宣傳。」
 
    樓書寧笑了,「也對,這個時段也許可以吸引一些新客群,其實我沒想過,你有什麼建議?」
 
    「你什麼都沒想為何提早開店?失眠啊?」
 
    樓書寧理所當然地應:「不就因為你會來嗎?你這個失眠的人。」
 
    霎時,一點點紅暈浮上賴天峖臉頰,他咳了兩聲,玩笑道:「你慘了你暗戀我。」
 
    樓書寧嗤了聲,「是啦是啦,我每個星期天清早都特別開門迎接你,好讓本店蓬蓽生輝,這樣行了吧。」
 
 
 
 
    樓書寧幾乎要習慣這樣的週日開場。然而那天,第一個踏入的卻不是賴天峖。
 
 
 
 
    漂亮青年直直走向櫃檯,將一大束花推給樓書寧,問道:「送你好不好?」
 
    樓書寧一時愕然,復,笑了笑將花接過手,「謝謝,但是為什麼?」
 
    漂亮青年嗯了聲,回答:「今天是我生日,這個花,我本來想送給一個人,可是他不想要,今天是我生日,他卻不肯陪我片刻。」
 
    「或許,上回跟你一起來的朋友會樂意幫你過生日。」
 
    「我不想那個瘋子陪我,那瘋子只會要我快點離開他,只會說我們不適合,可是,我很喜歡他,可是……他已經不喜歡我了。」
 
    將花暫時放在櫃台側,樓書寧緩聲道:「那麼請讓本店招待一杯法式歐蕾,祝你生日快樂。」
 
    漂亮青年皺了皺臉,歪著頭問:「為什麼是法式歐蕾?」
 
    「因為我想你一定還沒吃早餐,牛奶多一點比較好。」
 
    「說不定我討厭牛奶。」
 
    「你上次點拿鐵。」
 
    「你記得?」
 
    樓書寧笑了笑,直言道:「因為你們很顯眼。」
 
    「如果可以把這句話當成追求,我會很開心。」
 
    「這只是讚美。」
 
    「何必分得這麼清楚?」漂亮青年直起身,好看的眉眼對著樓書寧的視線,不遠不近,專注而認真,「書寧,我上次聽你的朋友叫你書寧,從你們的對話聽來,你也是失戀了嗎?」見樓書寧繃緊了表情,青年飛快補充,「我不是故意聽你們說話,只是那天,你知道,店裡就我們四個,誰說話都聽得很清楚。所以你也是失戀了嗎?」
 
    「我想這與你無關,坐著吧。」樓書寧帶著不快又尷尬的心情,旋身去做青年的飲料,並利用這一小段時間平復情緒,然後才將承諾招待的飲品端上。青年笑容滿面地等在櫃台邊,他生得好看,笑起來更是燦爛可愛,十足表現了開心。樓書寧被這一笑笑沒了脾氣,「喝吧。」
 
    然後,青年按住樓書寧的手背,溫和地問:「書寧,我怎麼謝你才好? 」
 
    青年的手勁很輕,笑容可愛又友善,這些都讓樓書寧提不起戒心,只覺得對方像個小孩。所以樓書寧回以微笑,「不用謝,祝你生日快樂。」
 
    「但是我想要謝謝你。」青年眨眨眼,下一刻,青年的吻已落在樓書寧臉頰上。
 
 
 
    「——要不要我幫忙尖叫一下非禮啊?」
 
 
 
    涼涼語句從旁插入,青年被拉離樓書寧。賴天峖補上青年的位子,表情居高臨下,不可一世,不悅的視線掃過青年移到樓書寧身上,開口:「樓書寧,綜合藍山、藍莓慕絲。」
 
    青年笑了笑,「這位大哥,阻礙別人的戀情,當心被馬蹄制裁。」
 
    「錯把發情當戀情的人,總是會誤會什麼叫做戀情。」
 
    「我可沒有用強,書寧也沒推開我,這樣,親友團可以不要來鬧場嗎? 」
 
    「停吧兩位小朋友。」樓書寧擰著眉打斷兩人,「天峖,綜合藍山、藍莓慕絲對吧?你吃早餐沒?」
 
    「是,你家豆腐便宜賣是你家的事,我又何必多管?」
 
    「賴天峖、」
 
    「你閉嘴,鑰匙拿來,我不打擾你們繼續。」
 
    「天峖。」
 
    「幹什麼?」
 
    樓書寧看向他,嘆了口氣,「別鬧了,你先等一下咖啡,樓上冰箱裡有麵包,待會兒自己烤。」
 
    賴天峖不高興地坐了下來,等咖啡蛋糕和鑰匙一到手,立刻上樓。
 
    早晨的陽光明亮而和緩,穿過落地窗,於樓書寧的客廳打出漂亮的光影 。
 
    賴天峖走向沙發,胸中還有些憤然,那種情緒不強不輕不上不下,偏惹得賴天峖心煩到見著布面沙發沒想到要坐,只想狠狠啃上一口。
 
    他會有這種衝動絕對不是他有病,要有病也是樓書寧有病。曾經他心情低落,找樓書寧討了個親暱的吻作為安慰,那傢伙不但想動手揍人,還把貧瘠的所知粗話都貢獻給了賴天峖!哪裡像今天這麼溫順!是嘛,物件不同,反應又怎麼會同呢?對象是那麼好看的小鬼,通常,一般人管這叫做艷遇!賴天峖低咒一聲,終於放過盤中被戳得千瘡百孔的蛋糕,挖了一坨,大口咬下。
 
    「那個該死的混帳,有艷遇沒兄弟,差勁!」
 
    片刻後,他啃著叉子轉念又想,不對啊,自己何必生氣?
 
    如果那個物件是好,那麼他很快就不必再看到樓書寧那種扎眼的情傷模樣,樓書寧的寂寞,也不會只要提及鳳文歆,就在樓書寧帶著柔緩笑意的眉眼裡亂跳,看得他心煩意亂,直想要跳起來把人痛打一頓。
 
    對,沒錯,如果那個物件是好……
 
    開門的聲響闖進他的思緒之中,賴天峖扭頭看去,只見樓書寧領著鳳文歆踏入玄關,鳳文歆神情低落,甚至沒發現他坐在客廳裡。樓書寧朝他打了個噤聲手勢,然後匆匆拉著鳳文歆進入臥房,片刻後又跑了出來,飛快地沖了兩杯可可又要轉進房裡。
 
    然後樓書寧猛然煞住腳步,扭頭向賴天峖抱歉地說:「天峖,學長出了點事,我今天沒辦法招呼你,你、你能不能先回去?對不起。」
 
    「嗯,等我咖啡喝完,我會幫你關門。」
 
    樓書寧點點頭,快步走進臥房,房門密闔,隔絕了外邊漂亮的光影。
 
    賴天峖在水槽清洗了盛蛋糕的餐具,然後捧著咖啡沿通往店裡的樓階而下,在空無一人的櫃檯前落座。
 
    今天天氣很好,真的很好,陽光以優美的角度灑入店內,照理說該是溫暖而明亮的。照理說不該是像他現在這樣,感覺不受歡迎的情緒充斥著周身。
 
    他不寂寞。
 
    他不寂寞。
 
    真的。
 
    真的。
 
    真的。
 
    他寂寞的根源,他的馬路天使早已飛離,而鳳文歆他一開始便能釋懷。
 
    那是為什麼?為什麼呢?
 
    賴天峖非常認真地思考著。
 
    他想,莫不是因為這裡空無一人。
 
    他想,莫不是因為樓書寧……
 
    本為了他在每個週日提早開店,卻因為鳳文歆連店都不開了。
 
 
 
 
    啊,原來,他竟有這般幼稚的心理不平衡。
 
 
 
 
 
    * * *
 
 
 
 
 
    樓書寧讓鳳文歆坐在床沿,自己拉過椅子坐在前方,他將飲料遞上,一時也沒有問的意思。而鳳文歆慢吞吞地喝了兩口可可,逕自開口:「其實我並不想告訴你。」
 
    樓書寧被氣笑了,「下次不想告訴我就別在我店前徘徊。」
 
    鳳文歆也笑,「我怎麼知道你小子今天這麼早開店,原本我只想來看一眼就走。」
 
    「你看心酸的嗎?」
 
    「你這麼可愛,學長看一看心情說不定就變好啦。」
 
    樓書寧皺眉哼聲:「不要開玩笑,到底發生什麼事,你的表情很不妙,是不是芯姚怎樣了?」
 
    「芯姚沒事。」
 
    「那你怎樣?」
 
    「我不想告訴你。」
 
    「鳳、文、歆!」
 
    「書寧,」鳳文歆突然抬頭,看進樓書寧眼底,「你能不能轉過去?」
 
    「為什麼?」
 
    「轉過去就對了。」
 
    「到底幹嘛啊?」樓書寧一面問,一面依言推著座椅滑輪轉向後方,然後,有一雙手輕輕環上他的腰,鳳文歆的額面貼上他的頸背,他渾身一僵,突然間覺得傷心極了。若不是他們之間還隔了椅背,他想,不知他是否能忍耐住別轉過身子擁抱鳳文歆。
 
    「……昨天我們在公園碰面,他問我要不要到他家喝杯茶,我答應了。我很高興。」鳳文歆低聲開口。
 
    樓書寧自然知道鳳文歆口中的「他」會是指誰,他覺得心口煩悶,幾乎要去反握環在自己腰間的手。
 
    可他沒有。
 
    鳳文歆幽幽續道:「他讓我在房間裡稍等,告訴我他先帶他哥哥去午睡,我很高興,因為、因為起碼我們終於是可以坐下來閒聊的朋友,可是後來,」他頓了下,斟酌著用詞,「他帶著濕漉的頭髮回來,告訴我他知道我的意思,並且,邀請我……協議一場肉體關係。」鳳文歆加大了手勁,顫抖並且哽噎著,「天啊書寧,天啊,我喜歡他,沒辦法接受那種事,我想要的,是兩情相悅……」
 
    是啊他懂,樓書寧想,他也想要兩情相悅,鳳文歆既然能愛上一個陌生人,為什麼就不能愛上近在咫尺的自己?他最懂鳳文歆,他知道怎麼去愛鳳文歆,知道怎麼讓鳳文歆開心,並且絕對不會讓鳳文歆像現在這樣受傷,但是為什麼鳳文歆喜歡的卻不是他?
 
    壓抑既久的情愫激盪著他的胸口他的理智,樓書寧覺得自己卑鄙無恥,他最珍視的對象正在心傷,他卻打算在此時做出明知會讓那人更傷心的舉動。可是他不能忍耐了,累積數年的情感撕扯著他,要他尋找一個宣洩的出口。
 
    他想起曾經賴天峖這麼問他:為什麼不說?
 
    為什麼不說?
 
    因為怕鳳文歆會傷心。
 
    為什麼要說?
 
    因為那個人不愛鳳文歆,那他愛,把鳳文歆給他吧!
 
    樓書寧的指掌滑至腰間,執起鳳文歆環在那裡的手,膜拜般印下一吻,「我懂的,如果可以,我也想要兩情相悅。我懂,學長……我喜歡你,你會不會考慮我?」
 
    納在掌間的手應聲被用力抽回,樓書寧還來不及感到受傷,滑輪椅就被粗魯地扭過半圈,鳳文歆抓著他的臉,語調不善地說:「你看著我,再說一次。」
 
    「我喜歡你。」
 
    鳳文歆的表情嚴肅起來,「你是認真的。」
 
    「嗯,」樓書寧笑了笑,「我喜歡你,本來不打算告訴你。」
 
    「什麼時候?」
 
    「嗯?」
 
    「你喜歡我,從什麼時候開始?」
 
    「這重要嗎?」
 
    鳳文歆認真地說:「我想要知道。」
 
    「……發現的時候,你剛從大學畢業。」
 
    聞言,鳳文歆抿緊了唇,嚴肅的神情漸漸軟化,然後紅了眼眶,「書寧,你知道我愛你,但是我,但是、」
 
    「噓,」樓書寧溫柔地打斷他,並且伸手將他抱在胸前,親了他的頭髮,「我知道,我都知道,沒事的。」
 
    而鳳文歆勒緊了樓書寧的腰,將自己在樓書寧的懷抱中埋得更深,重覆 道「書寧,你知道我愛你。」
 
 
 
 
 
 
 
 
 
 
 
 
 
    樓書寧沒有立刻回應,但當他回應,他的語調又輕緩又溫和。
 
    他說:想想看我們認識的時間,我又不是瞎子,我當然知道。
 
 
 
 
 
    * * *
 
 
 
 
 
    鳳文歆最近心事重重。
 
    而且情況嚴重到連老大都擰著眉頭跑來問賴天峖:欸,文仔最近是在模仿少年維特麼?賴天峖對此表示無奈,這些人個個都比他認識鳳文歆更久,但每個人都跑來問他,卻不去問鳳文歆本人。
 
    鳳文歆最近的低潮確實不尋常,印象中,鳳文即便是在壓力與煩躁中,也不曾改動一慣的開朗大方……賴天峖不是沒有想過去問樓書寧,但他想想又覺得事情鐵定與樓書寧有關,既然樓書寧也同樣是當事人,那他還不如就近問問鳳文歆這個當事人。
 
    「文哥,請你吃。」賴天峖說著將一個小金屬杯和小湯匙放在鳳文歆面前。
 
    「這是什麼?」鳳文歆不疑有他,但才挖了一口含進嘴裡,立刻露出忍耐的神情,「唔,這是什麼?我剛才以為是某種點心,結果是甜的牛奶口味的蒸蛋嗎?」他含蓄地說:「我不太習慣這種味道,抱歉,謝謝你。」
 
    「那是布丁。」
 
    「這不可能是布丁。」
 
    賴天峖高高挑起了眉,「那『必需』是布丁,你家那個學弟說布丁不可 能做失敗,所以我照著做布丁的方法做了,它就是布丁。」
 
    鳳文歆終於笑了,「臭小子,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小主管,你拿失敗品過來怎麼巴結上司?」
 
    「因為你學弟騙我說不會失敗,他就是個騙子,你們一體同罪。」
 
    「那好吧,我可以概括承受。天峖,謝謝你。」
 
    「文哥你得用行動感謝,販賣機的飲料如何?」
 
    「好啊,現在嗎?」
 
    「現在吧,我順便去把布丁杯洗了。」
 
    「嗯。」鳳文歆將一把零錢塞到口袋裡,跟著賴天峖往辦公室外走。
 
    賴天峖領著他走到最角落的販賣機,「你的粉絲團,」賴天峖比了比辦公室的方向,「要我來八卦你的心事。」
 
    「……我表現得那麼明顯嗎?不算了別告訴我,我不想聽。」
 
    賴天峖用一個齜牙裂嘴的尖銳笑容回應,「那你要告訴我嗎?或者你也可以選擇聽我的猜想,我有一些非常生動的故事。」
 
    「我可能無法承受你的生動想像,」鳳文歆苦笑,「天峖,曾經有人跟我說,想著被拒絕了還當朋友叫做一廂情願,你想、」
 
    賴天峖用非常不客氣的口吻打斷他,「你腦子壞了嗎?請問我現在站在這裡關心你,不因為我們是朋友,難道因為我們是仇人?」賴天峖挑起眉梢,幾乎可以預見鳳文歆為誰傷神,「告白不成還做不做朋友是看人,沒有什麼絕對,你這樣憂慮,難不成樓書寧趁亂跟你告白?」
 
    「你竟然用書寧來舉例。」
 
    「喔,不是他嗎?用他舉例最為貼切了。」賴天峖平靜地說。
 
    聞言,鳳文歆乾巴巴地笑了兩聲,坐到牆邊的長凳上,把臉埋到掌中,「是他沒錯,連你都看得出來。」
 
    「因為感情這檔事,文哥你還得叫我一聲前輩。」賴天峖坐到鳳文歆旁邊,緩下語調,「我認為你不需要這麼憂慮,以樓書寧投注在你身上的感情深度,只要你不想失去他,你就不可能失去他。」
 
    「天峖,那真的很可怕,」鳳文歆疲憊地說:「我愛他,沒辦法接受自己就是傷他心的那個人。」
 
    「嗯。」
 
    「書寧那麼重要,那麼可愛,又說他喜歡我,一想到拒絕他會傷心,我真想答應他算了。」
 
    「別說傻話了,你不可能那麼做。」
 
    「……我不敢去找他。」
 
    「你不能躲他,」賴天峖認真地說:「因為他會很傷心。如果他想要躲你,我相信你會發現,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不能是你先開始。你平常怎麼做,現在就怎麼做,你平常會去找他吃晚飯,你現在就一樣去找。」
 
    「天峖,我以後就叫你前輩了。」
 
    賴天峖嗤地笑了,「你想我怎麼跟你的粉絲團回報?」
 
    「我想你可以嚴厲警告他們八卦不是一種良好的品德。」
 
    「我知道了,我就說因為你妹談戀愛了。」
 
    鳳文歆瞪著他,「你不可能是認真的。」
 
    「嗯,我當然會告訴他們八卦不是一種良好的品德。回去吧。」
 
 
 
 
    幾天之後,老大拍著鳳文歆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勸:文仔啊,你要長大,該是時候離開妹妹了。
 
    鳳文歆百口莫辯。
 
    然後當晚,他抱著好吃的點心以及自己的晚餐來到樓書寧的店,說書寧我要分你點心,借我地方吃晚餐。
 
    樓書寧明顯鬆了口氣,接著衝他笑問:學長,星期六來吃飯麼?
 
 
 
 
 
 
 
 
 
    -----------------------
    卷末小劇場《你所不知道的童話故事》
 
    公主:賴天峖 領銜主演
    王子:鳳文歆 飾演
    甜點師父:樓書寧 飾演
    屠龍勇者:啤酒罐子 飾演
    龍:西裝筆挺的男人 友情客串
 
 
 
    那是一則流傳很久的故事。
 
    傳說,遙遠的山上,惡龍囚禁了一位美麗的公主。
 
    傳說,英勇的屠龍者為此踏上了解救公主的旅程。
 
 
    龍:吼~~>< (譯:為什麼要我當龍我不甘心~~>< )
 
    公主:不必王子,我自己可以屠龍。(亮刀)
 
 
    路過的甜點師父:咦?我不是王子,我只是路過的甜點師父,正要送蛋糕到小紅帽的奶奶家。
 
    王子:奇怪,我的公主被囚禁在高塔之上,我要挑戰的是邪惡魔法師而不是龍……
啊,原來走錯攝影棚了。(王子離開)
 
    屠龍勇者:終於到了!(喘) 公主我來救……(踩空) 救命啊啊啊啊!!!Q口Q
(掉到因為過招激烈而劈出的裂縫中)
    (小作者的貼心解說:因為啤酒罐子沒有腳,所以常常遲到,用滾的和用跳的都不容易注意路況,是一個辛苦的行業)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劇情如火如荼發展,公主以鬼神之姿擊敗惡龍,撈起了屠龍勇者,並在回家的路上順手解救了正在與大野狼對峙的甜點師父。
 
    甜點師父感激萬分,決定以身相許(?)。
 
    從此,公主與路過的甜點師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ˇˇ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毆)
 
    然後,於是,王子到隔壁攝影棚去了ˇˇ
 
    -----------------------
    恭送王子!(揮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