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3(修改版)

  
    但,當晚他開門進入,卻見屋內全黑,靜得只聞時鐘的滴答聲。樓書寧點亮玄關的燈準備打電話給賴天峖,卻一腳踩中賴天峖散在門邊的皮鞋。
 
    「天峖?」樓書寧一面呼喚一面往內走,最後在房間找到陷在床內,將自己面牆貼在角落的賴天峖。棉被亂糟糟地壓在賴天峖身上,露出了頸背和肩膀。「天峖,你還好嗎?」他在床邊蹲下,伸手探了探友人頸部的溫度,「你在發燒。躺好,把棉被蓋好。」
 
    「不要,」賴天峖縮起身子,「牆壁涼,我這樣就好……」
 
    「上一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
 
    「我想吐,不想吃。」
 
    「上一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
 
    「……中午吃了一點……」
 
    「嗯。」
 
    賴天峖昏昏沉沉地,將自己更往角落擠,他覺得又冷又燙,又累又孤單 。
 
    不知過了多久,賴天峖被一雙手撈出角落,他無力掙扎,但馬上發了脾氣,「樓書寧你真煩,別管我!」
 
    棉被邊緣被拉至他的下巴,他的額髮被撥開,貼上冰涼的物體。他聽見樓書寧在笑,「別幼稚,想吃點白稀飯嗎?」
 
    「不吃。」
 
    「那喝點東西。」樓書寧說完扶起他的肩膀,他被迫跟著動作,然後一根吸管湊到他唇邊,「喝吧。」
 
    他勉強喝了幾口,味道大概是稀釋過的電解質飲料……喝起來更像是走味的水,「我等一下會吐在你身上。」
 
    樓書寧又笑了,「你不敢。飲料我放在床頭,可以的話就喝些吧。」樓書寧放下賴天峖,替他壓實被角,「如果有事,我就在廚房。睡吧。」
 
    於是他睡了過去。
 
 
 
 
 
    第一次賴天峖在痠痛中醒來,原本想要翻身,卻發現抽不動手。
 
    然後他看到床邊的樓書寧,「……我要死了嗎?」
 
    樓書寧沒好氣地反問:「你腦子燒壞了嗎?」
 
    「呵呵……因為你坐在我床邊,把我的手捏得這麼緊。」
 
    「那是因為你、家、廚、房、有、東、西!」
 
    「人家只是路過一下,別神經質。」
 
    「你閉嘴快睡覺,反正你手有空,就借我。快睡!」
 
    「嗯。」其實賴天峖很想繼續和樓書寧聊天,但是他實在太累了。
 
    第二次賴天峖在憤怒中醒來,因為是樓書寧拍醒了他,而且樓書寧還強餵他幾口白稀飯,還規定他必須喝上至少兩口那走味的水。他大發脾氣,質問樓書寧是不是存心讓他不舒服?是不是故意在報復他?
 
    樓書寧沒有回答,只是用濕毛巾擦去他頸間額際的汗水,然後將他塞回棉被裡。
 
    第三次賴天峖在黑暗中醒來,那應該是凌晨時分,他已經覺得好多了。他的視線在房間內四處搜索,直到看見睡在地鋪中的樓書寧。他維持著這樣的視線角度又躺了一會兒,才輕手輕腳地起身進入浴室盥洗,最後他捧著樓書寧放在床頭的稀釋飲料,蹲到地鋪邊上。
 
    賴天峖第一個想法是樓書寧竟然、竟然沒有更換枕巾!這讓他忍不住咬扁了吸管,所以他瞪著樓書寧垂在枕巾面的頭髮,彷彿那些頭髮犯了錯。
 
    然後,他伸手輕輕摸了一下,用氣音說:阿寧,你該回家了。我明天就會把你趕回家。
 
 
 
 
 
    杯子早已空了,賴天峖卻仍蹲在原處。
 
 
 
 
 
    * * *
 
 
 
 
 
    是夜,也許因為下雨,今晚店內有些冷清。
 
    樓書寧正以悠閒的態度替自己沖一杯綜合藍山。此時,玻璃推門開啟,掛鈴叮噹作響,他看見鳳文歆樂孜孜地朝他而來,沒錯,樂孜孜的。
 
    「學長,」樓書寧皺眉:「你知不知道你帶的那個新人就是個王八蛋。如果你有天發現我被氣死的屍體,別懷疑兇手就是賴天——
 
    鳳文歆沒等樓書寧說完就抓住他的臉,狠狠親了他的臉頰,「書寧書寧,你可愛死了!」
 
    樓書寧驚恐地推開對方,「鳳文歆!你這忘記吃藥的神經病立刻給我滾!!」
 
    鳳某人哈哈大笑,逕自往二樓走,「借我襯衫,今天芯姚不在,我要住你這。」
 
    「快滾!」他朝自家學長齜牙裂嘴,彷若回到了大學時代,那時他們打鬧擁抱針鋒相對自然而然的親暱,都不曾含有任何的心思。
 
    喔,或許不該說「他們」,而單單只是「他」。
 
    鳳文歆為什麼這麼高興?樓書寧垂下了頭,答案呼之欲出,而他覺得有些落寞。
 
    當他抬眼,賴天峖早已站在櫃台前,挑眉問:「喂你到底要不要做生意?老闆。」
 
    樓書寧抽了口氣,馬上就被賴天峖的出現分了心,他惡狠狠地應:「你這個王八蛋,蟑螂與賴天峖不得入店,你不曉得嗎?」
 
    賴天峖被逗笑了,「我做了什麼,讓自己的地位降成蟑螂?」
 
    「你本來就沒地位!又,我幫了你這麼多,你卻不聽話!」
 
    「我怎麼不聽話?我只是說我覺得好多了不必請假。我那麼菜,還沒特休或年假,沒必要請的假當然不請。」
 
    「但我說了叫你多休息一天!而且你還趕我回家!!」
 
    「我只是不需要人照顧,而且你不知道感冒快好時傳染力最強嗎?我家都是病毒,讓文哥的小天使被傳染了,我怎麼向文哥交代?」
 
    「總之你忘恩負義又不聽話!我不想看到你,快滾快滾。」
 
    賴天峖還是笑,「滾之前讓我點個喝的。」
 
    「我拒絕,再見不送。」
 
    「但我覺得喉嚨有點不舒服……」
 
    「好吧,想喝什麼?」
 
    「綜合藍山。」
 
    「……花果茶。」
 
    「綜合藍山。」
 
    「花、果、茶!」
 
    「好吧、好吧。」賴天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間,然後他感覺樓書寧的手貼上自己的額面,「……哇喔。」
 
    「叫什麼?沒有發燒,很好。」
 
    「阿寧,這段時間謝謝你。」
 
    「幹嘛這麼肉麻噁心?」
 
    「哇喔,你摸了我。」
 
    「又如何?」
 
    「從我的地位推論,樓書寧,你摸了蟑螂。」
 
    樓書寧的手掌在賴天峖額頭上一拍,笑罵:「等會兒就拿著你的茶給我滾。」
 
 
 
 
    當晚,打烊後,樓書寧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收拾,然後他懷著壯士斷腕的心情爬至二樓住所,屋燈亮著,鳳文歆正在門後準備同他分享一件喜事。
 
    「出征吧。」樓書寧嘆了口氣,認命地轉動鑰匙。鳳文歆樂孜孜的視線立刻黏了上來,他無奈地關上門,拖著腳步坐到自家學長旁邊。
 
    「說吧,你想分享什麼?中樂透了?」
 
    「書寧,我跟他說話了!」
 
    「然後呢?」其實樓書寧並不想問,鳳文歆此時此刻的快樂模樣幾乎讓他的心口刺痛。
 
    「別問然後,你這不解風情的傻蛋!」鳳文歆應得理所當然、理直氣壯,「我們說
話了,展開了第一步!」
 
    樓書寧頓覺一陣無力,「這樣就值得你高興得像是中了樂透?」
 
    「嗯,高興就是高興,反正我高興。」
 
    樓書寧想,自己大概不小心露出了鄙視的表情,因為下一秒鳳文歆就把靠枕丟到了他的臉上。
 
    「噯,我說書寧,你就這副世外高人的模樣討人厭,清心寡慾不符合你的年紀!」
 
    「我沒有清心寡慾啊,我喜歡布袋戲、喜歡咖啡、喜歡甜食,也喜歡錢。」樓書寧逕自去轉電視,不理鳳文歆在旁邊戳他肩膀。
 
    「不,書寧,凡人都會觸及情愛的好嗎?不要自己沒有就得意!你為什麼沒有?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白了自家學長一眼,樓書寧把鳳文歆撥開:「你又知道什麼?而且這關你什麼事?」
 
    「我當然知道啊,因為如果有你一定會跟學長說的對不對,親愛的學弟?」鳳文歆笑得人畜無害,只讓樓書寧有打下去的衝動,「而且這當然和我有關,我關心你嘛,而且我一直期待你當我妹婿……雖然芯姚她最近有了一隻討厭的跟屁蟲,但那小子連你一根頭髮都比不上!哼!」
 
    看鳳文歆劍眉倒豎,義憤填膺,樓書寧自動忽略鳳文歆選婿守則三千字,神遊物外。最後,他用三張自家的新品招待卷換得一個膩死人的擁抱及一夜寧靜。
 
 
 
 
    夜涼如水,不知是什麼時刻。
 
    樓書寧悄悄坐起身,摸了摸安睡在身側的鳳文歆的頭髮,嘆出一口氣。
 
    這樣的溫度,這樣的親暱,這樣的氣息都讓人眷戀。
 
    眷戀得想轉身逃跑,眼不見為淨。
 
    他們比誰都要親近,可他們之間有一道牆。
 
    那牆很矮,只是有一個人看不見,而另一個人又沒打算翻越罷了。
 
    有時他會想,與其追逐遙不可及的冀求,他更想擁有一顆吞了會死心的藥丹,讓他一舉跳脫這樣紛亂的情緒。有時他也會想,鳳文歆的身邊什麼時候會有人呢?該不會就是明天或後天?
 
    然後,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身側是他心底最最溫暖的物件,他卻想到了別人。
 
 
 
    他想起了賴天峖。
 
 
 
 
    樓書寧在隔天晚上打電話給賴天峖,那時賴天峖一如以往,正歪在沙發裡看小說。
 
    賴天峖接起電話,愉快地問:「喂,幹嘛?要請我吃飯?」
 
 
 
 
    然後,樓書寧在電話裡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