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2(修改版)

  
    賴天峖感覺到疼痛,感覺到樓書寧憤怒的顫抖,也、感覺到安慰。所以他將自己埋進樓書寧的頸窩。
 
    「原來他就是那個會叫你『空空』的人!」男人不滿地問:「這個人有哪裡好?他甚至不愛你!沒有外貌,沒有經濟條件,無權無勢,甚至不愛你,他有哪裡好?你不能因為氣我就跟著這樣的人!天峖,你值得更好的!我也知道你還愛著我!」
 
    事實上樓書寧並不比賴天峖要高,但卻盡了最大努力,想將友人包進懷裡保護。樓書寧冰冷地應:「你滾不滾?滾不滾?!我照顧空空,關心他的喜樂,將他的意願放在心上,而你這種人,竟有臉和我比?」
 
    「你才是該滾的人!你既不愛天峖又何必來攪局?況且他愛我!」
 
    「你們早就結束了,如果空空愛你,如何會站在我這裡?」
 
    「你放開他!」
 
    樓書寧冷笑,「可以。」他應聲鬆開了臂彎,這個動作讓賴天峖不自覺一僵,以為他將要讓賴天峖自行處理接下來的局面。但樓書寧雖然鬆開了懷抱,安撫的手掌卻很快貼上賴天峖的頭髮,他們沉默的時間也許並不久,但對賴天峖而言已然太夠太夠了。樓書寧在沉默之後續道:「如何?你以為只要我鬆手他就會走向你?別作夢了你還是快滾吧!」
 
    「你根本就沒有放開他!」男人瞪著樓書寧,「我只聽天峖親口說,天峖,難道你忘了我們以前有多快樂嗎?」
 
    賴天峖感受著樓書寧貼在自己髮上的手掌溫度。他想,他沒有忘記從前的時光,他沒有那麼容易忘記,但,他也絕不重蹈覆轍。
 
    「你走吧。」賴天峖終於抬起頭,旋身面對男人的視線,「我們不可能,你不要再出現了。」
 
    「天峖,你明明愛著我,我是誠心誠意在道歉,你為什麼不給我機會彌補?天峖,我知道你還愛著我,我們會像以前一樣好。我知道你所有事,但這個人都知道嗎?」
 
    賴天峖想,自己不是在他與男人的關係中犯錯的那一個,憑什麼要當被威脅的那一個?
 
    樓書寧溫暖的氣息停在身側,在這一刻散發著強烈的存在感,賴天峖覺得,自己將要做的動作並不理智,但他卻無一絲遲疑。他伸手繞過樓書寧的脖子,右手固定對方的肩膀,左手抓握樓書寧後腦的頭髮,然後,他將樓書寧拖進熱吻之中。樓書寧反射性地掙扎,卻被賴天峖使勁固定。
 
    樓書寧渾身都僵硬了,他牙關緊咬,雙目緊閉,強忍著不動,也不敢呼吸。
 
    此刻時間流逝,對樓書寧而言漫長得如同地獄。
 
    賴天峖終於放過了他,並且旋身將樓書寧納在身後,遮蔽住他精采的表情。
 
    「你說的對,阿寧不知道我和你的那些破事,但是他將會知道,而且不會介意。」賴天峖平靜地說:「我和你之間沒有可能,你走吧。」
 
    賴天峖的表情豎起一道防壁,和男人狂亂而不可置信的眼神對峙。
 
    老實說樓書寧不知道這樣的僵持過了多久,他正忙於處理自己尷尬緊繃的情緒。
 
    男人終究還是離開了他們兩個的視線範圍,而幾乎是在男人身影消失的同一瞬間,賴天峖回身又撞入樓書寧懷裡,這一撞將樓書寧撞回了神。賴天峖摟抱的力道又大又狠,手指隔著衣衫,還是刮紅了樓書寧的背。
 
    「可惡,賴天峖,你自己眼光爛,卻要遷怒我!」
 
    「吵死了。」賴天峖悶聲回應。
 
 
 
 
 
 
    最終,樓書寧抓亂了賴天峖的頭髮,莫可奈何地說:「頭髮濕著別亂跑 ,走,回家
吧。」
 
 
 
 
 
 
 
 
 
    樓書寧拉著賴天峖回到他二樓的住處,給了對方熱茶及毛巾,又匆匆回到店裡,直至打烊收拾完。
 
    在上樓之前,樓書寧站在廚房中央想了想,動手做了飲料的半成品裝進保溫瓶中,跟著水果切片一起帶到樓上。
 
    當他打開門時,賴天峖正坐在玄關的陰影裡等自己,他笑了笑,偏頭關門。
 
    驀然,有個聲音這麼說了:來接吻。
 
    然後樓書寧被推到牆上,提著保溫瓶的手被緊緊曳著,冰冷的指掌扣著他的後頸,冰冷的唇輾著他的唇瓣。他在第一時間推開對方,捏緊的五指揮落,堪堪停在賴天峖的臉側,然後洩氣地垂下。
 
    他真想打下去,真想。可是賴天峖正在掉眼淚。
 
    樓書寧將自己所知的所有粗話都罵了一遍,「賴天峖,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真的太超過太沒有禮貌了!先前你要演戲我勉強配合,但現在是怎樣?!我覺得我有天會被你氣死!然後又因為總是拿你沒辦法,再被自己氣死一次!」樓書寧在自己的抗議聲中將友人丟進沙發裡,「有什麼好難過的?你如果真的那麼喜歡他,何必硬要把人趕走?」
 
    「賴天峖豈能被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我不要他。」
 
    「那你何必難過?如果對象是你那位神經病,我還覺得你分得太晚!」
 
    賴天峖沒有說話,只是一次又一次,面無表情地抹著眼淚。
 
    樓書寧仔細看著賴天峖的臉,最後嘆了口氣,「賴天峖,我們來交換秘密吧。」
 
    賴天峖終於抬頭,挑起了單邊眉。
 
    樓書寧見狀學對方挑起眉峰,續道:「你說一個秘密,我說一個秘密,然後我們可以幫彼此保密。看,我甚至還準備了酒呢。」
 
 
 
 
 
    * * *
 
 
 
 
 
    他們一人拿著一個掛著柳丁切片與糖漬櫻桃的平底玻璃杯,靠坐在沙發兩側,賴天峖抿了一口手中飲料,露出怪異的表情。
 
    「幹嘛?」
 
    「我沒想到是Tom Collins……」
 
    「我在廚房看了一圈,看到的材料剛好可以調,不喝拉倒。」
 
    「不,我的意思是這很好,只是你剛才說你準備了酒,我以為是罐裝啤酒,不然頂多就是水果沙瓦......水果沙瓦比較像是你會做的東西。」
 
    「我懶得在這種時間搾果汁。」樓書寧說著將自己的櫻桃和柳丁吃掉,衝賴天峖一笑,「本店可以免費續酒,只是禁止續柳丁和櫻桃。你慢慢說,真的不想講,那也沒關係。」
 
    賴天峖回以一笑,低頭默默喝酒。但這沉默並沒有維持太久。
 
    賴天峖說,曾經,他和那個西裝筆挺的男人非常親暱。
 
    「那個男人非常溫柔,很可愛,有些可愛的小性子,也會對你撒嬌。我們在一起七年,什麼都經歷過了,我真的想過,我們可以長久走下去。」賴天峖的語調平靜,速度緩緩,「他有一個鍾愛的作家,那個作家寫得一手好詩以及貼近卻又不失特異的精采文字,每當這個作家出了一本新作,他便會笑著跑來和我分享,說天峖天峖,你是否想過如果有天如何如何之類的,其實我並不是一個時常會想像的人,我的性子,並不有趣。
 
    「然後有天,那一天......」賴天峖頓了下,用酒潤了乾澀的嗓音後續道:「我在夜店裡看見他和一個男人擁吻,那個男人的側臉非常漂亮,眼尾上挑有神,才華洋溢,注視他的表情熱情且專注。那個男人是時代的寵兒,我在他拿來跟我分享的書頁裡看過很多次,所以我靜靜地等到他終於發現我,等著他對我說些什麼。
 
    「他的表情一開始很愧疚,然後是抱歉,然後轉為堅毅,然後他說:對不起天峖,但我們是真心相愛。整件事情猝不及防毫無端倪,我只覺得非常、非常心寒,那種感覺讓我沒有動力去做任何挽回的動作,我跟他說,好吧,那就分手。
 
    「那一天,我們的鸚鵡艾可自己打開籠子飛了出去,我下班回家,只看見空蕩的鳥籠,我求助了所有可以協尋的地方,跑遍我帶艾可去過的地方,一面電話給他,但他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最後甚至關機。夜深了,我開始找他。
 
    「最後我在他提過的夜店裡找到他,我忙著找艾可,他忙著劈腿,真是可笑……艾可原本,應該要能陪伴我數十年的。」賴天峖飲盡最後一口啤酒,對著樓書寧扯了扯嘴角,「無聊的故事說完了,換你,說你的秘密。」
 
    樓書寧替友人續滿酒,接著將自己的視線滑到天花板上,沉默了數秒,「嗯,其實我的本意,是想用輕鬆的方式讓你說說心裡話,希望你好過一點。你感覺不到我的善意嗎?」
 
    「我當然感受到了,你忘記我剛才都感動到哭了麼?」這句話讓樓書寧忍不住瞪他一眼,賴天峖毫不理會,「你這個舉動實在太感人了,所以我們應該繼續,讓感動延續。」
 
    「所以,我的意思是,其實那是權宜之計,而我,並沒有秘密可以跟你分享。」
 
    「哼。」賴天峖放下酒杯,轉頭看著樓書寧,然後伸手按在樓書寧肩膀上。
 
    樓書寧反應非常大,他幾乎是彈到了沙發上距離賴天峖最遠的位置,用手護住了自己的嘴唇。然後,在看到賴天峖指間上捻著的線頭時燒紅了臉。
 
    「完蛋了,」賴天峖說:「雖然你沒講,但我好像發現了你的小祕密,你是不是會
殺我滅口?」
 
    樓書寧沒有回話,只是視線愈發兇惡。
 
    見尷尬幾乎打濕了樓書寧的眼眶,賴天峖因此真心實意地猶豫了兩秒,才又開口:「今天之前,你沒有接吻過?」
 
    賴天峖將這句話偽裝成一個沒人相信是疑問的問句,樓書寧拂袖而去。
 
    耳聞樓書寧震天價響的摔門聲,雖然賴天峖不會承認,但曾經有那麼一秒,他考慮過去給樓書寧下跪道歉,但這念頭很快被擠出腦袋,他重新拿起酒杯,將自己陷入沙發深處。
 
    然而他還沒開始思考,樓書寧折了回來,將客用枕頭和棉被摔到他身上,旋身又走。
 
    賴天峖飛快道:「阿寧我想跟你說一句話。」
 
    「滾去死。」樓書寧沒有回頭,只是再次摔了房門。
 
    賴天峖嘆了口氣,「我只是想要感謝你,書寧,謝謝你。」
 
 
 
 
    隔日,樓書寧起床時,賴天峖已經離開,他在桌上留下一張字條,首先表示感謝樓書寧昨晚的招待,再來說明因為需要先回家一趟,因此提早離開,來不及當面告別敬請見諒。
 
 
 
 
 
    這張字條被樓書寧評定為官樣文章毫無誠意,接著進了垃圾桶。樓書寧揉揉臉讓自己更清醒一點,他想,自己今晚應該到賴天峖家去收拾物件。
 
 
 
 
 
 
 
 
    -----------------------
    不好意思讓期待書寧大發神威的朋友失望了,其實這是篇公主可以自行屠龍的浪漫
戀愛冒險(?)故事。
    然後那個酒,其實原本不該要是Tom Collins的,基於作者的個人愛好,寫到酒就只想寫啤酒或是琴通寧,但我怎麼樣也想不透一個做甜點的廚房怎麼會出現通寧水。琴酒勉強還可以私心說是啊呀就來醃個白葡萄乾拌冰淇淋吃,他只好變成湯姆可林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