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10(修改版)

  
    「你來了。」賴天峖將樓書寧迎進客廳。
 
    「我說天峖,你有一整冰箱的啤酒,卻不擺出來。」
 
    聞言,賴天峖愣了下,「……你……要跟我一起喝酒?」
 
    「不可以嗎?我以為你說不想自己吃滷味,就是想拿來下酒。」
 
    「我單純想吃滷味。平常自然是下酒,但今天,嗯,我買了摩卡壺。」
 
    「喔?」樓書寧覺得有些好笑,「所以你要一展手藝招待我咖啡?」
 
    「不,」賴天峖回答得非常嚴肅,「我是想說你可以煮,然後我可以喝 。」
 
    「安這什麼心啊?」他往賴天峖額上一推,「我是客人!你竟要客人幫你服務。」
 
    賴天峖揉著額頭,啐道:「計較什麼?朋友都不朋友了,小心我去告訴文哥你怕
鬼!」
 
    「無聊。」白了某人一眼,樓書寧還是起身去煮咖啡。
 
    賴天峖毫不客氣地坐等樓書寧為他服務,只是沒料到數十秒後,慌亂腳步聲急響,只見樓書寧自廚房衝出,幾乎要撲到他身上。
 
    他被這兇猛的情勢嚇了一跳,「幹什麼?!」
 
    「廚房有東西!」樓書寧粗暴地抓過他的手握緊,然後才鬆了口氣,「我拒絕一個人走進那裡!」
 
    熱度自掌心傳向掌心,賴天峖隱隱又覺得有些焦躁,他瞪著他倆相牽的手,而樓書寧正緊張地東張西望。
 
    「阿寧,你沒有去求平安符嗎?」
 
    「當然有!」
 
    賴天峖挑眉,「那你現在又是什麼意思?」
 
    樓書寧沒好氣道:「難道我有摟住你嗎?」
 
    「是沒有。」
 
    「那你又何必計較?」
 
    「你妨礙我的手身自由,我總是要問一問的吧?喔我想起來了,在動物園那時你有平安符,但還是抓了我的手。」
 
    「你還摟了我,但我有跟你計較嗎?」
 
    聞言,賴天峖笑了起來,「這是我們認識至今,你說過最厚臉皮的話了。」
 
    樓書寧實在是個臉薄的人,所以他應聲紅了兩頰,不甘不願地說: 「…………我
阿嬤說,只要兩個人牽著手,鬼就不敢靠近。」
 
    「好吧。」賴天峖還是笑,「看樣子你今晚是不會煮咖啡了。那我們只 好手牽手去拿啤酒,順便在廚房晃兩圈袪除鬼怪再回來吃滷味,這樣如何?」
 
    「不准笑!」
 
    「又不是在笑你。」
 
    「還是不准笑!」
 
    「別吵,走吧走吧。」賴天峖說著當真拉樓書寧到廚房,以冰箱為起點 來回繞過兩圈,最後停在冰箱前,塞給樓書寧一罐啤酒,「你可以放手,測試看看那個走沒。」
 
    樓書寧並沒有放手,他用賴天峖看來非常斯文的姿態一口氣喝光手中啤 酒,然後捏著空罐瞪向賴天峖。
 
    賴天峖覺得好笑,「敢問有何指教?」
 
    「我要跟你道歉!」
 
    「哦?為了哪樁?」
 
    「為了之前挑釁你。」
 
    「呵呵,這種事你常做,你要道歉的是哪次?」
 
    「……我們第一次見面那個聖誕夜,」樓書寧看著賴天峖,瞪視後繼無力,轉為不好意思,「就算我情緒不佳,也不應該失禮,對不起。」
 
    賴天峖因此想起好幾件事,除了那個巴掌,他還想起當晚難以克制的空 虛感,還有,他已然好一陣子不曾再有那種洪水般的負面情緒。他頓時坐立難安,「你白癡啊,沒動手還道歉,要道歉也應該是我道歉。」話至此,賴天峖覺得樓書寧直接而 誠懇的眼神快要變成凌遲,於是他連忙彎身鞠躬,一方面閃躲目光,一方面表達歉意,「很抱歉對你動粗。」
 
    同樣滿懷歉意的樓書寧認為自己實在受不得這禮,所以他急急跟著彎身回敬。
 
    沒有人想起他們正牽著手站得靠近,於是,兩人的額頭在下一秒撞上彼此。
 
    他們的手在此時分開,各自回去安撫主人的額面。在疼痛與酒氣的相互作用下,樓書寧眼眶濕潤,兇狠道:「賴天峖,都是你讓畫面變得那麼傻!」
 
    「傻的是你!是你撞我!」
 
    「明明就是你撞我!」
 
    「算了我不說了現在的對話也變得很蠢,我要去吃滷味。」
 
    賴天峖說完旋身要出廚房,卻被樓書寧抓住肩膀。樓書寧哼了聲,非常 刻意地將他擠開,搶先走出去。此種幼稚行徑讓賴天峖一時無言以對,他跟著回到客廳,嚴肅地表示:「樓書寧,你應該回去念小學。」
 
    而樓書寧用夾走賴天峖碗裡的滷蘿蔔來回答。
 
 
 
 
 
 
 
 
 
 
    又過數日。
 
    其實,賴天峖一開始並沒有發現他的馬路天使消失了,是那天晚上樓書 寧進門後,嚷嚷著必須出門到便利商店買布袋戲,他閒來無事跟著出門,途中樓書寧告訴他的。
 
    樓書寧說:「你注意到麼?我有三天沒有看見你的馬路天使了。」
 
    賴天峖這才開始回想,似乎、真的,近幾日都沒有看見那個人。
 
    樓書寧高興地又說:「我看他就快放棄啦。」
 
    老實說,賴天峖不懷疑樓書寧這麼高興是因為預期將要結束寄居他人地盤的苦難,但他同樣也不懷疑樓書寧是在為他高興,高興賴天峖的麻煩終於要結束。
 
    賴天峖覺得很愉快,而他一愉快,就忍不住想要逗弄樓書寧,所以他一把搭上樓書寧的肩膀,以撫摸的力道順著對方肩線滑至衣領,將自己的弧口貼上樓書 寧肩頸交界的肌膚,同時施力將對方攬近,賴天峖刻意用拇指磨蹭樓書寧的頸背,然後 貼在樓書寧耳邊道:「說不定,那傢伙就是在暗處等你放鬆戒心呢。」
 
    樓書寧頓時起了雞皮疙瘩,連身體也僵硬起來,顯然是想要作色而不得 。賴天峖見狀,樂得幾乎想要變本加厲朝樓書寧耳際親下去。
 
    樓書寧從牙關裡擠出幾個氣音,拼湊起來剛好是:變態色情狂。
 
    這瞬間賴天峖無賴地想,反正自己都已經是變態色情狂了,所以他當真 就這樣往樓書寧的耳際親下去。
 
    樓書寧又驚又羞又怒,霎時甩掉賴天峖跳開一步,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 向賴天峖。
 
    賴天峖已經準備好要聆聽樓書寧的「指教」,但沒想到樓書寧什麼也沒 說,只是衝又衝回來踐踏了賴天峖的腳,然後飛快逃離現場。
 
    樓書寧的下腳很重,賴天峖一面笑一面抽氣,接著拖著腳步走到路邊, 蹲下來揉自己的腳背。
 
    四周很靜,靜得讓賴天峖的愉悅快速沉澱。他記得上一次自己像這樣蹲 在路邊,是因為花壇上一隻將死的麻雀。那晚的天氣很冷,儘管他快速將麻雀用手帕 捧起來隔絕寒風,麻雀依然在微弱的掙扎之後,就再也不動了。他不喜歡那樣的畫面。
 
 
 
 
    他養過一隻鳥。
 
 
 
 
    「……腳斷了沒有?」
 
    他的思緒被問句打短,賴天峖抬眼,見去而復反的樓書寧叉腰站在他身 前,沒好氣地問。
 
    他笑了兩聲,回答:「粉碎性骨折。」
 
    「很好,我一點也不同情你。」
 
    「別這麼冷酷,親愛的阿寧。我在情傷啊,你得對我溫柔點。」
 
    「這取決於你的表現。」樓書寧將自己的手伸向對方,一把將人拉起, 「走吧,回家了。」
 
 
 
 
 
    * * *
 
 
 
 
 
    賴天峖沒有想過,自己的馬路天使並不是離開,而是轉移了陣地。所以 當那個男人自不知何處走至他身旁時他毫無防備。那時他剛下班,正準備走到遠一點 ,但人比較少的公車站搭車,這時男人從旁跟上,輕喚:天峖。
 
    賴天峖頓下身子,他毫無防備。
 
    「天峖,」男人又喚,並且走得更近,對方的大衣衣角幾乎擦過他的指 尖,「天峖。」
 
    「……你之前等在我家還不夠?現在又想做什麼?」
 
    「我想見見你,因為我很想你。」
 
    「那與我無關,我現在有其他對象,你請回吧。」
 
    「天峖,」男人溫和地說:「讓我陪你走到公車站,然後我就離開。好嗎?」
 
    賴天峖不置可否,只是逕自又走。男人默默跟著,最後,男人在賴天峖跨上公車時說了聲再見。
 
 
 
 
 
    於是,從這天起,男人開始在賴天峖下班時出沒,陪他從公司走到車站 ,最後說再見。
 
    不知為何,賴天峖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樓書寧。
 
 
 
 
 
 
    「……賴天峖你出什麼神?再讓我問一次,我就把咖啡渣丟到你臉上。」正從摩卡壺內倒出咖啡渣的樓書寧抱怨道:「你問我摩卡壺怎麼用,但你根本沒在聽我說。」
 
    「『要開小火火圈不可以超出底部』,我聽到這裡。阿寧,對我溫柔點,我今天支援展場累得像條破布。你問我什麼?」
 
    「明天是星期五我不過來。」
 
    「我記得。」
 
    「後天學長要來我家午飯,你明晚要不要去住我那兒後天一起吃飯?」
 
    「阿寧你這傻瓜,這種好康我怎會拒絕,你下次直接算我的人頭不用事 先問我。」
 
    「我下次會記得直接跟你收餐費並且不會事先問你。」
 
    「阿寧,」賴天峖笑,「說了對我溫柔點。」
 
    樓書寧皺起眉頭,「你怎樣?想什麼呢?工作不順?」
 
    「我只是在放空,你沒有放空過嘛?」
 
    「所以你的綽號才會叫做『空空』?」
 
    「嘖,」賴天峖板起臉,拖長了語調,「無可奉告。」
 
    「不稀罕。你等一下先把行李收拾好,明早我幫你帶走,你下班可以直 接過來。」
 
    「好。對了我想要吃泡菜鍋。」
 
    「你可以明天下班去買。」
 
    「好,我下班買來給你後天煮,我知道一家好吃的。」
 
    「誰說要煮了?」樓書寧拋去一個白眼,「某人家的冷凍庫甚至不願意 借我冰乾貨,我何必幫他煮?」
 
    「我告訴過你拒絕的正當理由,萬一以後我男友誤以為我會煮飯,你又不能負責。」
 
    「你不是會煮了嗎?」
 
    「那哪算會煮?」賴天峖高傲地說:「我只是自力更生的翹楚。」
 
    「哈哈。」
 
    對話告一段落,賴天峖伸手去取樓書寧放在案上的咖啡,沒料到卻被像 教訓小孩般打了手背,賴天峖眨眨眼,疑問:「幹嘛?」
 
    「我煮給你看使用方法,不代表你可以在這種時間喝。」
 
    「那麼你就可以喝?」
 
    「我也不喝。」
 
    「冷掉就可惜了。」
 
    「放冷冰起來,之後做咖啡凍。」樓書寧將咖啡移至遠處,「想想你的 年紀,這種時間喝咖啡,晚上不想睡了?」
 
    「別攻擊我的年齡,雖然我不知道你多大,但難道你比我小嗎?」
 
    「正是。」
 
    賴天峖撇嘴,「文哥那混帳,一定是他出賣我的年齡。但你又能小我多少?」
 
    「不多,正好兩歲。」
 
    「原來如此,」賴天峖點點頭,「難怪我總覺得你特別幼稚。」
 
    「你給我滾。」樓書寧邊說邊取來小瓶,將咖啡裝好冰起。
 
    「好吧,我要滾去睡覺了,阿寧,你只比我小兩歲,皮膚可是沒有本錢 熬夜,睡覺。」
 
    於是樓書寧去了廁所,而賴天峖鑽到自己的被窩中躺著,片刻後樓書寧 繞過他腳邊,在爬上床時說晚安。
 
    但賴天峖並沒有回道晚安。
 
    「樓書寧。」
 
    「幹嘛?」
 
    「……你為什麼沒說要回去住你家?」
 
    樓書寧沉默片刻,輕聲開口:「我們每天見面,至少,我還看得出來你有心事。」
 
    霎時,賴天峖覺得熱氣湧入他的眼眶,他閉上眼,半真半假地說:「我要哭了。」
 
    「白癡,快睡覺。」
 
    從隔日開始,賴天峖不走正門下班,也不走平時的路回家。他會直接繞 去樓書寧那裡,然後在樓書寧打烊後,和樓書寧一起回自己家。
 
 
 
 
 
 
 
 
    然後,某天。
 
 
    下午時分,樓書寧的店裡來了一位客人。
 
    那人面容英俊,服儀端正,帶著書卷氣息。而樓書寧瞇起了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