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9(修改版)

  
    樓書寧沒有立即回應,他正從展示蛋糕的玻璃冷藏櫃中取出兩塊蛋糕裝 盤,快步送至客人桌上,回到櫃台後才說:「這是學長家妹妹做的,你們又不認識。」
 
    「是喔。」
 
    「那你晚餐吃什麼?」
 
    「自助餐便當。」
 
    「回去吃還是吃完再走?」
 
    賴天峖揚起眉,「誰要看著你的愛心便當吃自助餐啊。」
 
    「誰讓你在店裡吃了?要吃完再走我就拿鑰匙給你上去配電視。」
 
    「這麼慷慨啊還把你家開放給我吃飯,我看你不如教我做飯,這樣我就 可以用你的廚房來實驗。」
 
    「別想糟蹋我的廚房。」
 
    「放心,我只要學那種小學生都會的傻瓜料理就好了,你的廚房非常安 全。」
 
    樓書寧用一個白眼回應,「滾回你自己的廚房製造災害,我才會考慮在 心情好時指點你一二。」
 
    「好,要我乖乖回去可以,」賴天峖壞笑,「你今天晚上必須先告訴我 一種做法。」
 
    「可以。」
 
    「警告你我只有煮過泡麵。」
 
    「好啦。」樓書寧朝他擺擺手表示趕人。
 
    「警告你不要亂教,當心我之後做愛心便當給你。」
 
    這句話逗樂了樓書寧,他彎起眉眼嗤了聲,笑罵:「快滾吧,拜拜。」
 
 
 
 
    當晚,當樓書寧回到賴天峖家,才剛走入客廳,便聞賴天峖劈頭一句: 「你說要教我,我必須要再次提醒你,我真的只有煮過泡麵。」
 
    樓書寧不客氣地應:「我是說過,但我想要先洗澡。」
 
    「好啊,幫你刷背都行。」
 
    「虛情假意,噁心。」
 
    「你怕我看到你腰上的贅肉。」
 
    「我怕我忍不住用蓮蓬頭的管子勒死你。」
 
    賴天峖笑了,「阿寧,我想你在伶牙俐齒這個領域修練有成,加油加油 ,再接再厲。」
 
    樓書寧配合地拋出了一個高傲的眼神,「空空,這叫做近墨者黑。」
 
    「那你以後是否得稱我一聲師父?」
 
    「我以為你還想要學做菜。」
 
    「是,」賴天峖雙手一攤,「恭送阿寧大人前往沐浴。」
 
    樓書寧也笑了,「你可以趁這個時間整理一下你的廚房器材食材清單, 我晚點看你有什麼。」
 
    「好,你去吧。」
 
    在樓書寧轉進浴室之後,賴天峖走向自己的廚房,只用了不到十分鐘便 完成樓書寧交辦的事項,然後他回到客廳,邊讀小說邊等樓書寧出來。待樓書寧吹乾 了頭髮回到客廳,只見賴天峖側靠在沙發上枕著書,似乎睡了過去。
 
    樓書寧正想要叫醒他,要他回房間去睡,賴天峖卻在樓書寧剛接近沙發時就睜開了眼。
 
    賴天峖先是盯著樓書寧,然後眨了眨眼才說:「......是你啊,幹嘛不出聲?」
 
    「當然是我,還能有誰?我正要叫你你就醒了,去房間睡吧。」
 
    賴天峖沒有回應這個問題,他只是坐直身子讓出空位,意示樓書寧坐下。「我有一大一小兩個湯鍋、大小湯勺、水果刀、砧板、削皮器、開罐器、鹽、糖包 、雞蛋,嗯,還有啤酒和你做的麵包。」
 
    「你可以從自己煮麵開始,首先你得買麵條、撈麵網、紅蘿蔔、豆腐, 然後去買健寶濃湯,任何你喜歡的喜歡的口味都可以,大部份健寶濃湯加紅蘿蔔和豆 腐都不會衝突,然後你就可以煮湯麵了。紅蘿蔔削皮切絲或切小塊,全部切好,用不完的 包起來冷凍,豆腐切小丁,然後依照濃湯指示煮湯,只是在倒濃湯粉前先下紅蘿蔔滾一 兩分鐘,熄火下粉,攪拌均勻再開火,小滾後下豆腐,小滾後試一下鹹味,最後打個蛋 花。另外燒一鍋水煮麵,麵煮好放碗裡,結束。很簡單吧。」
 
    「我想我可以做到。」賴天峖剛回應完就打了個呵欠。
 
    「那就讓我們放自己去睡覺吧。」
 
 
 
 
 
    這天之後,賴天峖當真大肆採購了廚房用品與食材,並且每個晚上勤奮 發問,樓書寧也也十分配合地有問必答。例如某夜……
 
    「樓書寧我問你,為什麼我煮好之後試鹹度明明剛好,但稍冷之後就變得太鹹?」
 
    「賴天峖,因為熱會影響你感覺鹹或甜,而且剛煮好味道還沒融合,鹹度維持在嚐得出鹹味就好,這樣冷下來就會剛好。」
 
    「樓書寧那我再問你,麵條到底是要煮好淋湯,還是應該丟進湯裡煮?那麵線呢?」
 
    「賴天峖,我有時候會受不了你用那種鏗鏘有力的語調連名帶姓稱呼我。沒有一定,只能告訴你我的習慣,湯麵我通常煮好麵條再淋湯,湯汁少的拌麵我會煮 半熟之後丟到湯料裡面煮熟。麵線一定要另外用水煮過去掉部分鹹味,通常麵線我都會 丟到湯裡再煮一下。」
 
    例如這一晚。
 
    「好吧書寧,我麵條已經煮到出神入化,我想要開始煮飯,有什麼簡單 的菜?用同同電鍋煮飯應該不會失敗吧,網路上都說是神器。還有我炒高麗菜時整個 黃掉了,但不炒到黃看起來又沒熟……」
 
    「無法掌握炒的程度的話,可以先用燙的。高麗菜撕小塊後燙熟撈起,另外拿個碗,拍二到三瓣大蒜,去皮切碎,倒適量油後微波加熱,拌進菜裡,最後加鹽調味,也可以灑點柴魚粉。另外你也可以蒸苦瓜,材料是一條苦瓜和一罐小茂黑瓜或蔭瓜,苦瓜洗淨浸泡後剖半,刮掉籽和內膜,切大塊川燙後撈起,把黑瓜或蔭瓜罐頭倒進 去一起蒸熟。你是新手,蒸和燙不容易失敗。」
 
    又例如那日在電話中。
 
    「書寧我想吃肉!我買了雞胸肉,告訴我簡單的煮法。」
 
    「天峖你上次不是買了一罐XO醬?雞胸肉洗乾淨用紙巾把水吸乾,切 小塊後用拌入XO醬,冰起來醃兩小時,紅蘿蔔切薄片鋪在碗底,倒上雞肉,然後你家有什麼菇類都可以切片切段灑在最上面,用電鍋蒸熟。」
 
    他們晚間的對話通常依照這樣的模式進行,直到有天,賴天峖又再一次 於下班後提著便當踏入樓書寧的店,他說:「阿寧,給你的愛心便當。」
 
    樓書寧邊卸邊打開提袋,「那你呢?喔,芯姚換了新的便當盒。」
 
    而賴天峖答:「我要回去做我的廚房實驗,晚上見。」
 
    其實,當樓書寧打開便當蓋時,他真的沒有預期到這個,真的。
 
 
 
 
    但是他由衷感謝。
 
 
 
 
    樓書寧回到賴天峖家時,賴天峖正歪七扭八地斜倚在沙發上看小說,見樓書寧將空便當盒放在矮几上,僅只從書中抬起一隻眼睛。
 
    「便當盒我洗乾淨了。」樓書寧說。
 
    「拿去還給鳳芯姚,跟我報告做什麼?」
 
    「再裝就假了,賴天峖。」
 
    「阿寧,」賴天峖拖長了語調,「你知道嗎?『我有時候會受不了你用 那種鏗鏘有力的語調連名帶姓稱呼我』。」
 
    「……哼。」
 
    「所以是因為鳳芯姚做得更好吃,以至於你一打開盒蓋就發現不對?」
 
    「是因為當時你逃得太快,所以破綻百出。再說芯姚炒高麗菜喜歡放洋 蔥而不是大蒜,她還怕苦,苦瓜絕對是切薄片川燙,不可能切大塊。」
 
    賴天峖不滿道:「是你當初教說要切大塊的。」
 
    「是,因為我認為切大塊更好吃。」
 
    「既然如此,那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謝恩吧。」
 
    「我想說的是,你不敢聽我的評語。」
 
    聞言,賴天峖端正了身子,盡他所能擺出最高傲的臉色,「我能降尊紆貴,勉強聽你一句評分。」
 
    「嗯,一百分。」
 
    賴天峖眨眨眼,挑起一邊眉,「幹嘛?你這樣諂媚也沒好處。」
 
    樓書寧垂眼摺疊起裝便當的提袋,然後笑應:「嘖嘖,沒聽過心意無價嗎?」
 
    那瞬間,賴天峖覺得焦躁感莫名劈進了他的身體裡,讓他想要跳起來,嚴厲禁止樓書寧像這樣垂著眼睛笑。
 
    但他沒有,他只是哼了一聲,又歪七扭八地靠回去。
 
    「阿寧,你吃了我的愛心便當,明天回來之後必須陪我吃宵夜。」
 
    「空空,我說過我沒吃宵夜的習慣,敬謝不敏。」
 
    「吃啦,我既然奉上了『無價的心意』,你小子至少要回禮吧?你腰上的夥伴不會只因為這一次宵夜就長大,放心。」
 
    「你給我滾。」
 
    「阿寧,我想吃滷味,但自己吃多孤單啊,」賴天峖憂傷地說:「你就破戒一次。」
 
    「你可以跟我一起不要吃。」
 
    「但我想吃。阿寧你收了我心意無價的便當卻不報答,別這麼狠心,好嗎?」
 
    樓書寧皺著眉頭妥協,「好吧,但是我不要加酸菜。」
 
    「嗯。你放心,就算你腰上的小夥伴因此長大,文哥還是愛慘了你,放心。」
 
    「你想死嗎?」樓書寧咬牙切齒。
 
    「不想,和你死在一起感覺太肉麻。」
 
    賴天峖因為這句話獲得一個完美的瞪視。
 
    事情就這麼定下,他們接著各自去做各自的事。夜裡樓書寧躺在床上,突然覺得事態微妙。他們其實認識不久,但卻已然像是往來多年,難道這便是人家說 的一見如故一拍即合?
 
    ……一拍、即合?
 
    思及此,他們初見時賴天峖雷霆萬鈞的一掌閃進他的腦海,樓書寧霎時 燒紅了臉。妒令智昏,足以讓他現在用棉被將自己悶死。
 
 
 
 
 
 
 
 
 
 
 
    樓書寧將臉埋進枕頭裡,憋住一肚子的哀嚎。他平常真的不是一個沒禮貌又會沒事找碴的人!真的!
 
 
 
 
 
 
 
 
 
 
 
    ----------------------------
    年假之後,真不想問候自己腰上的小夥伴啊(落淚)
    已經變成大夥伴了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