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8(修改版)

  
    「我有嗎?最難以下嚥的相反是最好入口,而不是最美味吧?」賴天峖 頓了頓,從下方櫥櫃掏出泡麵又問:「泡麵吃嗎?」
 
    「不吃。快承認你稱讚我了吧。」
 
    賴天峖笑答:「樓書寧你有夠煩。」
 
    當賴天峖提著煮泡麵的小鍋回到客廳,樓書寧自窗邊旋身,走到他旁邊 坐下,將電視打開。
 
    「他還在那裡。」樓書寧說。
 
    「你選擇以看電視取代含情脈脈地關注那個人,我想是明智的。關注太 久,我就要擔心你愛上他了。」
 
    「賴天峖。」樓書寧不耐煩地喚。
 
    「是的我明白,你是忠貞不二的。」
 
    「其實我剛才突然想到,你根本可以去我那邊暫住,我家去你們公司也 方便,而且你的馬路天使如果看到你搬去和我一起住,應該也會死心了吧?我有客房 ,你住久一點也沒關係。」
 
    賴天峖覺得,樓書寧真是個可愛的朋友,但是他不得不拒絕這樣的好意 ,「我很感謝你,也知道住我這裡對你不太方便,但請再忍耐半個月。如果我去你那 裡暫住,恐怕要動用搬家公司才真實,這樣會有很明顯的破綻,而且最重要的是,」賴 天峖溫和的語調陡然轉為憤恨,「憑什麼撤離的要是我而不是樓下那個混帳?我這裡房 貸都還沒繳完我才不走!」
 
    樓書寧被對方的語調轉換逗樂了,「賴天峖,你真幼稚。」
 
    「我這叫務實,我每個月辛苦繳房貸,當然要住夠本!」
 
    「是是是,對了星期五晚上我要烘豆不方便過來,你要不要去我那停留 一天?」
 
    「當然好,管飯的吧?」
 
    樓書寧橫他一眼,「星期五要開店不管飯。」
 
    「那你星期五晚上想吃什麼我下班買去,星期六我要睡到中午然後我想 吃上次那個油醋、菇類和甜椒弄在一起的涼拌。」
 
    「你竟然還點菜……弄點簡單的可以。」
 
    「剛才的涼拌算簡單還不是?」
 
    「油醋已經做好了,所以很簡單。」
 
    「其他的除了南瓜之外什麼都好。」
 
    「挑食可恥。」
 
 
 
 
 
    賴天峖聳了下肩膀不作回應。
 
    他已經開始期待起星期六的午餐。
 
 
 
 
 
    其實當樓書寧說只弄簡單的,賴天峖還有些不相信,因為他想,如果連 那道這麼好吃的油醋涼拌都叫做簡單,那樓書寧的簡單一定和正常人不一樣。
 
    這樣的期待讓他在星期六起床後,看見客廳桌上兩個砧板及中間的一壺 茶時略感失望。每個砧板上放了一小碗切丁水果淋優格,插了湯匙的馬克杯濃湯還有 對切的法國麵包,其貌不揚。
 
    樓書寧率先坐下打開電視,指著左邊的砧板說那份是賴天峖的。
 
    「原來不招待文哥時你就用砧板吃飯,我的油醋涼拌呢?」
 
    「賴天峖,用砧板吃飯是一種藝術,右邊那塊法國麵包的餡料就是你的 油醋涼拌。」
 
    「喔。」賴天峖接著坐下,看樓書寧又開始播放布袋戲,他拿起右邊的 法國麵包咬了一大口。然後他覺得自己錯了他不該失望這東西簡直太好吃了!他要和 樓書寧當一輩子朋友!然後他換了左邊的法國麵包,同樣咬了一大口。左邊麵包的餡料 是煎馬鈴薯片搭配培根炒洋蔥,中間墊了一層蛋皮。最後他喝了一口湯,湯是清爽的蔬 菜口味,湯少料多。賴天峖用崇敬的目光看著屬於自己的這一份砧板餐,他覺得自己連砧板都可以吃下去。
 
    「……夠吃嗎?」樓書寧問。
 
    「嗯嗯。」賴天峖一邊咀嚼一邊點頭。
 
    「那就好,你看起來很餓。」
 
    賴天峖嚥下口中的食物才應:「如果你今天拿外賣便當放在我面前,我 可能就不餓了。」
 
    樓書寧聞言失笑,「我覺得自己似乎又被稱讚了。」
 
    賴天峖並不回應,只是高深莫測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再咬一口麵包。
 
    「那你下午有什麼打算,賴天峖?」
 
    「打算找個地方當沙發馬鈴薯。」
 
    「哈,回你家,或者你想留在這裡也可以。」
 
    「好啊,我可以考慮留下來,讓你家蓬蓽生輝久一點。」
 
    「滾啦!」樓書寧笑罵。
 
    「喔,或者我也可以當你一天臨時工,反正我明天也放假。」
 
    「我沒有工資給你。」
 
    「請我一杯咖啡就好。」賴天峖又咬了一口麵包,然後對著餡料說:「 友情萬歲!」
 
 
 
 
 
    * * *
 
 
 
 
 
    說,那天鳳文歆提出了去賴天峖家做客的請求。
 
    鳳文歆的原話是這樣的:我要去打擾你和書寧的兩人世界,不容拒絕。
 
    而賴天峖是這樣回答的:幼稚、無聊、不可理喻、為老不尊,至少下班 再說吧。
 
    「又沒八卦,還要下班再說。」鳳文歆半真半假地抱怨。
 
    「你乖,」賴天峖看了自家前輩一眼,「等到了我的地盤,就跟你八卦 你學弟。」
 
    於是當晚樓書寧一回到賴天峖的公寓,就看見他和自家學長兩人姿態隨 意地靠在沙發上喝啤酒,賴天峖正說到:「……你學弟超恐怖夢遊時會吃人豆腐,話 說那天晚上我被些微動靜吵醒,睜眼一看,你家學弟正在幫我把拖鞋鞋尾對床襬正,擺 完了還伸手替我壓好被角,我原本還想說樓書寧真體貼晚上還起來幫人蓋被,結果下一 秒他就把手貼到我的腰上還摸了好幾下、」
 
    「胡說八道!」樓書寧衝進來打斷賴天峖,瞪著眼睛叫:「我不可能這樣!那不可
能是我!」
 
    賴天峖並不理會樓書寧,只是笑著又說:「我原本想衝你學弟發脾氣, 沒想到他眼睛根本沒睜開,一步三晃地去了廁所又晃回床上,中途沒有看我一眼,我 懷疑他甚至沒看路。絕對是夢遊。」
 
    「最好是這樣!算了!這就是貴公司企劃部幼稚的優良傳統!我要去洗 澡不跟你計較!」樓書寧啐了聲,甩頭入內。
 
    聽見浴室的門被甩上,鳳文歆用手上的酒罐碰了賴天峖的酒罐,輕聲道 :「他以前和祖父母一起住,晚上如果有醒來就會去幫長輩將拖鞋放好被子蓋實。雖 然他的祖父母已經過世好幾年了,但如果他沒有睡好,就會出現一些舊習慣……記得他 第二次還第三次來我家住,那晚他起來幫所有人蓋被,我在他眼前揮手他也沒看見,只 是晃回床上睡覺。」
 
    「我覺得好嫉妒啊,我也希望自己可以邊走邊睡,而不是一有動靜就醒 來。」賴天峖認真地嫉妒了。
 
    「呵呵,他很可愛吧。」鳳文歆笑得見牙不見眼。
 
    「這哪裡來的結論?文哥,你就是個蠢爸爸。」
 
    「他難道不可愛麼?你看,你們也沒認識多久,他就願意幫你處理你的 麻煩。」
 
    賴天峖嗤了聲,「我聞到一股酸味,男人的嫉妒心真醜陋,文哥你知道 嗎?你距離這樣做會可愛的年紀已然太遠。」
 
    鳳文歆也學他嗤了一聲,「那你說我是嫉妒誰呢?這種事情你也是可以 找我的呀。」
 
    這句話立刻招來賴天峖的鄙視,賴天峖刻意抬手淘了下耳朵才回應,「我想這是幻聽,某個成天想回家陪妹妹的妹控剛才似乎說了人話。」
 
    「這事兒處理起來簡單,」鳳文歆笑得陽光燦爛,「我就叫我妹去跟書 寧住一陣子。」
 
    「孤男寡女……」
 
    「正好。」
 
    賴天峖扔去一個白眼,「齷齪的大人。」他想,可憐的樓書寧。
 
    這時樓書寧拎著吹風機回到客廳,「學長,你有帶換洗衣物嗎?要借你嘛?」
 
    鳳文歆笑嘻嘻地反問:「你想要我留下來?」
 
    樓書寧翻了一個白眼,「我回來時有在樓下看到你的車,然後,我看到 你在喝酒。開車來還喝酒,難道不是要留宿?」
 
    「今天大家都喜歡對我翻白眼,真過分。」鳳文歆說著也翻了一個白眼 。
 
    「所以你該檢討你的為老不尊,文哥。」
 
    「書寧借我睡衣。」
 
    「好啊,那你明天呢?」樓書寧問:「你休假?」
 
    「沒有,明天順便載天峖去上班,為了感謝我,他說會借我襯衫。」
 
    「可賴天峖的襯衫……」
 
    「樓書寧,」賴天峖挑眉,「請問你有何高見?」
 
    「學長的腰說不定會卡住,賴天峖的衣服版型那麼騷包。」
 
    話才說完,他的臉立刻被鳳文歆狠狠掐住,「這張嘴剛剛說了什麼啊? 你學長的『腹肌』怎麼會卡住東西!」
 
    樓書寧立刻說:「腹肌是無辜的,全是賴天峖衣服的錯。」
 
    賴天峖悠悠啜了口啤酒,視線在樓書寧腰線上左右掃視,最後冷笑一聲 ,總結道:「醜陋的嫉妒。」
 
    後來鳳文歆被趕去洗澡,而賴天峖在床面上攤平了幾件襯衫,要樓書寧 一起挑選。
 
    「穿去上班而已有差嗎?」
 
    賴天峖理所當然地應:「讓一個帥哥穿得賞心悅目坐在你面前,難道不 好嗎?順便一提文哥和我的座位相對。」
 
    「那我有什麼好處?」
 
    「你可以順便穿穿看,讓你的腰腹接受挑戰。」
 
    「滾。」樓書寧橫他一眼,「這不錯,灰藍色直紋,學長適合灰藍色。 」
 
 
 
    賴天峖笑了笑,將挑中的襯衫掛出來,其他重新收進衣櫃。他想,如果 是樓書寧就比較適合格紋,暖橘色的細格紋。
 
 
 
 
 
 
 
 
    -------------------------------------------
    我喜歡的美食節目主持人兼大廚,最喜歡用砧板擺盤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