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7(修改版)

  
    賴天峖扯了下唇角,將客廳窗簾撥開一道縫,往外看去。只見方才西裝 筆挺的男人站在樓下有些距離的地方,痴痴望著這個方向。
 
    如果你懂得寂寞,便會知道,寂寞感蔓延感染如斯快速。賴天峖覺得胸 口像是被什麼東西悶住,所以他快速放下了窗簾,冷淡道:「那可不是天使,別把同 情放錯了地方。他就外表可以騙騙人,我想要趕走他。」
 
    樓書寧頓了下,「他看起來很真心。」
 
    「那個人總是很真心,也總是太多情。」
 
    「但你看起來似乎正因為他而傷心,既然如此,為何不考慮給對方一個 機會?」
 
    「你幫他說話是不是因為想消滅情敵?」賴天峖哼聲,「我和他分手之 後就沒有可能了。樓書寧,你怕鬼我可以陪你,平安符也可以借你,而你已經答應會 幫我趕走他。」
 
    樓書寧不再多說什麼,只問:「親愛的朋友,如果你叫我阿寧,我應該 喚你什麼?天天?小峖?」
 
    「親愛的貴人,」賴天峖假笑,「你可以叫我空空。來吧阿寧,行李拿 過來放房間,你睡床,床單和枕巾我都換過了,被單現在要洗有困難,如果你會介意, 我再拿一件床單讓你墊在棉被下。」
 
    樓書寧眼角一抽,「你做了什麼會讓我介意到連被單都要換?」
 
    賴天峖愣了下,隨即嗤笑一聲,「少不純潔了這位先生,那是我平常蓋 的被每天睡的床,就像如果我現在要把身上這件T恤脫下來借你穿,難道借給你之前 我不用洗過嗎?」
 
    樓書寧轉而困惑地問:「如果是髒的當然要先清理再出借,但如果是乾 淨的為什麼還要再洗?寢具應該很乾淨吧?」
 
    賴天峖想著「人再乾淨都有氣味尤其是每天睡的床」但卻說不出口,「 你介不介意就是一句話,問這麼多幹嘛!」
 
    聞言,樓書寧的表情從困惑轉為意有所指的微笑,「沒幹嘛。」
 
    賴天峖忍不住橫他一眼,「停止你汙穢的想像!是因為味道啦你這白痴 !也不是你以為的那種味道,像你用薄荷味的洗髮精,我就不是,棉被上有我的洗髮 精肥皂保濕用品混合起來的氣味,怕你聞了會想吐可以嗎?」
 
    「不至於會想吐吧……啊!你該不會是用薰衣草味道的洗髮精或肥皂之 類的吧?」思及此,樓書寧連忙靠近賴天峖嗅了下,「還好不是,我個人覺得薰衣草 的味道很嗆,很久以前去學長家住時他竟然用什麼薰衣草香氛袋真是噁心斃了,還好那 時候天氣都不錯,床單被單洗好很快就乾,不然從他櫥櫃拿出來的東西我還真不敢用。 」
 
    「不要聞人你是狗嗎?」賴天峖抬手擋開樓書寧,「可惜你運氣不錯, 我之前也是用薰衣草香氛袋,因為聽說可以幫助睡眠,後來覺得沒什麼效果就拿掉了 。」賴天峖聳肩。
 
    「拿掉好,要助眠安眠不如喝我家花草茶。是說我睡外側還內側?」
 
    「我打地鋪。」
 
    「在這種冷天打地鋪?你的床雖然是尺寸較小的那種雙人床,但畢竟還 是雙人床,睡我們兩個應該可以吧?」
 
    「……樓書寧,雖然我早知道你天性叨念,但你不覺得你今晚的話和問 題都太多了嗎?」
 
    樓書寧微微紅了臉,「對不起,雖然是因為你遇到事情所以我才來,說 這種話有點不好意思,但老實說我現在覺得有點興奮……」
 
    「什麼意思?」
 
    樓書寧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沒有住過別人家,所以感覺很新鮮,如果 哪天學長一起來,就會像畢業旅行。」
 
    賴天峖翻了個白眼,「畢業旅行只有三個人也太冷清,況且你至少住過 文哥家吧。」
 
    「學長家又不是別人家。」樓書寧理所當然地回答,然後被賴天峖一把 推在床上,作勢要用枕頭謀殺他。
 
    「是,就你跟文哥感情好!」
 
    樓書寧邊笑邊閃躲,又說:「至於畢旅……三人不會冷清吧?學長說他 畢旅時也是分配到三人的房間。」
 
    賴天峖謀殺完後,順勢滾到床鋪內側躺下,樓書寧提到畢旅,讓他也開 始懷念起學生時代,「我畢業旅行一直都是睡通鋪,應該沒有人睡單人房的吧。」
 
    「我沒參加過不很確定,但以前班上畢旅,似乎只有老師是單人房。」
 
    「你為什麼不參加?」
 
    「家中只有長輩在,我不放心外出太久。」
 
    賴天峖笑,「原來你的愛操心是天生的,你爸媽能把你養大,他們就會 照顧自己。」
 
    「我家是爺爺奶奶,他們自己在家我不放心。」
 
    感覺到話題偏向私人,賴天峖噢了聲跳起來,快手快腳攤開地舖,然後 從床上抽走一個枕頭,「好了睡覺吧。」
 
    「你真要睡地舖啊?」樓書寧抓抓頭,「床你的你睡吧,我睡地舖。」
 
    「我單戀你耶,當然讓你睡床。你半夜起床尿尿不准踩到我。」
 
    樓書寧用一個白眼回應。
 
    賴天峖問:「你明天幾點起來?」
 
    「我想一下……大概七點。啊我要刷牙浴室借我,另外我有做一些麵包 可以當早餐,等一下冰箱借我冰。」
 
    「那我後天開始再請你早餐,需要什麼自己來別客氣,」賴天峖黏在枕 頭上不想起來,「我會把備份鑰匙給你,有問題再跟我說。睡了。」
 
 
 
 
 
 
    這一晚賴天峖睡得很不好。
 
    樓書寧的呼吸聲傳到了他的夢裡,清晰、輕柔,像是那個西裝筆挺的男 人彎著眉眼對他說話時一樣。
 
    然後他感覺到男人斜倚上他的肩膀,輕輕喚著:天峖、天峖。溫柔自然 得像是他們從未分開過,而賴天峖竟也忘了他們已然分別。
 
    他似乎得到了一個吻,所以他笑嗔:「你啊,不去讚揚你鍾愛的大才子 ,來這兒跟我這小老百姓撒什麼嬌?」
 
    男人抬起頭與他四目相交,霎時賴天峖悚然一驚,這人竟是樓書寧,對 了,這呼吸聲一開始就是樓書寧。
 
    樓書寧平靜的神色對著一個不知名的方向,開口道:「賴天峖,你有一 位馬路天使呢。」
 
    賴天峖渾身一顫,驚得睜開了眼。
 
    ——真是惡夢!
 
    他往床上看去,想確認自己確實已從夢中醒來。只見樓書寧微微側著頭 ,呼吸平穩綿長,睡得很沉。
 
    是樓書寧,不是那個男人。
 
    賴天峖疲倦地抹了把臉,確認過時間,又閉上了眼。
 
 
 
 
 
    * * *
 
 
 
 
    樓書寧自夢中驚醒,女孩甜甜的笑意就懸在眼前。
 
    「難得看見你打盹,今天比較累?」葉詩涵拍拍他,晃了下自己手上的 話筒,「來吧,有你的電話。」
 
    樓書寧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昨晚有點沒睡飽……」見葉詩涵手上 還捧著一些回收的杯盤,他連忙跳起來把東西接過去,「葉詩涵,今天一整天都不是 妳的上工時間,妳不要隨便工作!溫書假的本分就是在家念書!」
 
    「我喜歡在外面唸書。」葉詩涵把話筒塞到樓書寧手中,又抽走了杯盤 ,「你的電話,快接。」
 
    樓書寧一面用不滿的視線看著葉詩涵,一面接過電話。才剛出聲,對方 連招呼都沒打,劈頭就是一句:「樓書寧食言而肥,會變成超級胖子。」
 
    他皺起了眉,「賴天峖,如果你很閒,你可以去回饋社會,而不必來騷 擾我。」
 
    「你這樣不守信諾,不是一個好學弟該有的作為。」
 
    「我哪裡不守信諾?而且我不是你學弟謝謝。」
 
    「你說要來我家讓我招待一陣子,但我剛回家時發現,你把行李帶走了 。」
 
    「……我忘記另外帶包包裝隨身物品,只好先整個拿走。」
 
    「喔——阿寧,你傻得真不可愛。」
 
    「空空,你的態度若是客氣一些,你的人會可愛十倍。」
 
    賴天峖不置可否,話題一轉,「其實我打來,主要是想問你宵夜想吃什 麼,我請。」
 
    「謝了,不過我沒有吃消夜的習慣,況且你的馬路天使若在門外,你回 家就回家,別隨意出門的好。」
 
    「那好,那我要買豆子,晚上順便幫我帶來。」
 
    「哪種?要多少?」
 
    賴天峖在電話這頭笑了兩聲,「你推薦一種吧,我一人喝所以不用太大 包。喔對,可以幫我磨好嗎?我沒磨豆機。」
 
    「好。」
 
    「那就拜託啦,拜拜。」
 
    「給我等一下賴天峖,你買東西都不問價錢嗎?就不怕我坑你?或是拿 最貴的要你買單?」
 
    「事實上求之不得,沒請你吃到飯,那至少要捧場你的生意。」
 
    聞言,樓書寧皺眉道:「我不喜歡這樣。」
 
    賴天峖則是嗤了聲,輕快地說:「但是我喜歡。你別古板,禮尚往來大 家都會比較愉快,先這樣,晚點見。」他說完就要掛電話,樓書寧連忙又叫住對方, 問了他喜歡的口感和家中的咖啡機,然後才結束通話。
 
    通話結束不久後,鳳文歆推開店門走進來,招呼道:「書寧,我得到好 吃的點心拿來分你,樓上借我地方吃飯。」
 
    「謝了。」樓書寧摸出自家鑰匙拋過去,「自己上去吧。」
 
    「喔。是說~~我聽說你這幾天都要去住天峖家,」鳳文歆半真半假地嘆 ,「我覺得我這個老人家被年輕人排擠了,你們竟然偷偷變得那麼要好。」
 
    「你真無聊。賴天峖沒跟你說我幹什麼住過去?」
 
    「他說他有一位狂熱粉絲對他造成了一些困擾。」鳳文歆笑笑,「老實 說你們認識也沒多久,這種事情,為何找你幫忙?」
 
    「因為我剛好在場。」樓書寧伸手碰了自家學長肩膀一下,「別擔心, 事情不麻煩,去吃飯吧。」
 
    鳳文歆沉默片刻,捏住樓書寧的臉,無奈道:「你就是個白癡。」
 
    之後鳳芯姚來找鳳文歆一起回家,然後一起把鑰匙拿來歸還樓書寧。離 開之前,鳳文歆瞪著他又說了兩次:「你就是個白癡,白癡~~」
 
    樓書寧忍不住回道:「你有夠煩,要不要我現在就打給賴天峖,跟他說 因為他沒約你所以你吃醋了,要他立刻來跪求您蒞臨他家?」
 
    鳳芯姚哈哈大笑,一把拖走正要回話的鳳文歆,輕快地說:「讓我把這 一隻帶走,寧哥晚安,掰掰。」
 
 
 
 
    * * *
 
 
 
 
    當樓書寧用備用鑰匙打開賴天峖的家門時,賴天峖從影集中抬眼,招呼 了句:「嘿,小天使,恭迎小天使回歸。」
 
    樓書寧挑起眉,「幹嘛?」
 
    「文哥今天威脅我不准欺負他的小天使,必須把你供起來好好對待。」 賴天峖回答。
 
    而樓書寧哼了一聲,「學長沒那麼幼稚好嗎?」
 
    「他真的說了。」
 
    「是是是。我買了鮮奶和豆漿,滋潤一下你只有啤酒的冰箱。」樓書寧 說著放下一部分物品,往廚房而去。
 
    賴天峖立刻跟了上去,「文哥真的說了,真的,你竟然不相信,這算什 麼小天使?」
 
    「我相信啊。還有我不是什麼小天使。」樓書寧敷衍道,「你的冰箱真 的好空,冷凍庫也好空,我有些乾貨可以借冰你家嗎?」
 
    「你不相信!」
 
    「好啦那我現在信了。可以冰嗎?」
 
    「你在騙我。不准冰,萬一我以後的男友誤以為我會煮飯,誰能負責? 」
 
    「賴天峖你又煩又小氣!」樓書寧懷疑起鳳文歆和賴天峖工作處的磁場 是否有什麼異變,讓這幾個傢伙的情商直線下降,「咖啡拿去收好,四百五十元拿來 。」
 
    「誰叫你竟然不信。」賴天峖走出廚房取錢交給樓書寧,才取過咖啡粉 收至空蕩蕩的櫥櫃中,「他真的說了,簡直幼稚到極點。」
 
    「你也一樣幼稚到了極點。」樓書寧忍不住回,「我懷疑幼稚是貴公司 企劃部的優良傳統。」
 
    「怎麼會是?」賴天峖盡己所能發出最虛偽的口吻柔聲道:「敝部的優 良傳統,是奉樓書寧先生為國民偶像。」
 
    「你怎麼能這麼虛偽?」
 
 
 
 
 
 
 
 
    「那有什麼難?」賴天峖不屑道:「我還能用最真誠的表情告訴你樓書 寧做的飯是我有生以來吃過最難以下嚥的東西呢。」
 
 
 
 
 
 
 
 
 
 
 
 
 
    ---------------------------------------
    努力回想了家裡沒磨豆機的當年,真的很難熬啊賴天峖還是快去敗一台 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