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6(修改版)

 
    房門才打開一條縫,他清楚地看見一團白霧快速鑽入,飄到陰影處化作模糊人形。然後,霧狀人形似乎發現了他……
 
    男孩幾乎要尖叫,他二話不說衝至隔壁房間,往祖母被窩裡撲去。
 
    那時,男孩的祖母柔聲安慰著:來,牽著手,只要兩個人一起,鬼就不敢靠近。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 * *
 
 
 
 
 
    雖然當下賴天峖對於自己的表白影響到樓書寧心情的這件事有所介懷,但沒過多久他便將此事拋諸腦後,說到底他早已預告自己會有所行動,這已然仁至義盡,樓書寧心情如何,並非他的責任。是以週末的餐聚雖然有些小插曲,但對賴天峖來說,仍然是愉快的心情大過於其他。就算他的告白沒有被接受,但至少他已經交代了自己的心情。
 
    唯一遺憾的是,鳳文歆並無誇大樓書寧的做菜手藝,排除掉南瓜的阻礙後,這讓賴天峖深刻感受美味料理有多撫慰心靈,故而導致兩天後的晚上,賴天峖突然不能適應獨自在公寓裡以外賣便當解決晚餐。
 
    便當不難吃,但沒有樓書寧的家常菜順口,沒有樓書寧用新鮮多樣食材搭配起來的均衡清爽,沒有樓書寧在料理時低油低鈉的健康考量。
 
    沒有被照顧的感覺……就算樓書寧其實是在照顧鳳文歆,而非他這個新認識的朋友。
 
    賴天峖對著便當困擾起來,吃便當這件事突然讓他感覺異常孤單,但他又沒有辦法下廚來自己照顧自己,他不會做菜,他的公寓小廚房只有燒過開水和泡麵,甚至沒有菜刀和砧板。
 
    門鈴在這時響了兩聲,由於不是公寓一樓大門的對講機鈴聲,而是自家門鈴,賴天峖猜想應該是鄰居,因此並未從門孔確認來人,便直接打開木門。
 
    然而打開木門的那瞬間賴天峖就後悔了,門前的男人一身西裝筆挺,英俊整齊,臉上的表情溫柔而哀傷,他說:「天峖,好久不見。」
 
    賴天峖並不想見到這個人,他在動物園避過他一回,沒想到對方竟能找到他的住所來。賴天峖隔著鐵門,冷下臉問:「你怎麼知道我家?來幹什麼?」
 
    「天峖,或許你不相信,我一直很想念你……你辭去工作,換了號碼又搬家,我一直在找你……」
 
    「你大可不必如此,時間省下多陪陪你漂亮的情人,不是更好?」
 
    「我們分手了。」
 
    「喔,真遺憾。不過那也不關我的事,你不必告訴我。」
 
    「對不起,天峖,我是真心請求你的原諒。」男人看著他,神情語調都非常誠懇,「我真的很希望,我們可以重新來過。」
 
    賴天峖捏緊拳頭,指甲幾乎要掐進掌心,憤怒與受傷撕扯著他的神經,他覺得心口煩悶,眼眶發疼。賴天峖緩緩呼出一口氣,回應了一聲冷笑,「不好意思要辜負你的真心,但我早已移情別戀,愛上其他人。」
 
    男人輕問:「天峖,你不能給我一次機會?」
 
    「不能,因為我已經有一個更溫柔的情人。」
 
    「我會比他更愛你。」
 
    「或許吧,」賴天峖嘲諷道:「但是我的他溫柔體貼帥氣可靠,家財萬貫,還有一畝石油田,你說我為什麼要放棄他,選擇你?」
 
    「天峖,你總愛說笑,」男人的語調有十足把握,「我觀察了好幾天,你的住處,從來只有你一人出入。」
 
    霎時,賴天峖感覺腦海裡有條線在剛剛斷裂,他厲聲質問:「你跟蹤、」
 
    對講機的鈴聲在這時候響起,打斷了賴天峖的語句,也讓賴天峖突然意識到在門口吵架簡直是讓全公寓的人看笑話,他恨了一聲,接起對講機,「哪位?」
 
    對講機的影像窗同時跳出畫面,只見樓書寧神色不安,僵硬道:「我是樓書寧。賴天峖,請問我之前是不是把平安符忘在你家?」
 
    賴天峖停頓了下,緩聲回答:「嗯,我收在房間,你上來拿吧。」接著他掛上話筒,推開鐵門,瞪著門前的不速之客,「我家人回來了,你請吧。」
 
    男人還來不及回答,樓書寧已然衝至門前,樓書寧臉色蒼白,喘著氣要開口,卻先一步被賴天峖的動作打斷,賴天峖迎上前去擁抱樓書寧,溫聲道:「阿寧,別總是急匆匆的,你身體不好,不是說了別這樣跑動嗎?進來再說吧。」
 
    然後他投給男人一個不友善的視線,逕自攬著人進門。
 
 
 
 
    賴天峖知道樓書寧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因為隔著衣服就能感覺到,可儘管如此,樓書寧卻也配合著沒有掙動。但門一帶上,樓書寧立刻跳開好幾步,但卻又像是被驚得震了下身子,衝回來死死捏著賴天峖的手。
 
    感覺到樓書寧指尖的涼意,賴天峖不客氣地笑了,「樓書寧,你真是我的貴人,雖然我不明白你現在的舉動有什麼重大涵義。」
 
    「…………我頭暈,你借我扶一下。」
 
    「頭暈還能一口氣跑到三樓來,真是不簡單。」
 
    「我跑完才暈不行嗎?我要拿我的平安符。」
 
    「關於這一點,」賴天峖拉著他的手,領他到客廳沙發坐下,「你既然頭暈,就先
休息片刻,然後再說。」
 
    樓書寧防備地望著他,「你打什麼算盤?我現在沒時間陪你抬槓,現在店裡只有詩涵和幾位常客幫忙顧,平安符拿一拿我得回去收拾。」
 
    賴天峖點頭表示理解,並且笑得友善極了,「事情是這樣的,其實呢,因為我被壞傢伙纏上了,他就站在門口,剛好你來,我就想說,噯呀阿寧英明神武,必然會救我,所以……雖然我沒有看見你的平安符,迫於無奈,也只好騙你上來。」
 
    樓書寧的表情扭曲了下,「你欠人家桃花債還是仙人跳人家?」
 
    「其實是他對我一見鍾情,想要以身相許,無奈我早已心有所屬。」
 
    耳聞心有所屬四字,樓書寧再次露出「自己幹嘛要多管閒事」卻又不得不為的痛苦表情,「我早跟你說過學長有喜歡的人了,你看開一點。」他安慰道:「別因為心情不好就跟朋友吵架,之後去跟人家和好。」
 
    「那個人不是我的朋友。」賴天峖皺緊眉,接著舉起被握住的手,「好了我道歉,對不起騙了你,請問可以放手嗎?」
 
    樓書寧拉著他的手文風不動,說:「賴天峖你騙了我,你得補償我。」
 
    「怎麼補償?以身相許?」賴天峖諷道。
 
    樓書寧忍耐著沒有發作,只是接著說:「你有沒有佛珠或者平安符,有效的那種。」
 
    「有沒有效是什麼意思?」賴天峖用空著的手,自衣領下勾出一截紅絲線,「你亂說話小心被神明打屁股。」由於這時樓書寧投來的視線實在太直太露骨,賴天峖被看得頸背一毛,連忙把絲線藏回衣領下,瞪向他,「別亂看,這是我的。」
 
    「借我一下,可以嗎?」
 
    「你有沒有搞錯,平安符沒有在借人的。」
 
    「一天、不,一小時就好。」
 
    「不借。樓書寧,你到底怎樣?你的平安符掉了,找時間再去求一個就好,要借別人的也太瞎了吧。」
 
    樓書寧沒有回答,只是突然間渾身一顫,看向自己的左肩,又看向賴天峖的脖子,接著,咬牙湊上去。
 
    當樓書寧摟上來時,發涼的指尖擦過賴天峖後頸,讓他打了個寒顫,然後他被一手勾脖子一手環腰的緊密姿勢用力抱住。賴天峖第一個念頭是「樓書寧好涼」,第二個念頭是「樓書寧發神經了」。
 
    但賴天峖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發現樓書寧輕輕的在顫抖。
 
    「你真的不太對勁。」他抬手在樓書寧的背上輕拍兩下,對方的身子發涼,但他手掌下的衣物觸感卻有些潮濕,「喂,你在冒冷汗,到底哪邊不舒服?到底有沒有去看醫生?」樓書寧沒有回答,只是抱得更緊。
 
    賴天峖嘆氣之後不再說話。樓書寧的力道緊得有些疼,他想,他許久沒有這麼被擁抱過了,而這樣的力道似乎舒緩了男人來訪帶給他的憤怒與受傷。
 
    不知過了多久,樓書寧終於抬起埋在賴天峖肩上的頭,唸了一聲「走了」,才拉開自己和賴天峖的距離。
 
    而賴天峖的手卻在這時抓上樓書寧的衣襟,「解釋。」樓書寧的臉因為這句話快速發紅,他閃躲著賴天峖的視線沒有吱聲,所以賴天峖加大手勁,冷淡地說:「你性騷擾,沒有解釋?」
 
    霎時樓書寧瞪向他,拔高音調,語尾還差點破音,「性騷擾?!」
 
    「我是同志,我喜歡男人,你是男人,你吃我豆腐。解釋。」
 
    樓書寧覺得這樣的理論有哪裡奇怪,可是他一時間想不到該如何反駁,而且似乎真的是自己理虧,所以他吱唔其詞地解釋:「因為有東西搭了我的肩膀……」
 
    「什麼東西?」
 
    「你、你相信有鬼嗎?」
 
    「啊?」
 
    「鬼。」
 
    鬼才會相信這套,所以賴天峖一臉的不相信,可他卻以異常認真的口吻回答:「喔,這種事是誰也說不準的,不過這跟你剛才的舉動有何關係?」
 
    「就說了有東西搭我肩膀!」樓書寧惱羞成怒地叫:「我回去了!再見不用送!」
 
    「樓書寧,你還是沒有回答其中的關聯性,再不說我就去跟文哥哭訴你非禮我。」
 
    樓書寧扭曲著表情,不甘不願地應:「有東西搭我肩膀,你不借我平安符,我只好靠你近一點。你的平安符很有效,你要好好珍惜。」
 
    賴天峖沉默片刻,「……很有效嗎?」
 
    「嗯。」
 
    「所以現在沒事了?」
 
    「那個走了。」
 
    「那、是否還會再來?」
 
    「賴天峖你不要烏鴉嘴!」
 
    「我看你是生病了吧。」
 
    「我很健康,隨便你信不信。」
 
    「你不是說頭暈,上次在動物園也是。」
 
    「那是也是有東西搭我肩膀,但你要我怎麼說?!」
 
    賴天峖突然就笑了,「說起來,我覺得我們真有緣呢。上次在動物園也是,你遇到東西搭你肩膀那時,我把你拉到角落是為了閃避一個人,那是我的前男友,對我來說等同於鬼怪,今天也是,他就在門外。」賴天峖見樓書寧只是瞪著自己,自顧自續道:「我想要趕走他,幫我好嗎?我可以借你平安符當作酬謝。」
 
    樓書寧斷然拒絕,「我不要,你自己的人際關係,你自己處理。」
 
    「他跟蹤我。」賴天峖頓了下,「怎麼樣,有沒有比你非禮我還恐怖?」
 
    「賴天峖,」樓書寧嚴肅道:「不要開玩笑,如果你是說真的。」
 
    「我是說真的。」
 
    「好,怎麼幫忙?雖然我覺得這種事情如果太過分了還是報警安全。」
 
    樓書寧毫不猶豫的態度又讓賴天峖生出其實他們是多年好友的錯覺,賴天峖眨眨眼,回答:「我的想法很簡單,因為我還沒伴所以他不死心,你來我家讓我招待幾天做個鋪陳,然後找一天陪我去跟他說清楚。畢竟在一起過,我不想把事情鬧得太難看。」
 
    「怎麼樣說清楚?我現在就可以陪你去。」
 
    「喔,就是告訴他,我現在喜歡的是你,不可能回心轉意。如果我們現在馬上去說,他不會相信的。」
 
    樓書寧露出了難以接受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掩飾,「我怕我不能勝任,我應該沒辦法演得很像……」
 
    「這是一個我單戀你的劇本,不是兩情相悅啊別擔心。當然如果你並不方便,那也沒關係,跟蹤狂煩人的時間會比較久,但其實他也不能對我怎樣,只是比較煩,非常煩,說起來也是可以處理的,最壞情況還可以報警。」賴天峖哈哈一笑,「你該回去店裡了,剛才我說的這些,你就忘記吧。」
 
    「……我沒有說不幫。」
 
    「我知道,沒關係我自己可以處理,謝謝你啦。」
 
    樓書寧惱了一聲,嘆氣,「賴天峖,我會幫忙。」
 
    「真的?」賴天峖眨眨眼,「不用勉強喔。那我怎麼報答你?每天接送外加請你早餐?」
 
    「不用接送,請我早餐就好,我之後會騎機車過來。」
 
    「請不必客氣,接你上下班表示我們很恩愛,可以讓外面那傢伙死心得更快。」
 
    樓書寧嫌惡地回應:「可是我想到這樣就噁心。我先回去收拾,晚點見。」
 
    「喂,平安符拿去,借給你。」賴天峖說著就要取下脖子上的平安符,卻被樓書寧阻止。
 
    樓書寧擺擺手,瞪著他說:「你戴好,然後過來表示你有求於人的誠意,恭送恩人我出門。」
 
    樓書寧的瞪視讓賴天峖忍不住笑,「小的不敢不從。」
 
    他想,他終於了解鳳文歆為何那麼照顧樓書寧這位學弟。
 
    如同鳳文歆所言,樓書寧喜歡照顧人,和他相處,會感覺被照顧,會感覺被溫柔對待。
 
 
 
 
 
 
 
 
    會想要回饋。
 
 
 
 
 
 
 
 
    --------------------------------
    高冠變色龍也長得太太太太太可愛了吧我的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