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5(修改版)


 
    「你就沒有其他的方法嗎?」
 
    「有,」賴天峖誠實道:「我可以把外套脫下來借你,但我不想。因為借你之後我會不好意思要回來,那就變成我會冷了。」
 
    「你!你寧可擁抱別人也要吝嗇你的外套?而且那個別人還是男的!」
 
    「我會把外套借給女性。再說男的有何不好?我是同志,你就算不夠優質,垂著眼睛的樣子勉強能算可愛,我可以犧牲。」樓書寧想不出如何回應,氣得扭頭要走,卻又被賴天峖攔下,「樓書寧,難道我的犧牲不值得一句道謝嗎?我相信文哥的好友必然非常有教養,你一定只是不小心忘記。」
 
    樓書寧的臉更紅了,掙扎許久才憋出一句謝。
 
    賴天峖笑瞇了眼,滿意道:「乖。走吧,我家比較近,我可以借你一件大衣,然後開車載你回家。」
 
    「不必,我沒事,可以自己回去。」
 
    賴天峖早就料到對方的拒絕,所以他努力擠出誠懇又帶點憂傷的神情,「我說,上次不告而別真是對不起,你不願意讓我送你,是否因為無法接受我的道歉?」
 
    「這是兩件事。」
 
    賴天峖繼續誠懇又憂傷地問:「我們可以一併處理,不好嗎?」
 
    於是樓書寧妥協了,「……好吧。」
 
    那日,他將樓書寧載到樓書寧的店門口,下車時,樓書寧很鄭重地對他道謝,並且表示鳳文歆兩週之後會來,邀請他一同前來共進午餐。
 
    賴天峖爽快答應。
 
 
 
 
 
    約定餐會的那天是星期六,樓書寧的店每週六休半日,下午五點才開始營業。他通常趁這個時間外出採買、出遊,或者邀請鳳文歆兄妹前來。
 
    鳳文歆得知自家學弟也邀請了賴天峖,便趁機和賴天峖商量,希望午餐之後能在樓書寧家整理正在進行的案子。賴天峖答應下來,並且約好當天一起從公司出發。
 
    當他們抵達時,樓書寧正捧著圓底鍋和打蛋器在看電視。
 
    「學長,」樓書寧說,「我正在忙,可是還剩下花枝丸沒炸。」
 
    「是、是,我去弄,布袋戲時間,非禮勿擾。」鳳文歆早已習慣此種情況,將物品隨意一放,便轉進廚房。
 
    賴天峖走到樓書寧身側坐下,盯著螢幕片刻。
 
    「沒想到你喜歡這個。」
 
    「因為好看。」
 
    「……樓書寧,那個男角方才用直球對人告白,我以為古人應該含蓄一點,例如送蓮子什麼的。」
 
    「他們是江湖兒女不是才子佳人。」
 
    「是喔。欸,剛才出現收音機耶,這不是古裝劇嘛?」
 
    「因為他架空。」
 
    「喔,那、」
 
    「賴天峖,」樓書寧瞪他一眼,「滾去廚房幫學長。」
 
    「哼,我幫不上忙,所以決定留在這裡打擾你。」
 
    「等一下學長炸的花枝丸沒你的份。」
 
    「別這麼殘酷,」賴天峖笑,「我會很安靜。」
 
    賴天峖當真安靜下來。
 
    當鳳文歆捧著瀝好油的花枝丸走出廚房,便見客廳兩人和平相處的畫面,鳳文歆笑問:「你們似乎變得很要好?」
 
    「不要好,這只是孽緣,硬要說的話我算是樓書寧的恩人。」賴天峖應:「但樓書寧對於恩人實在很不客氣,文哥你說你介紹這種人給我認識,要怎麼賠我?」
 
    「恩你個頭,」樓書寧哼聲,「我才是那個需要被賠償的人。文歆念在我們多年交情算你便宜,精神損失費用共計三百萬,可以商量分期付款。」
 
    「你賣了我比較快。」
 
    「你才不值三百萬。」
 
    聞言,鳳文歆踹了自家學弟一腳,「死小子,你學長可是金光閃閃的黃金單身漢,怎麼不值三百萬?三百萬還買不到呢!」
 
    「聽了真是會吐!」擺了一個嘔吐的動作,樓書寧放下圓底鍋起身,「好啦,你們兩個不速之客快去餐桌坐好,等一下要討論公事還不快吃飯。」
 
    「長官下令放飯,天峖少尉,還不快去待命!」鳳文歆說。
 
    「報告長官,賴天峖的胃回報,已做好萬全準備。」賴天峖回答。
 
    樓書寧表示:「看你們這個德性就知道你們辦公室會出現多少垃圾話。」
 
    和最初他們一起吃飯的那次一樣,賴天峖和鳳文歆比鄰而坐,樓書寧獨自坐在對案,但和那時相比,這場飯局不僅沒有出現南瓜,氣氛簡直融洽得不能再更融洽,讓賴天峖幾乎生出其實他們是多年好友的錯覺,只是當在鳳文歆好奇樓書寧今日為什麼會邀請賴天峖時,賴天峖便從這種錯覺中清醒過來。
 
    樓書寧輕描淡寫地表示他在動物園遇到賴天峖,然後搭了賴天峖的便車。賴天峖也不多說什麼,只是萬分客氣地說:「小事而已,不用客氣。」
 
    鳳文歆敏銳地感覺到氣氛變化,儘管那個變化非常細微。所以他跟著笑笑,並且若無其事地轉變了話題。「欸對了,書寧啊,今天有沒有甜點?等一下要討論公事,我覺得我太需要精神糧食了。」
 
    樓書寧顯然習慣了自家學長向自己討食物,「有啊,要餅乾還蛋糕?」
 
    「咖啡和餅乾!」鳳文歆滿意地笑瞇了眼,「杏仁和楓糖口味。」
 
    耳聞鳳文歆的點單,賴天峖迅速接話,「藍莓慕斯!賴天峖的咖啡要做成拿鐵,不用糖。」
 
    正要走進廚房的樓書寧立刻轉頭瞪他一眼,「沒有藍莓慕斯!」
 
    見樓書寧擺佈起咖啡壺,賴天峖半真半假地抱怨,「文哥你看,這就是你家好學弟的待客之道,明明我受邀蒞臨,降尊紆貴,不過要求來塊蛋糕也好大吼大叫,文哥你沒有把他教好。」
 
    樓書寧立刻從廚房丟來一句:「姓賴的,我聽得見!」
 
    賴天峖又繼續說:「看,他對我這讓他搭便車的恩人一點都不禮貌,文哥,他早上還指使你炸花枝丸,他連敬老尊賢都不懂,令人痛心啊!」
 
    「可我覺得他很好啊,你看他現在正在伺候我吃喝,還有誰家學弟這麼乖巧可愛的?」
 
    「文哥你真噁心,你就是那種會和別人炫耀『我家小孩最棒最乖』的蠢爸爸,永遠看不到自家小孩的頑劣之處。你最貼心又認真的工作夥伴給你忠告,你竟然信他不信我。」
 
    鳳文歆哈哈大笑,一把勾過賴天峖的脖子,「你吃醋啊你好幼稚~~」他在笑鬧中沒有控制力道,使得賴天峖被這麼一勾,臉頰直接撞在他的鎖骨上。
 
    賴天峖沒好氣地抬眼瞪向對方,卻見鳳文歆笑得陽光燦爛,離他好近。
 
 
 
 
    近得讓他聞得到對方身上的氣味。
 
    近得讓他,情不自禁。
 
 
 
 
    所以他吻在鳳文歆的臉頰上,那瞬間,廚房與餐桌邊的聲音都停了。
 
    鳳文歆詫異地看著他,然後他回過神來,感覺到樓書寧的視線穿過廚房與飯桌間的隔架,釘在他身上。
 
    然後,他想起自己曾經向樓書寧發下豪語,並且事已至此。
 
    所以賴天峖乾脆道:「文哥,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事實上,因為賴天峖的態度實在太過坦蕩乾脆,反而使最該尷尬的鳳文歆尷尬不起來,鳳文歆啊了一聲,認真道:「我第一次被同性告白,感覺真是……真是不真實。」
 
    「那你要答應嗎?」賴天峖追問,「那你不如就答應吧!我不錯,你沒損失。」
 
    鳳文歆露出正經氣氛被打亂的受不了神情,「第一,你不要自己誇獎自己,第二,認真告白時不要講什麼損失,我們沒有在交易,第三,我有喜歡的人了,對不起。」
 
    「是喔,」賴天峖拉開兩人的距離,又問:「難道那個人比我要好?」
 
    鳳文歆唇彎勾得清淺,卻是笑意深深,「哈,是沒有你生得好看。」
 
    「去,真心碎。」
 
    「天峖。」
 
    「幹嘛?」
 
    「你會因為這樣而離職嗎?」
 
    賴天峖皺起了眉,「工作是工作,風花雪月是另外一檔事,我的業務才正要上手,也很喜歡這邊的工作環境,要趕走我不容易喔。」
 
    「嗯,謝謝你。你這麼乾脆,讓我好過很多。」鳳文歆說。
 
    「……你不要再說了文哥,我很小心眼,你一個人好過會讓我很不爽,」賴天峖彆扭地說:「去把案子拿過來!大爺今天失戀,要用工作來忘記!」
 
    「是、是。」鳳文歆頓了下,輕道:「天峖,抱歉。」
 
    「沒什麼好抱歉的,這種事情,來去自然,沒有什麼好抱歉的。」他真的很喜歡鳳文歆,很喜歡,真心真意,但是,他發現他難過歸難過,卻可以釋懷。
 
    那不是心痛,賴天峖感受著胸口傳遞的訊息,心想,他不覺得心痛,只覺得或許他們就是沒有緣分。他依然喜歡鳳文歆,有機會他還會努力,若是沒有機會,他也有自信能當朋友。
 
    回應之後,賴天峖將視線迎向樓書寧,樓書寧卻在這一刻避開了眼神接觸,將頭垂成一個看不清表情的角度。
 
    但是賴天峖看過樓書寧這樣的神情,曾經有夜,他們在大賣場巧遇,樓書寧就是用這樣低垂的視線,來掩飾苦澀。
 
    那是一個無法釋懷的人,站在那裏,進退不得。
 
    霎時彷彿有根燙熱的針在刺入他內心柔軟的部分,帶來一陣悶痛。
 
 
 
 
 
    賴天峖想,也許,他傷害了這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