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4(修改版)


 
    當賴天峖於大好休假日不在家裡睡覺而決定一個人到動物園閒晃,並且於蹬羚的欄杆前遇上同樣拿著霜淇淋的樓書寧時,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在近日到廟裡上一趟香,驅逐惡運,扭轉孽緣 雖然他得承認,看到樓書寧在言語上吃鱉總讓他覺得愉快。
 
    動物園那麼大,怎麼他就是可以遇上樓書寧呢?
 
    賴天峖心不在焉地想,人家說所謂孽緣是因為前世種下的因,而得到這一世的果報,那樓書寧一定是前世犯下滔天大罪,才會屢屢遇上自己。
 
    樓書寧顯然也看見了賴天峖。他以若無其事的語調,面無表情地向賴天峖說:
「嗨。」
 
    「嗨。」賴天峖皮笑肉不笑地回應,「真巧啊樓書寧,你今天脖子很健康喔。」
 
    「因為我的脖子已經對你產生抗體。」
 
    「莫非這是一種性暗示?」
 
    「不好意思,我不懂你們火星的性暗示是怎麼一回事。」
 
    樓書寧認真反擊的模樣逗樂了賴天峖,他噗哧一笑,反問:「難道你就懂得地球的性暗示是怎麼回事?」
 
    樓書寧脹紅了臉,只憋出一句:「……你真的很惹人嫌。」
 
    「是嗎?」賴天峖說著往下一處柵欄移動。由於對話尚未結束,樓書寧很自然地跟上他的腳步。賴天峖續道:「但,我開始懷疑你其實在喜歡我了。」
 
    樓書寧不屑道:「你怎會產生此種妄想?」
 
    「因為啊,」賴天峖啃了一口霜淇淋甜筒,「你說得多討厭我似的,但你從來沒有拒絕與我相處,這樣我當然會懷疑你在說反話。我剛想通這一點時,可是嚇出一身冷汗呢。」
 
    「你閉嘴,你就是如此令人不快!」
 
    「那你幹嘛走在我旁邊?還跟我聊天?」
 
    樓書寧嫌惡地回答:「因為我要留下來讓你不愉快。」
 
    賴天峖哈哈大笑,「樓書寧,不可貶低自己的娛樂效果,我現在發現我太喜歡跟你相處了。准許你喜歡我,謝恩吧。」
 
    樓書寧並不說話,只是抬腳往賴天峖的腳背踩過去,被對方避開之後,他不死心地拉住賴天峖的手臂,再接再厲,換腳再踩。
 
    賴天峖這次並不閃躲,只是抬手按在樓書寧的肩上,「你靠我太近了。」
 
    樓書寧頓感到一陣肉麻,他往後彈開兩步,防備地問:「那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賴天峖吃下最後一口甜桶,甩手說道:「想告訴你小心你的冰,上面有你的口水,可別碰到我的衣服,除非你要獻吻——我警告你不准用霜淇淋扔人現在連小學生都知道這種基本禮貌!」
 
    「我當然不會把食物浪費在火星人身上。」樓書寧大口吃掉剩下的冰,兇狠地說:「我只會獻上我的十指,對你的脖子!」
 
    「摸脖子好色,」賴天峖的語調充滿鄙視,「噢我真是害怕~~
 
    「你閉嘴!」
 
    賴天峖勾起了笑,「好吧,我閉嘴。」
 
    對話突然結束,樓書寧一口氣不上不下地吊在那裡,暗自決定再也不要和火星人說話。
 
    他們陷入沉默,但仍像來往多年的朋友般並肩而走,並且將頭近近湊著,一起在昆蟲館內草葉枯枝滿佈的小箱子前,艱難地尋找箱子裡的綠色住客。
 
    「樓書寧。」賴天峖在無人的螢火蟲間,突然開口。
 
    「什麼?」
 
    「一起追鳳文歆吧,我們公平競爭。」
 
    聞言,樓書寧奇怪地瞪他一眼,道:「我不是同志。」
 
    賴天峖嗤笑,「你就嘴硬吧。」
 
    「如果我更血氣方剛一點,現在可能會揍你一頓。」
 
    「揍我也不能拉直你,還是別白費力氣。」
 
    樓書寧露出受不了的表情,「賴天峖,你真是不可理喻。」
 
    「膽小鬼,」賴天峖睨著樓書寧,語氣是溫和的,神情卻是挑釁的,「等我哪天追到鳳文歆,我會嘲笑你的。」
 
    「……學長有喜歡的人了,你別進去攪和。」
 
    「憑什麼他有喜歡的人我就要放棄?不管那人是誰,至少現在他們並沒有在一起。」
 
    樓書寧斂了眉間,沒有吭聲。
 
    賴天峖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他率先踏出螢火蟲間,若無其事道:「接下來,我們去看獅子吧。」
 
    因為賴天峖的用詞是「我們」,而且樓書寧覺得此時離開頗有輸給賴天峖的感覺,因此他們依然走在一起,沿著參觀步道前進。
 
    「等一下,我要買蝦餅,你吃嗎?」
 
    「賴天峖,你剛才已經吃過冰了。」
 
    「那又怎麼樣?來動物園要做的事情不就是健行、被動物看還有邊走邊吃嗎?」
 
    「難道你就沒有更可愛的理由嗎?」
 
    「請舉例一個『單身男人在大好假日獨自前往動物園的可愛理由』,我會賞你一塊蝦餅。」
 
    「我不要蝦餅。難道就不能是純粹因為喜歡動物所以來嗎?」
 
    「噢樓書寧,你真是、」
 
    「我不想聽。」
 
    「我是要稱讚你。」
 
    樓書寧橫了對方一眼,「不必了,我擔心等一下失手將你推下河馬的水池。」
 
    賴天峖點點頭,「那好吧。」他還是遞了蝦餅過去,而樓書寧也從善如流地取了一片。他們和平地走過河馬水池,並且慢慢地往園區出入口走。
 
    突然間,賴天峖停下腳步,然後一把扣住樓書寧的手腕,拖著他閃身至路旁的一個視線死角,「這邊風景不錯,我們停一下吧。」賴天峖將他推到身後,目光盯著道路的另一端。
 
    那裏走來一個人,面容英俊,服儀端正,帶著書卷氣息。那人一面走,一面四處張望著,像是在找尋什麼。
 
    賴天峖盯著那個人,覺得胸口既悶又難受,心情百感交雜,難以形容,他可是不想再遇上那個人了。
 
    待來人終於走遠,賴天峖調適過自己的心情和表情後,轉身準備面對樓書寧對於他突如其來舉動的任何疑問,卻見樓書寧握住左腕上的平安符,面色發白,身體繃得死緊,一瞬間,賴天峖以為他將要昏倒,因此趕緊扶握住他的手臂,問:「怎麼了?」
 
    樓書寧沒有回答,身體也依然沒有放鬆,他維持原來的姿態閉上眼睛,額際浮上一層薄汗。賴天峖一手扶著樓書寧,另一手從口袋掏出紙巾,按上樓書寧額側。
 
    紙巾才要滑動,樓書寧一把扣住了賴天峖的手腕。樓書寧抓扣的落點偏上方,因此整個拇指按在賴天峖的掌心上,樓書寧的手很冷。
 
    賴天峖又問了一次,「你怎麼了?」
 
    「我有一點……頭暈。」
 
    「要不要找個地方先坐下?沒想到你比看起來的還虛弱。」
 
    樓書寧搖搖頭,「這樣可以,等一下就好。」
 
    樓書寧這麼說著,沒有放開賴天峖的手。
 
    賴天峖任他握著自己的手,稍微靠上前去,替樓書寧擋風,「身體不好就別在這種冷天吃冰了,去醫院嗎?還是我叫文哥來?」
 
    樓書寧還是搖頭。
 
    賴天峖頓了下,視線掃過樓書寧發冷的手,又問:「會冷嗎?」
 
    這次,樓書寧遲疑許久,才輕輕嗯了聲。
 
    賴天峖左右看了下,發現近處實在沒有更遮風的地方了,所以他嘆了口氣,說道:「你賺到了。」接著將樓書寧抱進懷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