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不知-02(修改版)


 
    他覺得自己應該要站出來阻擋末日,無論是以一個貼心後進的立場或者一個追求者的立場皆然。所以賴天峖走上前,將手中的柳橙汁放到對方面前,「請你喝,文哥,或許你願意幫我一個忙。」
 
    「哦?什麼事這麼慎重?」見賴天峖明知山有虎,無奈向虎山的表情,鳳文歆笑了起來。
 
    然後,賴天峖拿出上回不及歸還的手帕,說:「有天白馬王子乘著南瓜馬車呼嘯而過,遺落了他的繡帕。也許好心人願意幫忙歸還繡帕。」賴天峖想,鳳文歆不至於會跟他分享秘密,但是他知道鳳文歆和樓書寧之間大概是沒有秘密,對方不跟自己講,總不會不想同樓書寧說。
 
    鳳文歆先是接下了手帕,接著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般將手帕遞了回去,鳳文歆笑得意味深長,「我覺得我是個壞心人。」
 
 
 
 
 
    * * *
 
 
 
 
 
    說,中午時刻,馬尾女孩靠在櫃檯前,正與樓書寧說話。
 
    「哥他真的說恐怖?」女孩揚著秀眉,一臉好笑。
 
    「芯姚,不只『說』恐怖,還一臉恐怖。」樓書寧擠著眉,強裝一臉嚴肅,「妳怎樣?有人找碴?」
 
    「……寧哥,你想笑就笑,不然會憋出內傷的。上門的挑釁豈可不回應?敢跟我說什麼『比賽吧,輸了就跟我交往』此種狂言,我要把他扁到再也不敢隨便開這種爛玩笑!」女孩說得慷慨激昂,語末,還重重捶了下桌。
 
    「妳還是一樣剽悍,呵,什麼時候比賽?」
 
    鳳芯姚得意一笑,道:「明天放學後,寧哥,我會來你這邊慶祝喔。」
 
    「好好好,我會為妳準備一頂皇冠,還有象徵女王的勳章,妳看怎麼樣?」
 
    「你要請我吃蘋果派,圓形一整個的,我要自己切,」鳳芯姚用惡作劇的口吻輕快地說:「然後準備好對女王陛下表達忠心的獻吻。切記切記,我上課去。」
 
    「快走快走。」
 
    樓書寧目送翹課女孩趕回去上下一堂課,玻璃推門交錯間,樓書寧向來人招呼,「歡迎光臨。」
 
    那人逕自走至櫃檯之前,放下一條手帕。
 
    「我找坐南瓜車的白馬王子。」
 
    「查無此人,你請便吧。」
 
    「有啊我正在和他說話,」賴天峖將手帕一抖,拎到樓書寧臉前晃了下,「而且他那天騎士一樣地從黑夜中出現,離開時還遺落了他的繡帕呢。」
 
    樓書寧翻了個白眼,「一點也不好笑,手帕還來。」
 
    而賴天峖哼聲,「要不是文哥不願意幫我還,你以為我想來?他可能怕你顧店太無聊,專程要我來跟你吵架,哼,文哥對你可真好啊……綜合藍山帶走,我還得回去上班。」
 
    樓書寧也哼,「是啊,你嫉妒也沒用,我跟學長才是同一國的,你只是一個不討喜的新人。」話才說完,只見賴天峖突然掩住自己的嘴,接著笑到在高腳椅上縮成一個抖動的團。
 
    這個反應讓樓書寧感覺莫名其妙,「喂,你發什麼神經?」
 
    賴天峖在深呼吸之後冷靜下來,攏了下前髮才回答:「我第一次被用小學生程度的用詞反擊,新鮮俏皮怡情養性,謝謝你。」
 
    那一瞬間,樓書寧只想要掐死對方。
 
    當日打烊後,樓書寧接到鳳文歆的來電,鳳文歆劈頭就是一句:「怎麼樣,今天有稀客光臨對吧?」
 
    樓書寧咬牙切齒,「你明知我和他不搭軋。」
 
    「是啊是啊我知道。」
 
    「你什麼意思?」
 
    鳳文歆笑,「因為有人會跟你吵架,我覺得很稀奇。」
 
    「你真的有病!」
 
    「好說好說,人道物以類聚,先生同樣不必謙虛。」
 
    「非也,山人開示數百載仍不能為你證得大道,果真人石不同,想要頑石點頭,實是本山人強求了。」
 
    「大師不可如此絕情,不知仙人居於何處靈山洞府?他日在下必定攜束脩、跋涉千里,至府上以謝百載之恩。」
 
    「耶,蓬萊仙境,凡人與頑石不得輕易靠近。」
 
    「那要如何才得以一窺仙境?」
 
    「只需答應本山人一事。」
 
    「大師請說。」
 
    「跟我說說那個人。」
 
    「哪個人?」鳳文歆意會過來,「喔,那個人啊……有些時候,我會到附近的公園去想手上的案子,那個人總會在黃昏時牽著他哥哥在公園裡散步,看天、看夕陽、看花鳥樹木。偶爾,他會給他笑得像個孩子似的哥哥講上一個故事,從前從前……」
 
    他聽著鳳文歆柔緩的嗓音細細陳述。
 
    竟能這般思念一個陌生人。
 
    樓書寧忍不住問了,「你怎麼辦?」總不會想一輩子當個陌生人。
 
    而鳳文歆答:「書寧,還不到時候,還不到。」
 
    那我呢?他想,那我怎麼辦?不過這話樓書寧當然不會問出口,他只是快速轉變了話題,「明天晚上芯姚會來我這兒開慶功宴,你來吧。」頓了頓,樓書寧補充:「來出錢,我會等你。」
 
    他說完掛上電話,轉進廚房為自己沖了杯紅茶,打算開始製作給鳳芯姚的蘋果派,然後吃一片起士蛋糕搭配紅茶。然而當他打開冰箱,蘋果不夠,蛋糕也只剩藍莓慕絲……
 
    他想吃起司蛋糕。
 
    時近午夜,並不適合出門採買,但樓書寧覺得自己應該要立刻去採買,他現在這麼傷心,買點東西慰勞自己也不過分吧。
 
    思及此,他在夜色裡開著車拐進量販店,在這樣的時刻裡,店內顯得空曠,樓書寧推著手推車東挑西撿,才抬頭要繼續向前,視線便與另一道視線撞上。
 
    霎時樓書寧後悔極了,他應該要看著地板走路的!不,這種時間果然不應該出門採買,畢竟,誰知道你會遇見什麼呢?
 
    所以他硬生生偏過頭,用力看向手邊的櫻桃罐頭。
 
    另一道視線的主人是賴天峖。
 
    賴天峖覺得他們有緣,而且,十成十叫做孽緣。(他覺得他們早上見過一次面,已經很足夠了。)
 
    儘管時值午夜,或許在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量販店內遇到任何人都不足為奇,畢竟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地方,他實不該想些有的沒的,或許,也不該在樓書寧破綻百出但貌似裝得辛苦的「假裝沒看見」前,偏生想要上前打個小小的招呼……沒辦法,他個性不好。再說那個樓書寧擁有可以和鳳文歆一起的福氣,幹什麼同他計較這種蒜皮小事?
 
    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想到奇怪理由去,賴天峖挑起一邊眉,輕快地開口:「真巧呢,樓書寧,如果你昨晚落枕,脖子拉傷,或者因為太沒禮貌被人痛打一頓而扭到脖子,我知道有個牌子的貼布很有效。」
 
    「……不必話中帶刺,賴天峖。」樓書寧回答,有些硬氣、有些賭氣。
 
    「我有嗎?」賴天峖擺出一臉驚奇,「失敬、失敬,也許因為我發現你特別喜歡裝作沒看到我,無論是在情有可原的夜色裡,還是在像這樣明亮的賣場裡,我自覺面目可憎,所以在傷心之餘口氣難免失控。」
 
    知道對方指的是麻雀那個晚上,樓書寧略顯尷尬,「原來你有看見。」不但看見,還記恨至今。
 
    「不,黑燈瞎火的,我什麼都沒有看見。」聳聳肩,賴天峖環顧四週後又問:「文哥沒有一起來?」
 
    想到鳳文歆,樓書寧垂眼笑了笑,眼底閃過一抹苦澀,「看看時間吧,這種時候,學長沒有理由會一起來吧。」
 
    賴天峖沒有回話,只是看著樓書寧,視線很直接,並且充滿觀察與探究。
 
    片刻後,他們的視線撞在一起,樓書寧不閃不避,等待著賴天峖的回應。
 
    終於,賴天峖哼聲,「你垂著眼睛的樣子勉強算可愛,再見。」說完,賴天峖推著手推車旋身就走,留樓書寧隻身立於原處,無言以對。
 
 
 
 
 
 
 
 
--------------------------------------
樓書寧:我就知道冰箱只剩藍莓慕絲是壞預兆!O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