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九)

   
  他們。他和藏鏡人,可卻沒有千雪孤鳴。
  
  夢裡的大漠並不平靜,暴風挾帶砂石,如同利刃般削刮著皮膚。他們在沉默中前行,直到他原本握著的羽扇突然脫出掌控,被颳至天際。
  
  神蠱溫皇低頭朝掌心看去,只見自己的手掌消失在風沙之中,竟是失去了感覺。
  
  
  
  
  這是夢,他十分清楚。
  
  
  
  
  然後他朝身旁的藏鏡人看去,只見風沙削去了藏鏡人的右肩與腰側,藏鏡人的指掌沒入風中,再不復見。
  
  他冷漠地看著對方的血肉一點一滴消失在沙塵裡,而他們的腳步不停。
  
  藏鏡人終於查覺到他的視線,暴風在這一刻捲去藏鏡人的避雷冠,神蠱溫皇的視界隨著帽簾擺盪飄移一瞬,又回到藏鏡人的眉眼之上。
  
  只見友人眸底閃動著平和的光,並且滿不在乎地開口:別大驚小怪,我無事。
  
  
  
  
  他在怒潮天瀑下聽過這句話,他記得這種口氣。
  
  
  
  
  那是藏鏡人領悟飛瀑怒潮前夕。
  
  當日,自藏鏡人行功走岔時開始,所有畫面就像是敲進了他的腦海裡。
  
  當藏鏡人開始逆行真氣,原本氣勁與水霧和諧的共振被劈聲撕裂,不協和音一舉打壞了神蠱溫皇的好心情。而狼主早在這之前就站起身,警惕地關注水瀑間的戰袍身影。只見腥紅細流自面罩邊緣溢出,接著越來越多,但藏鏡人的身軀不曾稍動。
  
  瀑谷內的撕裂聲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密集,最終竟匯至藏鏡人掌間,轉為雷火之聲,谷中的氣流似乎也跟著被拉往瀑布之中。
  
  接著,轟然一響。
  
  
  
  
  接下來的畫面在他的記憶中,連太陽也相形失色。
  
  
  
  
  藍色雷火自藏鏡人雙掌中的一方宇宙炸裂而出,暴風席捲了整個瀑谷,天瀑之水,竟因此逆流千丈。
  
  他被這樣的威力所震撼,若不是千雪驚慌的一聲「羅碧!」,他甚至無法回神。
  
  那時藏鏡人自水瀑間摔落,在撞擊瀑潭之前被狼主接住,安放至岸上。狼主的臉色嚴肅又緊繃,他說:「內傷劇烈,心脈閉塞,命危、之相……羅碧啊,逞強會害死你自己,你為何這麼蠢?」
  
  鮮血幾乎浸透了苗疆戰神的前襟,藏鏡人的視線雖然無法對焦,卻異常平和。他斷斷續續道:「千雪……別……大驚小怪,我、無事。」但話才說完便昏了過去。
  
  「羅碧!羅碧!羅碧啊!!」
  
  神蠱溫皇聽見狼主的聲音顫抖,但這並不影響狼主的雙手,他的動作又快又穩,一隻手銀針飛閃,另一隻手始終貼著藏鏡人的心口護住心脈。神蠱溫皇知道,千雪孤鳴隨時可能失去藏鏡人。
  
  而他有一個合情合理的機會。
  
  於是他將手探往藏鏡人的面罩,可才剛觸到面罩冰冷的表面,狼主兩指捏著銀針的手,便按下了他的掌背。
  
  「溫皇,」千雪孤鳴甚至沒有抬頭,「別添亂。」
  
  「面罩會使血液嗆入羅碧的氣管。」
  
  「是。但羅碧的心事,該要他自己告訴你。」
  
  「……好吧,那好友意欲如何?」
  
  「勞好友貢獻行脈蠱,並往、咳!」語至中途,狼主猝不及防地嘔出一口鮮血。
  
  「千雪!」
  
  千雪孤鳴用袖口抹去唇邊血色,不在乎道:「無恙,羅碧逆衝的真氣不太聽話,就像羅碧的脾氣一樣。勞你往至王府藥庫,把你認為有用的藥材都拿來。」
  
  「可以。」
  
  神蠱溫皇說著化光而走,待他取物回歸,藏鏡人的冠帽被罩上了密不透風的深色紗帳,人也被安置到竹榻上。狼主正專心致志以內力維護羅碧的心脈,斗大汗珠掛在狼主額際,狼主的臉色,幾乎要同瀑潭的水花一般蒼白。
  
  溫皇見狀上前,手按藏鏡人背心,並輕輕將千雪推離。千雪孤鳴退了兩步,隨即單膝跪地大口喘氣。溫皇道:「你被羅碧的逆衝真氣所傷,何不稍事歇息?」
  
  千雪沒有回答,他只說:「溫仔,千萬不要離手。」
  
  溫皇嘆了一口氣,「你應該運功療傷,以便稍後與我換手。如果好友一時靜不下來,可以去整理那堆藥材蠱物。」
  
  「喔對對對,行脈蠱拿來!」
  
  「嗯。」
  
  千雪孤鳴取過蠱蟲,接著托起羅碧的手腕,用小刀割出道創口,填入行脈蠱。
  
  然後神蠱溫皇聽見狼主在處裡藏鏡人的刀傷時喃喃自語,像是自我安慰。狼主說:沒問題的,羅碧,你很強韌,你會沒事。
  
  
  
  
  
  最終,他們用無數珍貴藥材蠱物,以及不眠不休的七個日夜搶回羅碧的性命。
  
  千雪孤鳴終於鬆了口氣,但數日的提心吊膽在此時一並爆發,這後怕來得如此猛烈,讓千雪頓時紅了眼眶。而神蠱溫皇在藏鏡人轉醒之前便藉口離開,將空間留給這對總角之交。
  
  
  
  
  事後,神蠱溫皇想,自己竟想也不想便出手相助,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要相助。
  
  他沒有告訴千雪孤鳴的是,一般的行脈蠱根本緩解不了藏鏡人的傷勢,那是他耗費心血改良過的蠱蟲,原本打算做一筆划算的交易。
  
  他的交易因此作罷,原本他還不覺得怎樣,直到之後某日。
  
  那日早已復原完全的藏鏡人駕臨他的地界,拋下敷衍意味濃厚的寒暄以及一樁「指派任務」後,不等回應便離開。神蠱溫皇開始深覺吃虧,暗自反省衝動無智,往後應當三思而後行。
  
  然而,藏鏡人隨後又來幾次,不知為何,溫皇竟找無機會拒絕。
  
  
  
  
  
  * * *
  
  
  
  
  
  神蠱溫皇皺著眉頭自椅上轉醒。
  
  雪停之後的孤雪千峰很靜,只聞女童輕細的呼吸聲。
  
  話說那日狼主為了九葉護心蓮,正要起程前往拜訪藏鏡人,但還沒來得及離開神蠱峰,三途蠱便讓女童發起高燒。因低溫有助於控制症狀,他們改在孤雪千峰會合。
  
  此時,女童正包著狼主的毛皮大氅睡在榻上。
  
  溫皇正在思索自己因何轉醒,女童此時睜眼坐起,將狼主的大氅揪得死緊。
  
  她說:「有人、流血。」
  
  女童才開口,溫皇便搶出了狼主的居所,只見山腳處腥赭滿身的人影正掙扎前行,於雪地上拽出一道血汙。
  
  是背負著千雪孤鳴的藏鏡人。
  
  神蠱溫皇趕忙將人接入屋內。他從未見過苗疆戰神如此狼狽,他們的戰神渾身是傷,多處見骨創口還血流汨汨,但藏鏡人彷若未察。
  
  藏鏡人將肩上昏迷的狼主輕輕放到榻上,開口:「溫皇,千雪傷勢沉重,你快看看。」雖然藏鏡人語調低沉聽不出情緒,表情也被面罩遮掩,但他眸色深黑,顯然是瞳孔放得極大。
  
  神蠱溫皇點頭,將傷藥、內服丹與繃帶推至藏鏡人胸口,順勢將對方推入椅內,「你自己處理傷勢,千雪的傷尚不及你當初十分之一凶險,我只需你讓出空間。」溫皇頓了下,又說:「妳,」
  
  藏鏡人與女童同時看向神蠱溫皇。
  
  而神蠱溫皇對著女童續道:「去燒幾盆熱水來,要燒開。」語畢,他倒出數粒丹藥化粉,以內力渡入狼主臟腑,狼主悠悠轉醒。
  
  「是你啊溫仔,」千雪微弱地笑了兩聲,「藏仔沒死吧?」
  
  藏鏡人一個箭步衝至榻邊,「我無恙。」
  
  溫皇則說:「我看他有恙,他就快要被你嚇成內傷。你們真是狼狽。」
  
  「哈……誰讓藏仔要說噁心的話來、噁心我,本狼主只得嚇一嚇他。我們倆獨對三千番兵,這般模樣,已算乾淨俐落。」
  
  「可惡!本座定會揪出內賊,報復到底!」
  
  「天啊,」狼主半真半假地嘆道:「我已經開始為那該死的內賊感到可憐。」
  
  溫皇笑,「好友看來精神尚可,不錯,因為溫皇得告知你一個壞消息。」
  
  「說。」
  
  「目前看來,你的傷勢運用杏華天針修復最適合,而後續的藥物調理,你可以自行處置。」
  
  「但是?」
  
  「但是千雪,你雖曾將這套針法授我,可溫皇從未實際操作。」
  
  「溫仔啊,以你的實力,這會有什麼問題?」
  
  「只怕一時不慎,緊張失手,而你的戰神對我怒潮襲天啊。」
  
  藏鏡人繃著聲音道:「如此情況,你們還有心情嬉鬧!」
  
  「大膽溫皇,你惹動藏鏡人的殺機了,想說什麼還不速速報來?」
  
  「我需要好友意識清醒,監督我落針。但這會非常痛。」
  
  「你以為本狼主是誰?」狼主從鼻子噴出一口氣,「怕痛是烏龜!」
  
  「很好。」神蠱溫皇正色,「羅碧,將他壓緊。千雪,盡可能不要掙扎,事後……我會告訴你羅碧的秘密做為獎勵。」
  
  
  
  
  
  聞言,藏鏡人不滿地哼了聲,而狼主深深吸了口氣,說:「我會盡全力。」
  
  
  
  
  
  
  
  
  
  
  
  
  
  -------------------------------------------
  
新年快樂~和大家拜個早年!

  以下補充官方設定以正視聽>”<
  根據官方設定,溫皇應該是在怒潮天瀑下看到藏鏡人的容貌才對。但本篇故事為了要讓神蠱溫皇伺候藏鏡人沐浴(錯),因此將藏鏡人秘密曝光的時間點往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