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無處是仙山-02

  
  
  「那我可以跟著你麼?」
  
  「你愛跟就跟。」
  
  「為什麼人一定會寂寞?」
  
  「因為覺得沒有人陪。」
  
  「那為什麼不去找人一起?」
  
  我嗤笑,「因為你只想要你最喜歡的那個人陪你,可無論如何,那個人都不可能陪你到永遠。」
  
  「那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能?」
  
  「……意思是要你起來!你這個肉包!」我一把掀翻他,氣道:「坐人家肚子上還不懂得要起來,你重死了!」
  
  「我不是肉包,我叫展常夏!」他鄭重地說。
  
  「少囉唆,叫你肉包就夠了,要走就快去整理東西!」
  
  聞言,肉包大大笑開,他跳過來拉住我的手,說:「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不甘不願地回答:「陳黎應。」
  
  「黎應你餓不餓?」他將我拉入亭中按下,「吃點東西好不好?邊吃邊等我。」他說完不等回應便跑了開,兩菜一湯與碗筷很快擺佈上來,東西才放下,肉包一下子又竄回屋內。
  
  我看著眼前的食物,只好開始吃。
  
  
  
  
  
  於是,這一等,足足等了三天。
  
  那天肉包終於跟我說他將要打理完全,我站在他邊上等待,一邊同他隨意搭話,老實說,我對這裡的景色有極高的好奇心。
  
  如果只住個這樣一對母子,為何要蓋那麼浮誇的亭台樓閣,小橋流水?
  
  又為何全是木色?
  
  「……我說肉包。」
  
  「黎應,我叫做常夏。」肉包回答得很認真。
  
  「好吧常夏,因何你家的建物作工精緻,卻都不想要上漆?」
  
  他抓抓頭,「因為我只懂蓋,娘親的書上沒寫怎麼調漆。」
  
  我看向那些華美的建物,訝然道:「這些都是你蓋的呀?」
  
  「嗯,」肉包停下手中的打包動作「娘親不在了,我一個人沒事可做,就看書蓋房子……這樣一天過得比較快,也比較不會冷。」
  
  「你難道不會捨不得離開這裡?」
  
  「我不知道,」他站起來尋顧四周,「黎應,外頭的世界是怎樣的?比這裡要好,所以爹親不肯回來對不對?」
  
  「沒有好,可也沒有不好,爹親爹親,沒有爹親一樣可以過得很好。要走了嗎?」
  
  「嗯,走吧。」
  
  於是我們將與肉包的世外桃源告別,我將鞋子奮力一踢,指揮肉包往鞋尖指的方向前進。
  
  
  
  
  
  × × ×
  
  
  
  
  
  第一天我們遇到一條小溪,溪面不大,但也沒有小到可以涉水而過。我看看左右,這種荒郊野外,想來也是沒有渡船的,正在尋思是否改道時,肉包靠了過來,只說:黎應,別動。
  
  然後我的背心被他這麼一提,一句疑問頓時化為驚叫卡在喉頭。肉包提著我飛掠出去,在溪中大石一點,眨眼之間,我們已站在對岸。
  
  腳與大地貼合的感覺太美好,我的驚叫終於得以發出,「肉包!」我哭笑不得地叫:「下次幹什麼前不能先說一聲麼?!」
  
  而他無辜地看著我,「我有啊,我要你別動。」
  
  「怎麼可能你要我別動我就乖乖別動,你要說明原因!不然如果你要我別動,然後我不動了,然後你拿刀子砍過來,我怎麼辦?」
  
  肉包咯咯笑了起來,顯然抓錯了重點,「黎應你真好笑,我哪裡會砍你,你又不是野味。」
  
  我氣結,孩童的忘性簡直天怒人怨,他才在他的世外桃源拿刀劈過我,難道之前本公子生得像野味?!但我不會與他計較,跟孩童計較,未免降低我的格調。我說:「肉包,你幾歲來著?」
  
  他挺起胸膛,「黎應,我叫做常夏才對。我剛滿十三。」
  
  十三?果然是個屁孩子。「常夏,你十三了,已經不是孩子了。」
  
  「我當然不是孩子!」他鼓著臉瞪我。
  
  「你不是孩子了,」我語重心長地說:「必須表現得有教養,人家才會說你娘會生養,給你家添光,而不會認為你娘的孩子都粗魯不文。你不是孩子了,要懂得照顧你娘的名聲,像剛才那般,便會壞了你娘的名聲。」
  
  他很委屈,「你胡說,娘總是說我好,說我懂事,我哪裡就壞了娘的名聲?」
  
  「教養的表現,在事情與別人有關,尤其是與長輩有關時,要顯露你的禮貌和尊重。例如剛才,我是長輩,你在動手之前必須向我說明原因,並且商請我的配合,然後你才可以動手,這就是禮貌和尊重,不然你就只是個沒有教養的壞兒子。」
  
  肉包不服氣,「你怎麼就是長輩了?你又不老。」
  
  「我長你九歲自然是長輩。你娘漂不漂亮?」
  
  「娘很漂亮。」
  
  「那她老嗎?」我故意問。
  
  「娘很漂亮,才不老!」
  
  「那你娘怎麼就是長輩了,你娘又不老。」
  
  肉包愣了下,「可她是我娘啊,當然是長輩。」
  
  「我長你九歲啊,當然也是長輩。」
  
  肉包垮下肩膀,「……那好吧,我知道了。」
  
  「嗯,很乖。」
  
  
  我揉揉他的頭髮表達嘉許,肉包抬眼看著我,不知為何竟顯得有些高興。
  
  
  第二天我們走入一座樹林,樹林看來不大,但林中一處寬廣的空地生滿野草,這野草比人要高,又密又韌,我擔心有毒蛇猛獸藏於其中,拉緊了肉包放緩腳步。闢出能過的路徑比預期花了更多時間,天色漸暗,時近黃昏,我們不及在夜色來臨前出樹林,我撈住肉包的手,將他帶到鄰近處,視線相對開闊的樹下。
  
  這種時刻的樹林,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肉包見我神情緊張,捏緊了我的手安慰道:「黎應你別怕,我可以保護你,樹林不可怕。」
  
  呵,我可沒有辦法放心讓一顆十三歲的肉包保護我。「肉包你在這裡等,別亂跑,趁天還亮著,我去撿些枯枝生火,看來我們得在林裡過夜了。你千萬不要走動,你可以做到嗎?」
  
  肉包嚴肅地想了想,在望了天色後搖頭,「我做不倒,我和你一起撿柴,才可以保護你。」
  
  我捏住他的臉,「因為你很厲害,所以我讓你負責在這裡保護我們重要的行囊,我去去就回,這樣快些。」
  
  一瞬間肉包臉上放出將不負使命的光芒,我以為自己說服了他,但那光芒僅只維持了一瞬間,肉包將我的手從他臉上抓下來握好,憂心忡忡地說:「不行,我要和你一起,這個時辰會有老虎,黎應跑不過老虎,我得和你一起。」
  
  
  
  
  
  「好吧,」我嘆了口氣,「我們就一起吧。」
  
  
  
  
  
  
  
  
  
  
  
  -------------------------------------------
        
陳黎應對著遊戲畫面幽幽嘆了口氣,撿到契約靈獸真是人財兩失,要餵食還要幫寵物練等,為什麼靈獸不能自己去練等呢?為什麼寵物這麼麻煩呢?
        然後他就被自家的貓賞了一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