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無處是仙山-01

 
  
  身後大宅在夜色裡柔和又溫潤,我只要閉上眼便能描繪出它矗立在那裡的模樣,那麼寧靜平和又可親。
  
  然而我卻不敢回頭。
  
  於是我走訪大江南北,山水名勝,最後專找那野盜也不會出現的山林獸徑,希望有天能全然抹去自己留在相識之人間的消息。
  
  
  
  
  
  × × ×
  
  
  
  
  
  說,那日我跨過一條小溪穿越一片樹林,眼前豁然開朗,竟是亭台樓閣,小橋流水,無一不精巧,卻都是原原本本的木色,未曾上漆。
  
  原以為自己踏入了一處桃源,或許將會有一名不世高人正在等待著我的到來,可是我錯了。
  
  那裡沒有高人,甚至也不是桃源,只有一個肉包子掛著無比興奮萬分欣喜的神情高喊著「爹爹!」然後撲將上來。
  
  我大吃一驚,以開闢野徑鍛鍊出來的矯健身手往右跳出三尺三,然後驚甫未定地瞪著那橫衝直撞的肉包片刻,復,重新審視過自己的跨下後,方才安下心來。
  
  不怕不怕,一切都是陰謀,若非幻聽,便是幻覺。
  
  那肉包絲毫沒有氣餒,雙手大張,又要撲來。
  
  「爹爹!」
  
  我怒,「爹你個頭!老子而立之年都還未到,哪來你這麼大的兒子?!」
  
  肉包子緊急煞車,怔了下,突然刷地抽出一把大刀,目露兇光,步步進逼,「你為何不肯承認?你說,是不是你當年對娘親始亂終棄,於心有愧所以不敢承認?難怪娘親不准我去找你,原來是這樣一個負心漢!」
  
  雖然他不過是個半大的孩子,但不知為何,那身體姿態、神情和鋒芒混在一塊兒,便讓我感覺殺意逼人,頸背一陣發涼。
  
  「停、慢!」我看那白閃閃的刀鋒,又急又氣又害怕,「我不是你爹,你小子聽不懂人話?!」
  
  「不要騙我!!」肉包子氣紅了臉,從懷中掏出一張紙叫道:「娘親給我畫了像,你就跟畫像上的人一模一樣!」
  
  「這怎麼可能?!你畫像拿來我看!」我將紙一把搶來,只見上面用墨筆勾勒著一個男人,鳳眼銳利有神,栩栩如生,配件細緻精巧,巨細靡遺,可其他臉部特徵都被濃密的鬍子給蓋了去……這張畫像,簡直是個騙局。
  
  「你看,」肉包子在旁邊洋洋得意,「一模一樣,你別想抵賴。」
  
  想起自己不知多久未打理的臉,我鄙夷地看著肉包,「……你是否用都鬍子認人?」
  
  「說什麼呢!」肉包跳,「不是我爹,怎麼知道這個地方?!」
  
  「我真不是你爹。」
  
  「你騙我!」
  
  我頭痛,「那你等我片刻。」話說完我不等回應,跑到橋邊以水為鏡,掏出行囊裡的剃刀開始打理臉面……可惜了我的鬍子,那可是個絕佳的天然偽裝,這下沒了,都是那肉包害的!
  
  順手也將過長的頭髮削了紮好,我回到肉包眼前,問得不可一世,「你再看,我到底哪一點像你爹?」而且我根本不是鳳眼。
  
  肉包用力看了看我,再看看畫像,「你真不是爹?」
  
  「真不是,沒一點像吧你這傻子,哥哥我今年二十又二,怎生得你這麼大的孩子?」
  
  「好吧……」肉包失望地點點頭,「你不是爹,可你一定跟爹認識。」
  
  我差點跌倒,「不是吧肉包,難不成每個路過的人你都覺得跟你爹有關?」
  
  「什麼肉包?沒有人知道這個地方,會來的只有爹。」肉包堅持。
  
  「我只是不小心路過。」我也堅持,這是事實。
  
  「你一定認識爹,我要跟著你!」肉包一手叉腰一手拿刀,這樣宣示。
  
  「誰管你這個肉包!把你的刀收下,我不給跟!」我跳腳。
  
  「我不叫肉包,你不讓我跟,可見你一定是負我娘親所以心虛,」他眼中兇光又閃,二度逼近,「看我教訓你!」
  
  「我不認識你爹也不認識你娘,你小子有毛病!」見肉包那大刀當真劈了過來,我險險一閃,尖叫道:「且慢且慢!你聽我說!」
  
  「你說。」他頓下。
  
  「我、我不讓你跟是因為我正要遠征路途辛苦而且久久不能回歸……」
  
  「沒關係,我體力很好。」肉包說。
  
  「呃……其實我正在躲避仇人的追殺,我那仇人非常兇惡,你跟著我必然有性命之危。」
  
  「不要緊,我很厲害,可以保護你。」肉包又說。
  
  我汗,「你確定?」
  
  「我很確定。」
  
  「那好吧,我坦白告訴你,其實我是個斷袖。」我一邊說一邊擠出最邪淫猙獰的笑容看向肉包。
  
  肉包睜著大眼看我。
  
  然後我繼續笑。
  
  然後他繼續看。
  
  然後我再笑。
  
  然後他再看。
  
  待我笑到表情扭曲時,他終於開口,問得很不好意思:「什麼是斷袖?」
  
  「………………就是龍陽之好。」
  
  「龍陽之好又是什麼?」
  
  我高揚起眉,半點不客氣,「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根本沒辦法和我一起行動,就這樣,告辭了。」我甩袖回身,邁步就走。
  
  下一刻,肉包力大無窮粗魯無比的將我曳倒在地,他坐到我肚子上將我壓死,大刀一舉,刷地插入我耳旁三吋的土裡。
  
  我嚇到叫不出聲音,以為自己將要在這深山野林裡被殺人滅口。
  
  走馬燈嘩啦嘩啦地跑,有大師兄的景色都很美好。
  
  大師兄、大師兄,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傷心?會不會多想想我?大師兄,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我不告而別,你生不生氣?
  
  
  
  我突然感覺寂寞得想哭,可,哭的那人卻不是我。
  
  
  
  肉包揪住我的前襟,趴在我身上放聲大哭,「不要走!不要走!我等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都是一個人!帶我一起去,我很有用可以保護你,不要丟我一個人,我好寂寞……」
  
  好寂寞?
  
  我也很寂寞,可是又能怎麼樣呢?
  
  天空很藍,肉包哭得很賣力。
  
  我遲疑了下,還是伸手撫上肉包的背,「肉包你聽著,只要是人,最後都會寂寞,如果自己學不會排解,那麼誰也幫不了你。」
  
  他抽抽咽咽,肩膀因哭泣而顫抖。
  
  
  
  
  
  
  「好了,不要哭了。你下次再拿刀威脅我,我就找個山谷把你丟下去,聽見沒?」
  
  
  
  
  
  
  
  
  ------------------------------------
這就是所謂的打遊戲開路邊寶箱,結果開到寵物靈獸,原本你不想養,結果對方使出鞋貓劍客的絕招,等你回過神來,契約已經訂下去了。
這就是金光黨的起源(才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