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六)

   
  
  
  * * *
  
  
  
  劍者的目光緊鎖前方。
  
  前方道路上一人迎面而來,身披戰袍,不怒自威,正是往赴狼主所設餞行酒宴的藏鏡人。
  
  因為不想張揚,所以千雪孤鳴選擇在府外設宴,而劍者知道這條路上,有個適合埋伏的隱蔽處。
  
  所以他正佇劍站在那隱蔽處的邊上,等待藏鏡人走近。
  
  
  
  瞬間,他們四目交接。
  
  
  
  劍者輕輕一抬手,長劍飛旋著插立在藏鏡人眼前,真氣破空掃過藏鏡人的帽簾,削落一綹金光。
  
  十足挑釁。
  
  藏鏡人頓時眼神一凜,肩膀僅只偏了下,一鼓氣勁便撞擊在劍身上,迫使長劍飛蕩回去,斬向長劍主人。劍者輕鬆破解了藏鏡人小小的回敬,他接下劍,不自覺揚起一抹笑。
  
  藏鏡人冷道:「找死之前,報上名來。」
  
  「秋水浮萍任飄邈,來此、」他說著揮出起手式,鋒刃直逼苗疆戰神印堂,「殺你!」
  
  「妄想!」藏鏡人看也不看那輕巧的起手招,足下點過幾步,便避開劍鋒,將掌勁推到劍者之前。
  
  劍者錯身避開同時召回長劍,「劍一˙破!」
  
  藏鏡人哼聲,掌風直接對上他的劍招,劍一被迅速化解。
  
  興奮感在劍者的體內迅速堆積起來,並在他的血液他的神識與他的眼中膨脹震盪,他掌中的空虛再不復見,他想,這世間竟也能讓人如此快樂。
  
  這一刻他重新握上他的劍,這一刻他的眼中唯有藏鏡人充滿力量的指掌。
  
  曾經劍者想了很久,希望可以對藏鏡人揮劍相向。
  
  而現在,願望正在實現。
  
  「劍四˙滅。」
  
  「飛瀑怒潮!」
  
  劍四和飛瀑怒潮對成平局。
  
  真氣揚起塵沙,和殺氣混合成鋒利的沙爆,兩道充滿戰意的視線撞在一起,一人冰冷,一人火熱。
  
  任飄邈極招上手,豁盡全力,他想,為了這一刻,他可以對任何事情、任何事情不管不顧。
  
  「劍七˙真!」
  
  「怒潮、襲天!」
  
  殺招還凝聚在兩人手中,就在脫手發出剎那,一道人影闖入戰圍之中,背對藏鏡人,並且對籠罩過來的真氣風暴視而不見。藏鏡人惱了聲,怒潮襲天硬生偏轉方向,但任飄邈沒有收手的打算,他的殺意無法克制,無法收回,不管來人是誰,他都想讓對方知曉,破壞這美好瞬間的罪魁禍首,必須要嚐到苦果。
  
  原本他以為,為了這一刻自己可以對任何事情不管不顧。
  
  原本他也以為,自己將要制裁破壞這美妙時刻的元兇。
  
  但是,他的視線對上一雙冰藍色的瞳眸。那清冷的色調在他的情緒上澆了一盆冷水,待他回神,他的劍鋒正堪堪停在來人心口。
  
  來人瞇起眼,不快地哼了聲,然後抽刀抵上任飄邈頸側,問:「想幹什麼,神蠱溫皇?」
  
  「竟是你!」霎時藏鏡人慍怒的眼刀刺在劍者身上,「神蠱溫皇!」
  
  聞言,任飄邈長長嘆了口氣,最終只得收劍反問:「千雪,你如何看出?」
  
  千雪孤鳴揚起下巴,「別忘了是誰指點你的易容術。是說本王左右等不到人來喝酒,一走出來就看到你纏著羅碧打得砰砰響,你難道不該解釋一下?」
  
  「哼!不必解釋!」藏鏡人怒喝:「想要找死,本座可以成全!」
  
  「或者你也可以等一下再成全。」千雪孤鳴不理會藏鏡人的怒意,只是看著神蠱溫皇。
  
  溫皇幽幽應聲:「羅碧都這麼說了,千雪你,為什麼還要來攪局呢?」
  
  「溫仔啊,」千雪孤鳴忍耐道:「好好回話會要你的命麼?」
  
  「……我認為怒潮襲天可以幫助我突破劍七。羅碧,難道你不想試一試我的劍七?」
  
  「我早已表態!千雪,讓開!」
  
  千雪孤鳴從不是個有耐心的人,對話至此,也耗盡了他的耐心,「你們都給我閉嘴!今天我是東道,這裡是我的地盤!」刷地,狼主收刀入鞘,然而手卻依然握著刀柄並且壓低了肩膀,擺出蓄勢待發的姿態,「大家要相殺好啊!反正我現在看你們通通都不順眼!」
  
  「……千雪好友,」神蠱溫皇又嘆了口氣,「我和羅碧要過招,縱使不需要仲裁,也可以有位醫生從旁照應,你說你何不就到旁邊去等著?」
  
  「我要說我現在不爽得只想揍人!」
  
  「我期待已久規劃已久的對招就這樣被你破壞,我也沒說話,狼主大人就不能退那麼一小步?」
  
  「你設計羅碧!」千雪孤鳴拉高了聲調。
  
  「我只是想要沒有留情的對招。」神蠱溫皇反駁。
  
  「夠了!」藏鏡人不耐煩道:「千雪你讓開,從現在開始,個人的性命個人負責!」
  
  溫皇笑應:「正合我意。」
  
  終於,千雪孤鳴不甘不願地讓了開,乾巴巴地說:「我只忍耐你們一招,就一招。」
  
  「一招足矣。」溫皇道。
  
  而藏鏡人只是瞇起雙眼,沒有回話。
  
  
  
  「劍七˙真。」
  
  「怒潮襲天!」
  
  
  
  掌勁與劍招在空中碰撞後撕碎了彼此,他們各被震退十餘步,待腳步終於停下,藏鏡人重重甩了衣袖,而神蠱溫皇單膝落地,硬是壓下湧上喉頭的腥甜。
  
  狼主見狀連忙奔上前,掏出隨身攜帶的內服傷藥遞向溫皇,神蠱溫皇笑著接過,只說不要緊。接著藏鏡人也走至溫皇身前,帶著不高興的眼神對他伸出手。
  
  他想也不想,便牢牢握住藏鏡人的手。
  
  突然間,他憶起曾經這隻手從他的脈門順著掌緣滑落,那時,他便是想這般勾握住這隻手。
  
  藏鏡人的手帶著一絲凉氣,厚實、粗糙、有力,他被輕易地拉起,站直了身子,但神蠱溫皇並沒有立刻放開藏鏡人的手,他握著那隻手閉上眼睛,一步步回想方才真氣在空中互相撕扯的畫面。
  
  
  
  然後,在不知道多久之後,他睜開眼。
  
  
  
  只見藏鏡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不耐煩,卻沒有抽回手也沒有打斷他的思考,而狼主環胸等在旁邊。
  
  神蠱溫皇於是笑道:「我想我們可以去喝酒了。」
  
  千雪孤鳴半真半假地抱怨,「終於!我等得頭髮都要發白!」
  
  藏鏡人則是問:「你有何收穫?」
  
  他們並肩走向設宴之處,溫皇回答:「我想我可以滅了巫教。」
  
  「嗯。」藏鏡人點點頭,沒有再問。
  
  狼主卻沒有輕易放過他,「那滅了巫教後你有何打算?」
  
  「我想想……在我中苗交界的那塊風水寶地辦點事業好了。」
  
  「喔對羅碧啊,我也有塊苗疆外的風水寶地叫做孤雪千峰,有事要兄弟幫忙就說一聲。」
  
  藏鏡人皺眉,「你真是麻煩。」
  
  千雪孤鳴立刻察覺了友人的言外之音,「我先聲明,我可不是要跟著你,本王這次出苗疆,是想去魔門世家拜訪拜訪。」
  
  「僅是拜訪,何必找一個駐點?」藏鏡人哼聲。
  
  「本王就高興找一個駐點!話說溫仔,你打算做什麼事業?」
  
  神蠱溫皇搖了搖扇子,「狼主大人,話題何必轉移到我身上?收銀取命的殺手事業似乎不錯,符合我悠閒賺錢的原則。」
  
  「你何時缺錢了?」狼主笑。
  
  「不缺錢也可以賺錢啊。」溫皇理所當然地回答。
  
  「溫仔,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羅碧沒說,但我知道他也想聽。」
  
  「千雪,別隨便替我說話!本座對此沒興趣!」
  
  「溫仔,我想要聽真正的原因。」
  
  他們三人一面說,一面在桌邊落座。
  
  
  
  
  
  
  
  
  「呵呵。」神蠱溫皇挽起袖擺倒了三杯酒,依序推給藏鏡人和狼主,然後自己取過一杯,才續道:「因為很多事用錢作為理由更方便,難道不是嗎?」
  
  
  
  
  
  
  
  



---------------------------------------------

於是在藏鏡人心中的煩人排行榜上,神蠱溫皇終於打敗狼主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