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五)

  
  
  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毫無疑問,所以當年羅天從送回的,是敵營將軍之子。
  
  他同時想起了藏鏡人飛瀑怒潮那震蕩天地的威力,若藏鏡人是史豐洲的血脈,應當也繼承純陽功體,卻能將陰屬性的武學練至如斯境界,其中耗費的心血,只怕只有藏鏡人自己知曉。
  
  天份加上苦修,藏鏡人可能的武學境界,頓時讓神蠱溫皇感到掌中一陣空虛。他捏緊了扇柄。
  
  
  
  他希望可以同藏鏡人,揮劍相向。
  
  
  
  
  
  
  
  
  
  隔日他回返苗疆,特地找上了藏鏡人。
  
  那時藏鏡人正在王府前與狼主談話,但神蠱溫皇直接打斷他們,表現得如同他才是王府主人一般,「兩位何不入內再談?站著說話多累?」然後他逕自走入王府,直入書齋,神情自然得像是走入自己的地盤。
  
  千雪孤鳴笑道:「心機溫哪,你這次害了多少人才回來?」
  
  「王爺此言差矣,溫皇只有看見一個人,差點想要教訓他,但站得遠了,嫌麻煩。」
  
  「哦?」狼主明顯不相信,「我知道你懶惰,但神蠱溫皇若想禍害一個人,怎有可能中途抽手?」
  
  「那是羅碧身心靈方面最大的仇家,我怎麼可以和他搶?」
  
  千雪孤鳴望了不想理會他們的藏鏡人一眼,「所以,你看見史豔文了?」
  
  「是,但是史艷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讓我想起某日我成了羅碧的救命恩人,而他還欠我一次提問的權利。」
  
  藏鏡人聞言十分不高興,「你當日便已問了。」
  
  「當日我所有問題你都不曾回答,如何算數?」
  
  「哼,那你便問,本座會依心情回答。」
  
  「我想問,當日那位苗兵是什麼來歷?讓好友不惜中毒也要相救。」
  
  這時千雪孤鳴投給神蠱溫皇一個責怪的眼神,因為當年溫皇向他轉述戰事經過時,並無提及這件事。藏鏡人不快反問:「我要救誰殺誰,難道還須向溫皇報備?」
  
  「豈敢,」溫皇笑,「我行使提問的權利而已。」
  
  「羅碧啊……」狼主拍了下藏鏡人的肩膀緩頰,「你軍中有何秘密不能和兄弟說?」
  
  藏鏡人狠狠刨了神蠱溫皇一眼,才不甘不願地回答,「那是羅家遠房表親中的一個晚輩。」
  
  千雪孤鳴眨了眨眼,又說:「特別關照遠房表親似乎不像你的作風。」
  
  「那個孩子孤身一人,在非常年輕時投入我的麾下,一直以來,不曾同任何人說過他是羅家的表親,也不曾要求過什麼。」藏鏡人瞪著千雪孤鳴,「那不過是個不重要的兵卒,你們莫要多管閒事。」
  
  狼主說:「我只管兄弟的事。」
  
  溫皇說:「我從不多管閒事。」
  
  狼主對神蠱溫皇這句話表示不屑,「溫仔,下次皇兄再讓我去苗北,你陪我去,我介紹皇叔給你認識。」
  
  神蠱溫皇不理他,只問藏鏡人:「羅碧,所以救那個孩子,是因為你對女兒的補償心理?」
  
  「神蠱溫皇!」千雪孤鳴喝道:「你何必如此無聊?」
  
  「千雪,你又何必為羅碧回答?」神蠱溫皇的視線對著藏鏡人,笑道:「將軍大人,你發怒了。」
  
  藏鏡人沒有回應,只是低哼著背過身子。
  
  溫皇又說:「既然你怒焰滔天,不如溫皇陪將軍大人過招發洩?」
  
  「對象是你,本座無此興致!」
  
  「為何?」神蠱溫皇不自覺更靠近藏鏡人一步,「我見過你與千雪切磋,我不覺得自己不如千雪。」
  
  「你不如我討人喜歡!」千雪孤鳴忍不住發言。
  
  神蠱溫皇沒有回應狼主的抗議,他只盯著藏鏡人的指掌,固執地問:「為何呢?論劍,千雪不如我,縱使他使刀,也不如我的劍。」
  
  「因為和千雪過招,我們點到為止,若和你切磋,只怕我無法克制。」
  
  「這樣不是更有趣?」興奮感在神蠱溫皇的意識裡橫衝直撞,他努力控制著表情,「我們可以全力比試。」
  
  「你會死在藏鏡人的掌下。」
  
  「別這麼肯定,」如夢似幻的期待讓溫皇放輕了語調,「且就算結局如此,也是溫皇心甘情願。」
  
  「但我沒有興趣奉陪。」藏鏡人說完,帶著明顯的怒氣離開。
  
  神蠱溫皇看著藏鏡人的背影被門扉掩蓋,失落地問:「千雪好友,是否因為你的程度太差,以至於羅碧與你切磋時可以即時收手,同我過招便不行?」
  
  千雪孤鳴朝溫皇扔了一只茶杯,之後才回答:「我說過,那是因為我比你更討人喜歡。不說這個,這次去中原,收穫如何?」
  
  「替你尋了一塊風水寶地,那裡終年冰雪,天寒地凍,人煙罕至,名叫孤雪千峰。」
  
  狼主樂了,「天寒地凍的風水寶地?聽來真是吉利。那麼你呢?假若你要留在苗疆,是否考慮為皇兄效力?我可代為引薦。」
  
  「不了,」溫皇拒絕得飛快,「我也替自己尋了塊風水寶地,就在中苗交界。」
  
  「答得這麼快,一點也不給老友面子。」溫皇的回答在狼主的意料之中,但狼主還是將自己的期待說出,「我曾想過若你能與羅碧長久合作,我們的苗疆戰神必能百戰百勝,或者你會因為你的才華而得到皇兄倚重,將來羅碧的秘密若有閃失,至少有你同我一起,在皇兄面前護他周全。」
  
  「我可不敢為你的皇兄效力,萬一苗王也找個像姚明月那樣的公主給我,在下恐怕無福消受。」
  
  「姊她個性是比較……特殊一點,」千雪孤鳴乾咳兩聲,「但至少聰明漂亮,又很獨立。」
  
  「好友啊,你難道不知這世上最難為的職位之一就是駙馬?尤其是那種娶了聰明獨立的公主的駙馬,」神蠱溫皇揮揮羽扇,誇張地嘆了一口長氣,「把那樣的公主往家中一放,羅碧便恨不得夜夜宿在軍營不歸,為苗疆鞠躬盡瘁,徹底燃燒自己。這啊,是個陰險的陷阱。」
  
  「婚配這種事,我在皇兄前還說得上話,可保證好友平安,你何不再考慮看看?」
  
  「嗯,你知曉我不喜聽人命令,就算今日苗王是你,恐也無法動搖我的心意。」
  
  「你真是無情。」千雪孤鳴聳肩又道:「羅碧行前兩日,我找他喝酒餞行,你來吧。」
  
  「哈,你都要追著他出苗疆了,還要餞行?」
  
  「喂,我不是追著他,我本要出苗疆!然後羅碧有事可以順便照應而已。」
  
  聞言,神蠱溫皇哈哈大笑,「好友,你對你的戰神可真上心。」
  
  千雪孤鳴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扭曲著表情問:「什麼叫做『我的戰神』?你竟能把『我們的苗疆戰神』這句簡化成如此離譜的幾個字,難道你是懷春少女嗎?」
  
  溫皇搖著扇子,理所當然地回答:「我以為那便是你的心思。」
  
  霎時千雪孤鳴顫抖了,他用他的全身來表現風中凌亂,「神蠱溫皇,本王認為今日不適合再繼續與你相談,所以雖然這裡是我家,但是就此別過本王要馬上離開。記得來喝餞行酒,再會。」狼主說完搖搖晃晃地離開。
  
  
  
  而神蠱溫皇想了想,在桌邊落坐,替自己添上一杯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