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三)


   此役苗軍損失不大,然那毒煙卻出乎意料地讓隨行軍醫束手無策。其毒性霸道,觸則毒發,且無色毒煙會沾黏於皮膚衣物上,就算閉鎖五竅,沾黏之毒未除,毒性仍會慢慢滲入體內。
  
  於是藏鏡人找上了神蠱溫皇,藏鏡人說:「此毒對你來說必不成氣候,你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
  
  神蠱溫皇欣然接受,「呵,將軍大人開口,溫皇豈能拒絕?只是在此之後,不知將軍大人可否回答我一個問題?」
  
  殺氣霎時瀰漫了藏鏡人的眉眼,藏鏡人瞇起雙眸,冷淡道:「在此之後,藏鏡人會回答你一個問題。」說完旋身便走。
  
  溫皇則是搖著扇子晃去了軍醫的帳內。他先吩咐將傷者用他列出的方子以藥浴浸洗,之後服下軍中常備的解毒丹,他再一一為傷者運功祛毒。水源問題頓時成了醫務兵們最大的煩惱,但為首的軍醫並不把這當煩惱,他罵了幾句「沒命還管吃」之後,率眾毫不客氣地到伙伕那裡搶劫飲水。但伙軍正要準備晚上的餐食,且今日正是配給飲水的日子,說什麼也不肯讓出這麼大量的水。兩方陣營展開激烈的罵戰,最後是領軍副將出面協調分配,並且重新調派人手運水才平息。
  
  神蠱溫皇險少進行如此單調又費體力的療程,以至於做著做著,幾乎就要分了心。藏鏡人將自己置身毒煙中的畫面歷歷在目,神蠱溫皇對此很感興趣,因為,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不顧毒煙在前只為了救一名普通兵士,他也不認為藏鏡人在沾染過毒煙後,如今能安然無恙。
  
  於是,當醫帳內的工作告一段落,神蠱溫皇又搖著扇子,慢悠悠晃進了藏鏡人的將軍帳。

  只見藏鏡人在帳內盤坐調息,直到他行至對方兩步之外,藏鏡人才睜眼,將銳利的視線釘到他身上。
  而他笑:「將軍大人,此毒有解,為何不解?」
  
  藏鏡人又閉上了眼睛,只問:「來此何事?」
  
  「記得將軍大人曾問,我既來之何不展現手腕助軍醫一臂之力,我助著助著便想,千雪要我來,我既來之,何不再來看看將軍大人的毒患?」
  
  「藏鏡人不耐煩廢言!」那人怒道:「出去!」
  
  「羅碧啊……」神蠱溫皇記得,只要狼主用這種莫可奈何的語調喚藏鏡人,藏鏡人至少會忍耐著把話聽完。他不認為這一招自己使用也有效,但稍微嚐試,也無不可。
  
  藏鏡人的所有動作應聲停頓了,只是忍耐地瞪著神蠱溫皇。
  
  「體諒我身上背負著千雪的期待,而且我們的苗疆戰神,可不能在此處倒下。」神蠱溫皇輕描淡寫地說:「羅碧,其實你的選擇不多,你配合,我封帳解毒,或者你不配合,我等你毒發不支再為你解毒,又或者你抵死不從,等你死後我一樣看得到你的秘密,然後我送你的屍體給千雪,讓他傷心。」
  
  藏鏡人的額際忍出了青筋,他乾脆閉上眼專心調息,不再理會神蠱溫皇。溫皇見狀搖扇又笑,「還是你覺得你可以支撐到軍隊回返,然後千雪自苗北趕來為你解毒?羅碧,你要知道,此種完美結果絕無可能發生。」
  
  見藏鏡人依然不理會,他直接向對方的面罩探出手,一瞬間,他的脈門被毫不留情地扣住,神蠱溫皇壓抑住己身功體幾乎要爆發出的反抗,儘管藏鏡人陰冷的真氣,逼得他全身經脈都在刺痛。他迎向藏鏡人凜冽的視線,不避不閃,直至對方的意識被衝上來的毒傷衝得一亂。
  
  
  
  
  扣在他脈門的手掌,沿著他的掌緣滑落,藏鏡人指尖與他的接觸完全斷開。
  
  那一瞬間,不知為何,神蠱溫皇竟有勾住那隻手的衝動。
  
  
  
  
  當然他不可能憑著這樣的衝動行事。
  
  
  「羅碧,」神蠱溫皇一字一句強調著,「千雪孤鳴要我來,不是想我帶你的屍體回去。」
  
  
  
  





----------------------------------------------

拿狼主的面子對付藏鏡人,如同拿符咒對付殭屍(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