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一)

   
  
  
  他曾經動過勾住那隻手的念頭。
  
  那隻手和自己很不一樣,掌心的厚度、指節的粗細,還有生繭的位置。畢竟他練的是劍,而那人修的是掌。
  
  
  
 
  * * *
  
  
  
  
  
  他在校場邊上,漫不經心地看著那人練兵。前陣子他方才從百姓的傳言中,得知了狼主、他與那人被並稱為「苗疆三奇」,王朝內似乎也認為他們三人交好,不然,他豈能光明正大地觀看兵隊操練?
  
  但他們彼此都知道,神蠱溫皇心底友誼的防線尚未對任何人開啟,狼主對此顯得無奈又不耐,總說:「溫仔,每次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你測試,我就一肚子火,你怎麼這麼麻煩這麼心機又這麼龜毛?」
  
  而藏鏡人對此不關心也不在乎,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測試友誼的方法也是狼主。其他的,除了國事與史豔文,再不入藏鏡人法眼。
  
  這一點讓神蠱溫皇覺得藏鏡人毫無殺傷力,並且任何時候都不構成威脅。
  
  著實、無聊。
  
  「……當心啊溫仔,你對我們的苗疆戰神擺出一臉無聊,左派人士會越來越喜歡你喔。啊還有,軍中的熱血少年郎可能會想要教訓你,我對這事兒,實在不樂見其成。」狼主走到他身旁,打趣道。
  
  神蠱溫皇當然不認為自己的神情露出了什麼不妥,但千雪孤鳴總是那麼心思敏銳,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不斷測試對方的善意,儘管他們相識已久。
  
  他笑,「狼主大人這是擔心我麼?」
  
  而狼主誇張地嘆氣,「是啊,我擔心你一時想不開,或者被無聊所驅,跑去殘害苗軍未來的花朵。」
  
  「噯呀,溫皇有所為有所不為,你們的苗疆戰神對我的態度,更可說是一臉無聊到極致,所以在我去殘害這朵現在的花朵前,未來的花朵們皆可放心。」
  
  「羅碧天生表情無聊,所以才得用面具遮住,和他計較這個是溫皇幼稚了。」
  
  溫皇笑了起來,「你特地約我來此,便是想討論羅碧面具下的秘密嗎?」笑聲引來遠處藏鏡人的一個視線,他以羽扇掩口,續道:「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有興趣,願聞其詳。」
  
  「我不會和你說這件事。」狼主拒絕得理所當然,「不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喔?」
  
  「這次的戰事有些壞風聲,我希望你能跟著羅碧出征。皇兄要讓蒼狼至苗北跟隨皇叔學習,命我護送,無法隨行。」
  
  「先不說我願不願意去,他怎有可能讓我隨軍出征?更何況你的本意是要照應他,被他得知,他定會給你我難堪。」
  
  「溫皇啊,」狼主說:「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心機溫耶,找一兩個小藉口對你來說不過眨眼之間,羅碧怎會起疑?」
  
  「要我答應可以,告訴我他面具的秘密。」神蠱溫皇絲毫不感興趣地敷衍。
  
  「我不會說的,」千雪孤鳴望進神蠱溫皇眼裡,察覺什麼般笑得溫和無比,「但你會去吧?就當是幫朋友一個忙。」
  
  「狼主大人,你這句話分明陷我於不義。我倒想問,你們的戰神大人在戰場上,有什麼事情不能應付?」
  
  「我很想說沒有,但若有天,你的髮妻突然回歸,並且突然告訴你其實你有一個女兒,女兒在回來的路上死了。你作何感想?」
  
  「我不曾娶妻是以不作感想。」神蠱溫皇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的嗤笑,「但這真可笑。」
  
  
  
  
  
  
  「所以,你會去的吧?」







-------------------------------------------------------------
反正,我心目中的金光之花就是藏鏡人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