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巷風】殤歌

           傳說,最深刻的記憶非是刻在心頭,而是映在眼底,直至靈魂也成灰燼。      那日,他睜開腥紅的眼,只記得一個人、一件事,還有一首歌。               * * *               黑白郎君記得與魔的每一場對戰,因為魔的失敗是他最期待的快樂,也是他註定要勝的戰局。      這一次也不例外。      戰圍內氣勁翻騰,他伴隨內力的笑聲與魔暴漲的邪氣撕裂空氣,兩人視線碰撞得更激烈,他們都知道,這將會是註定成敗的最後一招。      風聲越來越響、越來越響,他幾乎要聽不見自己的笑聲,然後,他舉起掌中凝聚的殺招,利箭般朝他的對手飛射而出。他知道自己會贏,他的字典中不曾有輸,無論魔蛻變幾次,無論魔變得多強,他黑白郎君只會更加超越,品嚐魔的失敗。      如同現在。      他的殺招密密貼住魔的前額,霎時掌下魔眼飛散出腥紅的亮光,那亮光如同散落的流星碎片,頃刻間讓風沙吞噬。      但他卻幾乎晃了眼。      魔眼底的紅光於焉熄滅,魔的身軀在他的掌下,再次倒落塵埃。黑白郎君暢然大笑,縱身躍上幽靈馬車。            「網中人的失敗,就是黑白郎君的快樂啦!哈哈哈——!」                  * * *                  說,他已經許久不曾作夢。      但那夜他夢到相當久遠之前的事,那時,他和第四代網中人金蜘蛛在九鼎峰上激戰九天九夜,最後被一掌擊落山峰。而他閉關修練之後,卻來不及在金蜘蛛一百天壽命結束前再次挑戰。      他在夢中恨得醒來,幽靈馬車似有所感,朝九鼎峰飛馳而去。      遠遠,黑白郎君便見山頭佇立著一條金衣身影,那衣著打扮、氣息與面容皆和曾經的金蜘蛛相同,而不同的是金色身影並無張揚著霸氣。      風沙中隱隱沉著一股死氣,但黑白郎君並不放在心上,他只知道這條人影捲起了他最濃烈的舊恨。      「網中人!!」      黑白郎君霎時飛掠出車篷,以雷霆萬鈞之姿落在金色身影前。而魔只是抬起黯淡無光的眼眸,沒有對南宮恨的到來做出任何反應。      黑白郎君將陰陽扇揮出一道氣勁,又說:「就算你再次蛻變成金蜘蛛,早在第四代網中人第九十九日壽命時,金蜘蛛已不是當年黑白郎君的對手,更不會是今日黑白郎君的對手,你!金蜘蛛將為吾手下敗將,以解南宮恨曾經之恨!」      通常這時,魔會用同樣猖狂的語句回應,然後他們會對上最痛快的一掌。但眼前的網中人沒有說話、沒有表情、沒有回應,只是轉開了視線旋身就走。南宮恨哪裡容得網中人這樣離開,他一掌搶攻上前,斥道:「金蜘蛛!黑白郎君南宮恨不會再讓你逃避!」      魔於是停下腳步,回眼睨著他。      然後,黑白郎君發現週遭風沙捲動,網中人的衣衫髮絲卻聞風不動。      然後,黑白郎君看見自己續力的指掌穿過網中人的胸口,他卻感覺什麼也不曾觸及。      魔事不關己地站在那裡,緩緩開口:「網中人不識得你,如何能成為你的手下敗將?」      這是黑白郎君從未預料過的情況,他頓了片刻,復而氣道:「網中人,蛻變重生讓你軟弱了嗎?」說罷,五絕神功一連五招,間不容緩地朝網中人轟然而去。然而網中人卻似一道幻影,於原地身形不移,神情未變,黑白郎君強勁翻騰的真氣與極招,皆穿身而過,帶不動網中人一絲頭髮。      「嗯?」黑白郎君甩袖負手,靜待塵沙落下。半刻鐘後,九鼎峰回歸平靜,而站在那裡的魔,半點沙土也不曾沾上,南宮恨見狀冷靜下來,「哼,原來不過是一抹亡魂。你不必用記憶喪失此種拙劣的謊言逃避與黑白郎君的對決,蛻變不全的網中人,不夠格成為黑白郎君的對手。」      「既不識得你,何必對你說謊,網中人也無興趣向你挑戰。」      這句話實在太異常了。      「網中人,蛻變不全是否影響了你的神識?黑白郎君不趁人之危,回你的蛻變潛伏之處去,你如此狀態出來行走,有何意思?」      「我遺失一物。」      「何物?」      「我想不起來,我正在找。」      「遺落在何處?」      「我正在從想得起來的地點,開始找。」網中人說著,黯淡無光的眼眸對上了幽靈馬車。      「哼,如此無趣的網中人真讓黑白郎君不耐煩!」語落,黑白郎君逕自走向幽靈馬車,「來吧,幽靈馬車今日可為你行個方便。」      網中人不說謝,只是跟著上了車。      這一路上,除了說地點之外,網中人不曾開口,黑白郎君也無說話的興致,只是沉默地驅駛馬車。幽靈馬車在一個又一個的地點停留,然後網中人會下車停留一兩刻鐘再回到車上,又吐出另一個地點。      南宮恨發現,這些地點他都記得,他在每一處都曾與網中人交手。他隱隱有種預感,網中人定會在他倆上次對決之處,尋得遺失物。         也許便是那從網中人眼中飛散的碎片。                        後來,他們終於到達上回倆人對戰之處,黑白郎君見網中人在崖邊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呵地笑了。      「黑白郎君,」網中人喚,「你聽。」            那日山風呼嘯,強勁的風勢幾乎要勝過曾經他們於此對戰,真氣捲出的氣旋。風中夾著雨霧,氣溫冰冷,刮面生疼。      但他們無人在意。            黑白郎君離開馬車,步至網中人三步外站定。他們在那獵獵狂風中於山頭傲視,風聲響得幾乎掩蓋了世界。      網中人說:那是魔將的殤歌。      但黑白郎君什麼也沒聽見。                  他們站了許久,久到雨勢停下,而網中人終於有了動作。      只見網中人一步一步,離山崖邊線越來越近,直到那不可再前進的界線上。生命將至盡頭的感覺,纏繞在網中人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儘管黑白郎君說他只是一抹亡魂,他依然充滿了「感覺」。      此時此刻他心中毫無懸念(也許因為他遺忘了該要有的心心念念),沉靜非常,死亡然後蛻變重生的過程,他很熟悉。      「黑白郎君南宮恨,」網中人平靜的語調中包含著愉悅,他感覺自己似乎快要想起這個人的事,而下一次醒來,他定會記得這個人的事,「下回,網中人將會持續黑白郎君的敗績。」      耳聞此語的瞬間,黑白郎君是很想發作的,但想起眼前身影不過就是亡魂,他只好惱恨地回應:「若非當初你派出三十門派攔阻,逃避與南宮恨的對決,就算是第四代的金蜘蛛,也終究會是吾手下敗將!」      網中人沒有回應,只是仰起下巴,又笑了一聲。                           然後,金色身影自山頭躍下。      那是黑白郎君生命中,再也無法彌補的一個遺憾。 ------------------------------------------- 這一篇殤歌,完全屬於小作者個人穿鑿附會的臆想之作。 《巷風》的其他篇故事,背景設定都盡量符合劇集,但這一篇應該一看就知道,網中人什麼都可以忘記,就是不會忘記黑白郎君,我承認只是想寫失憶梗。 在此說明一下原劇設定,第四代網中人在霹靂真象登場,非常厲害但只有一百天的生命,黑白在九鼎峰上打輸了,但閉關修練後殺到盤絲窩時,已經來不及挑戰了。另外眼珠是蛻變重生關鍵的這個設定,是霹靂狂刀還是王朝時期才出現的,因為很萌所以拿來穿鑿附會。 網中人真的好萌喔,霹靂每一代的偶頭都是大眼睛娃娃臉超可愛,尤其第一代網中人初登場,簡直是帥到不行,堪稱是顛倒眾生的S級反派代表!(好啦,顛倒了我,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那時網仔血液裡的復仇特質還沒被完全激發,直到被中原人士暗算身亡。而第二代一整個心心念念要找中原小子們復仇,還沒復仇夠,黑白就找上門挑戰了。至此之後網仔所有的仇恨值都投注在黑白身上,簡直只有浪漫能形容。 可惜金光系列的網中人後來走邪美路線……/_ 當然這個邪美路線和金光版黑白站在一起是另有風味啦,有種公子與少爺的match感。 黑白公子網少爺,傲嬌白狼與他的蜘蛛冤家之類的……對不起這一行請大家當作沒看到。 巷風系列到此結束囉,以下附上其他篇的小小文案給路過的朋友參考~ 今生無道,來世有情。那日,劍雪無名自蓮池中甦醒,池邊有一把劍,正在哭泣。《雪劍孤蹤》 當憶秋年說他們有三世的緣份時,風之痕沒有說的是,魔,沒有輪迴。《流金歲月》 江湖路遠,遠至折損他忠誠的亡命之花,非凡公子想,但他的意志從未動搖。《生死蝠》 碎裂光雨之中,梵天與蟻天結下金丹三劫之約。然而最終,他們為彼此付出更多。《血霧》 他只記得那日糟糕透頂,因為慕少艾頂著張鳥仔面說:朱痕,其實我是喜歡你的。《扁舟》 他們在晨光中遭遇彼此,那時申屠東流一身腥赭,冰冷殺意直向皇甫笑禪逼去。《殘林千秋》 茶過三巡,崎路人突然問起他的願望,而那一瞬間,素還真竟不知如何作答。《邪之中》 疏樓龍宿從未想過要許願,直到那夜劍子仙跡來訪,推給他一顆來路不明的珠子。《崑崙之丘》 那夜黑白郎君於九鼎峰遇上網中人,網中人黯淡無光的眼眸對著他,卻說不相識。《殤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