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巷風】崑崙之丘(六) 完

  在這之後,疏樓瑞覈開始用嚴格的標準及緊迫的進度,將己身所學對龍宿傾囊相授,並且讓龍宿大量參與他手頭上的事務。      龍宿隱隱有種預感,但他選擇利用忙碌忘懷。               忙碌總是讓時間過得飛快,當他想起曾經他有所預感,那時他剛剛處理完分部的內鬥,正將結果呈報疏樓瑞覈。      疏樓瑞覈嘉許了他的處置手腕,然後非常直接地告訴他,往後將由他掌理儒門天下,疏樓瑞覈會在下次的議會上宣布此事,並說明交接事項。      龍宿並不驚訝,也不覺得突然,畢竟他早有預感,儒門天下是留不住疏樓瑞覈的。               說,即位典禮盛大且熱鬧,身為主角的龍宿卻無法不覺得意興闌珊。      但劍子的到來轉換了他的心情,劍子提著兩罈酒衝他一笑,「龍宿好友,我特地攜來你的女兒紅做為賀禮。」      他勾起唇彎,以搧過去的掌勁做為回應。      劍子挑眉避過,「別惱,你一身華麗無雙,需言行端方才相襯,方才之舉,萬不可再做了。」      「劍子好友竟也知『端方』二字如何說,如何寫?」      「龍宿,你真辜負我一番心意,明明我是特別帶來一個有趣消息,要給你解悶的。」      「哦?願聞其詳。」      「你猜我在外頭那一堆人裡,遇上了誰?」      「是誰如此榮幸,能得劍子大仙青眼?」      「是佛劍。」      這個消息確實讓龍宿驚訝了,「原來他已復原,甚好。」      「不不不,龍宿,他不識得我,雖然氣色看起來不能再好了。」劍子眨眨眼,笑得別有心思,「是以我來邀請今日的主角,同去堵他。」      「『堵』一字,可真有風格啊劍子。」      「那不過就是口語用法,意思是『特此邀請某人為入幕之賓』。」      「哈,如是,龍宿自然奉陪。」            話說,那時佛劍分說正準備離開。      原本他便不喜太過熱鬧的環境,但佛尊之託不容他拒絕,是以他代為將賀禮送達,稍坐片刻,便打算告辭,。      但還未靠近儒門天下的大門,他便被兩條人影攔了下來。      其中一人身著道袍,仙風道骨,面容端正,對他笑道:「大師請留步。」      而另一人身著精緻禮服,珠光寶氣,一身華貴,張揚著嚴重的存在感對他說:「大師定是佛劍分說,久仰大名。」            佛劍看著眼前的畫面,微微皺起了眉。            劍子對於「重新認識」佛劍這件事,抱持著無與倫比的樂觀態度,甚至冒出不少惡作劇的念頭,龍宿立刻表示不與之同流合汙。      所以劍子只好自行上前,勾著寶相莊嚴的佛劍的肩膀,忽視佛劍周圍突然下降的溫度,說:「噯,大師啊,話說那日太上老君於貧道夢中指示,說我們和大師的上輩子,是好友呢。」      龍宿用紫金扇掩住臉,不忍卒睹,「劍子,你可知『端方』二字?」      而佛劍突然就笑了,「道家豈談前世今生輪迴之說?你們定是龍宿與劍子,家師曾經提過,吾們是幼年玩伴。」                  後來,龍宿在疏樓鳳語的院落裡找到疏樓瑞覈,想告知與佛劍重聚一事。那時,疏樓瑞覈正獨自排著棋局。      疏樓瑞覈的神情、髮梢、指尖,無不帶著寂寥。      此時此刻,龍宿曾經的預感倏然浮上,在龍宿心中化成即將到來的事實,將他的好心情一掃而空。      他走上前,冷冷地說:「吾以為,師尊將要離開儒門。」      疏樓瑞覈頭也不抬,反問:「吾為何要離開?」      「母親離開了,父親離開了,就算師尊離開,也不令人意外。」      「了解吾經歷之人都走了,其他地方,去也無趣。吾留在儒門,至少還有汝。」疏樓瑞覈說完,喀地落下一子。      而龍宿只是哼了聲。            因為他不會承認,縱使「至少」二字令人不太滿意,但那瞬間,他還是感覺喉頭發緊,眼眶一陣濕熱。                  然後,這是許久許久之後了。            那時疏樓龍宿已帶領儒門天下過了數不清的歲月。      在這之中的某一日,疏樓瑞覈也走了。這一日劍子仙跡與佛劍分說都趕至儒門陪伴,但龍宿表現得很平靜,他只是笑了笑,告訴大家別擔心。      很奇怪的,龍宿想,其實他,似乎並不感到特別傷心。                  * * *                  說,那夜是下著雨的。      白衣修道人將紙傘收靠於亭柱邊,拂去袖襬的雨珠。      琴絃鏗然一響,並且隨這修道人拂袖的動作,又連響三聲。修道人入亭而坐,笑道:「龍宿,堂堂儒門龍首,可不能因雨聲喧鬧,便如此不成曲調。」      「此乃迎接來客的曲調,為來客而譜,配合劍仔仙跡勤儉的品格,連播絃次數也不可奢豪,曲名為,」疏樓龍宿說著又連彈四次同樣的單音,「嗯,『窮酸小氣』。」      「那麼龍宿大人的曲,必然是雙手雙足同時彈奏,也不夠用了。」      「別想用汝的腳沾汙吾的琴,連想像也不許。」      「白玉琴是我的琴。」      「汝可攜了紫金簫來?」      「無。」      「那麼今日,白玉琴尚為吾所有。汝可知曉,令師做過最荒謬之事,便是將此種寶貝傳予汝。」      「我倒認為,家師做過最正確的事之一,便是將白玉琴留給我,並且贈你紫金簫。」      「紫金簫出自儒門,贈吾適得其所,然而吾懷疑,令師僅是依照色調,來分配身後之物。」      「龍宿,你真失禮。」      「令師的做法,本身就沒有道理。」      劍子笑,笑得有些不懷好意,「家師說過白玉琴有故事,你可曾發現?」      「吾,」龍宿垂眼,「無興趣。」      「哈,佛劍出世之人行入世之舉,在乎事間萬物,你執掌入世的儒門,卻對這世間冷眼疏離,你們兩人,竟能成為知交。」      「那麼汝呢?汝不入令師修仙之道,不行吾儒家禮學,不為佛門修心慎言之舉,汝如此不同於三教,佛劍與汝,怎會是知交?」      「好友,唯有知交,才能明知你言下之意便是『劍子仙跡好管閒事無禮兼造口業』,並又不同你計較。」      「哈,記得當年雲騫前輩飛升,便於此時節,連日陰雨卻在那天放了晴。」龍宿笑,「而汝今日來,雨卻似更大了。」      「龍宿,有雨聲掩蓋,不正是彈琴時刻?」      「好友是否在暗示龍宿的琴藝不堪入耳?」      「豈敢?」劍子笑,「好友能否將白玉琴借吾一觀?」      龍宿哼了一聲,「不願。」      而劍子也不介意,只說:「如此,我暫離片刻。」說罷重新撐起傘,又邁入雨中。      龍宿百般無聊地喝著茶,豁然之境並不遠,所以白衣道人很快便回歸。他步入亭內,將紫金簫放入龍宿懷裡,然後抱起了白玉琴。龍宿不做反應,只是抿了一口茶。      「白玉琴有故事,龍宿,你可曾發現?」      「劍子,拐彎抹角的習慣可不好,汝既想說,不如快說。」      「琴身的刻紋你可曾注意?」      「是琴譜,不成曲調。」      劍子指著刻紋的正中央說:「曲,自此處開始。」      「嗯。」      「你知曉,但你不知曉欠缺了一個要素。」      「劍子,」龍宿不耐道:「吊人胃口的技巧,汝做得拙劣了。」      「好吧,」劍子聞言笑得很開懷,「近日這雨正好,好友何妨再試一試?」      龍宿沉吟一聲,取琴、調弦,隨意一撫。      琴音依然不成曲調,但透過雨聲卻產生了不同。龍宿霎時調整身姿,凝神,仔細彈起刻紋所示的琴譜。      原來雨便是欠缺了的要素。      那是一首彷彿悶在雨水中的憂傷曲調,包含著遙遠的懷想,對故土的思念,對消逝的遺憾,還有每一個音符堆疊起的魔氛。待魔氛籠罩了整個宮燈幃,龍宿興味盎然地笑了。      「劍子啊,這算什麼?」      「師尊說,這是他自魔界帶回的特產,原本做了幾處修改和填補,讓平常也可彈奏且不至於產生魔氛,然後送給瑞覈前輩與一蓮托生前輩,不料一蓮托生前輩帶給師尊的出關禮,便是破解修改的結果。」劍子頓了下,「師尊說,這是魔將的殤歌。」      「殤歌啊……汝今日前來,就為告知吾這個故事?」      「事實上我單純是來喝茶的。原本想喝免費茶,但方才回豁然之境時,想起一物可充作謝禮。」劍子說著掏出一布帕包覆的事物,於桌面上攤開,布帕之上,躺著一顆紅褐色渾圓透亮的珠子。      龍宿僅只瞥了一眼,「豁然之境竟也拿得出瑪瑙?」      「耶~~」劍子笑道:「劍子豈敢相贈平凡無奇的瑪瑙給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大人?珍珠才最襯你。好友啊,傳說崑崙山中遙池裡,住著一種大蚌,此種大蚌會唅著靈酒,以靈酒滋養珍珠。這種珍珠很特殊,傳說只要在下弦月夜將珍珠沉入酒缸,便能祈求任何事物,永續不盡。」      龍宿用憐憫的眼神望著劍子,「好友,需要吾讓仙鳳給汝一碗藥湯麼?」      劍子回道:「你實在十分不浪漫,讓仙鳳給我來一碗竹笙燴菇湯吧。」      龍宿挑起一邊眉,迅速轉移了話題。「劍子,家師說過紫金簫有故事,汝可曾發現?」      相同的問句,讓劍子防備地望向友人,「家師不曾交代紫金簫的故事。」      「汝不妨以慧眼,觀看紫金簫的內壁。」      劍子依言動作。一開始,他並沒有看出內壁上歪扭的刻痕代表什麼,但數秒之後,劍子仙跡十分難得的,燒紅了整張臉。「瑞覈前輩怎可如此……」      龍宿順便也以慧眼,再次欣賞了下劍子童年時期的大作,「家師曾說『雖然無法稱讚字跡,但收到平安符還是開心的,刻下來能夠長久保存,也讓雲騫前輩能夠回憶回憶』,如此看來,這字,可當真醜啊。」      霎時劍子毫無形象地跳了起來,他衝到一旁取了筆墨,以飄逸出塵的筆法寫了同樣一道平安符拍在龍宿前面,然後搶過紫金簫逃出宮燈幃。      龍宿只是對劍子逃跑的背影笑著說請,然後讓仙鳳將某大仙法力無邊的平安符收好。      這一切再平常也不過,原本他並沒有多想,直到他注意到劍子留在桌上的珠子。      然後想起,今晚正是下弦月夜。      他並不相信劍子說的什麼傳說,只是,他也不討厭偶爾依著傳說行事。      於是他將珠子收入袖袋。                  夜已深。      夜闌人靜,下弦月光並不明亮。               疏樓龍宿將手中的珠子沉入酒缸,並將酒缸深深埋入土裡。      他說,願,情誼永存。 ------------------------------- 終於完結了!(喘氣) 我的大綱只是簡單的想要鋪陳讓龍宿許一個願望,但字數卻超乎預期。 爆字數好像不太好,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下一篇是黑白郎君和網中人的短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