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許願雞(下)

     在那之後,我做了一個夢。      夢裡許呈時拉著我的手笑說:「葉明廉,我和她分手了。」而我絲毫沒有察覺此種場面嚴重的邏輯謬誤,只歡喜地回應:太好了,恭喜你。               我的床有一側靠牆,醒來時,我面牆而臥,且沒有忘記方才的夢,所以我往牆壁撞了下去。我是個敗類,不配當任何人的朋友。      思及此,我又撞了第二下,才在猶豫是不是要撞第三下,床鋪和我僅隔一牆的妹妹已然破門而入,只差沒有跳到床上踐踏我。      「你這混帳老哥!我兩個鐘頭前才睡,然後等一下還要考試你知道嗎?你要發神經怎麼不去撞電線桿?!」她吼完,又逕自摔門離開。      ……我覺得這小妮子實在不夠尊重兄長,但現在去對她諄諄教誨可能會被撕碎,所以決定包容她。      媽媽遞了早餐給我,附帶不認同的眼神,「幹嘛惹你妹?晚上跟人家道歉。」      ……我哪有惹她,我用我的頭撞我的牆,又干她什麼事?但是我決定包容媽媽的判斷錯誤,因為我餓了。   媽媽又問,「你今天沒課,有什麼計畫?」      「睡回籠覺到自然醒,醒來再出去晃一晃。」      「別亂花錢。」      「每次亂花錢還不都是給妳和隔壁房間的母老虎買東西……」      後來,我依照計畫繼續睡到再一次自然醒,然後到街上閒晃。走著走著,看見廣場上正好有市集,便拐了進去。那時一位綁頭巾的可愛女生突然跳到我面前,她手裡抱著一顆扭曲貓咪圖樣的抱枕,笑嘻嘻地問:「同學,你睡不好嗎?你做惡夢嗎?」      我後退一步,「姊姊,我不信教。」      她哈哈大笑,「我們這次系列的新主角,」她抬起手上抱枕,「蹡蹡!食夢貓!一定可以解決你的問題,讓你一夜好眠。」見我沒有拒絕或走開,她開始說起他們攤位的創作故事,大意是食夢貓是一隻誕生在夢貘國度的黑貓,剛開始其他的孩子都覺得牠長得奇怪、長得不一樣而不和牠玩,後來,食夢貓靠自己戰勝惡夢的勇氣,來證明自己沒有不一樣。      她的手鍊隨著手勢晃動著,我盯著手鍊的反光,神遊物外。她似是察覺了我的目光落點,將手腕往我眼前一遞,我回過神來,視線焦點剛好對上手鍊的拼布公雞花紋墜飾。她笑,「這是我們系列的上一個主角,叫做『許願雞』,很受歡迎喔。」      「許願雞?」我下意識重述。      「對啊可愛吧?許願雞的故事是這樣的……      「說,很久很久以前,在遙遠的地方有一個村莊,那裡是太陽公公的故鄉,所以受到曙光女神的祝福,風和日麗,作物豐美,村民們也都勤勞地工作著。      「每一個村民都有自己負責的工作,其中,公雞先生擔任曙光女神的使者,負責將夜晚交替成白晝,牠每日於曙光女神指示的時刻啼叫,天際會在那時落下第一道曙光,夜神會沉睡,日神會甦醒,白晝於是來臨,村民們也一個個起床,開始一日的生活。      「有天,村中發生了大事,就是長老山羊爺爺在山裡散步時不慎摔斷了一條腿,由於山羊爺爺年事已高,受傷之後元氣大傷,從此臥床不起。山羊爺爺德高望重,對村民們相當照顧,因此每日都有許多村民帶著禮物去探望牠,公雞先生也不例外,牠擔心極了,擔心得連早晨的啼叫都不再有精神。      「曙光女神知道了這件事,就對公雞先生說:別擔心,只要每天都對第一道曙光許願,加上你最高亢的啼叫,一百日過後,你的願望就會實現。      「公雞先生非常開心,牠趕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村民,村民也非常高興,立刻委託每日喚下第一道曙光的公雞先生幫忙許願。一百天之後,山羊爺爺果然恢復了健康,又開始可以去山裡散步。      「然後,公雞先生開始接到其他村民許願的請託,每一個願望一百日,公雞先生將大家的願望仔細記錄了,一件一件,向曙光許願。      「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公雞先生每日為村民的願望努力啼叫,村民的願望越來越多,竟讓公雞先生沒有休息的時刻。終於有天,公雞先生的嗓子承受不住,啞了。許願的村民很著急,他們覺得他們排了很久的隊才輪到讓公雞先生替自己許願,從開始許願到願望實現還要一百天,這樣已經太久太久,公雞先生嗓子一啞,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會好,所以村民們一遇見公雞先生,就會問:你好一點了嗎?      「公雞先生無法幫大家許願,牠看著好長好長的願望紀錄,既自責又傷心,牠開始勉強自己啼叫,每天都用力幫村民許願。村民們知道又可以許願了,立刻舉辦了宴會慶祝,但是大家都忘記關心公雞先生的嗓子是不是真的好了。最後,那天,曙光女神指示的時刻已到,公雞先生卻咳出了血,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村莊失去的公雞先生的啼叫,夜晚永遠留了下來。曙光女神心疼她的使者,她降臨凡間,輕輕將哭泣的公雞先生帶回天上,她說:『不要傷心,我的孩子,你日日幫他人許願,卻不曾想到自己,現在你可以向我許願,我會立刻實現你的願望。』      「公雞先生聽了,立刻用翅膀在雲的表面寫下牠的回答,牠說:牠希望將這個機會讓給真正需要願望的人。女神看完,伸手撫摸公雞先生的羽毛,被撫摸過的羽毛,都開始發出淡淡的亮光。女神說:『我善良的好孩子,你正直又負責,懂得為他人著想,我要讓你掌管世間的願望,讓真正善良正直的孩子,在努力之後可以得償所望。』      「發亮的羽毛越變越輕,公雞先生飄了起來,飄到太陽光芒的神殿,從此成為掌管願望的神祇。」      故事至此,我覺得我要哭了。我既感動又羞愧,和公雞先生的情操比起來,我簡直連水溝裡的一坨屎都不如。      我在攤位上掃視一圈,發現公雞先生的商品所剩不多,其中大馬克杯上的圖樣最大,我立刻決定買下馬克杯,將公雞先生帶回家,時刻提醒自己不能當一個無法祝好友幸福的敗類。            然後,有時候,我也會向公雞先生許願,希望他可以幫我祈求埋進土裡的那個願望,可以實現。            大學畢業後,託公雞先生的福,除了繼續攻讀研究所的許呈時之外,我和ABCD都順利展開職業生涯,我搬到了公司附近,開始獨立生活。      許呈時碩士班畢業那年,眾人工作皆已上了軌道,所以決定一起請許呈時好好吃一頓,慶祝他順利取得學位。那時許呈時口試剛結束,撰寫論文累積出來的黑眼圈還沉沉地壓在他的眼下,但他見到大家的愉悅顯然戰勝了疲倦。      媽媽A立刻塞了補品要他帶回去喝,末了甚至還慈愛地揉了許呈時的頭髮。我們深知A的大媽性格發作時是無人可以阻止的,所以我和BCD逕自研究起菜單,不打擾他們享天倫之樂。      氣氛很放鬆、很溫和,但許呈時顯然不打算讓這樣平靜的氣氛繼續下去,他突然開口,語出驚人,他說:「上個月,我和她分手了。」      他和她分手了。      但聞此語,我們五人驚愕的視線立刻釘上許呈時,他們交往六年多,一直很穩定,大家都以為他們會繼續下去,直至步入禮堂。      C最快反應過來,他撲了上去,一把抱住許呈時,「沒關係!歡迎回歸單身貴族兄弟會,你的這個決定,將是邁向幸福未來的一大步!」      「不許胡鬧!」A斥責道。不等A將C拖開,許呈時已然掐住了C,威脅要他請客賠償精神損失。      C並不害怕,「今天本來就是大家要請你啊,你盡量吃。」      許呈時說:「我只想要你請大家。」      「我不依,大家都比我會賺錢,我很可憐要自己繳全部的保費還要自己存退休金,A~~」C又撲到A身上,「他們都欺負我!」      A拍拍C,「因為你不乖。」      B於是說:「我代替C請大家吧。」      C瞪B,「你中樂透嗎?」      B回答:「我又不買樂透。」      C滿臉懷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B不好意思地說:「你剛完結的那部故事,因為有簽名,賣了不錯的價錢。」      C頓時目露兇光,幽怨道:「我簽了三十八次才把整套簽完,我把那麼辛苦的成果送你你還賣掉……我恨你!」      B說:「我已經說過我不看修真小說,而且我姪兒姪女都還小,家中不適合有這類書,要你不要給我你又堅持要給。你放心,對方是真的喜歡你的書,讓他去收藏,怎樣都好過放我家還要藏在角落染灰塵要好。」      C還是很哀怨,A於是打圓場,「好啦,大家單子寫一寫,我去點餐。」      D說:「我一起去拿。」      B說:「喔,我去付錢。」      C說:「我也要去,我要加點然後吃垮B!」      我說:「快去快去,我和誠實寶寶留守。」      於是這個區位只剩下我和許呈時,我用手肘推推他,問:「那你心情還好嗎?」      他笑了笑,「別擔心,我們是和平分手,雙方都有分手的意願。」      「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淡了,我是,她也是。」      他的眼神有點落寞,而我沒有繼續問下去。      於是,沒有人再提起許呈時的感情事。      在那之後,許呈時FB上的感情狀態開始在「單身」與「穩定交往」中來回跳動。穩定交往時,他會與特定的女孩出遊、拍照,恢復單身時,他會把相片都清空。      一次、兩次、三次。他不曾介紹任何一位女孩給我們認識。      我看著他反覆上傳相片再清空的舉動,心中的螺絲扎進肉裡,再也不動。      「清空」兩字,足以冷卻我所有心思。因為唯有和我們這群「好友」的合照,才能在許呈時的頁面上屹立不搖。            我不再使用FB。            兩年又過。      說,那夜,夜闌人靜,許呈時敲開了我租屋處的大門。      除了當初他在碩士班畢業後不久,順利考取博士班時眾人又請了他一頓外,這兩年來我是第一次見到許呈時,不使用社群網站之後我對他的近況所知甚少,見他出現在我門前,剎那間竟有種彷若隔世之感。但我得說,這個時間點並不好,血淋淋的凌晨三點,在這種時間,加上從熟睡中被吵醒的怨氣,彷若隔世的瞬間一過,我只剩下罵人的衝動。      我正要破口大罵,他卻一頭撞了過來,死死抱住我,叫道:「葉明廉,救救我!」      某處芳鄰應聲傳出怒罵和詛咒,我趕緊推開他把門關好,低斥:「給我閉嘴!你以為現在幾點?」他並不回答,只是又將我扯過去用力抱住。我跌在他身上,對這種幼稚舉動很感冒,「該去警察局自首的話你就快去,我沒辦法救你。」      「葉明廉,我想不出來,我什麼都想不出來,我想要休學……」      這句話勉強讓我清醒過來,我又把他推開,抓著他的肩膀問:「幹嘛要休學?」      「我想不出來……我不適合研究……」      「那就去睡覺,睡飽了再想。」      「葉明廉,」他抽了一口氣,「我睡不著……想不出來,寫不出來又睡不著,我一個人在學校宿舍根本沒辦法做任何事,我沒有辦法整理研究資料,連文獻都讀不下去,葉明廉,我覺得自己的研究熱忱一點也不剩,它被消磨光了!但曾經我是那麼喜歡、那麼喜歡!」      他哭了起來,我從他斷斷續續的話語中得知,他的指導教授並不好相處,而許呈時不說謊的良好教養,剛好成為他最大的過失。      他說了好多事,都是我所不知道的,關於他遭遇到的挫折。      最後他哽噎地問:葉明廉,熱情究竟是什麼?難道它竟然是一種消耗品嗎?      我把他帶進客廳,邊走邊回答:「熱情就像戀愛一樣,有消有長,你碰對了契機它就會加深,沒有碰對,它可能減弱,就是這樣而已。不過你現在的情況只是需要好好睡一覺。」      「你說像戀愛,但我和她們……」許呈時頓了下,「和我交往過的對象,我們沒有產生過摩擦,一直以來相處得很平和,沒有任何契機使我們的關係發生變化,但感覺就是慢慢變淡,每一任都一樣,所以我是一個不可能永遠喜歡任何事物的不正常者……」      「拜託,我看你就一直很喜歡ABCD和我啊,你交往又分手的速度是快了些,但這又有什麼關係?」我偏袒地安慰道:「你們都是和平分手,你也沒做任何壞事,我想你只是因為初戀的結果不好,所以給你的運氣帶來不好的影響。這個世界上絕大部份人的初戀都不是Happy Ending,我們只是和大部分人一樣必須經歷這一遭,所以你一點都不必為此悲觀。」      「……我們、和大部分人一樣?」      「對啊,我告訴你,我知道你很努力,我知道你很好,我知道你有才華,我知道總有一天你會碰到那個對的人、對的研究路線,甚至是對的指導教授,然後你會找回你的熱忱,會想像如果你們可以在一起,你的小孩如果像對方那該多好……你喜歡小孩嗎?」      聞言,許呈時露出嚮往的神情,「我喜歡小孩。」      「所以你看,未來多好。」許呈時正直又努力,他很好,該要能得償所望。      「但你別什麼都講在一起,我才不想跟指導教授有什麼關於人生的後續發展。」      「你少囉嗦!」我瞪他,「你知道我只是不小心沒有處理好語句結構,糾正什麼?我現在想睡得要死,能講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好嗎?」      「葉明廉,雖然你的話聽來毫無邏輯,還是謝謝你安慰我。只是我想不出來如何繼續,也提不起勁,我還是想休學。」他看著我,「葉明廉,怎麼辦?」      「這種症狀好解決,你先睡到你不想睡,然後放空個三、四天再開工,又是一尾活龍!」      「葉明廉,」他委屈地又說:「我睡不著。」      「大男人撒個屁嬌!」我拍桌而起,從櫃子裡抓出一瓶金門高粱,「給你,就算一杯不倒,三杯也必然能達成你想睡的願望。」      「我看到煙灰缸,葉明廉,你又煙又酒,是慢性自殺。」      「再廢話當心我趕你出門,我要去睡覺,你自便吧晚安!」      許呈時拉住我,直直看著我,又用方才那種委屈的語調對我說:「一個人的話,我不要喝。」      聞言,我簡直要被我自己氣死,因為我發現自己竟然招架不住葉明廉這樣的姿態,我坐了回去,忍不住又兇他,「就說了,大男人撒個屁嬌?你這渾蛋!」      那時已接近凌晨四點,我艱難地喝完一杯,就覺得再也支撐不下去,十二月天,這麼冷的天氣,多適合睡覺,只有許呈時這種神經病才睡不著。許呈時還在說話,叨叨絮絮,我沒有聽進去,只是憑著模糊的意識敷衍著他。      然後放任自己睡著。      隔天鬧鐘響時,我從床上起來,房內酒氣沖天,天還沒亮,溫度很低。      我沒有我們喝酒時對話的記憶,也沒有回到床上的印象,不過我也沒有心思去想,因為睡眠不足讓我感覺生不如死。      那時許呈時擠在單人床的外側睡得正沉,我瞪了他數秒,跨過他去沖洗掉一身酒氣,然後生不如死地去上班。                  × × ×                  「好燙!」菸頭在我陷入回憶時燒至手指邊,我被疼痛驚醒,一甩手便將菸屁股丟了出去。大風刮過,我在風中狼狽地追回自己製造的垃圾,然後將它塞入攜帶式菸灰缸中。      我回到許呈時身前,他看著我,正等著我的回答。我定下心神將許呈時今日所有舉動回想過一次,突然覺得疑問:「等等,許呈時,為何你言語之中似乎已經有預設立場,而且那預設立場像是我已經喜歡了你?」      聞言,許呈時眨了下眼,耳根燒紅,垂下頭去。      「說。」我命令,「告白的是你,你都不用表現誠意嗎?」      許呈時猶豫片刻,開始斷斷續續地告訴我,在那個十二月天的夜晚,我絲毫不記得的對話內容。「……因為那一天、那個晚上你跟我說,『我們』的初戀都沒有快樂結局,我們——你和我,你沒有說過你的初戀,所以我就趁你看起來醉了的時候問你,你回答我說,那不重要,因為你已經向公雞先生許願,有天願望會實現。所以我又問你,你許了什麼願望。      「你聽到這個問題之後就笑了,你說你鎖起來了,我問你鎖在哪裡,有沒有鑰匙,你、你醉得不輕,反問我要鎖什麼東西,然後拉開抽屜,給了我一把你家的備份鑰匙……我又問了一次,問你有什麼願望。葉明廉,不管你講的是不是真的有道理,你那晚的說詞舉動都安慰了我,我能不放棄研究,是託你之福,我打探你的願望,只是希望可以報答你,只是希望可以讓你高興。」      「好吧,看來我真的給了你我家鑰匙。」我問,「結果我到底回答你什麼?」      他的聲音因為窘迫而變得輕細,「你說你埋到土裡去了……」      聽到此,我已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質問道:「許呈時,所以你提前挖了我的時空膠囊?」      「對不起、對不起,但是,」他急急向我走近數步,「如果事情和我有關,你不告訴我,我不會知道!」      「也許我就是不想要讓你知道,」我笑了兩聲,「老實說,我不知道我寫了什麼和你有關的事,我根本不記得放到時空膠囊裡的內容。」      許呈時對我的話一點也不懷疑,快速回答道:「你寫說你喜歡我!」      「我不可能這樣寫。」這種語句結構怎麼會是一個願望?許呈時不知道,時空膠囊裡的話語,其實結束在紙張背面。      「你真的寫了!」      「那好吧,算一算今年剛好十年,不如我們現在去把時空膠囊挖出來確認?」      「好,」許呈時走過來拉我的手,再次強調,「你真的寫了!」   而我沒有回應。      許呈時一路將我拉到埋藏地點,非常俐落地掘出兩個扭蛋殼,挑出我的那一個,打開給我看。「看,」他說:「你寫了的!」      「是啊,我寫了的。」我看著蛋殼,一面把裡面的紙條捏起來,背面朝上遞到許呈時眼前,一面又說:「你看,『我喜歡許呈時,希望可以和他當一輩子好友。』誠實寶寶,我的喜歡很單純,而我的願望,早就實現了。」當初埋下時空膠囊時,我害怕我們的友情變質,只希望透過「正常」的方式,讓我忘記對於許呈時的心思,讓我們可以感情不散。我沒有預想過會聽到他說喜歡我,聽到告白的那一瞬間,我認為我聽錯了,而之後,我只想到如此發展,我們兩人可不可能有「之後」。許呈時的告白,定然只是對於時空膠囊內,「我喜歡許呈時」這幾個字過度意識下的結果。      關於許呈時的事情我都記得,他說過的話,我也記得。我不能給他小孩,我害怕被「清空」……我不信任許呈時的感情,我寧願當好朋友,確保在他的頁面上屹立不搖。      許呈時瞪大了眼睛,經過數秒,才艱難開口:「……所以是、是我誤會了?」      「嗯。」      「是這樣啊……對不起,我一定讓你困擾了,對不起……」他聲音沙啞地又道了一次歉,「對不起。」      「許呈時,我們從國中開始就是好朋友,我們的交情如此,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向我道歉,這不是應該要道歉的事。」      「是的、是的,你說的對……對不起,」他紅了眼眶,並且伸手去揉,「對不起偷挖了你的時空膠囊。」      「那沒沒關係,回去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咖啡還晾在廚房,現在一定已經冷了,不過我可以為你重煮一壺。」      我們並肩回到我住處,我要許呈時在客廳稍等,然後轉進廚房煮咖啡。我聽見許呈時擤鼻涕的聲音,然後他走進廚房問:「葉明廉,我可不可以借用你的電腦?」      我將咖啡粉壓實,回答:「自己開。」      待我回到客廳,看到的是許呈時端坐電腦前,全神貫注的背影。我將咖啡放在他手邊,看了下寫滿英文的螢幕,「你在讀文獻?」      「我在修論文,做這件事可以幫助我冷靜。」他說著端起咖啡啜了口,視線沒有移開螢幕。      「喔,目前還順利嗎?」      滑鼠滾輪的聲音這時停下,他抬頭衝我一笑,「我論文考試已經通過了,等處理完委員修改建議,就可以交出去。」      「啊,恭喜你!」我尷尬極了,「抱歉太久沒有上FB,消息慢了很多拍,沒有即時為你慶祝,你不會怪我吧?」      他並不介意,「事實上你是第一個知道的人,而且我也早就不用臉書了。」      「我連你不用FB了都不知道,看我lag多久,是說我記得以前你更新得挺勤快,怎麼就不用了?」      「上個網還要交際很麻煩,早先前大部分是熟人還好,後來……我可不想每日回家還要被迫知道實驗室那群人的消息,我又不關心。而且A說……」許呈時又喝了口咖啡,「說我相簿更動的太大刀闊斧,會給人留下壞印象,所以就順勢不用了,剛好可以用課業忙當理由。」      A真是好朋友,我由衷地想。「誰讓你一清理相片,就砍得一張也不剩。」      「誰說一張也不剩,我從來沒砍過有你們的照片。」      那是因為我們關係平和,沒有誰和誰變成情侶,是以許呈時沒有機會罷了。這個話題觸及了我的傷心事,所以我決定轉移話題,「是說論文考試這麼重大的事情,就算沒用社群網路,你好歹也來個通知讓大家幫你慶祝啊!」      「你們都在工作,只會比我更忙。這種小事,哪天你們有空要約聚會時再提就行了。」他按下存檔,將檔案關閉,然後面向我,「再說我今天已經得到了你的恭喜,這就足夠。」      他的視線很直接,微笑很柔軟,一股酸澀感湧上心頭,逼得我錯開視線。我假裝觀察許呈時放在桌面上的物件,應道:「總是要大大恭喜的、欸你的面紙還特別買布作面紙包裝起來也太可愛了吧,我看看……」我把墨綠色的面紙布包拿起來,上面的拼布縫製公雞被棉花填充得圓胖柔軟,我下意識捏它兩下,「是公雞先生!你怎麼會有這個?我不知道公雞先生有布製品!」      「他們去年出了追憶系列,從第一個系列主角開始,每一個主角都重出了布製商品。」      「我不知道這個消息,原來你也喜歡公雞先生。」      「是因為你喜歡。」他垂下眼,「我看了你的膠囊,那時候不知道是自己誤會,煩惱很久,兩年來一直都在思考你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你喜歡公雞先生,所以有在注意他們家的商品。」      「所以現在誤會解開了,恭喜啊。」      「並不值得恭喜……」他又將論文檔案打開,「拜託別這樣。」      許呈時表示委屈的行為激起我的不滿,因為這麼久以來,我比他經歷更多。我瞪著他在鍵盤上移動的手指,越想越生氣。      要論煩惱,我遠比他煩惱更久。      要論受傷,因為他而感覺受傷的次數,我早已記不清楚。      「我就是這種個性,如果你看不慣我的言行舉止,你可以向公雞先生許願,看是不是天上劈下一道雷讓我扭轉個性,或者直接劈斷我們的友誼。」      「我已經向公雞先生許下其他願望。」他頭也不抬地回答。      「什麼願望這麼重要,比讓我們和睦相處更重要?」      「我喜歡你,希望可以和你在一起。」      「那、你現在已經不用許這個願望了,正好可以換一個。」      許呈時不理我,只是加快了滑鼠滾輪的轉動。      「難道不是嗎?」不滿一開始宣洩,我就停不下來,我的神情和語句都變得咄咄逼人,「換個願望就沒人需要擔心不久後的將來我們會分手,然後你會清空我的相片就此和我不相往來!哈,也許你根本就不在乎,反正感覺淡了,屆時又有什麼可在乎的?反正你、」      他倏然起身,雙頰飛紅,神情憤怒。電腦椅被他過大的動作推倒在地,碰的一聲,打斷了我,「葉明廉,」他瞪著我,一字一句問,「會擔心的人是誰?不擔心的人又是誰?我不可能主動和你們任何一人不相往來!」      「那是因為我們之中沒人曾經是你的情人!」      「所以你覺得我沒心沒肺什麼都不擔心,反正隨便告白隨便在一起,分手了就用感情淡了來當藉口?」霎時他變得比我更咄咄逼人,他憤怒質問:「所以之前那晚你安慰我的話都只是在說謊?你以為我就這麼天真地相信孩提時代隨手寫下的一句話就是永恆?我考慮了多久、攢了多少勇氣才來對你表白你知道嗎?我有多害怕看到你不當回事或者表示嫌棄你知道嗎?有多害怕你知道嗎?」      「那你告白個屁?!」      瞬間許呈時露出受傷的表情,他說:「因為我喜歡你,如果有機會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可能只因為害怕,就不嘗試。」他閉起眼睛,又睜開,「如果我不把我的心情告訴你,我就永遠沒有機會。」               我顫抖起來。      我覺得很想哭。      我的勇氣只有米粒大小,並且可能永遠不會長大。               「許呈時。」深深吸了口氣後,我喚。      「嗯。」      「我比誰都害怕可能和你絕交。」      「嗯,我知道,因為我也是。」      「所以,如果你對我表白這個舉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也已經確認了你自己的心意、」      「我喜歡你。」      「……那我想我起碼要對得起我們的交情。」就算我的勇氣再小,我都該要對得起我們的交情。      「嗯。」許呈時看著我,認真而專注。      我捏緊自己的拳頭,望向他,「從剛上高中那時開始,我就喜歡你了。」      他的眼底爆出驚喜的神色,並且從蔓延到表情,他一伸手就將我拖向他,不住親吻我的臉,「謝謝你,我好高興、好高興!好想……馬上跟你做愛。」      我揍了他,「許呈時你這流氓,可不可以矜持一點?」      「我只是說實話、」      「誰管你,你給我憋住!」      「給我獎勵我就憋住。」      「……你說說看。」      「我希望你戒煙。」      「哼。」      「好不好,葉明廉?我對菸味過敏,但我好想跟你接吻……」      「戒就戒,」我咬牙,「我剛好打算節省開銷。」      聞言,許呈時飛快地在我嘴唇上親了下,笑道:「獎勵。」卻不知是對我的獎勵還是對他的獎勵。            此時此刻,他笑得眉眼彎彎,可愛非常,我毫無招架之力,只覺得戒煙不過就是屁點大的事,我什麼事,都可以答應許呈時。                                    番外篇【B與C】      在不知道第幾次,聚餐時又是B和C留守座位和物品後,有一天(自然又是B和C留守),C突然說:「好寂寞喔……」      B聞言立刻往外挪了兩個座位。      C嗤笑,「B同學,我不會侵犯你的,純粹對每次都是我們兩個留守這件事表達感嘆而已。」      B說:「他們正青春,我們留守就好。」      「知道啦知道啦,」C露出歷經世間百態的嘴臉,「反正他們就是一團爛帳,D喜歡阿廉,阿廉喜歡A,A喜歡誠實寶寶。你說,怎麼他們就不能有人是彼此喜歡呢?」      B嗆到了,他用看白痴的眼看著C,「你沒用腦還是瞎了?D喜歡A,葉明廉喜歡許呈時。」      C懷疑道:「這樣嗎?我看不像啊,那你呢?你不是喜歡A?每次都和我留守你不會不甘心嗎?」      這句話讓B差點把口中的飲料噴出去,他一臉恐怖地瞪著C,「我確定你是既沒腦又沒眼色。」      「又不是喔?可是我看你總是接著A的話說話,那你是不是喜歡我?」      B咬牙切齒,「我喜歡女孩子!」      「原來如此,太好了,」C撫了自己的胸口兩下,「我就在想,死黨如果都會變成情人,那實在太可怕了。」C笑得陽光燦爛,毫無神經,總結道:「B,所以我們是清流呢!」      B只差沒有噴出一口血。         至此,B終於徹底了解,當初葉明廉為何會叫C從五樓跳下去以免往後禍害人間。                                          ---------------------------------------------------------   【近水樓台小劇場】   於是,太陽公公愛上了英姿颯爽又正直溫柔的公雞先生。            終於寫完了!!!>”<   當初看到一個拼布公雞花紋有蓋大馬克杯真的好想要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