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許願雞 (上)

        這天他衝闖進來,沒品地將鐵門摔出一聲巨響,我嚇了一跳,因此失手摔壞了最心愛的拼布公雞花紋馬克杯。      那一瞬間,我似乎也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桌面上來不及沖進杯內的的咖啡孤苦無依,我內心淒涼地跪倒在心愛的拼布公雞花紋馬克杯的事故邊上,馬克杯屍骨未寒,我心已涼透。      仇人、仇人,我以為自己交了一個朋友,沒想到竟是引狼入室。      「葉明廉!」許呈時奔入廚房,眉梢帶喜,滿面春風地叫,我恨得從地上跳起來,揪住他的衣領將他推在牆上,才想痛打他一頓,他卻用突如其來的熊抱困住我,然後開始鬼叫:「葉明廉!葉明廉!」      「有、何、貴、幹?」我奮力推拒著他的胸膛,這樣的距離讓我的心情愈加惡劣。      「葉明廉,我戀愛了!」      我狠狠往他腳背上一踩,然後在脛骨補上一腳,這些動作讓我順利脫離他的懷抱,我環胸問道:「那又怎麼樣?你戀愛了這點屁事,有比我的馬克杯重要嗎?」      他抱著小腿委屈地望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杯子的殘骸,才要說話,我又質問:「說,你哪裡來我家的鑰匙?」      「……你自己給我的。」      「放屁,我給你我家鑰匙幹嘛?還來!」      許呈時的神情反抗起來,「你已經給我了。」      「我什麼時候給你的?」      「前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我們一起去喝酒,那時候你說要給我。」      ……我有嗎?「誠實寶寶,你什麼時候開始學會說謊?」      他方才進門的喜悅蕩然無存,許呈時看著我,表情又嚴肅又認真,「我沒有說謊,說謊的是你。」      我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說謊了,不過那又怎麼樣,我時常說謊,世人時常說謊,不說謊的怪人只有這個許呈時而已。      他很好懂。      當他說話時,說的就會是實話,當他不說話時,就代表他不想說謊。      「好吧,是我說謊。」我承認得很乾脆,「不好意思因為我不記得當天晚上的事了,你現在把鑰匙還我吧。」      「你已經給我了。」      「你要我家鑰匙能幹嘛?還來。」      「我就想要。」      「我就想拿回來。」      「為什麼?你已經給我了。」      「因為!你摔了我最心愛的拼布公雞花紋馬克杯,最心愛的那個!你,罪該萬死!」      許呈時瞪大了雙眼,用眼神控訴我誣告,「我沒有!」      「你沒有親自動手,但就是你剛才沒禮貌摔門所害!」      「我不是要摔門,我只是不小心,那、那我陪你一個一樣的、」      「不必,我只要原來的,這個碎了,我也不需要另外一個。你的罪無法彌補,把鑰匙還來。」      「你,」他看著我的眼睛,小心問道:「你已經不需要許願了嗎?」      ……我竟連許願這件事都告訴了他。      霎時我煩躁得只想找跟菸來抽,但往口袋一抓,卻只抓到乾扁的包裝袋。      許呈時睜著那雙大眼沒有追問下去,只說:「抽菸會早死。」      「不抽我立刻就想去死!」我逕自往外走,「買菸去,你隨意吧。」                     許呈時堅持要和我一起去買菸,我懶得和他爭論,也就由得他去。      才走出便利商店,我便迫不及待地點上新買的菸,許呈時見狀摀著鼻子退開數步,說:「你會得肺癌。」      我橫他一眼,挑釁地噴出一口煙,「吸二手菸你會比我更快罹癌,所以快滾吧。」我尚在記恨他摔壞了我最心愛的拼布公雞花紋馬克杯,是以暫時不想跟他說話。      我們站在路邊,今夜的風勢有些大,許呈時挪動位置,站到上風處去。      「我不滾,」他道:「葉明廉,我有話對你說。」      「喔。」我心不在焉地回應,暨他神經病一樣闖進我家後,我想,他說什麼我都不會太驚訝,我只關心我的鑰匙,「是說你真的不還我鑰匙?」      「你已經給我了。葉明廉,你為什麼給我鑰匙,卻又要拿回去?」      我笑了兩聲,「誠實寶寶,雖然我不和你一樣不說謊,但是那天的事我完全不記得,這句話可不是騙你的。」      許呈時咬了下唇,重複道:「葉明廉,我有話對你說。」      「說啊,我耳朵又不能閉上。」      「記得我剛才跟你說我戀愛了嗎?」      「嗯,恭喜你啊~~」      他的臉紅了起來,我卻知道那並非害羞,我與他相識多年,知道只有生氣時他的臉才會紅得這樣快,我想他定是被我的態度惹惱。我對於生氣的許呈時相當沒輒,只好收斂神色,「對不起,」放下遞至嘴邊的菸,我放緩了語調,「什麼事情那麼嚴肅,你說吧,我聽著。」      許呈時盯著我的臉瞧,表情顯然還是不太滿意,我對執拗起來的他特別頭痛,是以趕緊站直身子,表示自己真的很認真。      許呈時臉上的紅依然沒有消退,他說:「我喜歡你!」      我瞪大了眼睛。      許呈時見我沒有反應,又補了一句,「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我覺得,自己一定產生了幻聽。            回憶隨著夜風以及煙霧轟炸起我的腦子,我認識他太久了,知道他不可能對我說這種話。         我想,自己應該要去看看醫生。                  × × ×                  我和許呈時是國中同班同學,雖然班級之中還是有較常在一起的小圈圈,例如我和許呈時就是一夥兒的,但是圈圈和圈圈間相處得極為融洽,簡單來說,我們整個班級感情都非常好。      套句許呈時當年的評語,那便是「集體中邪外加上輩子有燒香」才會產生的情況。因為許呈時當時說話的表情實在太認真了,反而讓大家笑到不行,許呈時以為大家不相信他,一直堅持他是「說真的」,因此被封了「誠實寶寶」這樣的綽號。那時大家只是好玩,但是後來,大夥兒發現,許呈時真的不說謊。   不過他說不說謊倒也不太影響彼此的交情,那時年紀還小,沒有太多事情需要靠說謊保護及圓融。那時我很喜歡他這種個性,所以我們特別要好,相處得很融洽。      但關係要好並不妨礙我們對彼此惡作劇,尤其大家發現當班上偷偷傳閱泳裝女星寫真或情色漫畫時,只有許呈時看也不看直接遞給下一個人,並且不怕別人知道。那時大家覺得許呈時實在太不識情趣,太有陽痿的風險,所以決定在查驗違禁品相對較鬆的畢業旅行中好好開導他。      那是一個非常幼稚的惡作劇。      我們在自由活動的前一天晚上聚在一起,假裝討論隔日的行程,然後將包著旅遊雜誌書皮的黃色書刊遞給許呈時,招呼他給點意見。      許呈時不疑有他,接過書坐下,伸手翻開。      那一瞬間,只有許呈時低頭看書,所有人都抬眼看著他。      下一瞬間,他像被燙到一樣跳起來,把書丟出去。      大家哄堂大笑,許呈時僵著身子,耳根紅了起來。      隨著大家的笑聲,許呈時耳根的紅沒有蔓延到臉頰,反而將頸部的皮膚染上一層粉色。那時我抱著肚子笑到不行,好不容易直起腰來換氣,眼前正好對著許呈時的頸側。      屬於少年的線條和色澤不知拉壞我哪條神經,我只感覺心臟裡似是有根螺絲爆了開來,轟然一響,待我回神,我已一把抱住許呈時,叫:「誠實寶寶你好純情!真是可愛死了!」      大夥兒因我突如其來的舉動而愣了一秒,接著笑得更誇張。許呈時顯然認為我在戲弄他,他憤怒地推開我,雙頰飛紅,神色冰冷。      他從來沒有這樣生氣過,所以大夥兒一下子噤了聲。      然後,許呈時瞪了我一眼,逕自走開。      然後,許呈時就不跟我說話了。就算我道歉,他也不理會。      直到畢業旅行結束,暑假開始,然後三年級開學,他都沒有再跟我說過一句話,不管我道歉還是主動搭話,許呈時都只是看一看我,然後走開。            同學A說:葉明廉你不要再和許呈時鬧脾氣了!男子漢大丈夫什麼事情不能和解?你快去跟他道歉!      我告訴A我每天都道歉,但是許呈時就是不接受。      同學B說:你們倆小子害班上的氣氛超詭異,拜託當做善事快點解決好不好?老子每天準備模擬考已經夠悶了還要看你們的屎面。      我告訴B我每天都拿熱臉去貼冷屁股,勇猛非常,已經快要成仙,但許呈時他媽生了顆石頭放在許呈時腦袋裡,我無法讓頑石點頭。      同學C說:那你去告訴許呈時說你愛他,愛情讓你無法認受這種疏離的煎熬,我想頑石會因為愛而點頭的。      我告訴C要他現在立刻從五樓跳下去以免將來禍害人間。      同學D還要再說,我勃然大怒,拍桌而起,「那件事是我們一起做的,為什麼你們都沒事?為什麼就我有事?為什麼你們不去勸許呈時?」      A說:我們勸過啦。      B說:你也知道他不會聽。      C說:而且我們跟你不一樣,許呈時是在生你的氣。      D說:因為你笑他,還用擁抱調戲他。我們沒有,所以跟你不同。      ……我覺得我不能指望這群損友,只能靠我自己。      於是我天天追著許呈時道歉,要他原諒我。                           國三的時間過得很快,班上越來越習慣我和許呈時這種僵持的情況,一方面因為時間流逝,一方面因為考試增加,大夥兒越來越自顧不暇。      然後,國中的最後一個寒假將至,許呈時依然沒有絲毫鬆動,我覺得,自己快要放棄這個朋友了。      說,那天,三年級上學期的最後一天,大部分人比平時更歸心似箭。我卻和往常一樣往圖書館去,因為我知道許呈時總會在固定的角落念書。      圖書館的人比平時要少,我坐到許呈時對座,掏出參考書。      許呈時沒有抬頭,而我翻開參考書,自顧自地問:「誠實寶寶,告訴我你還要生氣多久?我已經道歉了,要怎麼樣你才會原諒我?」      許呈時掃我一眼,手下快速解完一題數學,翻過一頁,沒有答腔。      我並不覺得怎樣,面對他,我似乎已經習慣自言自語。      「許呈時,」我說:「我們就不能和好嗎?我們整個學期沒有說話,然後我們只剩下一學期相處的時間,難道你想繼續下去?」      許呈時這次連頭也沒有抬。日光燈管偏白的光線打在許呈時身上,凸顯他的拒絕。於是我只好低頭猛寫參考書,藉此驅散自己的落寞。      寫完一個章節後,我收拾起書包準備回家,那時許呈時還在解題,我看著他,最後說道:「你想絕交。」      而他終於開口:「葉明廉,我很生氣,非常生氣,所以不想和你說話。」      「我知道。」      「我生氣你和別人一起戲弄我,我生氣你嘲笑我,你怎麼可以嘲笑我?」      「對不起。」但其實那時我並不是要嘲笑他,而是真心覺得他很可愛,然而我說不出口。      「我真的非常生氣,就算你跟我道歉了一百次,我還是非常生氣。」      我點點頭,替他說:「所以你沒辦法原諒我。」      他咬著下唇瞪我片刻,「再道歉一次。」      我緊張起來,「許呈時,對不起。」      然後他放鬆了神情,不甘心地說:「好吧,我不想跟你絕交,我接受你的道歉。」      霎時我像被拍倒一樣攤在桌面上,把臉埋進臂彎裡,悶聲抱怨:「許呈時你不是人,你精神虐待了我整整一學期,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朋友?」      「因為我很生氣,你如果有這麼多抱怨,你可以主動和我絕交。」      「混帳東西!」我抬起頭來,笑罵:「我就是不想絕交,才會沒辦法反抗你的虐待啊!」許呈時終於能和我如往常一樣對話,我比想像中更開心。      「如果不是你說到絕交,我還沒打算那麼快原諒你。」      「許呈時你到底有多記恨多愛生氣?別生氣了,什麼條件你說來,我補償你的心靈創傷還不行嗎?」      「那請我吃布丁雪糕。」      「好。」小事一件。      「往後不准再戲弄我。」      「好。」根本不敢了。      「一直和我當好朋友。」      這個條件讓我覺得有點感動,所以我回答得很快,「好。」      許呈時耳聞我的回答,勾起了滿意的笑,他的眉眼彎成可愛的弧度,再次拉斷了我的神經。我那時對這樣的症狀沒有自覺,「什麼都能答應許呈時」的衝動讓我的理智潰不成軍。      「和我念同一所高中。」他笑問:「好不好,葉明廉?」      我暈呼呼地聽著,想也不想,就應:「好。」      許呈時的笑意更加濃烈,「說定了,不許說謊。」      理智因為說謊二字而甦醒過來,我開始覺得不妙,「等等,你的志願是哪裡?」許呈時的成績一直都好,但我跟他不一樣……      果不期然,他說了一所夢幻明星高中,聽得我幾乎吐血。                  生平第一次,我不是把粗話當語助詞,而是真心實意地罵了出來。                  -----------------------------------------   脫離修羅場的感覺就像打了興奮劑一樣。      接下來是工商服務時間:   《你以為》cwt30 預購中   http://blog.yam.com/likefu6xj4bp6/article/4565166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