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江湖-02

  劍尖抵上了對手的額頭,喝停聲起,年輕劍客收回劍,拱手道:「承讓。」      霎時,原本靜默的擂台邊被祝賀聲炸開了鍋,恭賀年輕劍客將成為新一屆的武林盟主,年輕劍客慎重地收下落敗對手的賀詞,朝周圍客氣地笑笑。            年輕劍客正是寰珩劍莊的少莊主,賴天峖。            其實此時此刻,正是時機發表收買人心的講述,尤其年輕劍客還太過年輕,如果不適時對武林前輩們表達敬重和自己的謙遜,不知道多少人表面上祝賀,實際上等著看戲。賴天峖不是沒有想過這一點,只是當他朝周圍勉力一笑時,倦怠感撲天蓋地而來,他只覺得這個場合嘈雜無比,逼得他想要所有人都閉嘴。      所以他不想說話。      代盟主楊願安走上擂台,欣慰且親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賴天峖沒有隱藏眼中的倦色,他輕喚:「前輩。」      「你文叔叔會為你感到驕傲的。」楊願安說,接著替他發表了攏絡人心的講述,楊願安的手未曾從他的肩上撤下,像是一種精神上的撐持。      他想著,這個人比他更難過,所以他應該要比這個人更堅強的。      江湖中無人不知前盟主鳳文歆生命中最重視的兩個人,一是心腹好友寰珩劍莊莊主賴風岳,二便是有過命交情的楊願安。      然而眾人所不知的是,當賴天峖的個頭終於長至足以讓長輩們玩笑性地稱一聲小少俠的那年,鳳文歆同賴風岳說:我不跟你搶兒子,所以不會想要天兒拜我為師,可我想傳他武功,你說如何?賴莊主應得很乾脆:那小屁孩欠管教,你可要嚴厲些才好。於是,賴天峖成為與鳳文歆的生命中有深刻牽絆的第三人。   賴天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年。      那一年,鳳文歆外出之後,便再也沒有回歸。      當時鳳文歆沒有交代目的,沒有交代去處,只說歸期未定,有事可以找楊願安代為處理,眾人不疑有他,自然也不多過問,然而數月過去,鳳文歆竟是音訊全無。      武林正道動員了所有可用資源,查出鳳文歆最後入了鳳凰山。      鳳凰山,當今魔教根據地。      當年的賴風岳聞言刷地起身,將劍鞘捏得喀嚓作響,而楊願安閉眼片刻,開口:「風岳兄,魔教如今勢力未明,鳳凰山凶險異常,切莫輕舉妄動。」      這番話並沒有讓賴莊主坐回原處,賴風岳肅然了神情,只道:「我明白。」      隔日,賴風岳輕裝快馬,獨往鳳凰山。      記得那日的天候並不宜人,莊主夫人牽著賴天峖的手在寒風中目送賴風岳。連日來沉重的氛圍讓賴天峖的眉眼泛著憂慮不安,他隱隱有種不舒服的預感,他想,希望爹親帶著文叔叔平安回來。      「天兒。」莊主夫人握緊了他的手,「將來你也會遇上就算為了對方獨赴險境也只覺得理所當然的對象,你一定要把握,一定要盡力保護好,因為這個江湖不堪離別,可卻……」      「可卻什麼?」他抬頭望向他的母親,她凝望著賴風岳遠去的方向,臉側的線條那麼堅毅。      「可卻難有永遠。」                              賴天峖在往後的五個月將會以副手身分學習相關事宜,楊願安如是交代後,結束了他的講述。賴天峖感覺肩上的手緊了緊,他自思緒中回歸,扯出溫和的笑:「往後還要請諸位前輩多加指教。」      楊願安收回了手,道:「天峖,你先回寰珩劍莊,我想風岳兄一定在等你的消息。好好歇息,七日之後,你再來找我。」      他回以一個感激的眼神,「前輩,請。」      「去吧。」                                          -------------------------------   對不起,這次超短的orz   還在努力適應新環境......Qx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