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所謂江湖-01

     雖然沒有成為盟主,但是賴大俠成了盟主的心腹好友,於是俠名更響。      賴大俠被正道推崇,被邪道視為眼中釘,無論正邪皆不得不承認賴大俠無論人品或功力都是名副其實的大俠。然而卻有一個人不那麼認為,那個人便是寰珩劍莊的小少爺,賴小莊主賴天峖。      在賴小莊主的身高、年歲與武術造詣都還不夠格被稱一聲賴小少俠的當年,賴小莊主一直覺得賴大俠忝為一名大俠,竟總是欺凌奴役自己的兒子,賴大俠總把他丟到盟主莊園內那群邪惡粗野的小屁孩子堆中,要他與那些邪惡粗野的小屁孩子一起紮馬步,而且每每他身上有什麼有趣的小玩意兒被那些邪惡粗野的小屁孩子拿走,賴大俠還要他不能計較,說什麼那些孩子是鳳盟主收留的孤兒,我們有福氣享受的東西,不能吝於分享。      他覺得賴大俠說這話實在沒有道理,聖賢書上說過,不告而取謂之竊,借而不還謂之偷,一名真正的大俠怎麼可以容忍竊盜?而且一名真正的大俠也不應該使喚小孩跑腿,尤其不應該只使喚他賴小莊主,每每賴大俠一開尊口說道:「天兒,去請鳳盟主來此。」他就得整個莊園翻上翻下地找尋鳳盟主。      莊園很大,鳳盟主很難找。      日頭很烈,賴小莊主怒了。      他覺得他不要這麼聽話了,鳳盟主武功高強可上天遁地,他一個小孩一兩次尋不著盟主也是很合理的。於是他轉了個彎繞去後花園,那裡的果樹正在結果,賴小莊主覺得生命不能浪費在找尋找不到的鳳盟主身上,樹蔭很涼,果實豐美,不吃可惜。      這個時辰後花園幾乎不會有人,賴小莊主蹦蹦跳跳地跑到花園角落,那裡少有人經過,而且梨樹上大顆的果實都還在,賴小莊主打著順便午睡的算盤來到樹下,卻見樹下有人。      那是一名大他五、六歲的少年,氣質沉靜,正靠坐在樹下休憩。      賴小莊主沒有看過這個少年,所以他好奇地、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不想驚擾到少年的休憩。少年的面容平靜,氣息和緩,雙目閉闔,微微垂著頭,賴小莊主覺得不知道為什麼,少年周身的空氣好似帶著一股陰凉。      賴小莊主看著看著,不自覺伸出手接近少年,想要探探少年是不是當真散發著一股冷氣。只是他才一動,嘶嘶聲打斷了他的動作,他看見少年肩頭垂著一條不大不小的蛇,金眼青背白腹,正對他吐著蛇信。賴小莊主頓時神情一凜,目光如電,鎖著青蛇的視線不動不移,手上用了十成的速度,由外側朝青蛇的七吋襲去。      電光火石間,一隻手以更快的速度扣住他的手腕,黝黑的眸子對上了他,少年說:「住手。」      賴小莊主哪裡知道少年因何阻擋,他以為少年誤會自己要攻擊他,所以連忙解釋:「你、肩上有蛇,毒蛇。」      少年慢吞吞地開口:「嗯,小翠有毒,但是是跟著我的。」      賴小莊主噢了聲收回手,左右看了看,先爬上樹去摘了兩個梨子揣在懷裡,然後下樹坐在少年旁邊。賴小莊主沒有在那麼近的距離看過蛇,他既興奮又好奇。      他對少年說:「給你梨子,你是誰,我沒有在文叔叔這裡看過你。」      少年看他一眼,沒有接過梨子也沒有回話。      賴小莊主想了想,又說:「我應該先報我的名字,我是賴天峖,今天來文叔叔這裡和那群邪惡粗野的、我是說和大家一起練習,爹爹要我來找文叔叔過去。嚐嚐這裡的梨子吧,很甜的。」      少年這才接過了梨,卻依然沒有說話。      賴小莊主也不氣餒,他用袖口將梨子搓了一通,大口咬下。「我說小哥哥,你的蛇叫做小翠?」      少年擦著梨,慢慢點了頭。      「養蛇好厲害啊,那牠乖不乖?」      少年看著賴小莊主閃閃發亮的眼神,不涼不淡地說:「別惹牠,小翠生氣就會咬人。」   賴小莊主失望極了,原本他還想摸一摸小翠的。      於是賴天峖陷入失望之中,不發一語地啃著梨子,而少年原本就甚無說話的意願,兩人在果樹下各自沉默。      突然,一人自牆頭跳下,賴小莊主抬眼看去,發現來人竟是他遍尋不著的鳳文歆,而且鳳文歆出入自家,竟是用翻牆。      鳳盟主一眼瞧見樹下兩人,他手中捏著兩串糖葫蘆,笑著招呼,「天兒,阿寧,你們倆怎麼會湊在一塊兒?」      「文叔叔!」賴小莊主跳了起來,沒好氣地道:「您都去哪兒了?爹爹要我來找你,我可找了好久!」      「噯,天兒別生氣,給你糖葫蘆,你可別告訴大家我出去。」鳳文歆笑瞇瞇地揉亂他的頭髮,遞給他一串糖葫蘆,然後將另一串遞給少年,「幫文叔叔保密,我就不告訴你爹你在這裡偷懶。」      賴小莊主鼓著臉想了下,覺得這樣的交易很公平,「那好吧。」      「那就成交,吃完了我們再去找你爹。」鳳盟主說著坐到少年另一邊,笑道:「阿寧,我說的就是這攤糖葫蘆,這麥芽糖燒得可有學問呢,特別好吃。」      少年的表情慢慢變得柔軟而愉快,明明少年也沒有笑,但賴小莊主就是看得出來少年正在高興,少年周身的涼意好似也減輕了點。      糖葫蘆很快地被吃完,他們三人一起離開樹下往花園外走。      因為身高的差距,賴小莊主只要一偏頭就可以看見小翠垂下的尾巴輕輕晃著,晃得他心癢難耐。賴小莊主想,如果只是輕輕摸一下尾巴應該沒關係吧?      他的手無法克制地往前伸,輕輕碰上小翠的尾巴。      那一瞬間,激怒的小翠如離弦之箭彈射而出,毒牙朝賴小莊主的手咬去,而賴小莊主來不及反應。      那一瞬間,鳳文歆的手橫空插入,代賴天峖受了小翠的憤怒。      那一瞬間,少年一手拉下小翠,一手急點鳳文歆幾處大穴,然後瞪了賴天峖一眼。      在賴小莊主從驚嚇中回神同時,他的眼淚也滾了出來,只是死死咬著下唇不出聲。少年掏出幾粒藥丹讓鳳文歆服下,並且助鳳文歆將毒逼出,少年說:「小翠不是普通毒蛇,解毒丹能救你性命,但你仍會燒上一兩天。」      「不妨事。」      「嗯,那麼我要離開了。」      少年轉身就走,而賴天峖終於哭出了聲。      「文叔叔,對不住、對不住……」      鳳文歆則是哄著他,安慰道:「沒關係,我不要緊的,天兒別哭。」            盟主受傷的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座莊園。雖然並無大礙,不過鳳文歆發燒了兩天休養了兩天,盟主莊園的事務也停擺了兩天。      鳳文歆對於這件事只稱是自己不小心,但賴大俠何等人物,他看著和鳳盟主一塊兒出現的自家兒子神色萎靡,目光游移,他就知道其中必有內情,所以他提著賴小莊主的衣領將人交給了莊主夫人,莊主夫人的纖纖素手接過賴小莊主的耳朵,訊問。      賴小莊主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吞吞吐吐將來龍去脈說了一回。      聞言,賴大俠震怒,莊主夫人跟著震怒,賴小莊主立刻倒楣。      他被罰跪在賴家歷代祖宗的牌位前整整三個時辰都沒有得到赦令。他的小書僮平九則是拗不過小少爺要自己去替他求情的糾纏,只好硬著頭皮去同莊主夫人說情。      忠誠的平九非常努力,他努力表現出為著小主人的不捨,言詞肯切:少爺自知行為失當,深有悔意,連貫子準備了吃食要予少爺,少爺都因為自省之心堅定而拒絕貫子,夫人您有所不知,少爺望著先祖的牌位,想到自身過錯,那是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廳堂的門扉被一腳踹開,來人便是耐不住罰跪而跟在外面偷聽的賴小莊主,他聽聞平九的不當用詞,腦子一熱就跳了進來,氣道:「貫子你這個傻蛋!梨花帶雨是形容女人家的,你少爺我可是男子漢!」      平九驚訝道:「我以為梨花帶雨是形容像被雨淋過的梨子一樣,都哭花了。」      莊主夫人的纖纖素手拍響桌面,加以威嚴地一瞪,兩小孩縮了一縮,識相地閉嘴。      判決下來,主僕一體同罪。            當晚,他們兩個被「甚嫌書」來回折磨了一遍又一遍,等到他們終於從書房牢籠中被放去休息,兩人已累得頭昏眼花。      賴小莊主和平九在他們各自的寢間內掏出秘密手札,紀錄當日心情。            賴小莊主被聖賢書精神迫害怨恨非常,寫道:「甚嫌之!」      而平九倒楣遭受連帶,下筆更是憤然:「少爺鵝肚鴨腸!」            他們的童年在江湖的中心,無憂無慮,不知江湖水冷風雨無常,一切平和而美好,卻不知人不染江湖,江湖自染人,更何況本就身在其中。                  所謂江湖。                              ----------------------------------------------   因為鳳凰山的魔頭而很想寫所謂不知的亂七八糟的花系列平行宇宙文,所以用了同樣名字,但是性格就會不一樣了>”<   賴天峖演武林盟主,樓書寧演鳳凰山的魔頭XD   還有平九乳名貫子。   平九貫子→啤酒罐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