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海蜃樓蘭(二十)(完)

「那麼,等待是怎樣的感覺,有什麼心得?」 聽完我的故事,老闆娘有此一問。 等待的感覺?心得? ……突然問我這麼深奧的問題,我一時間也答不上來。我沉吟道:「就是思考吧,好比我想清自己之所以常來『lie』不只是因為喜歡這裡的氛圍,也因為喜歡這裡的咖啡。」 「喲~中邪啦?突然間這麼感性!」老闆娘逕自燃起煙,笑道:「還記得當年妳在我店裡大吼了聲『後門借我!』,然後像個毛頭小子一樣踹門而出,難得難得,小鬼真是長大了。」 「大姊……那是搶劫耶,我見義勇為膽魄過人,妳該稱讚我的。」我佯裝委屈,而老闆娘笑了笑。 「還說呢,讓妳拐到一個好朋友又不吃虧。」說著她指指手錶,拍了拍我,「妳散步的時間要到了,快說吧,妳思考的結論。」 「真要聽?」撐著頭,我以食指輕敲桌面。 「請說。」 「……我有錯,是我、是我。」 一直以來,我都在思考。 思考在我還未做到不棄不離之前,我憑什麼要求人? 思考自己的消極、自己的膽小,所以至今才發現,把悠推開的根本不是別人。 日子恢復了平凡而且平常的模式,我以為自己應該會更難過、更心傷,如同那篇篇故事內所述般痛不欲生茶飯不思。但事實證明雁茗這輩子當不成如此纖細敏感之人,除卻偶爾會被惡夢驚醒,我吃睡一如往常,稿件依期交上,同樣喜歡調侃世揚,同樣和朔方談笑風生。 我喜歡上散步。 散步幫助釐清思緒,而我有一條心屬的散步路線。 於是我日日在相同時間走經悠的門前,滿心期待地深信時間終能沖淡一切。總有一天,我在望見那道門扉緊閉時,沒有波瀾,唯有雲淡風清。 有時瞥見飛機掠過蒼穹,我會想。或許在某一處,悠同上次在「沙華」見到的漂亮女生過得很好。 那個女生對悠的眼神,是看得見的情深。我在朔方投向世揚的視線裡發現過一樣的東西,然而,在鏡中,自己眼底卻只有顯而易見的自嘲。 有時瞥見昆恩蹭了下她鍾愛的黃金葛,我會笑。看得見的深情誰能不動容?而感受不出的愛慕,到最後會連試探也厭了吧? 我從來不是會強求的人,所以總有一天,我會還自己一片清明。 × × × 腳步邁著,腦袋是心不在焉。 在我第四百六十四次經過悠門前,然後發現那屋燈竟是亮著的同時,我用力瞪了好久。 —不是幻覺!! 雙腳一股作氣衝至那門前,我甚至還沒細想究竟該同悠說些什麼,指尖便顫抖著按下門鈴。 心跳聲吵得要死,我的心情像是等待審判的罪犯。 開門的那個人是她,是悠。面對她過分筆直的視線,我才發覺心裡的思念有多麼深沉,深沉到讓胸口發疼。我好想她…… 我說會還自己一片清明,其實也只是自欺欺人。 「嗨,」我鎮定了表情,開口卻是語無倫次,「可以、可以和妳握手嗎?好久不見了……」 沒做什麼表示,她甚至沒什麼表情。悠把手伸向我,就像陌生人寒喧「初次見面幸會幸會」那般輕舉右手,但無妨,至少那隻手是伸向我的!我用十指握住,任眼淚奪框而出……那是拼命想憶起,卻好似隨時都會消散的想念啊! 不敢握得太緊,儘管我相當激動,「我很想妳。」我說。 而悠終於開口。 「……她很愛我,我並不是不會感動的人。」 頃刻間我低下頭,撤回了手。 我也不是想要求什麼,我知道的。 「她病了,所以我陪著她,直到她離開這個世界。」悠的語調平靜,但藏不住的悲傷,我聽得出。 於是我擦乾眼淚,抬頭看她。 「我沒有要妳等我,妳在等我嗎?」她問。 我擠出一絲苦笑,「對,我是在等妳,但我不乘人之危,也沒有勇氣去當一個代替品。」 聞言,那對漂亮的眉眼驀地閃過一絲沉痛、一股怒意,她緩緩開口,語調仍是平靜,「……算了。」 悠變了,因為別˙人。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難以隱忍地尖銳起來,老實說心底頗為訝異,因為經過這麼久的思考,我以為我必定會是冷靜非常。 「什麼算了?!不能算了!!妳想說什麼就說啊!妳說了我就會信妳!除非妳真認為對我沒什麼好說的,表示一下,我永遠不再來打擾妳!」激烈言詞的當頭胸口一縮再縮,怒焰摻著悲傷灼人,燒得我自己疼痛不堪,「還是妳覺得我就是如此礙眼,妳跟我多說一句都是浪費時間?」 「我愛妳,從來沒有變過。」 「妳騙我卻說妳愛我,這是什麼道理?」語出,我渾身一震,眼淚一個勁兒地奔向大地的懷抱,「妳何必這樣騙我?為什麼不告而別?」不爭氣的手悄悄拉上她的袖口,「妳想做什麼我不會阻止,妳要愛上別人我也不會說什麼,至少讓我知道妳在哪,不用什麼不棄不離也不用什麼承諾、」 她打斷我,問:「妳愛我嗎?」 「……是的。」 「可是當時,我突然覺得我無法相信妳,我想要逃跑。」 「是我的錯。」 「不是妳的錯。我在想,我們之間缺乏安全感、缺乏信任與對幸福的憧憬,那該怎麼辦?我在想如果我回來時妳跟別人在一起了,那表示我們真的不適合,分開也好。」 「分開不好,」我覺得有些生氣,「不告而別差勁透頂!等待自然消滅差勁透頂!妳如此可惡!」 她笑了笑,吻上我的額頭,然後牽過我的手。 就如同很久很久以前我們還很親密那時一樣。 她說:「因為我不想要妳等我,等待,真的很寂寞。」 這算不算是個圓滿結局?我不確定。 我只知道我們能夠在一起,而悠看到我,會笑。 所以我很幸福。 所以在將來,等我攢夠勇氣,我會問她是不是也一樣。 全文完 94.11.10 染鏽 97.12.12 修文 ---------------------------------- 有結局很謎樣的感覺嗎? 嘿嘿嘿嘿~~(被巴) FU6G653G4X8 X8 Y86Y862U4BL4XK7U 284FM0B06C.4CJO62L4M062U035K4U;4 如果大家太無聊可以用新注音打打看上面這一串謎樣的字串......(這個人真的很無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