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海蜃樓蘭(十九)

「啊?」十指緩慢敲打鍵盤,我以一種「你有病」的眼神禮貌笑問:「對不起我沒聽清楚,請再說一次。」朔方仍舊是掛著笑意燦燦,不厭其煩地重述……儘管這已是我第三度丟出相似問句。 「蜜月旅行。」 「是喔,去啊,幹嘛問我?」 「妳答應?」 「喂,」白了朔方一眼,我道:「我答應有什麼用?要約社長你還是得親自開口,不然我說,他去是會去,回來鐵定又要向我哀怨上好一陣子,我不幹。」 「雁茗。」 「沒得商量。」 「要和我去的人是妳。」 「……你病了,好生休息,我去找悠。」我站起身,拍拍眼前的男人。 「面子作給我,雁茗。」袖上一沉,他拉住我,晃了晃手中機票,「就當做去探路,往後我能約世揚,妳可以同悠一起去。答應吧,不然我不好向我父母交代,也不好向妳父母交代。」 我算了又算,終於屈服,朔方說的確實有理,去玩他一玩也不是不好。 「好吧」我說,「面子做給你。」 「是吉非真,莫說太平日」,如此平和的近日生活讓我幾乎忘卻這句話。 可老天爺下旨總有些道理,誰讓你不聽? 所以報應來得很快,在我拎著各路賊船要求的紀念品再次踏上台灣土地的那天,悠沒有來迎接我。 一開始我不疑有他,只當是悠忘了,可我一直聯絡不到她,然後,我看見「沙華」貼出暫時歇業的告示。 我神經質地笑了。 「暫時」是吧?只是暫時是吧? × × × 將稿件置於編輯大人桌上,她嗯了聲,頭也不抬,繼續她的振筆疾書。我見狀在她身側落座,取過張紙寫下數字,啪地,拍在編輯大人正在處理的文案上。 —她呢? 楠樺終於抬頭,不悅道:「妳說誰?」 「悠。」 「打給她,不然直接去找她,我現在很忙。」 「她去哪了?」 編輯大人再次低首,「我不知道。」 雙眉一剔,我環胸質問:「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做了什麼?」 碰! 不知是怒而拍桌還是煩躁無處發洩什麼的,編輯大人的語調離善意很遙遠:「說了我不知道!」 「那就算了!」我咬著牙,拼命想讓自己冷靜,「會問妳的我,也是笨蛋!」 「妳不懂!」 「不懂又如何?懂又如何?若我說我明白,妳怎麼知道我就是真的明白?!」我旋身而走,氣憤難忍。 我什麼都不明白!我只知道自己被欺騙了! 她騙我!她說過能不棄不離! 才說著的!! 那日、午後,我在空無一人的社長家中,攬著昆恩自問自答。 悠說過我能一直跟著她,然後就會發現她的承諾是真。現在好,她連能夠跟著她的機會都給收了去,消失得促不及防,毫無預警,我就這樣被拋下了。 我真的不明白。 「昆恩,我喜歡妳,妳知道嗎?」小巧臉龐應聲蹭上我,昆恩喉嚨裡發出的聲響,被我擅自解釋成安慰,「妳知道、妳相信,她卻不是。」 或許,悠從沒真切地喜歡過我,是我自做多情。 或許,悠只是一時寂寞,回去細想後發覺我們真的不適合。 或許,悠經歷一番思索,體悟到留在我身邊真的不值得。 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或許———— 燈光乍明。 突來的光線讓我瞇起眼,來人愣了兩、三秒才將手從電燈開關上撤下。 「妳幹嘛不開燈?」社長放下包包拉鬆領帶,帶著疑惑坐到我旁邊。 「……世揚,她騙我。」 「誰騙妳?」 猛扯他的衣襟,我一頭撞上他肩膀,不言不語,濕意卻沿著布料急速蔓延。或者說,「失意」。 世揚被我嚇得一陣手忙腳亂,最後只得輕順我的背,笨拙地安慰著。 「妳不要哭……」 不哭麼?可是我很難過。 雖然坐著,卻感覺搖搖欲墜。 「不要哭,」世揚這麼說了,「我會陪妳,還有朔方和昆恩都在。」 ----------------------------------- 努力貼然後努力把他刷到下一頁......(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