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海蜃樓蘭(十八)

制病符。 吉非真,莫說太平日。唯恐身體欠安,妄動遭災、慎防小人。 ……哼,無稽之談! 我扔下隨意看著的春牛圖,重重倒入沙發。身體微燙,空氣的觸感卻是寒冷的,我在沙發裡滾了滾,埋怨起明明有出太陽,怎地自家公寓就是有股涼意。 一跳起身,我抓過手機外套,打算到「lie」去喝杯咖啡發發呆。也或許,晚些到酒保小姐店內晃晃。 在我踩落最末層階梯同時,匈牙利舞曲於耳旁響起,我看了看來電顯示,勾起笑,「嗨,楠樺。」 「妳……」彼岸的語調隱隱變得有些怒意,「妳的口氣為什麼那˙麼˙愉˙快˙啊?!」 我頓了下,誇張地發出一聲驚呼,「編輯大人妳病了,竟然想到要來安慰我?」 「給我閉嘴!」話機裡傳來憤怒拍桌的聲響,「我要掛了!」 「嘿,編輯大人,」 「嗯?」 我靠在階梯側,以食指敲了敲扶手,「她呀……哈,她說她能對我永不棄離。」 「我不喜歡妳的口氣。」 「我道歉,但是……她向我確認她的份量,卻沒留意到她自己甚至不曾對我說過一聲『喜歡』。」 她哼了聲,應道:「妳可沒這麼遲鈍。」 「啊啊,是嗎……或許妳說得是……」 「……請妳喝一杯,去不去?」 「去,」我笑了,「這是當然。」 約定時間方到,編輯大人風風火火地出現,要我上車並且開向一個所在。我觀察了一陣子後,頭疼地開口:「楠樺,妳要請我喝一杯不該去酒保小姐那兒吧?」所謂的「相約喝酒」,不該是到可以大放厥詞的地方麼? 她白我一眼,應得理直氣壯:「我為什麼要讓不認識的人賺錢?」 應得真好不是?不愧是編輯大人。 ……補記,不愧是真人不露相的編輯大人。 酒是一杯過一杯,楠樺喝得我目瞪口呆,我嘖了聲,伸手取過她的杯子。 瞪視當場飛來,她用食指在我肩上刺了又刺,不悅道:「我付錢,悠都沒說話了妳憑什麼有意見?」 「妳這樣喝傷身,而且會胖。」 「妳嫌我胖?!」漂亮的雙手直接扯上我衣領,她叫:「妳敢嫌我胖?!」 「不是。」按下她的手,我拍拍她,「妳為什麼心情不好?」 「妳為什麼不喜歡她?」 「……誰?」 大眼倏地瞇上半分,她湊近我,觀察久久。「不是妳……」復,推開我然後轉向酒保小姐,「是妳……」沒料到編輯大人會有此舉的酒保小姐愣了愣,在那雙手碰上酒保小姐前,我先一步將人拉向自己,順勢帶開。 「酒保小姐,我先送她回去,等等回來付賬。」將注意力回轉絲毫不掙扎的楠樺,我緩聲開口:「回去吧,妳醉了。」語落,她擰眉想了很久,狀似勉為其難地嗯了聲,將車鑰匙交予我。我點點頭,牽過她離開。 —「她為什麼不喜歡妳?」 才替她拉好棉被,編輯大人一把抓住我,這麼問了。 我失笑,反問道:「妳說誰?」 搖晃著腦袋,楠樺說得很委屈,「我真不明白妳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想傷妳,為什麼?」 「那是意外。」 「是她,是她動的手。」 擰起了眉,我道:「妳很固執,我說了是意外,為什麼不信我?」 「因為……」半夢半醒間聲音已是呢喃,她應:「妳會騙我,而悠不會……」 大大聳了肩,我關燈鎖門,接著招車回到「沙華」。 打烊時間已過,悠收拾好店內,卻遲遲沒有離開的打算。她於我面前排下一列酒,衝著我笑。「來吧,來慶祝!」 「慶祝什麼?」我笑著反問,同時,右手像是有意識般避開威士忌,替自己和酒保小姐各斟上一杯。 「隨便都好。」 「嗯,隨便都好。」杯緣相觸,撞出一響鏗然。我們天南地北的聊,沒去注意觥籌交錯過幾回。 亮晃晃的,冰塊反射出燈影朦朧,染滿整個空間的醉意。 她欺上我,我則垂落了眼簾。 那吻輕輕淺淺不太真切,倒是沉沉酒香瀰漫,低喃著:醉、醉、醉。 哈! 醉吧醉吧,沉醉、迷醉什麼都好,反正,早已是在爛醉中強自掙扎。 細吻綿長、唇上斯磨,極輕極淺,纏綿。 然後,半落的眼廉闔上了。 愛語如交握的指掌般、相依。 一枕衾夢,勾起一夜歡情。 × × × 隔日我在酒保小姐的公寓內醒來,伸手拍去某隻於我臉上作亂的手後再次閉上眼。酒保小姐見狀不死心地挪回手,繼續在我頰上戳來戳去。 我皺眉抓下她,闔著眼抱怨,「悠,我宿醉,需要補眠。」 「貪睡鬼,已經過中午了。」 「嗯,多謝妳報時。」我捲過棉被,八方不動繼續睡。 「妳真的很累?」 話說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頓時我滿腔窘態羞意全化成形於表的一記瞪視,我哼聲撇頭,復,覺得此舉太不符合我的作風才又轉回頭,對上悠始終沒移開的視線。 「因為喜歡我,所以抱我?」我問,並且揚高了眉。 「因為愛妳,還有想抱妳,所以才抱妳。」一吻落在眉間,有些癢。 聞言,我壞心地凝起疑惑神情,「是說,悠……」 「嗯?」 「妳的愛,怎麼是獻身式的呀?」 「貧嘴!」纖纖指掌往我額上一拍,悠快速捲走棉被起身,才要邁步,便似突然憶起什麼般啊了聲,回眸衝著我笑。 「對了雁茗,妳手機響過。」 「是喔……」我心不在焉的取來手機,這下不看則已,一看驚人,我竟忘了和編輯大人討論細目的約會!! 不敢細算楠樺打過幾通摧命電話,我彈起身,死死巴著悠。 「好啦悠,幫我說話,楠樺一向最聽妳的了……」 是吉非真,莫說太平日。 所以說,果真是無稽之談不是? 這天如此太平。 ---------------------------------- 有時候明明就覺得某篇與某某篇慘不忍睹,可是就是想要把他弄出來紀念年少輕狂的當年......QQ 我前幾天又殺死了一篇存檔(合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