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的精隨就是失憶後必有浪漫關係 (一)

    

    一開始,素還真當真恨透了崎路人那張笑臉。 
 
 
 
  * * * 
 
 
 
  素還真想,這樣的注目禮實在太過盛大。 
 
  只見一名青年劍眉星眸,唇邊帶笑,斜背著一只束口水手包,進門後便朝他高調走來。素還真幾乎是立刻認出了對方,但他移開視線,直到來人在他面前站定。 
 
  「哈囉素某某,」崎路人張開雙手就地轉了一圈,「我受一頁書前輩之託,十萬火急要來你眼前亮相,問你是否記得本大仙?」 
 
  素還真佯裝這時才仔細看去,他盯著崎路人片刻,溫溫潤潤地笑了,「崎路人。」接著他向身邊眾人點點頭,客氣地問:「可否讓我們獨處片刻?」 
 
  一頁書望向崎路人,而崎路人聳聳肩。「好吧,」一頁書說:「你們好好相處。」 
 
  眾人接著退出房間,但房間內並沒有安靜太久。先傳出的是爭執聲,然後是扭打的動靜,一線生好幾次都想破門而入,但被一頁書氣定神閒地制止了。 
 
  最後,房內兩人衣衫凌亂,神色不滿地走了出來,崎路人怒道:「素還真,你下次若想驗明正身可以先開口請問,也可以更文雅一點!」 
 
  「崎路人,你老了。」 
 
  「嗤,拜託你滾去照鏡子!」 
 
  素還真溫和地說:「是,我也老了。但一線生和一頁書前輩看起來都沒變。還有崎路,你笑起來的模樣也一點都沒變。」 
 
  聞言,崎路人神情古怪地望向素還真,把他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前輩,我想素還真腦子當真壞了。」 
 
  「若素還真無事我們也不會請你回國,醫生說像這種情況只能靠時間解決,能否恢復也不一定,現在也只能等待。」一頁書嘆了口氣。 
 
  一時之間除崎路人以及當事人素還真外,眾人神色凝重。一線生想崎路人難得回國,不希望氣氛繼續僵硬下去,於是招呼道:「既然如此先別想了,大家用餐吧。因為崎路人這臭小子要回國,我可是特別準備了一堆東西要餵飽大家。」 
 
  崎路人笑,「一線生,這麼多年過去我還是只愛你。」 
 
  「不必!我已經有青衣了!」而一線生嫌惡地應。 
 
  手藝驚人的一線生硬是把平凡公寓客廳整成了高級自助餐廳的模樣,崎路人拿著盤子橫掃四方,覺得自己從沒這麼餓過。 
 
  他吃到一半就遇上黏到手邊的素還真,只見素還真對他客氣一笑後,竟然動手將他盤內的料理撥去大半。 
 
  「嘿,素還真,你腦子還沒壞到不會自己取菜吧?」 
 
  素還真的口吻還是很溫和,「沒人告訴你素某失憶了麼?」 
 
  「有,但我原本堅信那是你的一個無聊把戲。」 
 
  「有膽連前輩一起算計的無聊把戲?」 
 
  「你偶爾喜歡找死。」 
 
  「我更覺得這是你們算計素某的一個恐怖玩笑。」 
 
  他們開始互瞪,而正好在旁的一頁書乾脆俐落地說:「崎路,你剛回國,暫時住在這裡吧,客房你可以隨便用。幫忙照看素還真一陣子。」 
 
  「蛤?我喔?」 
 
  「嗯?」 
 
  「……沒有,我是說好。」 
 
  「很好。那我還有事情得處理,我得先走。」 
 
  而後,大家用餐完紛紛告辭,只有一線生在收拾整理後仍然一步三回頭,滿面憂心,最後欲言又止地被青衣宮主拉走。 
 
  「青衣,放他們自己成不成啊?」 
 
  「一頁書的安排自有用意,」青衣宮主溫柔一笑,「而且你有沒有注意到,素還真只吃了崎路人動過的食物。所以別擔心了。」 
 
  「所以素還真那個臭小子現在只信任崎路人,」一線生覺得自己好友的身分受到打擊,「可為什麼?」 
 
  「別吃醋,」青衣拍拍他,「只因他們從小一起長大,認識的時間比誰都長,素還真認得出這個崎路人,知道不是仿冒品。」 
 
  一線生經手的餐宴十分豐盛,而遺留下來待清洗的餐具數量也十分可觀,眾人離開後,素還真和崎路人擠在水槽前合作洗碗。 
 
  「素某某,還好你沒連怎麼洗碗都忘了。」 
 
  「洗碗的優先記憶次序和你差不多,若素某沒連你都忘了,就還記得怎麼洗碗。」 
 
  「講真的,何必找我?」 
 
  素還真垂眼笑笑,「崎路人你實在無情,素某失憶驚懼,想找個知根底的人確認情況是人之常情。你我從小一同長大,不過請你幫個忙,還要問為何。」 
 
  「你連一頁書前輩也信不過?」 
 
  「我信,但前輩日理萬機,照顧我這種事,怎能麻煩他。」 
 
  「是麼?那我回來一趟路途可不近,你又為何捨近求遠,不找談無慾?」 
 
  素還真這次真的笑了,「當然想過找無慾,但你說無慾會來嗎?他要不認為『素還真又開始把眾人當白痴』了,要不跟本就是那個一同戲弄素某的人。但事實上,我都還沒表示想法,前輩就先直接把你叫來了。」 
 
  「素還真,」崎路人翻了一個白眼,「我最恨你這點。」 
 
  「願聞其詳。」 
 
  「我最恨你的地方是,一頁書總是特別寵你。」 
 
  「真巧呢,」素還真聳肩,「這種恨竟然是互相的。」 
 
  崎路人哈哈大笑,他頂了下素還真的肩膀說:「原來我們竟同時為了一頁書彼此仇視。」 
 
  「崎路人。」 
 
  「嗯?」 
 
  「你終於放鬆了。」 
 
  「嗯。」 
 
  「你對我的態度變了。」 
 
  「嗯,因為我們分別太久,相處起來總是會生疏。」 
 
  「……但許多事對素某來說,僅僅是昨日的事。我連你人在國外,都不知道。」 
 
 
 
  崎路人嘆了口氣,他將碗盤收妥,打開烘碗功能,「素還真,操之過急沒有好處,我們慢慢來吧。」 
 
 
 
 
 
   
  ------------------------------------------------------------- 
  舒壓之作可能會雷雷的……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