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 (十七)

 
 
  義母的手一下下撫著他的頭髮他的臉,他的意識模糊,身體綿軟,在燕夫人溫柔的碰觸下幾乎昏睡過去。
 
  外間隱約傳來的驚呼哭叫勾起他的警覺心,他想要甩甩頭或者掐住自己醒神,卻只是搖晃了下,軟倒在燕夫人懷裡。
 
  是義母方才端給他的湯有異,但為什麼?
 
  燕夫人俯下身親吻了他的臉頰,他感覺滾燙的淚水落在他的額面。
 
  我的阿碧,義母捨不得……
 
  此時,燕定飛推扉而入,渾身血汙,殺氣逼人。
 
  他一愣,突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日前他初上戰場,本想為國爭光不辱羅天從之名,但卻在史豐洲身側看見一名與自己面貌年歲皆相同的少年,他驚愕之下反受箭傷。
 
  之後,義父將他的身世坦白告知,真相顛覆了他的世界。
 
  那時燕定飛說: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少年傷心地想,這是要來處理自己了。沒關係,就當還了義父母的養育之恩,否則將來出了差錯,欺君之罪,禍泱他的義父義母。
 
 
  夫人,剩下我們了,是我連累了夫人。
 
  妾身與君,無論人間黃泉,同進、同退。
 
 
  然而燕定飛並未出手,他緊緊抱住少年,在少年耳邊說:中原陰損之招使我神識大亂,瘋狂開殺後自盡。之後,你就這麼告訴大家。
 
  少年瞪大眼睛,用他的全力想要搖頭掙扎,但卻僅能伏在燕定飛肩頭。
 
  阿碧,你是苗疆未來棟樑,你要好好的。
 
  這是訣別。
 
  他被送入暗室,暗門緊閉,少年滿臉是淚。
 
 
 
 
  世界,失去了光。
 
 
 
 
  * * *
 
 
 
 
  藏鏡人自靜坐調息中睜眼,只見方才出手救助自己的狼主抱著頭焦慮地走來走去,藏鏡人嗤地笑了出來。
 
  「幹什麼?」千雪孤鳴瞪他。
 
  「你後悔救我嗎?」
 
  狼主眼睛瞪得更大了,他氣惱地應:「你是哪一隻眼睛看到這兩個字?你這是汙辱我的人格、汙辱我的尊嚴、汙辱我的感情!」
 
  藏鏡人又笑,「那還需要煩惱什麼?」
 
  「對啊!憑我們兄弟這麼多年的感情救你何需藉口?對啊!那你剛才笑什麼?」
 
  「我想起從前,上一次見你這樣抱著頭,是你即將撲在我身上大哭之前……你還哭到睡著,結果是我背你回去。」
 
  「啊我那時才十一歲你記得這種事情幹嘛快忘掉啊你這傢伙!」
 
  「哈。」
 
  「別笑了,」狼主揮揮手,「藏仔啊,你可有辦法跟王兄解釋一下,這樣事情也不會鬧到這個地步。」
 
  「天允山上未審先判,再多的解釋又有何用?藏鏡人只求你一件事,幫我救出我的女兒憶無心。」
 
  「當然沒問題,我們可以一起去。」
 
  「不用,只要你答應我就安心了。」
 
  「羅碧啊你是怎樣,你不是一向最不認命的嗎?」狼主瞪著友人,面色憂慮,「上次你求我的結果是我撲在你身上哭到睡著,我現在這年紀做不來那種噁心事了,你別亂來。」
 
  「藏鏡人自會向天爭命!」他說罷旋身而走,留千雪孤鳴在原地,憂心忡忡。
 
 
 
 
 
  當年燕家血案後,羅碧自昏迷中醒來,表現得異常平靜。
 
  他說:千雪,我求你一件事。
 
  那年千雪孤鳴才剛要滿十一歲,養尊處優又受寵的小皇子哪裡遭遇過此種劇變,不知如何應對,只能小心翼翼地看著好友點頭。
 
  羅碧說:「幫我照看義父義母的後事。」
 
  千雪紅了眼眶,「那是當然,我這一陣子都要和你一起。」
 
  「嗯,那我就安心了。」
 
 
 
 
  然後隔天,羅碧不告而別。
 
 
 
 
  * * *
 
 
 
 
  逃入九脈峰原非藏鏡人的預想,卻又似理所當然,命中注定。
 
  他的無奈,總要在九脈峰了結。
 
 
 
  也許,藏鏡人在無數場戰役中曾想過「會死」,但卻不曾,哪怕僅是一瞬間,有過「求死」之心。原本他不應有此類想法,他只是感覺疲倦,累得連下一步都懶得去想。
 
  他抬頭,九脈峰的毒瘴之中,只見史艷文迎面而來。
 
  此時此刻,竟只有史艷文。
 
  他很累了。
 
  所以他聽著史豔文血緣至親化解仇恨的傻話,平靜訴說「藏鏡人」的無奈。史豔文太天真了,他不可能會懂,他不能了解這一生的悲哀苦痛、無奈和恥辱。
 
  然而無妨,他很累,他很平靜。
 
  他堅持與史豔文一掌了卻情仇。
 
  原本,藏鏡人從未有過求死之心。
 
 
 
 
  然後,光影互換。
 
  當藏鏡人一身白衣再次睜眼,情未了、仇未了,苦恨俱在,他卻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
 
 
  茫然若失。
 
 
 
 
 
 
 
  當年,少年很清楚自己是誰。
 
  他的身分是羅天從之子,是苗疆人民寄託未來之人,他必須要是未來的戰神。
 
  但那只是身分。
 
  真正的他是苗疆世仇之子,沒有半點苗疆血統。
 
  是害死義父母的禍害,這張臉不應存在於苗疆。
 
  他得離開,然後、
 
 
 
 
  少年握住胸口的長命鎖,他要去中原,向史家報仇!
 
 
 
 
 
 
 
 
 
 
 
  -------------
  設定是小千雪11歲,羅碧大概13,溫皇比羅碧略大,快14,正是中二的時候(被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