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間之交 (十六)

 
  而那使他軟弱。
 
  但此時此刻,貼在心口的長命鎖以及對義父母的想念讓他的意志愈加堅定。藏鏡人自調息中睜眼。
 
  他想,今日將要與史豔文做下了斷。
 
  讓這數十年的怨嘆告終。
 
 
  說,那日天允山上狂風獵獵。
 
  藏鏡人暢聲大笑,「哈哈哈哈~~!世上最令人無奈的就是命運,順吾者生、逆吾者亡啦!」


  而史艷文面容一肅,「回憶迷惘殺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絹寫黑詩無限恨,夙興夜寐枉徒勞!」
 
  他們雙雙喝道:「來吧!」
 
  來吧。藏鏡人已厭倦了這日久糾纏。
 
  而還珠樓內,藍衣執扇身影的動作停頓了好些時刻。
 
  鳳蝶替他續上熱茶,問道:「主人在想什麼?」


  問言,執著黑子的神蠱溫皇頭也不抬,反問:「鳳蝶想問什麼?」


  「不想問什麼,只是擔心你死而復生的過程傷了腦子,關心而已。」
 
  「那是劍無極吧,鳳蝶這麼擔心他?」


  「又沒死,為何要擔心?他不像主人假死得透徹,連義父和藏鏡人前輩都看不出端倪,害我白白為你傷心,浪費精神。」


  「喔,我的鳳蝶竟然說因為我而傷心了。」


  「哼!等你死了,總會為你燒香!」


  溫皇落了一子。


  「主人。」


  「今天的鳳蝶真是吵。」


  「那無事了!」


  「妳可以問啊。」


  「你平安這件事,不需同義父跟藏鏡人前輩說嗎?」


  「唉,我不平安,我的替命蠱,心疼啊。」


  「哼,我想義父早就料到你不會死了。」


  「喔?」


  「因為歹星難死!我去看看劍無極!」
 
  神蠱溫皇的視線不曾離開棋盤,他放下羽扇,垂眼輕喃:「終局將至。」
 
 
 
  棋局並未真正行至終點,但收手的時刻卻已到來。
 
 
 
 
  * * *
 
 
 
 
  就說命運最讓人無奈,藏鏡人費盡心思與神蠱溫皇共商之局,竟以一種荒謬的走勢,偏離十萬八千里。
 
  藏鏡人沒想過要與史豔文同歸於盡,如同他沒想過會敗於史艷文手下。
 
  這也無妨,此次落敗,下回總有機會殺之,他們手上尚有讓史艷文身敗名裂的籌碼,計畫仍可繼續進行,最後苗疆能坐收漁翁之利。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苗王親臨,帶來的僅有質疑與惡意。
 
  他發誓畢生效忠的王不給他一絲分辯的機會,不給他任何信任。數十年來他忍著血淚,費盡心思周全的家園,一朝將他視為叛徒。甚至禍泱他的女兒。
 
  多荒謬,多可笑。敗於史艷文尚不能讓藏鏡人動搖至此。
 
  他,竟因此與他剛相見的女兒咫尺天涯。
 
  那瞬間藏鏡人恨極怨極,狂怒的視線對著苗王,瞬也不瞬。
 
  人生苦,苦不過此。
 
  苗王喝道:「羅碧,你還敢說你對苗疆忠心耿耿嗎?」


 

  他忠心,但忠心何用?付出何用?還不如一張面皮!藏鏡人語調冰冷,真氣暴漲,「這樣的面容會讓你忘卻我的忠誠,我也不需要向你乞求諒解。苗疆與本座之間再無轉圜!」
 
  任何話語皆屬多餘,惟需血戰。他的女兒被帶離戰圈,藏鏡人再無顧忌。
 
  那瞬間,藏鏡人釋出的戰意鋪天蓋地,神擋殺神,突破天允山包圍網。
 
  他一身血汙且戰且走,直至與赫蒙天野交戰,極招相對,趁勢落入河中。
 
  冰冷河水將藏鏡人團團包圍,他按住胸口。
 
  戰袍下的長命鎖不知是否貼身沾染體溫,續了熱量,儘管江湖水冷,也持續在那裡為藏鏡人散發一點溫熱。
 
 
  如同他義父爽朗的笑聲,如同義母溫柔的手。
 
 
 
 
  * * *
 
 
 
 
  還珠樓。
 
  狼主興師問罪而來,「據聞還珠樓也出手追殺藏仔,這你要如何解釋?」
 
  「還珠樓總不好明目張膽與苗疆作對,好友王爺之身無所顧忌,溫皇可還要擔心腦袋呢。」
 
  「謊話連篇!據聞還珠樓親將藏仔的行蹤圖呈予皇兄,此事屬實?」
 
  「千真萬確。」
 
  「藏仔退離天允山並非計畫,你如何知曉他的方向?」
 
  「一點觀察、一點引誘,以及一點推測,」神蠱溫皇頓了頓,坦白道:「因為,藏鏡人總會往九脈峰去,你說過的。」
 
  聞言,狼主驚怒交雜,恨聲開口:「神蠱溫皇你究竟想做什麼?原來我們的交情都是假的,你、你毀了藏仔的信任和想念,你利用了我!」
 
  再讓一位「好友」加入千雪孤鳴與藏鏡人之間,這件事本就是千雪自找的。要與史豔文明正言順進行了斷,這也是藏鏡人主動提出。神蠱溫皇漠然地想,自己還能更可惡呢。
 
  「好友何必怒上眉山?助他們兄弟相認,天倫聚首,不好嗎?何況藏鏡人熟悉九脈峰,利在他,到底最後是真要相認,還是要利用環境擊殺史艷文,決定權還是在藏鏡人身上。」
 
  「我對你很失望,對自己更失望,只恨我識人不清,當初介紹你與藏仔認識,後來竟是害了他。」狼主將笑藏刀柄捏得喀喀作響,最終還是沒有動手,「所以最開始,你為何要跟我交朋友?」
 
  「好友,自然是因為你看起來身分不凡,小小年紀便在胸前招搖著個黃金鎖,黃金其實沒有什麼,但那繩上系著足足五顆雙天地天珠,這不是尋常富豪做得到的。然後我突然想起自己見過你,你是苗疆的皇子殿下,身價不凡哪。」
 
  「就因為這樣?」
 
  「哈。」
 
  狼主拂袖而去。
 
  鳳蝶似是欲追,又生生逼自己停在原處,「主人曾說,還珠樓表面上追殺藏鏡人前輩,讓苗王以為還珠樓已與前輩劃清界線,實際上是保住前輩的最後生門。為何不能同義父好好解釋?」
 
  「何需解釋?無論真假,這生門一開始便用不上。」溫皇卻是笑了,「傻鳳蝶,透露憶無心身世的是我,那無論神蠱溫皇死活,藏鏡人恐怕恨屋及屋,對還珠樓十分厭棄。」
 
  鳳蝶立在一旁,沒有回應,也沒有表情。
 
  只是傷心的氛圍怎樣也隱藏不住。
 
  真奇怪,溫皇搖搖羽扇,鳳蝶知道他的真面目也不離開。
 
  真奇怪。
 
 
 
  ……真是、沒有意思。
 
 
  他想,這是鳳蝶最後一次機會了。
 
 
 
 
 
  -----------------------------------------
  2016金光大匯演真的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謝謝金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