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十五)

 
 
 
 
 
  * * *
 
 
 
 
 
  當千雪孤鳴披著神蠱溫皇那一身藍皮,帶著風雲碑之戰的計畫卷軸自西劍流回歸時,千雪孤鳴越想越覺得不對。
 
  「拿去。」
 
  任飄渺展卷一觀,愉悅地說:「開出這種條件,西劍流果然奸詐。遊戲若太過單調就不好玩了。」
 
  狼主忍不住問:「你到底想怎樣?」
 
  「現在才問不會太遲嗎?」
 
  「因為我們的交情,我才不詳細過問你的意圖,但你竟連藏鏡人的事情都要拿來利用,我實在無法認同。」
 
  「憶無心的事,只是推測。」
 
  「但若推測成真,我們還對得起他嗎?」千雪孤鳴想,以藏鏡人的個性屆時必定不能善了,「你不怕他到時『怒潮襲天』嗎?」
 
  任飄渺半真半假地嘆道:「就是怕,才要讓他襲向西劍流。」
 
  千雪孤鳴怎麼想都覺得溫皇這次死定了,但眼前人表現得如此淡定,也沒有證據表示憶無心當真就是藏鏡人之女,他又覺得就算溫皇心狠手辣,終究不會讓藏鏡人傷心。
 
  「唉,」狼主聳聳肩,「風雲碑戰後你自己去解決。」
 
  「好友,那時事情就結束了,這會是最後一件事,其他事情我會親自向他解釋。」
 
  「你會死。」千雪孤鳴同情地說。
 
  「噯,與藏鏡人交朋友真是勞累,得要豁命操辦他要的決戰。希望西劍流耐操耐打足以讓我們那位朋友消消氣,不然你就得為我收屍了。」
 
 
  送走了狼主,神蠱溫皇短暫考慮了是否備酒,而後決定煮茶以待。
 
  不久後,藏鏡人化光而至,甫落地便不滿開口:「要我從苗疆速速趕來,你最好有完美的理由。」
 
  神蠱溫皇笑道:「當然有,若非急事,怎敢勞駕苗疆戰神親至。」
 
  「你能有什麼急事?有急事,上回我來,也不見你少說一句廢話!」
 
  「哈。理由有三,第一,你的輕功獨步天下只有史豔文能一比;第二,你心心念念的決戰我已經安排好了;第三,我被西劍流監視。這三個理由你覺得如何?」
 
  聞言,藏鏡人神色一緩,他抱怨了幾句神蠱溫皇天生懶惰,然後接下友人遞來的卷軸,「你答應西劍流的規則?」
 
  神蠱溫皇理所當然地應,「死穴就扣在人家手上,不答應可以嗎?」
 
  「誰扣得住你的死穴?」
 
  神蠱溫皇挑眉反問:「是我嗎?」
 
  藏鏡人覺得自己必然是與神蠱溫皇相處得太久了,如此模擬兩可的反問,他竟也聽出西劍流是衝自己而來,「他們的籌碼是什麼?」
 
  「到時候你就會明白。」
 
  「這種回答,所以是你提供的籌碼。」
 
  「藏鏡人,我覺得我們相處得太久了,許多言語上的樂趣都因此消失。」神蠱溫皇並不解釋,只是推出一杯茶。
 
  「無所謂,無論是什麼,無論是史豔文或西劍流,都要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然後,這件事的代價讓人始料未及。
 
  天允山,天下第一集結,風雲碑於焉開啟。
 
 
  當赤羽信之介提出憶無心的名字,並說明這是他的「好朋友」神蠱溫皇主動透露時,藏鏡人狠狠刨了溫皇一眼,只差沒有反嗆那種人絕非自己的朋友,「神蠱溫皇,你真是讓我失望!」
 
  溫皇羽扇半掩面,狀似抱歉,「生命攸關,無奈啊。」
 
  「哼!廢話少說!炎魔,你想怎樣?」
 
  炎魔幻十郎道:「既然甲子名人帖是溫皇所開,那就由你跟史豔文進行第一戰,只要你們其中一人死,憶無心就能平安離開西劍流。」
 
  藏鏡人冷漠的視線滑過炎魔幻十郎看向史豔文,國仇家恨,不共戴天,史豔文的反對並不重要,因為最終史豔文不得不接受。
 
  這是他想要的決戰,是他處心積慮與溫皇促成的局面。
 
  這是……神蠱溫皇的一個局。
 
  藏鏡人心中突生警惕,然而這警惕尚未根深蒂固,便見炎魔幻十郎驀然發難,枯血荒魂斷脈,一掌讓神蠱溫皇重傷瀕死。
 
  他沒有想過溫皇會死。
 
  所以他任史豔文帶走神蠱溫皇的屍體,也不急於確認溫皇的安危。
 
 
 
  他並不相信。
 
 
 
 
  *  *  *
 
 
 
 
  藏鏡人在苗疆短暫停留後找上狼主,劈頭就問:「溫皇呢?」
 
  「他死的時候你在場不是?」
 
  「哼,笑話,就算炎魔偷襲溫皇也不至於死。」
 
  「是的是的,」千雪孤鳴贊同道:「誰說他死我都覺得不能相信,只想要破墓確定。」
 
  「然後呢?」
 
  狼主笑得特別無辜,「等你來破呀。」
 
  一直以來,雷厲風行便是藏鏡人慣有的作風,他二話不說登上神蠱峰,掌勁一摧,破墓破得乾淨俐落,粗暴得連慫恿別人破墓的千雪都有些不忍直視。
 
  棺蓋飛落在一邊,至少保持了完整。藏鏡人仔細查看過屍身,最後不得不承認屍體半點異樣也無,確實就是神蠱溫皇本人。雖然如此,他依然很難相信神蠱溫皇就這麼死了。
 
  「你曾授他奇門遁甲之術,為何他竟死了?」
 
  狼主看著棺槨內了無生息的友人,又難過又懷疑,「魂魄血肉精氣皆屬五行,若五行被封,奇門遁甲也無用武之地。」
 
  藏鏡人覺得,一切看似與當初他們所推演之天允山戰役相同,但神蠱溫皇卻死了。
 
  對憶無心之事的怨懟霎時轉為怒意。他心中的憤怒驚濤駭浪,急需出口,這種急迫致使他殺至赤羽信之介面前,與其對了一掌。
 
  藏鏡人眉目冰冷,毫不掩飾對西劍流的殺意。
 
  但,他仍然記得這是神蠱溫皇的一個局。
 
  他們要讓中原與西劍流兩敗俱傷,他們要讓史豔文身敗名裂,他要殺除史豔文,讓自己的秘密再不是秘密,讓義父義母安歇九泉之下。
 
 
 
 
  只是,命運令人無奈。
 
  無論是藏鏡人當年兒時,或者是甲子名人帖他與史豔文的對決,亦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