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十四)

  
  自藏鏡人帶回對西劍流的不滿,並要求協助拯救史艷文後,這把俗事之火便燒得旺盛。
 
  狼主依照他們先前商議,先後引誘中原與西劍流人馬於孤雪千峰上接觸,最後佯作亡於醜孔明之手。接到消息後,神蠱溫皇慢吞吞地登上孤雪千峰,於風雪中毫無誠意地淒然道:「啊,吾來晚了,你死得好慘啊,千雪吾友!」


  雪堆下的屍身半點動靜也無,神蠱溫皇撥開積雪又說:「羅碧之女也許沒死。」


  語方落,一道藍光霎時飄出,千雪孤鳴化出身型,責怪地說:「你來得太慢了!」


  「你果然沒那麼簡單就死,害吾白白替你傷心。」


  「這話能聽,狗屎都是香的。你說羅碧家的娃兒也許沒死,說清楚一點。」
 
  「營救史艷文的人馬中有個女娃擁有火焰記號,來自靈界,名喚憶無心。」
 
  「靈界……我先將這件事情告訴藏仔。」千雪孤鳴說罷要走,卻被溫皇攔下。
 
  「你忘了營救史艷文正是你那換帖兄弟的要求,這件事藏鏡人如何不知?以他的個性屆時必會回苗疆質問女暴君,」神蠱溫皇羽扇輕搖,細思片刻,又道:「嗯,有趣的發展。」
 
  「什麼有趣的發展?」
 
  「這件事情可以利用。」
 
  「啊?」
 
  神蠱溫皇看了友人一眼,「憶無心身份這件事,可以適時成為籌碼。」
 
  狼主眨眨眼,接著怒道:「你有毛病啊?之前是你自己說憶無心或許是藏仔的女兒!」
 
  「千雪,你有沒有聽見風聲?關於國師的那個預言。」
 
  「你不該知道這件事,但為何我卻不意外?」
 
  「苗疆國師的預言從未出錯。」
 
  「那這便是國師首次失準,」千雪孤鳴繃起臉,「藏仔絕無可能危害苗疆!」
 
  「是麼?那你能在苗王面前保藏鏡人多久?」
 
  「藏鏡人是羅天從將軍之子,是苗疆功勛赫赫的戰神,是有血汗功勞的忠臣,是本王好友!」狼主嚴肅道:「這些事皇兄都看在眼裡,不可能單憑幾句話便隨意處置藏仔。」
 
  溫皇勾了勾唇角,「我以為好友最終想要處理的是藏鏡人的處境和心結。這件事其實非常簡單,基本上只要殺死史艷文,你的戰神便能永絕後患,可惜,藏鏡人殺不死史艷文。」
 
  「怎麼可能!」
 
  「是啊,有了憶無心結局或許不同。」
 
  聞言,狼主翻了好大的一個白眼:「藏仔不可能輸史艷文。你想找死才會利用憶無心,不行,我不想跟你一起死。」
 
  溫皇明顯被這樣的話語逗樂,羽扇尖劃過一個大大的弧度,戳在千雪孤鳴鼻尖,「原以為好友是條孤狼,現在看來,更像隻護雛心切的老母雞。」
 
  「你最好更正,護雛心切的狼可不好相處。」
 
  「噯呀,好友應該了解,狼,絕不似你這般囉嗦。憶無心對藏鏡人到底有何重要?除了那點似有若無的血緣之外,他們半點關係也無。事情能因此有更便捷的處理方法。」
 
  「你何不將心比心,想想鳳蝶。」
 
  「我們為了讓鳳蝶長大費盡心血,而他們甚至沒有相處過。」
 
  「那麼我與藏仔對你有何重要?」
 
  「狼主大人這句話可是在考驗我們的友情?」
 
  「如果重要,你就會想照顧他重視之物,不問理由。」
 
  神蠱溫皇揚起眉鋒,心想婦人之仁豈是自己的風格,「我生平最厭煩兩種人,一是正直二是念情,千雪孤鳴,你讓我討厭。」
 
  狼主嗤聲,「你這個心機溫,你才讓本狼主討厭!我要去尋藏仔,他和女暴君能談出什麼,沒有大打出手已是最好的結果,給我罈好酒,再來些避蠱毒之藥。」
 
  「喔?避蠱毒之藥?」神蠱溫皇看著千雪,興味地說:「莫非你想下蠱教訓女暴君?」
 
  「總有天這事兒也是可以做的,但這次只是在九脈峰喝酒,邊喝酒邊運功避毒只怕不能盡興,跟你討些藥。」
 
  「……特別去那陰毒之處喝酒,狼主的品味果真不凡。」
 
  「是藏仔的品味不凡,」狼主聳肩,「他心情不好就愛上那兒,好了,東西快拿來。」
 
 
 
 
 
    ***
 
 
 
 
 
  只可惜千雪孤鳴在這一點上著實錯看了神蠱溫皇。
 
  神蠱溫皇此人,連埋藏己身心底的那點溫情尚意識不到,遑論說至「遙不可及」的好友之女。
 
 
 
 
 
  ***
 
 
 
 
 
  那日,千雪孤鳴來到神蠱峰與溫皇確認變換身分的細節,神蠱溫皇突然問道:「為何藏鏡人心情不好就愛入九脈峰?我去過幾次,那裡毫無風景可言。」
 
  狼主才正要嫌棄任飄渺的髮髻品味糟糕,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被打斷,他怔了怔,疑問道:「你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
 
  「你還會有不知道的事情呀。」
 
  「當然會,例如我從不明白為何好友私生活不能檢點,或者為何遲遲不告訴藏鏡人他便是你的心儀之人。」
 
  「你有病。」千雪孤鳴斬釘截鐵地說:「而且哪個王八蛋說我私生活不檢點的?」
 
  「藏鏡人所言。」
 
  「藏仔?!可惡!」千雪孤鳴咬牙切齒,「下次見面定要踢那胡說八道的傢伙兩腳!」
 
  「所以,藏鏡人為何喜歡去九脈峰?」
 
  「唉,其中細節你自己問藏鏡人吧,我只能說,當年燕門血案後羅碧失蹤,最後我是在九脈峰尋到他的。你好奇的話可以自己問他。」
 
  溫皇笑道:「好友啊,不需當面尋問藏鏡人,我便可知道他的回答。」
 
  「喔?他會說什麼?」
 
  「嗯,『本座圖個清靜,難道需要向你報備?』」
 
  狼主彎起眉眼,「你真了解他。」
 
  「了解程度不及好友你。噯,說人人到。」
 
  藏鏡人風風火火而入,只見兩位友人齊齊看向自己,疑問道:「如何?」
 
  「藏鏡人,」神蠱溫皇羽扇輕搖,單刀直入,「你為何喜歡至九脈峰喝酒?」
 
  聞言,藏鏡人反射性皺起眉,「本座愛在哪裡圖清靜,難道還要向你報備?」


 
  狼主哈哈大笑。






 
 
 
 
  -----------------------------------------
  颱風假的填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