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十三)

  
  而這個神祕組織「傳說中」的樓主本人,現在如同一疊被撥亂的錦被一樣歪在亭中捧書而讀,讓鳳蝶在旁打扇。狼主看著看著,突然覺得極為不爽。
 
  「鳳蝶,」狼主笑喚,「我帶了些小玩意兒予妳,在妳房中,去看看喜不喜歡。」
 
  鳳蝶回以一笑,「謝謝義父。」然後將竹扇往溫皇掌中粗魯塞去,轉頭就走。
 
  「唉,養女不孝啊。」神蠱溫皇挪了姿勢,意有所指地望了千雪孤鳴一眼。
 
  千雪孤鳴嗤聲道,「誰讓某人不是好榜樣。嗯,你看什麼?莫非想讓本狼主為你打扇?」
 
  「溫皇豈敢。」語落,溫皇坐直身子,將書冊和羽扇擱置案上,為狼主與自己添茶,「千雪,我近日欲攜鳳蝶出遊,鳳蝶可能用到的常備藥品就拜託你了。」
 
  「懶散成精的神蠱溫皇竟要出遊!你那還珠樓聲勢如日中天,你卻要在此時撒手不管?」
 
  「好友啊,聲勢太過也是壞處,錢賺太多也很無聊,不如出遊。」
 
  「第一次聽見有人說這種話。」
 
  溫皇笑了笑,「我在樓裡養了幾隻有趣的小魚,總是要給他們時間長大。」
 
  聞言,千雪孤鳴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但沒有繼續問下去,只是聳肩道:「那你們欲往何方?為期多久?」
 
  「溫皇是個閒散之人哪,出遊怎會注意時間?」
 
  狼主橫他一眼,「若非你帶著鳳蝶,誰管你要滾到天涯海角多久。」
 
  「呵。」
 
  「那去哪裡總可以說吧?」
 
  「我們,要去天上之國。」
 
  這樣的回答讓千雪孤鳴無言以對,並且擔心壞了。
 
  此時鳳蝶端著茶點回歸,狼主緊緊握住自家義女的肩膀,一時不知如何開口。
 
  「義父?」
 
  「鳳蝶啊。」
 
  「是。」
 
  「你主人是個不靠譜的,妳和他出去,義父實在擔心。」
 
  鳳蝶笑了,「義父放心,雖然主人十分懶惰,但我會照顧好他。」
 
  「鳳蝶真乖。啊,」狼主說著在自己身上掏了掏,自貼身處掏出一串繫珠繩結,下面繫了只精巧的黃金長命鎖,狼主將繩結戴至鳳蝶頸項,說道:「這是苗疆前後兩任國師都下過祝福的信物,所有苗疆的駐地都認得這個,妳要收好,若有危險他們可以保護你。記得啊,如果遇到危險,妳就把溫皇扔著自己跑,讓他去解決。」
 
  溫皇瞇眼看著那長命鎖,最後只是勾了勾唇角,「是啊,好友的意思便是放任溫皇自生自滅。」
 
  「啊!不行!這實在令人擔心!」
 
  「義父放心,鳳蝶會注意安全。而且主人人緣不好,應該沒有太多人會主動招惹我們。」
 
  「好吧。」千雪孤鳴嘆氣,「小鳳蝶長大了,也是時候該出去闖闖。你們行前我會將備藥拿來,那就先這樣吧,我回去準備。」
 
  「義父慢行。」
 
  然後,在神蠱溫皇將行之際,狼主與藏鏡人同時造訪了神蠱峰。
 
  狼主攜了備藥過來,而藏鏡人直接開口索要數樣蠱毒,「依你的德行不知何時才回歸,東西先給我,本座有用途。」
 
  聞言,神蠱溫皇搖搖羽扇嘆了口氣,認命將物件取來與藏鏡人,藏鏡人接過後也不言謝,只是看著鳳蝶。
 
  鳳蝶眨眨眼,「前輩?」
 
  藏鏡人皺起眉頭,「溫皇有時候是瘋的。」苗疆戰神邊說邊從戰甲下拉出一條與千雪日前所持相同的繫珠繩結長命鎖,就要給鳳蝶戴上,「妳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狼主因為這個默契笑了出來,他按下藏鏡人的手,說道:「我把我的給鳳蝶了,燕夫人的心意和遺物,你應該長戴在身,別又把它贈給小姑娘。」
 
  「見你們拉著手還佩帶相同的定情物,讓溫皇實在不知該說非禮勿視,還是該問什麼時候能吃上喜酒。」溫皇羽扇半遮面,調侃道。
 
  「是該問你那腦子何時能正常!」千雪孤鳴沒好氣地說:「因為我討人喜歡和藏仔又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燕夫人當年給藏仔打了一條,也打了一條給我。」
 
  「原來是這麼貴重的東西,」溫皇笑咪咪地問:「不禁讓溫皇好奇究竟是怎樣的佳人能得我們苗疆戰神青眼相贈,該不會是姚明、」
 
  「自然不是!」千雪孤明跟著笑得意味深長,「怎能是姚明月那女人,那位佳人,可是藏仔的初戀呢。」
 
  「千雪孤鳴!」藏鏡人忍無可忍,「夠了!閉嘴!」
 
  而千雪孤鳴哈哈大笑。
 
 
 
 
 
  苗疆三奇的相處,向來是來去自然,送行分別時也從未存在過離愁。
 
  「義父,前輩,我們先走了。」鳳蝶端端正正地行禮告別。狼主勾著藏鏡人的肩膀,只叮囑鳳蝶要注意安全。
 
  最後,神蠱溫皇朝兩位友人點個頭,便帶著鳳蝶往那天上之國。
 
 
 
 
  一去數年。
 
 
 
 
  數年之後,有日,千雪孤鳴心血來潮,想去看看神蠱峰上野草生得多高了。
 
  才剛踏上神蠱峰的地界,便看見鳳蝶微笑著在前方迎接。
 
  「義父。」
 
  「鳳蝶,」他揉揉久違了的義女的頭髮,「長高啦。」
 
  「嗯。」鳳蝶靦腆地笑,「主人說他備酒相迎,恭候義父大駕。」
 
  「雖然肯定沒好事,但是走吧。」
 
  「嗯。」
 
  庭中,神蠱溫皇歪在石桌邊,見狼主入內,笑得既慵懶又燦爛,「好友久見了。」
 
  千雪孤鳴頓住腳步,誠實道:「我突然覺得會無好會,不應該來。」
 
  「此處有天上之國的好酒,如何能『會無好會』?」神蠱溫皇應聲推出一罈酒,「好友請坐,神蠱溫皇想請千雪好友幫個小忙。」
 
  狼主一邊嘆氣一邊落座,「什麼事?」
 
  「別擔心,事情很簡單,而且又能幫到羅碧。」
 
  「說吧。」
 
  「只是多個易容的身份,」溫皇提起另一罈酒,與狼主手中酒罈輕碰,「我想,易容必然難不倒千雪孤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