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成三而雙(上)





 

  * * *





  卓永賢覺得醉的那個人似乎是自己,不然他怎會因為無法克制一時的衝動,陷自己於如此危境?但卓永賢知道自己沒碰任何酒精,只是近來工作上不太順利,情緒的累積讓他在加班之後看道路上有人亂丟垃圾,忍不住出言提醒對方兩步之外就有行人專用垃圾桶,勞駕使用。

  事實上,碰酒精的是被卓永賢提醒的那個人,當對方耳聞提醒後轉過身來,卓永賢立刻知道對方不但碰了酒精,而且還碰了不少,那人的手上,甚至握著一支玻璃酒瓶。

  卓永賢十分後悔。

  那人神情飄忽,身體搖晃,唇角扯著詭異的笑,踉蹌走到行人專用垃圾桶邊,硄鏘一聲,手中酒瓶碎裂成尖銳的兇器。

  對方向他走來,含糊不清地質問:「你站、站住!你剛才對我說什麼?」

  卓永賢十分十分後悔。

  雖然他大可逃跑,眼前醉漢必然追不上,但他也不敢放任這種拿著兇器的醉漢在街上亂走,只能生硬地沉默。

  「你少廢話!」醉漢揮舞著破瓶子吼叫,「老子沒醉!沒醉!你這婊子養的他媽的對你爺爺說什麼?!!」

  卓永賢沒有回答,只是快速掏出手機報警,然而這個舉動卻激怒了對方,霎時醉漢嘶吼著朝他衝來,高舉著尖銳的玻璃,向他揮落。





  事實上,在卓永賢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尚不曾應對過如此粗暴的情況,在本能地閃躲後,他嚇得幾乎在電話撥通那時喊出救命。他感覺自己在顫抖,不知如何同時做到閃避及思考,話筒中傳來詢問聲,卓永賢卻幾乎說不出話來。

  他的目光不敢從敵人身上移開,好不容易壓下顫抖著擠出路名,醉漢又朝他衝來。




  突然間,天降奇兵。




  一條人影迅速從旁切入,一把揪住醉漢的衣領將他摔在地上,皮靴包裹的長腿踐踏醉漢的手腕,醉漢在痛嚎之後將兇器脫手,被正義的奇兵一腳踢開。

  「你,好好對警察講話。」奇兵用偏高的聲調對命令道。

  卓永賢的理智霎時回歸,他重新捏緊電話交代了報案事項和詳細地點後,收線靠近奇兵,那時奇兵正粗暴地坐在醉漢背上壓制,卓永賢趕緊幫忙按住醉漢掙扎的腿。

  奇兵看了卓永賢幾秒,呵地衝他一笑,這一笑讓卓永賢看清了奇兵的臉。

  奇兵生得十分英俊,劍眉星目,唇邊帶笑,屈起的長腿有力又優美,雖然卓永賢覺得那條讓身體線條畢露的牛仔褲實在有點太緊。

  「這位弟弟,」奇兵依然用偏高捏細的聲線說:「你似乎嚇壞了呢。

  這不是卓永賢第一次被用「弟弟」稱呼,他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奇兵於是又說:「人家剛才在那裡,」他用優美的下巴指了一個方向,「看你面無表情地和這傢伙對峙,還以為你很有把握,將要一人勇鬥醉漢,沒想到是嚇壞了。你幹嘛不跑?」

  地上的醉漢發出含糊又不知所謂的咒罵和呻吟,但是沒有人理會,卓永賢想了想,回答:「如果我走掉,別人可能遇上他。」

  「呵呵,真是有勇無謀,看你的樣子就知道沒有打過架。」

  卓永賢又點點頭。

  奇兵似乎被逗樂了,但他才要說話,就被醉漢爆出的咒罵聲打斷,「你這噁心的娘娘腔放開老子!求男人幹的死gay別把你那噁心的屁股放你爺爺背上!」

  這段話實在不堪入耳,卓永賢覺得自己的臉被尷尬及怒火燒紅。

  奇兵的額角爆出青筋,然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口不再是偏高捏細的聲線,而是粗曠嚴厲的怒吼:「給老子閉嘴!你擁有這種全世界最噁心的鬆弛爛屁股竟然還敢上街行走!你的羞恥心被你自己吃了嗎?!」

  這段話……同樣不堪入耳,卓永賢默默地想。

  奇兵急促地喘了一口氣,偏過頭來羞澀地笑,並且再次用偏高捏細的聲音說話,「對不起,都怪這個垃圾太沒教養,人家平時很禮貌的。」

  卓永賢只得三度點頭。

  接著警察趕到現場,奇兵準備十分周全,他播放了一小段手機錄影,正是他衝上來之前,卓永賢被攻擊的畫面。而卓永賢先行敘述了事情的經過讓警察記錄後,換成奇兵敘述。

  天氣在這時候變得悶熱,似乎就要下雨。警察低頭確認筆錄,這時卓永賢看到一滴汗自警察的端正的臉側滑落,滾入制服衣領內,他盯著皮膚與衣領的迷人界線,心跳加速,無法轉移目光。

  然後,卓永賢聽到嚥口水的聲音,甚至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在確定不是自己後,卓永賢扭頭看向身邊的奇兵。只見奇兵眼神發直,視線十分露骨,警察先生又將要抬頭,情急之下,卓永賢選擇招呼奇兵一拐子,奇兵沒有看他,只是迅速收斂了表情。

  最後,他們向辛苦出勤的警察道謝並且目送對方離開。奇兵在這時候轉向他,把他上上下下看了一回,最後挑著眉問:「弟弟,圈內人?」

  卓永賢不覺得自己有回答陌生人此類問題的必要,而奇兵也不介意,他只是細聲地笑了笑,又說:「警察制服真是帥呆了。」

  回想起剛才的畫面,卓永賢不得再次點頭。
 


  他們離開的方向正巧相同,奇兵說,他叫做許英華。

  而卓永賢從善如流地回應:「許先生。」

  許英華嗤了一聲,「弟弟,這種情況你應該說點什麼別吧。」

  話語一出,卓永賢恍然大悟,連忙停下腳步對他一鞠躬,「許先生,謝謝您剛才幫忙。」

  「這也是要說的,不過人家報了名字,你的名字與禮貌呢?」

  「我叫卓永賢。」

  許英華嗯了聲,「你好啊,永賢弟弟。」

  「我不是弟弟,許先生。」

  「叫人家英華。」許英華說:「我懷疑你有沒有二十五歲。」

  「我想你沒有三十歲。」

  奇兵呵呵笑,只說:「討厭啦這是秘密。」

  卓永賢沒有追問他人秘密的興趣,所以只噢了聲便結束話題。幾步之外正好路經一座公車站,車站廣告區塊被燈光照得明亮,是一幅將要上映的電影宣傳海報,卓永賢逕自停下腳步。而許英華在幾秒之後才發現卓永賢沒有跟上,所以他繞回宣傳海報邊,說道:「是這個呀。」

  卓永賢點點頭。                    

  「人家有這個的原著小說,小說很好看,會哭。結局之前,簡直讓人哭到一個不行。」

  「我也有小說……嗯,會哭。」

  「很難想像你會哭。」

  聞言,卓永賢不解地望向他。許英華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是意味深長地與卓永賢對視。

  先開始覺得尷尬的是卓永賢,他眨著眼躲開許英華的視線,艱難地問:「……什麼?你看我,我不懂是什麼意思。」



  許英華乾脆拋出一個媚眼,「噯,你真的不記得人家。」

  卓永賢因此想了許久,「……我們是校友?」

  「不是啦呵呵呵。」

  「嗯……你曾來我們公司洽公?」

  許英華挑起一邊眉,只問:「再猜?」

  「對不起,我想不起來。」

  「好吧,那沒什麼關係,人家給你一張名片,你就認識我啦。」許英華呵呵笑,接著從口袋掏出名片夾,翻了兩翻後抽出一張,藉著路燈檢查過後才遞向卓永賢,「如果你有要去看這部電影,並且缺少一個同伴,可以找人家。」

  卓永賢雖然覺得情勢發展有些離奇,不過基於禮貌還是點頭回應,並伸手接下名片。

  「那麼再見啦小甜心,人家得過那個紅綠燈。」許英華說完不等回應,長腿一邁飛速衝過旁邊的紅綠燈,並在對岸朝卓永賢揮揮手,旋身離開。

  小甜心這樣的稱呼讓卓永賢無言以對,他低頭觀看手上名片,名片上面寫著「King  of  Orange Earl  許英華」,還有公司電話地址等字樣。以一般公司名片的標準來說,這張名片的設計過分花俏,粉色系色塊散落成光影的模樣,配上精緻的花邊,很像小女生的私人名片。不過想到許英華偏高捏細的聲線,卓永賢又覺得也許此種設計風格正適合對方,雖然公司名稱實在奇怪。




  然後,他將名片收入口袋,把奇兵拋諸腦後,開始思考起隔日的工作。


 



  稍晚時刻,許英華在工作室裡大呼小叫。

  「真不敢相信,他竟然不記得人家這種帥哥這不科學
  
  許英華的工作室一共四人,一般來說,騎士在繪製印花圖樣時都是戴著耳塞外加防音耳罩的,總管輪到在外頭顧守店面,唯一受害的莉芬忍無可忍,放下手中的布作吼道:「你住的地球就沒有人對臭男人沒興趣嗎?」
 

  「哼,本帥哥和一般臭男人豈是相同檔次,況且他是圈內人!」

  「或許因為你已經老了,人家喜歡的是和他一樣年輕的小可愛。」

  「……你這個死女人。」

  「你這個死男人!」

  「該死的小雜種,妳就是除了局部脂肪外完全不像女人戀愛AVG才會每玩必敗妳還不檢討!」

  「肌肉垃圾閉嘴!你說要幫我攻略的CG呢?是誰自稱少男殺手再難的戀愛ACG到你手中都是智障遊戲,要在攻克速度上碾壓我的?喔,那似乎是你呢!」

  「我、我我……人家只是最近忙!」

  「哼哼,」莉芬雙手環胸,霸氣十足地說:「傳說中的雙性面癱隱藏線我已經觸發了,人物好感度已經可以顯示了,呵呵,你呢?」

  「……已經說了人家最近忙……

  「那你閉不閉嘴?」

  「人家閉嘴。」

  「輸了要穿芭雷舞裙墊腳尖招攬生意。」

  許英華委屈道:「莉莉,我已經閉嘴了。」







  *  *  *








  當卓永賢又一次想起奇兵此人,那時,他正在整理名片冊。

  奇兵的名片在頁面中特別醒目,提醒了卓永賢那部電影已快下檔,他回想片刻那晚的情況,發現自己答應過許英華如果獨自去看這部片的話就邀請對方,所以他按照名片上的電子信箱發了一封信過去,簡短地問:「你有要一起看電影嗎?」並且留下姓名。

  然後卓永賢又坐回去繼續整理名片冊。事實上他並不覺得許英華當真會想一起看場電影,無論那晚是怎麼樣的契機使得奇兵遞出名片,一時起興這個原因勢必大過其他。但卓永賢想,既然答應了,那麼做到他答應過的事,後續如何他倒不介意。

  沒想到當晚卓永賢再去查看信件時,許英華早已回覆,許英華的信件也寫得很簡短,只問:什麼時間?我這邊去民民戲院方便,你覺得呢?

  民民戲院剛好是卓永賢最常光顧的戲院,於是他依據民民戲院的場次列了幾個日期時間,而奇兵選擇其中一場答應下來,並且敲定約見地點。

  再一次,卓永賢覺得情勢發展有些離奇,在他三十多載的人生中,尚不曾與陌生人一同看電影。他想,許英華的個性真是奇妙。
 
 


  他們約定的周末很快來臨,當卓永賢到達約定地點時,許英華早已等在那裏。他穿著合身的藍底條紋牛津襯衫,卡其色休閒褲勾出優美的大腿線條,頭上的白色鴨舌帽用紅與粉紅色的貼鑽,在其中一側貼出王冠圖樣,並且歪了些角度讓王冠偏向正面。灰色與桃紅色交錯的印花布面肩背包垂在腰際,背帶上掛了一隻巴掌大的金色格紋熊布偶,熊布偶的金紅色項圈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讓卓永賢覺得,就算看不清許英華的臉,他依然十分顯眼。

  許英華在看見卓永賢的第一刻便彎著眉眼招呼道:「永賢弟弟。」

  而卓永賢點點頭,回應:「許先生。」

  「厚,」只見許英華雙手插在口袋裡蹦跳到過來,半真半假地埋怨道:「叫人家英華啦。」

  卓永賢被對方嗔怪的語氣激出一身雞皮疙瘩,忍不住退了半步。但似乎又感覺自己的行為失禮,於是在退步途中硬生僵住,又默默把腳步挪回來。許英華因此徹底笑了開,他英挺的眉目在笑意裡發亮,唇線上揚到了極限,他一把勾住卓永賢的肩膀(卓永賢於是更僵硬了),說道:「買票去,交出你的會員卡。」

  卓永賢點點頭,掏出會員卡準備買票。

  「永賢弟弟,你都不奇怪人家怎麼知道你有會員卡?」

  「因為你說過認識我。」

  「嗤,你這種個性會被騙。」許英華說著用下巴比了比等候區的一排座位,「你總是獨自坐在那個位子看預告等開場,所以我記得你。」

  卓永賢看著他。而許英華噗嗤一笑,續道:「對啦,我也常來民民戲院,我們的喜好還頗一致呢,而且都是自己來看,所以人家給你名片是有預謀的啦。」

  看著許英華的笑臉,片刻後,卓永賢跟著露出慢了好幾拍的微笑。他覺得有一點高興,雖然他習慣獨自看電影,但他也喜歡有個興趣相投的朋友可以討論。

  然後,這彷若冰山溶化般的一笑震撼了許英華,致使他脫口而出:「你就是傳說中的面癱吧?」

  卓永賢的笑容消失得很快,他面無表情,但語調卻是溫和而認真的,「我不會煮麵。」

  「不是那個麵攤,」許英華呵呵笑,「別理人家,對了你下次想看哪一片?約我約我。」

  卓永賢點點頭,「好,我想一想再告訴你。」

  「那麼永賢弟弟,」許英華笑咪咪地挑起他的下巴,「是不是該跟人家要電話號碼啦?」

  「我有你的名片,上面有電話。」

  「上面不是手機,小甜心,難道你不想要人家的手機號碼嗎?」

  聞言,他握住許英華的手腕,將自己的下巴解放出來,「我覺得用電子郵件比較好,免得打擾到彼此工作。」

  許英華想,自己的超凡魅力竟在同一人身上遭遇兩次挫折,面癱真是太可怕了。於是他正色道:「給我你的手機號碼,我保證只在我們相約然後走散時打給你。」

  話已說到如此地步,卓永賢也乾脆地報出一串號碼,許英華嗯了聲,只說:「開場了,我們進去吧。」


  然後,直至散場,他們一路無話。


  卓永賢覺得有點難受,他知道氣氛如此僵硬都是自己的問題,他想了許久後終於開口,「英華。」

  「嗯?」

  「……我的工作不方便接手機,也怕打擾到你工作,並沒有別的意思……我不太會說話,但我很願意交你這個朋友。如果有需要,晚上七點後,我應該都可以接電話。」他頓了頓,略顯失落地說:「我、並不是故意讓你不高興,謝謝你和我一起看電影。再見。」語落,卓永賢朝許英華點點頭就要離開。

  但才轉身,許英華就揪著他的衣領將人抓了回來,沒好氣地問:「放完話就跑,就是你這傢伙對待朋友的態度?」卓永賢朝他眨眨眼,許英華硬是從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上看出一點無辜,「哈,你真的很不會說話,也半點沒有浪漫細胞,通常這時候,你應該請人家喝茶才對。」

  「今天太晚了。」

  許英華沒有放開他的衣領也沒有說話,只是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卓永賢只好又說:「下次如果早一點,我請你喝茶。」

  「傻瓜,」許英華終於鬆手,取而代之的是在卓永賢肩上狠狠拍了下,「記得約人家。走吧,今天太晚了。」







  隔天一早,當莉芬提著早餐踏入工作室,那時總管正懶洋洋地在喝咖啡,而許英華擺出了各種角度都計算到了的等候坐姿,順便一提,穿著和前一日完全相同。

  莉芬無言地和總管對望一眼,「早啊女王姊姊,這般姿態是為哪樁?春宵一渡後來不及換衣服的炫耀?」

  「莉莉,」許英華憂傷地問:「人家難道不帥嗎?」

  「帥啊。」

  「人家的打扮難道不好看嗎?」

  莉芬看著印花布包肩背帶上的熊布偶,覺得自己的針腳實在落得不錯,因此真心誠意地應:「好看啊。我們工作室眾人合作的作品哪有不好看的道理。」

  「那妳說,什麼樣的人會連邀人家喝茶都不願意?還要本帥哥主動給手機號碼的?」

  莉芬掏出三明治開始吃,敷衍地回答:喔喔,嗯,呵呵。

  接著進入工作室的騎士好心安慰道:「好啦你乖,人家一定有對象啦,不然就是性冷感,才會忽視我們女王姊姊的終極魅力。」

  今日早晨的工作室特別熱鬧,騎士話才說完,又一人提著保鮮盒踏入工作室。那人漫不經心地開口:「嗯,我覺得一般人還是有機會對英華那張臉免疫的。」

  「滷王!!」騎士才放下安全帽,隨即朝來人撲了上去,一把抱住對方的腰,「滷王!我想吃雞爪!」

  許英華眼角一抽。

  啟暘儀態萬千地揉了揉騎士的腦袋,「小雜種,哥哥有沒有說過不許叫我滷王?嗯?」

  「那是我對滷王的尊敬!滷雞爪!」

  「再叫就剃光你的頭髮。」

  「啟暘我尊敬的滷界之王,你就滷一下雞爪嘛,看在我對你濃烈的愛的份上~~~」

  「等我弟想吃雞爪再說。」啟暘把騎士的手掰開,「和許英華交朋友的人果然都會患上一種蠢病。」

  許英華齜牙裂嘴地笑,「你也是啊吾友,性冷感弟控是一種病,得治!」



  啟暘並不回話,只是笑瞇瞇地掏出塑膠袋開始分裝保鮮盒內的雞翅,等分到許英華時僅剩下空的保鮮盒。啟暘笑得更燦爛了,他將盒子往許英華懷中一推,「吾友,記得洗乾淨還我。」

  「沒人性的王八蛋!」

  「哎呀,是呢,再會。」啟暘雙手一攤,然後揮揮手,轉身就走。

  然而啟暘的離開卻讓許英華怔了怔,他接著取下鴨舌帽與肩背包,一連解開領口兩顆扣子,刻意擺出最輕鬆的姿態快步跟出去。




  莉芬見狀,嘟噥了句傻瓜。


  

  追上前的許英華從後勾住啟暘的脖子,笑道:「噯呀滷王,怎麼一個人咧?」


  啟暘沒有掙開,只是以「你有病」的眼神回應道:「有何貴事?」

  「誰欺負我們家啟暘了,快跟哥哥說,哥哥保護你。」

  啟暘嗤聲,「沒分你雞翅你還特別跑出來關心我,你是不是M?」

  許英華橫他一眼,「那是本帥哥寬宏大量。你幹嘛呢?一大早心情就不好。」

  「……就是心煩吧。」

  「煩啥?」

  「沒什麼。」

  「快說。」

  「八成是煩你!」




  「唔嗯,那人家救不了你,」許英華滿不在乎地笑,「只能改天陪你去喝酒啦。」

  啟暘也笑了,他反手勾上許英華的肩膀,溫聲道:「那就明晚吧。」







  ---------------
  許英華與小面癱ˇ
  前面的故事可以往回翻《同意書》和《密友》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