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十二)

  
  他們以三途蠱超越了三途蠱。
  
  以神蠱溫皇的性子,本不會如此失態大笑,但千雪孤鳴頗俱感染力的笑聲一響,他的愉悅再也按耐不住。
 
  原本,他笑得那樣痛快,但笑聲嘎然而止,神蠱溫皇停下了手中搖動的羽扇。
 
  狼主又笑了一陣子,才一掌打在友人肩上,高興地問:「你幹嘛?笑到嗆到?」
 
  「……我在想,在鑽研三途蠱一事上,最終竟還是輸給了好友你呢。」
 
  「別這般小心眼,論藥你自然不如我,但論藥本狼主稱不上天下第一,論蠱,你可是天下第一啊!」對此,神蠱溫皇聳聳肩,被千雪孤鳴一把勾住脖子,「溫仔,你真是小心眼。」
 
  神蠱溫皇噯了聲。其實他方才在想,超越了三途蠱後,一時之間,他的人生竟再無事物可供消遣。
 
  在呵護下長大個性坦率的千雪孤鳴如何會懂,無聊這種感覺,能有多尖銳。
 
 
 
***
 
 
 
  尖銳的無聊迫使神蠱溫皇一頭栽進環珠樓的建置中。
 
  他想要創造一個無堅不摧的堡壘,一個立場模糊的編員組織,並在其中規劃一場遊戲。
 
  神蠱溫皇覺得,這種方法著實有趣,這位狂態畢露的匠師分明操著魯家的手藝,卻對他裝瘋賣傻,惡言相向,警告他魯家鍛家於他而言皆不入耳,要他識相點自己滾不要等人取他狗命。
 
  於是神蠱溫皇笑得愈發溫和了,他輕輕巧巧地幾句話,禮數做了周全,挑釁也做了十成,歡迎匠師滾來取命。那匠師神情明白顯示著「路遇瘋子有夠衰」卻也不囉唆,皺眉冷了臉色,只道:「請君試陣。」
 
  這實在太有趣了。
 
  神蠱溫皇肆無忌憚地破了一陣又一陣。這機關陣似無窮無盡,而他的劍光於險境中熾爁,越極端,越璀璨。
 
  他突然察覺,陣行之中似乎帶有牽動神識的術法。
 
  但,又如何?
 
 
 
 
  然後在第八天,唔,應是第八天,卻又像不是。
 
  一道金光殺入陣中,他以劍十相迎,鋒刃撞上罡氣,剎那間,刺目金影已距離得太近。


  劍十劍勢未老,已突破罡氣,神蠱溫皇發在意先,鋒刃去勢不變,但劍氣範圍爆漲,大有掩滅金光之意,他想,這陣關卡不過如此。


  然而,他卻感覺自己的脈門被扣住,那道金光厲聲喝道:撤手!


  溫皇自是不聽的。但金光卻似十分了解他,他的劍勢才剛隨指尖微動,陰冷真氣便闖入他的經脈,刺得他的神識一凛一痛。


  接著他被金光甩上肩頭,戰袍的邊邊角角戳在他身上,例如他的心口他的胃,避雷冠帽簾撲打他的臉面,他突然醒了。


  唉,藏鏡人。


  「哼。」


  「……劍十竟不能取下你藏鏡人。」


  苗疆戰神冷聲道:「那叫劍十?你應當感覺羞恥。」


  「你、怎會來?」


  「千雪一直吵。」


  「千雪如何知曉?」


  「鳳蝶說你外出至今十五日,不知所蹤,音訊全無。你想幹蠢事別干擾到本座,鳳蝶可以讓千雪看顧。」


  「嗯,我沒有注意時間。」


  「你自行同千雪解釋。」


  「噯,真累。」
 
  語方落,他便被藏鏡人甩下肩頭,好在狼主出手扶了一把。


  匠師臭臉道:「這人是自願試陣。」


  狼主翻了一個白眼:「我怎麼半點也不意外?」


  匠師正了正神色,又開口:「尊駕想必是羅碧將軍。」


  「你欲如何?」


  「耳聞將軍好友千雪王爺醫術不凡,曾得藥神指點……」


  藏鏡人眉峰一挑,「所以?」


  同時,溫皇俏聲對扶著自己的狼主耳語:我想要一個機關樓。


  狼主狠瞪他一眼,清清喉嚨道:本王便是千雪孤鳴。
 



 
 
 
  狼主與匠師至遠處說話,溫皇自行靜座調息後,瞥向神色不悅的友人。藏鏡人環胸而立,關注著狼主與匠師的身影,沒有想要搭理神蠱溫皇的意思。溫皇於是繼續閉目養神,直至狼主回歸。
 
  狼主快步走近,只招呼藏鏡人道:「藏仔走了,回去帶鳳蝶出遊吃好料。」
 
  藏鏡人沒有應聲,只是自自然然與千雪孤鳴並肩而行,近得幾乎要貼上彼此的肩頭,而這點距離隨即被千雪孤鳴勾上肩的手臂給消滅。
 
  無人搭理的神蠱溫皇終於喚聲:「好友。」
 
  而勾肩搭背要走的兩人止步回頭,瞪過來的眼神如出一轍。
 
  「好友,」他又喚一次,「我的機關樓,結果如何?」
 
  「什麼機關樓?」狼主掏掏耳朵,「我怎麼不曾聽人拜託過我?」
 
  溫皇笑,「看來是成了,先謝過好友們,往後如有人命買賣之需,還珠樓只算成本價。」
 
  狼主嗤聲,「真是聽不下去。走吧走吧,藏仔別理他。」
 
  有時神蠱溫皇會想,眼前這對兄弟如此親近,如此契合,怎會想再找一位「好友」加入他們之間?雖然當年萬濟醫會上千雪孤鳴主動與自己搭話,確實省去自己不少心思。
 
  若非他們一是皇親國戚,一是軍中戰神,一是苗疆毒尊,他們根本沒有相識親近的機會和必要,友誼必有其原因和目的,只是藏鏡人與狼主分不清其中利害。
 
  但神蠱溫皇清楚。
 
  「心機溫!」發現神蠱溫皇當真原地不動,千雪孤鳴又好氣又好笑。
 
  聞聲,溫皇停下搖著的羽扇,抬眼望去。
 
  日陽照得藏鏡人的戰袍熠熠生輝,明亮如狼主飛揚的眉眼。
 
  藏鏡人不耐煩地喝道:「還不跟上!」
 
  溫皇勾起一絲笑,撫了撫衣袖,施施前行。「我似乎是傷患,噯,真累。」
 
  「那你請藏仔背你。」
 
  「千雪好友,溫皇還要命呢。」
 
 
 
 
  藏鏡人與狼主,終究不夠了解神蠱溫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