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3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指尖之交(十一)

 
  「見你成天躺在那裡,分明是躺得快散架才對。」
 
  「主人很懶惰。」
 
  「聽,鳳蝶都這麼說了。」
 
  「唉,我日日忙著管教鳳蝶,因為她都被你這個義父帶壞了。」
 
  「乖鳳蝶。」千雪孤鳴直接忽略友人,摸摸鳳蝶的頭髮之後,開始替她把脈,「嗯,鳳蝶去取藥單來,之後便照新藥單煎藥。」
 
  待鳳蝶離開,狼主才又開口道:「此次萬濟醫會,魔門世家提出一個假說,或許可以轉化血液特質,麻痺以毒為食的蠱蟲,讓蠱蟲感覺不到飢餓,日漸衰弱致死。」
 
  「好友,我們的目的何時成了殺死三途蠱?」
 
  「要救鳳蝶,最根本的方法是殺死三途蠱,難道不是麼?」
 
  「好友忘記了,我們的目的本是三途蠱。」神蠱溫皇頓了下,又道:「如果只是殺死三途蠱,我在你身高尚不及笑藏刀時,便可做到。」
 
  狼主從未從未想過如此答案,他一怔,「那你為何不救鳳蝶?」
 
  「我的目的是三途蠱,然後,應你要求,也保住鳳蝶。」
 
  「心機溫,鳳蝶是你的義女。」
 
  神蠱溫皇羽扇一揮,輕聲道:「好友,鳳蝶是『你的』義女。」
 
  千雪孤鳴拂袖而去。
 
  而神蠱溫皇放下羽扇,將涼去的茶水潑掉,為自己又斟上一杯熱茶。「小鳳蝶,你偷聽得夠久了,出來。」
 
  只見鳳蝶慢慢從角落挪動出來,身形搖晃,面色蒼白,「主人、我痛。」
 
  「來。」溫皇將鳳蝶抱至膝頭,讓她靠著自己,溫皇指尖於空中隨意比劃,藍色毒霧飄散,隨即化為一隻藍色蝴蝶。「千雪說妳喜歡蝴蝶。」
 
  鳳蝶睜大了眼,看蝴蝶在眼前飛舞。藍蝶最終撲入鳳蝶的心口消失,而鳳蝶的臉色也開始舒緩。
 
  「三途蠱餓了而已,等等便好,鳳蝶乖。」
 
 
 
  * * *
 
 
 
  「藏仔啊,我很生氣!」
 
  藏鏡人才入軍帳,便劈頭被扔了這句話,他涼淡地瞥了友人一眼,落座道:「王上又要你去北苗?」
 
  「啊啊啊?!別烏鴉嘴,我可不要再去了!」
 
  「那你氣什麼?」
 
  「神蠱溫皇令人生氣!」
 
  「嗯。」
 
  「他就是個沒血沒淚的混帳!我怎會和他相交?」
 
  「嗯。」
 
  「羅碧,你在敷衍我。」
 
  「嗯,因為那種事情本座如何會知曉。」
 
  千雪孤鳴怒氣沖沖地瞪向藏鏡人,「我尚未說明事情緣由,你便替心機溫說話……」
 
  「我何時替他說話?」
 
  「你有!」
 
  「……煩,我本不知你與溫皇如何認識相交,這樣如何叫做為他說話?」
 
  「啊,你不知道啊?那你都不問。」
 
  「不重要。」
 
  狼主立刻為自己倒了杯水,「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們最開始是在萬濟醫會上認識的,那時我剛學醫不久,跟著師父去醫會湊熱鬧,但醫會討論進行到某種程度師父就不讓我旁聽了,我只好四處亂轉,結果遇到溫皇。他和我差不多年紀,又很顯眼。」
 
  「我沒興趣。」
 
  「然後他遠遠衝我一笑,朝我行禮,於是我跑上前詢問為何。他道見到皇族自然行禮,他來自巫教,曾於苗王壽宴上見過我。一來二往就熟了,後來我發現他竟是個名聲響亮得不得了的傢伙,於是便介紹你倆認識。」
 
  藏鏡人聞言皺起眉,「為何?」
 
  羅碧的皺眉太過明顯,直接逗樂了千雪孤鳴,「說不定有用嘛,溫皇可是苗疆名人。」
 
  「所以?你可是苗疆皇族。」
 
  「你也是苗疆名人。」
 
  藏鏡人明顯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不做回應,只問:「所以,你因何不悅?」
 
  「啊對!我氣溫皇不救鳳蝶!」
 
  「鳳蝶遭遇危險?」
 
  「鳳蝶是三途蠱的宿主。」
 
  「是,你初帶鳳蝶至苗疆時曾經提過,莫非三途蠱控制不住了?」
 
  狼主搖頭,不悅道:「原來那個死心機根本有能殺除三途蠱保鳳蝶平安,卻不願為!」
 
  「如果溫皇的目的本是三途蠱,那自然如此。」
 
  「你怎麼知道?」
 
  「因為一開始溫皇對鳳蝶的稱呼是『妳』,還有『三途蠱』。」
 
  「這、」千雪皺起臉,「一開始帶鳳蝶回來的確是因為三途蠱,但鳳蝶是我的義女啊!」
 
  「所以,你是義父,若你堅持,難道溫皇會拒絕?」
 
  「他不但拒絕還嗆我!」
 
  「那你可以自己解,或者,你可以探問先前被殺除三途蠱的宿主現今如何?」
 
  狼主再一次瞪向藏鏡人,只是這回沒有最初那樣生氣了。」
 
  「藏仔,你又幫心機溫說話。」
 
  藏鏡人哼了聲,只應:「煩。」
 
 
 
 
  後來,當千雪孤鳴再次造訪神蠱峰,神蠱溫皇感到十分意外,雖說狼主的脾氣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但此回卻著實太快了。
 
  千雪孤鳴因此得意道:「你看起來很訝異。」
 
  「確實沒想過會這麼快再見。」
 
  「哼哼,我問你,你說你之前殺除三途蠱的那位宿主,如今何在?」
 
  「久遠前事,神蠱溫皇又怎會繼續關心一位已無三途蠱之人?」
 
  狼主扔去一個白眼,「你就是會。」
 
  於是,神蠱溫皇長長嘆出一口氣,他將羽扇置於桌案,仔細正了衣冠坐直身子。「那好吧。」
 
  「什麼好吧?」
 
  「你就看吧。」
 
  「看啥……啊!」千雪靈光一閃,突然明白友人坐得直挺挺的是發了什麼神經,「是你!……神蠱溫皇,你可以再讓人無言一點。」
 
  「溫皇不明白好友為何無言。」
 
  「算了算了,我只問一句,在你身上使用的方法,若用在鳳蝶身上,結果如何?」
 
  「尚可留鳳蝶全屍,供好友想念。」
 
  狼主想想自己因為神蠱溫皇講話的惡劣習性白氣了這麼多天,又開始不高興,「事情直說不行嗎?你以誠待人的美德呢?」
 
  「我對好友知無不言。」
 
  「是是是,都是因為我沒問,都是我的錯。溫仔,你這張臉讓人看了生氣你知不知道?我要走了!」
 
  「恭送。」
 
  「臨走之前我問你、」
 
  「好友再問便是第五句了。」
 
  狼主挑起眉,「那又如何?反正你對我知無不言。」
 
  「也是。」
 
  「為何你幼時體內會有三途蠱?忌族對你下手?」
 
  神蠱溫皇微微一笑,「邯盧族長想要研製超越三途蠱的蠱毒,但又能力不足,如此而已。」
 
  千雪聞言皺起了整張臉,苦思許久才以一句話做結,「他果然該死。」
 
  「是呀,所以他死了。」
 
  「幹得好。」
 
 
 
  神蠱溫皇又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