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2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永恆與不永恆】


 
 
  平板此一劃時代發明,網路技術趨於成熟又逢資訊爆炸的時代背景種種,以一種轟然之姿,理順了默蒼離此人身上最難搞的兩片逆麟—求知慾與宅性。然而上述內容自然沒有人承認。
 
 
  「默蒼離你已經坐在那裡整個下午,你這人平板成癮已經夠糟了,再不改掉久坐不動的習慣,你年紀輕輕就會因為靜脈栓塞致死。」
 
  「反正我想死。」
 
 
  杏花君穿越歷史洪流,心之方寸千錘百鍊,早已不因此種發言氣結胸悶,然而卻也不能有什麼好臉色。他冷笑著拔掉路由器的插頭,涼颼颼地說:「想死?那好,我知道有一種死法可以讓你身心靈一併死透,而只要我高興我就執行,那會是這樣的,我會將你綁死,然後當著你的面展現醫生的解剖慾,你心愛的平版,手機,筆電將無一幸免,最後家裡會斷網,給你一個痛快。 」
 
  默蒼離面無表情地聽著,甚至沒有抬頭,但杏花君並不著急,他知道他這位老友的得性,面無表情便是在思索事件之後的三百六十步棋路,而默蒼離終究會清晰想像到解體畫面。
 
  然後,面無表情的默蒼離默默攢緊了手中的平版。
 
  杏花君雙手環胸瞪著友人。
 
  十數秒後,默蒼離在友人的瞪視下將平版塞入懷中,起身端正衣飾。
 
  「怎麼,不想死啦? 」
 
  「杏花,我想喝杏仁茶。」
 
  「自己去買!」
 
  「好吧。」
 
  「走久一點再回來! 」
 
  默蒼離自然沒有回應,杏花君因此大翻白眼,但又笑了起來。
 
  他們一起邁過時光軌跡,琉璃樹下想死的默蒼離他已然看得太多太夠太清楚,足以分辨友人周身氛圍今非昔比。
 
 
 
  默蒼離是如此熱愛現代,而杏花君亦然。
 
  因為,現代讓琉璃樹下的「那個」默蒼離,永遠成為過去。
 
 
 
 
    * * *
 
 
 
 
  杏花君第一次見到默蒼離,那是在羽國戰前許久許久之事。
 
  他就在歷經了一連串倒楣事之後撞上了隻默蒼離—當然,那時默蒼離還不叫默蒼離—杏花君覺得,自己從未如此倒楣。那時他不過是遊歷四方尋找治療枯血症的靈感,魔世通道便突然出現,毫無預兆,不知原由,然後,網中人的銀絲射穿次元隙縫,掀起腥風血雨。
 
  那時一人自稱上官寄語,他用超乎想像的速度組織起戰線,堪堪抵擋住魔世首波攻擊,接著帶領大家發動奇襲。原本驚慌恐懼的眾人突然之間有了希望,而他跟著加入對抗魔世的組織,在戰圈之中救死撫傷。
 
  漸漸的,眾人對上官寄語的能力深信不疑,深信只要跟隨他的指示,他們能打一場必勝之戰。但杏花君的憂慮卻越來越明顯,戰事拖得太久了,儘管他們勝多於敗,傷患的數量仍舊考驗著醫營的負載,而如何對付此場戰役關鍵的魔世通道,卻似毫無進展。
 
  杏花君看著所剩不多的醫材藥材想,他必須立刻和上官寄語談一談。
 
 
 
  「上官寄語呢?我有事要找他。」
 
  「是冥醫先生。上官先生上山思考,不在帳內。」
 
  「好,那我上山找他。」
 
  「啊!上官先生思考時不喜打擾!」
 
  「我有要緊事!」杏花君擺擺手,逕自往山上而去。
 
  他遠遠便見上官寄語站在高處遠眺,杏花君快步上前,「上官寄語,你對魔世通道有何對策?這麼久了,我們對抗魔兵卻從未針對通道下手。」
 
  「我在等。」
 
  「等什麼?」
 
  「大夫何不用思考代替發問?」
 
  冥醫勃然大怒,「你厲害你用思考救傷試試!後線醫療快要支撐不住了你知不知道?有什麼計畫你要講,有無勝算你要講!只是在你腦子裡轉我怎麼配合調度?大家信你都不過問,但與其相信你這個人,我更願意相信實際的計畫!」
 
  至此,上官寄語終於回頭看向杏花君,他指著一個方向開口:「那座山,如果戰圈無法控制在這個範圍,我們將毫無勝算。但我們必須要等,這座通道是因為空間變異碰巧出現,非常不穩,可通過人數低,也極易受空間異動影響。十五日後三光同天,次元會產生扭曲,屆時一舉讓通道負荷過度,便可毀去通道。」
 
  「如何讓通道負荷過度?」
 
  「五十人同時進入。」
 
  「那這五十人……?」
 
  「是,我需要五十名死士,也需要你,掌生握死幽冥君的嫡傳弟子。」
 
  「我不意外你知曉我的來歷,」杏花君皺眉,「要我做什麼?」
 
  「為了確保這五十人全數進入通道,我需要亡命水來對抗網中人的全力抵抗。」
 
  杏花君倒抽一口氣,「你連亡命水都知道。但不行,不行!」
 
  「你若不敢,把製作方法告訴我,事情由我一人承擔,他們只會恨我。」
 
  「然後讓這件事情徹底無人監督?」杏花君拔高了音調。
 
  而上官寄語近乎冷酷地應:「你問我勝算,我告知方法,做與不做選擇權在你。冥醫,現在你才是這場戰役的關鍵,魔世的戰火是否擴散,在你一念之間。」
 
  杏花君覺得自己從沒這麼生氣過,他想要對眼前人大吼大叫,最好還能用無影金梭招呼眼那張臭臉,「難道就沒別的辦法了?」
 
  「我歡迎你指教我更好的辦法。」
 
  「但就算用了亡命水,也無能確保這麼多人能通過網中人的防線……」
 
  「我能牽制網中人。」
 
  「你能?」
 
  「網中人的能為,尚不足入眼。」
 
  杏花君沉默了很久,他不願意,但除了信任上官寄語,他確實也沒有其他辦法。
 
  「……好吧。」
 
  「你要想清楚,答應下來,你會成為共犯。」
 
  「共犯就共犯!」
 
  「好,」上官寄語垂眼,語調不再那樣冰冷了,「那你必須信任我,不要質疑我,不要發問。」
 
  「嗯哼,暫時答應你,但我會看情況。」
 
  上官寄語再一次望向夜空,「戰役,即將終結。」
 
 
 
  十五日後,上官寄語以止戈流一夫當關,血戰網中人。
 
  然而天運似乎並不站在他們這一邊,三光同天造成的次元扭曲不夠劇烈,最終他們折損了近百人才徹底毀去通道。
 
  空間扭曲造成地貌改變,天搖地動中,杏花君扛著氣空力盡的上官寄語拔腿就跑。 
 
 
  你竟然會武!
 
  我只是一介書生,如何會武?
 
  但上官寄語、
 
  默蒼離。
 
  啊?
 
  我叫默蒼離。
 
  喔,我是冥醫。
 
  默蒼離是我的真名。
 
  ………………………杏花君。
 
 
 
 
 
  而之後。
 
 
  之後他們一起進入羽國,經歷霓霞之戰。
 
  經歷火光漫天的陷阱和戰地。
 
  他們逃出羽國後在中原覓得一處僻靜之地,終於得閒喘息。
 
  還記得那日的風特別強,吹得琉璃樹叮噹作響。樹下的默蒼離抬頭看了一眼,突然說:「我想要一個傳人。」
 
  「但誰會想要你這種師父?」冥醫取笑,「厲害歸厲害,個性這麼惹人討厭。」
 
  「我想要一個徒弟,他必須有足夠的條件可以承接天命,也必須有足夠的天運讓損失降到最低。我還在找。」
 
  「蒼離,你是倒楣了點沒錯,但我看天也鬥不過你的手腕。」
 
  「有了這樣的繼任者,我就可以死了。」
 
  冥醫一時之間愣住了,他惱火地問:「說這種話是故意挑釁醫者嗎?」
 
  「杏花,我想死。」
 
  「你有病喔講這什麼瘋話?!」冥醫驚怒得連「不要這樣叫我」都忘了說,他吼道:「你在本醫眼皮子底下死看看?看死不死得成!」
 
  但儘管冥醫吼得怒焰滔天,默蒼離卻是被逗笑了。
 
  「蒼離,」冥醫來回踱步,連連深呼吸了幾次才續道:「你是不是在介意有人說你是天降災星?你是倒楣了點,但災難是造成災難的人要負責,災星什麼的根本是無稽之談!你不會這麼迷信吧?」
 
  他瞪向默蒼離,但默蒼離垂眼微笑著,並沒有回應的打算。
 
  「沒想到你除了性格壞,醫術爛,竟還是個迷信之人。」冥醫嘆了口氣,「但你比鬼還聰明,神鬼玄學之流也難不倒你,或許你可以想個辦法讓自己活得足夠久。以醫學的角度來看,雖然時間是永恒的,但與人有關的事沒有什麼是永恒的,這包含你的身體機能,你的腦中所知,當然還有你的運勢。人不可能永遠倒楣,只要你堅持得足夠久,時間會為你見證……默蒼離,你倒是說話啊!」
 
 
  「呵。」
 
  「你笑得我滿肚子火!別想亂來,我看著你呢!」
 
 
 
 
 
 
 
 
 
 
 
  -----------------------------------------
  【穿越時空也要pad】
  杏花!快拔他的路由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