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1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指尖之交 (二十三) 完

   也許是苗疆戰場上三奇再聚給了千雪孤鳴無比信心,之後不久,千雪便找上還珠樓邀約喝酒,內中居心昭然若揭。  
  神蠱溫皇覺得狼主此番做法粗暴、直接、莽撞,他不認為藏鏡人會來,但再壞也不過就是換個地方與狼主喝酒,尚可接受。
 
  那夜,夜已深,子時前刻。
 
  藏鏡人竟真的來了,他帶著彆腳的理由,道是錯走了十幾個老地方才誤了時間。狼主沒有多想,只高興藏鏡人願意赴約,但神蠱溫皇卻知道,這是藏鏡人在說,此番現身僅因狼主幾分薄面所以忍受,畢竟,羅碧與千雪的老地方可以有無數個,苗疆三奇的老地方卻不算多。
 
  那也無妨,此回聚首氣氛平和,溫皇與藏鏡人雖無法熱絡如昔,但至少也能在毫無火氣的情況下閒聊。這已經夠好了,忍受是接受的前一步,神蠱溫皇想,狼主的防線已然撤下,接下來就換他動作了。
 
 
 
 
  * * *
 
 
 
 
  說,這日是燕將軍的忌日,狼主早早便攜了鮮花陳釀前往灑掃。
 
  酒予燕將軍,鮮花獻給燕夫人。
 
  「你來了。」
 
  那時千雪孤鳴正將酒罈打開,在墓前敬了兩杯酒,又遞了一杯給方到的藏鏡人,藏鏡人將酒灑於墓前,默禱片刻才說:「千雪,謝謝你。」
 
  「兄弟沒有在說謝的!」
 
  「哈。」
 
  「重回故地感覺如何?」
 
  「不是回到故地,只是來見故人。」
 
  藏鏡人語方落,兩人便察覺有他人接近,狼主抬眼望去,只見藍衣身影一手執扇一手捧花,緩步而來。千雪孤鳴挑起眉,莫名其妙地問:「你來幹嘛?而且你好不適合花啊!」
 
  「來見故人雙親,」神蠱溫皇理所當然地應:「相識許久竟從未向長輩致意,真不應該,溫皇自罰一杯。」
 
  他說著放下花,低頭致意後,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小罈酒與酒盞。當溫皇將封泥掀開,千雪孤鳴的眼睛頓時直了。
 
  千雪瞪著溫皇慢吞吞地將兩盞酒置於碑前,而後再取一盞飲盡。
 
  「心機溫仔,你、你這酒……!」
 
  「好友是想說十分不錯吧?」溫皇勾起唇角,「這是我因緣際會取得,從此覺得風月無邊不過爾爾。然後,又想起今日是羅碧雙親的日子,既然我手中有如此佳釀,何不讓長輩也嚐嚐鮮。」
 
  千雪孤鳴很想跟平時一樣吐嘈溫皇突然勤奮必定有鬼,但他突然察覺了溫皇的意圖。千雪看看溫皇又看看藏鏡人,接著一把勾住藏鏡人的肩頭,朝神蠱溫皇笑問:「只有長輩才有嗎?」
 
  「若好友撥冗駕臨神蠱峰,自是有的。」
 
  「那還等什麼?走吧藏仔!」
 
  「……」
 
  千雪孤鳴歪頭看著表情不太高興的藏鏡人,衝他一笑,「這酒這麼難得,還不走?」
 
  「……哼。」
 
  藏鏡人最終還是跟著狼主到訪神蠱峰,那時鳳蝶已備妥酒具與小點,笑著朝眾人見禮,「義父,藏鏡人前輩。」
 
  「鳳蝶。」三人落座,藏鏡人問:「千雪的長命鎖是否在妳身上?」
 
  「是。」
 
  「可否借我一觀?」
 
  「當然。」鳳蝶說著取下頸項上的項鍊遞出。
 
  藏鏡人接過之後細看片刻,又在掌中握了握,輕道:「果然。」
 
  「怎麼了?」千雪孤鳴問。
 
  藏鏡人把手上的長命鎖交給狼主,又自戰袍下拉出自己的,「義母給的長命鎖,有時會發熱,但你的卻不會。」
 
  「應該可以分蠱了,給我看看。」溫皇此話一出,立刻吸引了眾人目光,他頂著藏鏡人如刀視線,若無其事地伸手,「滋養血氣的蠱若規律發熱,通常表示母蠱已產下子蠱。羅碧,你養了許久,也該是時候分蠱了,拿來吧。」
 
  「神蠱溫皇!」藏鏡人勃然大怒,「本座何時容許你在我的東西上養蠱?!」
 
  「你送我時沒有說不能養,而且那是可保健康有助功體之蠱。對了,」溫皇收回自己被冷落在半空中的手,「可以與你交個朋友嗎?」
 
  「作夢!本座也不可能將此物贈你!」
 
  「唉,當年明明是你主動說要與我交朋友的,現在又不願意了。還是說我把信物歸還便是緣分已盡?」話語至此,藏鏡人身形一頓,臉色變了數次,最後停留在「難看至極」此一表現上。溫皇半真半假地嘆氣,「我歸還信物本是為了報答你對我的好意,那隻不用寄生在宿主體內卻還能滋養血氣的蠱,我可是尋覓許久,卻還得你無情的對待啊,藏鏡人。」
 
  藏鏡人啪地捏裂了酒杯,似乎無時無刻不想發作,卻又說不出話來。
 
  「你是神蠱溫皇,什麼蠱沒有,用得著尋覓?」狼主忍不住吐槽,「而且你到底在說什麼時候的事?」
 
  「數十年前,當時羅碧身著金絲軟甲,孤身一人,說要穿過九脈峰至中原尋仇……可惜他迷路了。」


  「你說那時候?」千雪孤鳴皺起眉努力回憶,「欸,不對耶,藏仔說他遇到的是個兇巴巴但好心的小姑娘。」
 
  「我可不曾說過自己是什麼姑娘。」
 
  「但、那、個、人!」藏鏡人一字一句,咬牙切齒,「他身著粉色衣衫,腳踏繡花鞋!」
 
  「那又如何?」溫皇坦蕩地回:「能躲避追蹤的就是好衣及好鞋。」
 
  藏鏡人青筋狂跳,一掌拍在桌面上,「所以那這麼多年來你不曾說過,現在特別提及,你是何居心?!」
 
  而神蠱溫皇將羽扇置於桌岸,端坐身子,「居心我一開始便誠實交代,現下提起當年,只是想與藏鏡人交個朋友。」
 
  「藏鏡人只交坦承的朋友!」
 
  「當時不坦承的分明是你,有藍眼睛的不只是你,況且你也不叫千雪。」溫皇將一口氣所能表達的哀怨嘆足了十分,「我認得藍眼認得長命鎖然後認識了叫千雪的千雪,怎知當初的軍家子弟根本是冒名頂替。」
 
  「啊,」狼主左右看看,恍然大悟,「所以當年羅碧的長命鎖才會送到我哪裡。藏仔,你怎麼頂著我的名字招搖撞騙,你難道不能隨便起一個名字嗎?」
 
  「那時情況危急。」
 
  「少來,你是不是還有用我的名字去騙別的姑娘?」
 
  「胡言亂語!無聊!」
 
  「好了,我們講回正事,說到分蠱。」
 
  「將蠱拿走!」藏鏡人怒道。
 
  「分出來的子蠱可以給無心,保她健康助益功體。另外因為子母蠱間感應,若無心身體有異狀,你會察覺。」溫皇掏出兩條作工精緻的銀絲花球綴琥珀珠鍊,將其中一條山茶花樣式的鍊子交予狼主,「這條已經置入新蠱,你帶在身上養幾年再給七巧。」
 
  狼主十分高興,「那我就不客氣了。」
 
  「羅碧,」溫皇再次伸出手,「可以分蠱了,給我看看。」
 
  藏鏡人眉頭越皺越緊,但他實在找無拒絕的理由,「……哼。」
 
  溫皇為憶無心準備的樣式是桐花,他分完蠱,將長命鎖及珠鍊一並交還,「分蠱之後不必養,你可以隨時交給無心。」
 
  藏鏡人本要接過,但突然蹙額,「你如此勤奮、」
 
  「是啊,因為這分明就是一個局,」神蠱溫皇打斷他,「我照應七巧,照顧無心,為的就是十數年後延攬他們加入還珠樓。藏鏡人,你入套了嗎?」
 
  「……我替無心謝過。」


  「不必,養蠱的也不是我。」
 
  「是啊是啊,」看戲看夠了的千雪趕緊打圓場,「這朋友之間何必計較小事,不如喝酒。」
 
  鳳蝶眼明手快地又替眾人斟了滿杯,而千雪孤鳴清清嗓,率先舉杯,「來!敬這大好天光!」
 
  三人碰杯,杯緣發出清脆聲響,神蠱溫皇清楚看見眼前兩雙藍眼睛亮起愉快的光。
 
 
 
  神蠱溫皇抿唇一笑。
 
  天光正好,他像是繞了太遠的路後終於得歇。
 
  對的人,對的酒,原來愉快如此容易。
 
 
 
  「啊!」痛飲三巡後,千雪孤鳴突然叫道:「原來是這樣!」
 
  藏鏡人睨他一眼,「如何?」
 
  狼主抹了一把臉,「喔哈哈哈我的天,我釋懷了。原本我以為自己與心機溫交朋友,眼光已是奇爛,沒想到藏仔的眼光更糟。」他抿了口酒,神情古怪地說:「這麼說起來真可怕,心機溫竟然是藏仔的初戀、」
 
 
  語尾未盡,石桌應聲碎了一角,藏鏡人惱火道:「千雪孤鳴!你閉嘴!」


 
 
 
 
 
 
 
 
  --------------------------------------
  終於!完結啦!!!(自己灑花)
  本來覺得萬把字就可以寫完的故事增肥了四五倍,真是世界變換太快。
  謝謝大家的一路支持,希望大家也喜歡這個尾聲,之後還會有一個小番外喔!
 
 
  另外書寶寶的出書調查收到了很多留言,謝謝大家送溫暖到北極(感動)
  因為最近加班又在修羅場來不及一一回覆,會晚一點才回覆各位道友喔,不好意思。先送全部人一個北極熊抱!(滾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