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1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指尖之交 (二十二)

   鳳蝶身為一個長久與神蠱溫皇相處,深知溫皇所有劣根性又鍛鍊出針對溫皇一人的眼色的奇女子,到底還是很給自家主人面子的。自從天地不容客接受了第一杯茶後,每當對方到訪,她會將人領至廳堂,先替溫皇續上茶湯,再奉茶予不容客,最後才進行情資匯報。  
  而天地不容客身為一個有女兒的家長,到底還是肯給鳳蝶面子的。
 
  說,那日鳳蝶焦急地將天地不容客領至廳堂,沒有對前輩的見禮,沒有給眾人的茶湯,只是一見溫皇便開始述說手上訊息。她道狼主奉命領軍平定東苗動亂,卻遭叛軍所擒,蒼狼欲親往救援,被鐵驌求衣攔阻。
 
  「主人!以義父之能怎會輕易被抓?是否元邪皇那一掌,終究影響了義父的功體?」
 
  「嗯?」溫皇坐起身接過情報匯總的卷軸,讀完後又將卷軸遞給天地不容客,「元邪皇造成的傷勢早已痊癒,就算對千雪的功體有所影響,影響定也十分輕微。我看千雪遭擒之前的軍隊排佈與動線,似乎略顯眼熟啊,貴客以為如何?」
 
  天地不容客的神情很冷靜,他將卷軸交還鳳蝶,說道:「為了內外包夾的誘敵之計,但外部包圍配合得太慢,導致千雪來不及往回突破,陷在敵營深處。這不像千雪會犯的錯。」
 
  溫皇搖了搖羽扇,「我認為千雪唯一犯的錯便是,他忘了此時此刻與他配合誘敵之計者,已不是藏鏡人了。」
 
  「哼!」天地不容客重重放下茶杯,起身瞪著神蠱溫皇。
 
  「貴客意欲為何?」
 
  「走不走?」
 
  「走去哪?」
 
  「東苗。」不容客瞇起眼,「敢嗎?」
 
  溫皇笑了,他也站起身,只應:「奉勸貴客一句,神蠱溫皇平生最無法忍受的,就是挑釁。」
 
 
 
 
 
  * * *
 
 
 
 
 
  神蠱溫皇不是第一次面對千軍萬馬,藏鏡人當然更不是。
 
  藏鏡人用他與千雪孤鳴多年配合的默契,領著溫皇往千雪可能的所在進逼。
 
  但,他們畢竟只有兩個人,兩個人,在人海中寸步難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溫皇早已化身任飄渺,他揮出劍十一,霎時清空一部分戰圈。
 
  然後他說:走。
 
  藏鏡人沒有半分猶豫,隨即化作一道金光衝闖而出。他要去補上外部包圍的空缺,與狼主內外夾擊,撕裂叛軍陣行。
 
  盾牌飛旋,夾帶電光雷火掃蕩前路,藏鏡人殺紅了眼。
 
  直至他的盾牌撞上刀招,飛回他手中。
 
  這刀氣,他再熟悉也不過。
 
  刀招自內撕開包圍,而藏鏡人趁隙推進,刀者似乎也認出了他,鋒刃開始配合藏鏡人的掌勁。不久後,便見狼主渾身浴血,佇刀而立,衝他笑得猖狂。
 
  「我有預感。」
 
  藏鏡人眉峰一挑,「什麼預感?」
 
  「你會來。」
 
  於是藏鏡人也笑,他笑得狂妄又快意,「但你想不到。」昔日的苗疆戰神偏了偏頭,千雪孤鳴順著望向天際,那裡劍光衝宵,鋒芒摧枯拉朽,橫掃八方。
 
  「他也來了。」沉寂已久的熱血湧上心頭,千雪孤鳴一時無語,直至藏鏡人按住他的肩頭,而他在友人手腕上拍了拍。
 
  「走。」
 
  「嗯,走吧。」
 
  「你速回苗軍軍營,避免蒼狼衝動行事。」
 
  「一起走。」
 
  「我不與苗疆合作。」
 
  「本狼主也是苗疆人。」
 
  「你不同,你是藏鏡人的兄弟。」
 
  「羅碧。」狼主瞪著友人。
 
  「你回去,」藏鏡人避開千雪的視線,「我要去尋溫皇。」
 
  聞言,千雪孤鳴嘆息後不再言語,只搥了友人肩膀,化光而去。
 
 
 
 
  藏鏡人在了無生息的戰場中獨行。
 
  他的步伐不緊不慢,跨過無雙劍劈出的溝壑,踏過屍骸與泥濘血水。
 
  他離他的目標越來越近,他的目標是一處明顯的圈,那圈界線由屍身與斷刀殘劍構成,圓圈之中,任飄渺抱劍而坐,閉目養神,週身殺氣未斂。
 
  藏鏡人方踏上圓圈的邊界,任飄渺的殺意仿若化為實體,逼得藏鏡人頸背一涼。
 
  然而藏鏡人卻因此嗤笑出聲。他居高臨下看著任飄渺沾染血肉糾結黏膩的長髮,以及看不出原色的衣袍,心中竟有一絲愉快,「你真狼狽。」
 
  任飄渺睜眼,口氣很不高興,「此種戰法,不合任飄渺的風格。」
 
  「誰讓你披頭散髮,穿成這樣。」
 
  「哼!」
 
  藏鏡人身形起落,輕巧躍至任飄渺身側,朝他伸出手。
 
  但任飄渺顯然不想買這個面子,「如何?」
 
  「走了,天際有陰,怕是會下雨,然後你會更不成人形。」
 
  任飄渺咬牙切齒,「神蠱溫皇是小人,不敢執君子之手。」
 
  「誰為君子?」
 
  藏鏡人那不屑至極的哼笑幾乎激起任飄渺額際青筋,他收好無雙劍,終於還是握上藏鏡人的手借力起身。藏鏡人順勢一甩,粗魯地將人負上肩頭。
 
  戰袍戳得溫皇渾身都疼,他悶聲道:「遲早因為你的挑釁殺了你……」
 
  「你不能。」
 
  「如何不能?」
 
  「因為你害怕。」


  「哈,害怕。」


  「你害怕。」


  「再也不怕了。」
 
  藏鏡人冷笑一聲。
 
  雨終究還是落了下來,並在極短的時間內由水珠轉為滂沱大雨。
 
  藏鏡人的護體真氣同時庇蔭了背上的神蠱溫皇,讓他不受雨水侵擾。雨聲太響,反倒讓溫皇覺得兩人之間太安靜。
 
  「噯,連元邪皇都不能讓任飄渺如此氣空力盡,希望這一戰足夠表現溫皇的誠意。」
 
  「哼。」
 
  雨聲幾乎隔絕兩人與外界,神蠱溫皇輕聲開口:「羅碧,你可曾害怕過?」
 
  靠在藏鏡人肩上的感覺,竟與數十年前他們在九脈峰內初遇時如出一徹。其實溫皇並不期待藏鏡人有所回答,因為藏鏡人沉默得太久,所以當藏鏡人當真開口回應時,溫皇百感交雜,只覺得以藏鏡人極陰功體,護身真氣怎能如此溫暖。
 
  藏鏡人的語調十分平靜,胸口的長命鎖不知為何總是蓄著熱度,而這熱度穩定了他的情緒。他說:「第一次是發現這張臉的秘密,我總是害怕義父義母會對我說,他們照顧我另有目的,其實並不愛我。但到最後,我寧可他們不愛我,也不願……不願他們做那種決定。 第二次,是無心,我怕她知曉生父是我,會失望,會厭棄。怕她因我牽連捲入江湖風波,會受苦受傷,會恨我一開始沒有照顧好她,又害她如此。」
 
  「還有呢?」
 
  「還有……」
 
  「一定還有吧。」
 
  「還有、千雪在我背上,毫無生息,像是死了,但我不敢想。地穴中暗無天日,看不到盡頭,我……無法為他報仇。」
 
  神蠱溫皇收緊了抓在友人身上的手,「我問你,可以交個朋友嗎?」
 
  「要看你的誠意。」
 
  「今日如此傾力相助竟還不夠誠意。話說回來,我用誠意與天地不容客交過朋友,但覺得沒有意思。」
 
  「天地不容客與你不是朋友!」
 
  「那不重要,我比較想知道和藏鏡人交朋友,有何條件?」
 
  「要能護千雪一生平安,要願意照顧無心!」
 
  「這可以,那麼對於你呢?」
 
  「什麼意思?」
 
  「針對藏鏡人的條件。」
 
  「不需要。」
 
  「我也有能護你一生平安。」
 
  「你腦子被打殘了。」藏鏡人斬釘截鐵地說。
 
  「……嗯,應當是血流得太多了吧。」
 
  「那就閉嘴。」
 
  「可以交個朋友嗎?」
 
  「閉嘴!」
 
 
 
  溫皇勾著唇角閉上眼,這不急,他可以等。藏鏡人友誼的防線是狼主,他十分清楚。
 
 
 
 
 
 
  --------------------------------
  溫某人的求合好大作戰終於要撥雲見日了>”<
  下一集完結篇,這篇寫了近四年的怨念終於要結束了,寫到整個人都快業障了,希望大家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