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有倉庫的尊嚴

關於部落格
  • 361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指尖之交 (二十一)

   神蠱溫皇開放了環珠樓作為對抗魔世的據點,而他更常停留在神蠱峰  
  鳳蝶總是擔心狼主和藏鏡人沒有從地門回歸,撇開那兩人離開地門也不可能登門拜訪這一點,以藏鏡人的個性,難得處在敵營深處,怎樣也得探一探軍情才回歸。
 
  但就算是查探軍情,時間也太久了。
 
  溫皇從榻上坐起,神蠱峰下煙火已燃過三回,這是特別要引起他的注意。
 
  「鳳蝶,神蠱峰下有人要找我們,交妳處理了。」
 
  採參客單夸帶來千雪孤鳴身受重傷急需醫治的消息,鳳蝶焦急萬分,一把將他拖往單夸住處。先迎出來的是千雪另一位義女七巧,然後,他看到榻上的千雪。
 
  狼主在重傷昏迷中仍飽受炎火折磨,這傷勢非同小可,體內熱流焚燒五臟,冰蠶都無能化解。
 
  命懸一線。
 
  神蠱溫皇的身體中心似是有條絲被緩慢抽緊,那感覺一開始並不明顯,但卻逐漸變得難以忽略。以他之能救不了千雪,他需要幫助,但冥醫已死,藥神失蹤,他吊得了千雪的命,可是能吊多久?
 
  這樣的場景讓人無法忍受。
 
  他將狼主帶回環珠樓,接著急往黑水城拜訪修儒,然而他們共商許久,卻破解不了元邪皇殺招的諸多關竅。
 
  「束手無策」絕不在選項之中,他可以直接找上元邪皇。
 
 
  千雪等不了。
 
 
 
 
  他想,果真上天認為世間沒有千雪會更加無趣,到底沒有絕了千雪孤鳴生機。他甚至沒有見到元邪皇,便得了勝弦主承諾三日內為他取得藥方,並出借寒玉珠緩解熱流焚燒五臟之症。
 
  千雪孤鳴的運氣甚至福澤了自己,讓他與西經無缺酣暢淋漓地鬥了一場劍。
 
  身體中心的那根絲線終於放鬆,但放鬆的瞬間甚至更加不好受。某種難以言喻的情緒襲擊了神蠱溫皇,他看著傷勢安定下來的狼主,突然之間無法思考,只能咬緊牙根,狠力捏著扇柄。
 
  溫皇緩緩呼出一口氣,閉上眼睛。
 
  這種滋味,真不該有第二回。
 
 
 
 
 
  *  *  *
 
 
 
 
 
  神蠱溫皇從沒想過自己竟有這麼一天。
 
  他在拯救九界。而且,他竟還是拯救九界的主力之一!
 
  之後天地不容客找上門來,擺著令人懷念的囂張態度,要求知曉還珠樓情報網探得的所有線索。那時他便釋懷了,畢竟,連萬惡罪魁都在保護九界了,他神蠱溫皇出手救一救蒼生,又算得了什麼呢?
 
  他趁機問道:「可以再與閣下交一個朋友嗎?」


  「交朋友,先拿出誠意。」


  「情報網與彼岸蟲還不夠?」


  「哪有那麼輕易!」天地不容客的語氣十分惱怒,他拋下哼聲,旋身就走。
 
  這對話結果是意料之中。神蠱溫皇愉快地想,無論多不情願,天地不容客還是得再訪還珠樓獲取情報。
 
 
  他還有機會。
 
  再說,他們還要一起拯救九界呢。
 
 
 
 
 
  *  *  *
 
 
 
 
 
  元邪皇的千年一夢,終究以失敗作結。
 
  對中、苗、魔世、海境來說,以一種戰爭能有的最好方式落幕。神蠱溫皇放下史書,客客氣氣地招呼,「貴賓何必來去匆匆?我們可以從這杯茶開始,交一個朋友。」
 
  天地不容客哼道:「我沒興趣。」
 
  「有雪山銀燕的消息了嗎?」
 
  「若還珠樓的情報網能更有力,或許現在就有了。」
 
  「若雪山銀燕不在中原或苗疆,還珠樓的情報網再有神通,恐也力有未逮。貴客似乎很在意雪山銀燕。」
 
  「在不在意又如何?」
 
  「是……也不如何。」
 
  「天地不容客不耐煩廢言!」天地不容客說罷旋身便走。
 
  「千雪似乎想找你談談。」
 
  「千雪能自己找到我!」天地不容客腳步不停,揚長而去。
 
  「噯,怕是好友你不樂見聽千雪想談之事啊。」溫皇將視線移回書頁上,喃喃自道。
 
  千雪孤鳴天真地想要回到從前,這樣的心思無比明顯,連猜都不必。
 
  事情不會順利的。
 
 
 
 
 
  第一次千雪孤鳴委婉地向藏鏡人表示,希望邀請他回苗疆,藏鏡人毫不客氣地讓狼主碰了個硬釘子。


  狼主想來想去,實在無人可說,只好前往還珠樓找神蠱溫皇喝酒。


  「煩啊、煩啊!鳳蝶呢?」


  「出去了。」


  「溫仔,來喝酒!」


  「唉。」看狼主沒有半分自行取酒的意思,溫皇只好勉強起身行地主之誼。


  酒過一巡又一巡,狼主叨叨絮絮。


  「鐵驌求衣那傢伙放個夜族小鬼在宮中,不知是何居心?!蒼狼半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連番爭戰,苗疆國力耗損,蒼狼身邊無人可用,事事都要親力親為,還好現下與中原關係和緩,可休養生息,但週邊部族見蒼狼年輕,不臣之心也未消匿……」


  「蒼狼為何這般沒有防備心……」


  「藏仔脾氣為何那麼硬……」


  「心機溫仔,本狼主見你這麼閒就有氣!」


  溫皇又替友人添上酒水,「溫皇是閒散之人,自然沒有王爺忙碌。何況你提及還要應付藏鏡人的脾氣,那怎能不忙?」
 
  「可惡……藏仔是可以挽回的,」狼主已在半醉半醒之間,語句含糊,與其說是講予溫皇聽,更像是在說服自己,「藏仔雖然說話狠戾,但、但最將恩義情誼放在心上,我可以挽回他……」
 
  溫皇捧著酒盞輕聲問:「好友不曾與藏鏡人決裂,何來挽回之說?」
 
  「與藏仔決裂的是你!」
 
  「何必將話題牽扯到我身上?你想要藏鏡人重回苗疆,那可不容易,你得有耐心。」
 
  千雪腦火道:「任何事都可以與你有關!你為何這般麻煩?你為何沒有想要與藏仔和解?藏仔都能與史狗子相處了,為何你仍惹他討厭?」
 
  「好友,你醉了。」
 
  「我沒醉!」
 
  「哈。」神蠱溫皇放下酒器,看著醉倒案上的狼主心想,藏鏡人萬般恩義情誼都繫在狼主身上,若想挽回,關鍵也必然是狼主。
 
  他已經在努力了。
 
  之後,千雪孤鳴是否有找藏鏡人第二次甚至第三次談談,溫皇不得而知。
 
  千雪還是來找他喝酒,甚至邀他同去海境,但沒再提想要藏鏡人回苗疆一事。
 
  天地不容客還是定期來還珠樓取情報匯總,奇怪的是,天地不容客與千雪不在還珠樓碰面。
 
 
  而現在,神蠱溫皇也不主動招呼天地不容客喝茶了,他現在會直接推出一杯茶,簡單交代是鳳蝶的手藝之後繼續埋首書中。
 
 
 
 
  然後,有次,神蠱溫皇在讀完手中書冊後發現,早已離開的天地不容客終於接受了那杯茶。
 
 
 
 
 
 
 
 
 
  ------------------
  溫皇表示:第一次救世界就上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